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救援
章节列表
第十章救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雨灵刚跑进门里,却冷不妨被一个人迎面撞过来,一起跌倒在地上,并将门砰的一声撞得关了起来。她惊呼一声,已然看到撞进她怀里的人正是灵月。

看到灵月嘴角的血痕,雨灵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急道:“伤哪了?!”话音方落,便又是倒抽一口凉气,只见不远处,一个少了一条胳膊和半条腿的僵尸正因为突然失去了平衡而在香案旁撞来撞去,偶然间打翻了上面的香炉,又因为烟灰而嗅不到她们俩的生气,发出了低沉的怒吼声。

灵月一抹嘴角,虽然满面痛苦,却笑道:“没事,幸亏带的家伙齐全,不然今天栽大了!”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一个貌似小电筒的东西。

雨灵愣了愣,怎么也无法想象这女孩竟能切下僵尸的手脚?这女孩…….

这时,门外不知是不是又来了僵尸,竟不住得向那扇门撞来。而照这架势,那门在十分钟之内肯定会被撞开。雨灵和灵月退至房间中间,一时真是进退两难。

“难道三具都尸变了……”雨灵脸色苍白得看着那扇砰然作响得门,对灵月道:“门外得恐怕还是僵尸,今天临时停了三具尸体,本来准备下午送火化的……”

灵月本来在四处搜寻着什么,听雨灵这样说,不敢置信的回头叫道:“你们这里怎么还会有尸体?!”

雨灵苦笑道:“经常有,就停在电梯旁那间文件室里。孟久这人,有时候是比较胡来的。而且你知道,有些要尸变的尸体,确实不适合送到正规的地方停尸……喂,你干嘛去?!快回来!”

一转眼,灵月竟不知死活的避过那个香案旁没头苍蝇一样的僵尸,爬上了香案。在一阵紧张得躲避中,总算是稳稳的站到了香案最里面。雨灵长出一口气,见灵月顺着老者的手指方向看向一旁的柜子。不由疑惑的皱了皱眉道:“你在看什么?”

灵月目光在两排柜子上不住往来,这时,那个僵尸再次试图站起,却是身子一歪,砰的撞在香案上,灵月被震得一个踉跄,香案发出吱吱的声音,显见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雨灵紧张得心差点跳出嗓子眼。眼见灵月稳了稳神,却还是站在那里看着两旁的柜子,一点下来的意思也没有,雨灵暗中跺了跺脚,转身跑到A7格里拿出一把桃木剑,神情紧张的盯着那个僵尸,准备在万一之时帮助灵月。

此时,两个女孩心里都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尤其是那个缺腿的僵尸――任谁和一个僵尸关在一间屋子里,即便一时没有什么威胁,也需要极坚强的神经才能撑得下去。

为了缓解紧张,灵月随口道:“这大厦里其它单位如果听说你们这里有尸体,相信没有人敢租这里的房子了。”

而雨灵竟回了一句像是冷幽默的话:“不是经常有电影里,楼下在杀人分尸,楼上还在亲亲我我吗?而且我们将西侧的楼梯包下,谁会知道有尸体运进来了呢?”

此时,灵月的目光渐渐定在柜上的一处花纹上,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嘴里却叹了口气道:“唉,只希望孟久回来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变成尸体。”

雨灵看到灵月自香案上跳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只是苦笑道:“老爷子刚出去找孟久,恐怕一时半会是赶不来了?”

“老爷子?”

“就是你在电梯口看到的老人,我一下来就找他去通知孟久了!”

“你不说那是鬼吗?”

“是,但是个好鬼。”

灵月诧异的看了雨灵一眼,又看了看那被撞的乓乓作响的门,突然将那小东西交给了雨灵,自己却走到了左面的一组大柜前。

雨灵莫名其妙的拿着那东西,可转眼看去,灵月却是继续不合时宜的摸索着柜上的花纹。雨灵终于意识到灵月是在有意识的做些什么,心里一动,忍不住道:“你要干什么?”说着,上前两步,站到灵月身边,紧张的盯着那个僵尸。那个僵尸渐渐的适应了新的平衡,眼看便能单腿站起跳跃了。

“孟久这屋子里有个密室,你知道吗?”

雨灵一愣,怪叫道:“你怎么知道?”

灵月回过头,高兴道:“你知道?那太好了。快点打开躲进去啊!”

“那里放的都是被他封起来的鬼啊,万一打破了封坛就麻烦了。”

“封起来的鬼!?”灵月怪叫,但看了眼那扇晃晃乱响,一个劲的乱颤的门,一咬牙道:“不管了,不是封着呢吗?总比眼前安全吧?”

