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师徒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师徒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第一眼看到朱灵月就大吃了一惊,那个女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个学道法的好苗子。所谓仙风道骨,那是自娘胎里便带来的。如果生来一副平凡的身骨,想靠修行来脱胎换骨,那便不知要折腾多久才能办到了。可是这姑娘却显然一点道法都没有学过。也难怪嘛,人家是出生在美国的,那里能有几个道士啊?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孟久突然就有了收个徒弟的想法。这心思就跟珠宝匠看到了一块上好的矿石一样,实在是不忍埋没浪费了这个‘美玉’。

还没离开警局,孟久就忍不住把画尸人以及他所研究的那些理论讲了一遍,瞒以为那小丫头会迫不及待的要跟他学法术,可是那个‘美玉’却干脆利索的拒绝了,原因只有一个:朋友比师傅更有用。

这个理由不禁让孟久哭笑不得,大体上,这就是美国人所奉行的利益最大化吧?

从警局出来,孟久带着她随便找了个茶馆,叫了一壶明前茶,在一番茶艺表演后,孟久晃着手中的茶水道:“你知道中国的清明吗?”

“当然!我父母是在三十岁上下才移居美国的,我的中国知识并不比我的中文差!”

孟久一点也不给人家女孩留面子,嘿嘿一笑,道:“你只是从父母那里听说中国,而听说和真正的了解还差的远呢~~”

灵月很是直白爽快,听孟久这么说并没有像一般女孩那样耍小脾气,反而认真道:“那你给我讲讲好了。”说着,竟拿出小本,似乎打算做记录。

孟久无奈的看着灵月,苦笑道:“不必这么认真吧?”

灵月眨了眨眼,不解道:“这是我的工作,怎么可以不认真?”

“这怎么是你的工作?我是在帮你解决你的问题。”

“我知道,但你所讲的事情却和我的工作有关。”

孟久看着灵月,倒真的有些佩服这个外国丫头。他托了腮,慢慢道:“清明是中国人缅怀先祖,祭奠家人的日子,可对于我们画尸人中,清明前后是最好的祭魂日!”

说着,他用手指沾了些清茶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太极,边画边道:“因为清明时,所有人都在为已逝的家人祈福,希望他们在阴间或者来生可以过得好,所以,那时候,到处都充斥着渴望死者往生的愿望。即使每个愿望都没有那么强烈,可那么多人的愿望汇集起来,力量便很大了。所以,不管平时画尸人都在哪里,到清明的时候,都一定会回来中国,做一些类似超度的法事。将平日封起来的冤魂送走,或者替街上的游魂指路。”说到这里,太极已经画成,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黄纸,按在太极上。

突然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上面。灵月一惊,还没回过神,又是一连串的砰砰声。她神色紧张而惊疑的看向桌子,然后,便惊叫着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此刻,那张黄纸上不断的被砸出大小不一的圆坑,就好像一颗颗超小型的流星掉落其上。

“what happened?”一着急,灵月的英文就冒出来了。

孟久似乎也颇有些吃惊,但却依然坐在椅子上,等不再发出声音之后,他才长出一口气,怪异的看向灵月道:“我说,你不会是盗墓去了吧?”

“你胡说什么?”灵月皱眉,眼睛却还是不动的盯着那张黄纸,此刻室内绝对没有对流的自然风,可那张黄纸却在不住的抖动,甚至有些地方被攒到了一起。

孟久又拿出一张黄纸,随手一晃,那黄纸竟自己燃烧了起来,灵月彷佛看魔术一样的看着孟久将那燃烧后的纸灰扔进她的茶杯,又将那杯茶水到在桌上的黄纸上。只听嗤的一声,那张蠕动着的黄纸突然不动了,彷佛一条死虫子一样躺在桌子上。

“这到底是什么?”灵月这才看向孟久,却很快便注意到自己的笔记本还在桌子上,险些被水弄湿。她连忙拿起笔记本,却还是戒备的不愿坐下。

孟久不着急不着慌的替两人又倒了杯茶,又招手示意灵月放心坐下,这才道:“这些都是附着在你身上的东西。”

灵月不敢置信的道:“这是什么东西?”

“死尸身上的跳骚……别生气,这当然只是一种比喻,这是尸体上面经常会有的,跟细菌一样,帮助分解细胞的一种……东西。有人叫它尸骚,有人叫它腐尸虫,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种东西是不会主动来找活人的,除非是你曾经和死尸一起跳舞,不小心沾上了它们。”

“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呵呵,你当然不会,那……你来中国考察,是不是曾经参观过墓葬?”

灵月摇头:“没有,不过我前天去参加了一个葬礼。”

孟久一拍手道:“这就是了,你是不是过度接近死尸了?只要尸体一解冻,这些东西便会立刻开始滋生。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有相当的密度。”

“什么?”

“不过,除非你用手摸过死尸,不然不会沾上这些东西的。”说着看了一眼吃惊的灵月,知道自己猜对了,诧异的笑道:“你摸人家死尸干啥?美国人研究事情都是这样深入的吗?”

“你别胡说了,只不过将一朵白花放在了死者旁边罢了。照你这么说,那死者的家属,负责殡仪的人岂不是都会沾上?”

“当然会了!除非他们懂法术,带上特殊的符咒。不过这些尸骚对人并没有任何害处,反而是它们,因为被你沾上,早晚有一天会被饿死。可怜无辜的很啊。”

“喂!”灵月气极反笑道:“你这人实在是…….”

“讨厌?无聊?”孟久挑眉,坏坏的一笑道:“我看我们是不可能做朋友的,不如你还是做我的徒弟吧,哪怕是挂名的。我也不要求你太多,只要你不去助纣为虐就成了。”

灵月一呆,深吸一口气,无奈的道:“你怎么还…….孟久,我对学习法术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只是想赶紧解决面前的问题,然后继续我的工作。”

孟久怪怪的看着灵月道:“奇怪,真是奇怪!”

“什么?”

“一般女孩碰到这种事,大多都是吓得惊惶失措,你怎么这么镇定?”

灵月又是一呆,道:“碰到哪种事情?”

这回是孟久被问得一愣,呐呐道:“你不是,被冤魂,或者僵尸缠上了吗?”

灵月嗤得一笑道:“谁跟你说的?”

“难道不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我是因为偶然得到一个和道教有关的古怪东西,又被一伙文物贩子盯上,所以才想找个懂道教的人和我一起弄明白这个东西的来历。当然,如果这个人本事很好,又能做保镖,那便更好了。”

孟久张大了嘴看着灵月,感觉自己快要发疯了!他恨恨的咬着牙,自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好你个杜亦羽!”

灵月看着孟久的样子,眼珠子一转,笑道:“看来是有人为了请你来而编造了一个原因。”

“你既然明白了,我还是走吧。我一点也不符合你的要求,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等一下!”灵月没好气的看着孟久道:“如果你不符合我的要求,人家为何要绕着弯的请你来?”

“因为我就是个倒霉鬼!”孟久低声喃喃道:“你还是令请高明吧。”

“等等!”灵月道:“如果我付给你钱呢?”

“免谈!我不缺钱!”

“那你缺什么?”

孟久回头看了一眼灵月,坏坏一笑道:“缺个徒弟。”

灵月长出一口气,无奈的看着孟久,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苦笑道:“好吧,我答应了。”

“好!”孟久高兴的拍案而起:“那我们先回公司,再坐下来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