雨灵略一犹豫,却还是摇头道:“我只见孟久开过,是要按下一些抽屉下面的按钮。可太多了,我记不住顺序。”

灵月瞥了一眼已经站起的僵尸,叹了口气,道:“红色的按钮是开关,类似激光刀。”说着挥了挥手,退后两步,再次看向柜上的花纹,又对雨灵道:“保护好你自己!别砍到我身上就成了。”

雨灵苦笑地看着手里的激光棒,某个人似乎很喜欢做这样的事了,也不问问别人的意见,便不管不顾的将武器扔给别人..….不知为何,她竟在这紧张的时刻叹了口气,喃喃道:“你和他到是很配…….”

“谁?”灵月随口应着,显然只是为了放松紧绷的神经,并没有真正听进去。

“一个叫做杜亦羽的法医。”雨灵随口叨念着,将桃木剑放到地上。眼睛始终不敢离开那个鼻孔喷张的僵尸。没有法力,这桃木剑对她来说就和一把普通的木剑一样!



那僵尸突然怪叫一声,稳稳的向她们的方向跳了一步。雨灵连忙按下红色按钮,激光棒倏然伸出一道蓝色的光柱,虽似无形无质,却比任何刀都要锋利!

她身形微矮,做好迎战的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大叫道:“你能打开吗?”

“能!你保护好自己!”说着,灵月已经转过身去看另外一边的柜纹,雨灵虽然诧异,可那僵尸已经离她们很近了,她只得举起激光棒,保护着自己以及灵月。

不过,她很快便发现,灵月的身体甚是灵活,那个僵尸根本就碰不到她。只是那僵尸发疯是的来回瞎撞瞎抓,弄得灵月几乎没有时间去打开机关。有时候她刚刚拉开一个抽屉,便被那僵尸撞过来,若不是灵月手快将抽屉推进去,恐怕连同抽屉下的机关都会被僵尸撞坏。

而雨灵虽然有激光刀护身,却只能保护自己,砍了几次,竟只是自僵尸腹间穿过。而这种攻击对于一个僵尸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与此同时,那扇门似乎也快到了承受的极限,一边的合页已经掉开了一个。

灵月见情形不好,跺了跺脚,自香案边的墙上摘下一柄钢剑,随即便和雨灵交换了工作。灵月大叫了几声将僵尸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一边拿着剑一边对付僵尸,一边指示雨灵该到哪个抽屉下去按开关。

经过一番忙乱,灵月大叫一声‘Z3,最后一个了!’之后,猛的翻身掠起,自僵尸的左肩斜向下一刀砍下。

那僵尸完全拼命般的乱扑,一击不中立刻后退续力再次扑上。也就是这续力的习惯,令那僵尸巧合的向后纵越,将身体自刀身上抽出,没有遭到腰斩的命运。但纵使如此,刀也切到了胸下,令上半个身体像被撕破的纸人般折了下来,随着双手的乱晃而来回荡着,发黑的内脏和着血水流了一地。灵月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几乎便吐了出来。但同时,她也不免惊奇手中这把剑的锋利――不会……是把名剑吧?

旁边雨灵刚拉开Z3抽屉,只听身后灵月大叫一声‘小心’,身体已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扫了一下。她一惊,连忙回头,恰好对上僵尸那双死鱼是的眼睛,也看到了僵尸那可怖的情形。下一刻,只见那僵尸大叫一声,颤动着身体便向她扑来,可却因为身体掉下,掌握不到方向,而撞到旁边的柜子上。

雨灵深吸一口气,灵月已经赶过来,用一把椅子将那僵尸打倒在地,随即大叫道:“快!”

雨灵一震,连忙转身,按下抽屉下面的按钮。只听‘哐’的一声,香案下的地砖缓缓的移开,露出一个地下室的出口来。

灵月一愣,还剑入鞘,随手挂到腰侧皮带上,苦笑着看了一眼雨灵道:“这密室不会就是孟久的那间601吧?”

“怎么可能。”雨灵苦笑。

随着砰的一声,大门被撞的倒了半扇,一个女僵尸探进了半个身子,用力的挤着。灵月和雨灵对望一眼,便颇有默契的绕过那在地上扭动着的僵尸,跑过去移开香案。

“快进去!”眼看门就要全掉了,雨灵着急的喊着,放开香案就往地道入口跑。

灵月离地道近一些,已经矮身钻了下去,而雨灵因为太着急了,衣服剐到香案,怀里的那个面具掉了下去,咕噜的滚向了门口。

雨灵又惊又急,一咬牙刚要跑过去追,可已经有一个身影越过她向那面具跑去。

“灵月!”雨灵吃了一惊,只见灵月几个起落,跳过横躺在地上蠕动的那个僵尸,跑到面具前。可刚刚捡起,那扇门便轰的一声彻底倒下。

门外的两个僵尸生前全是女性,一个死时是70多岁的老太太,一个还是22岁的花季少女,可此刻,两个僵尸的动作丝毫看不出年纪上的差异,斯喉着,挣抢着往里挤。

灵月为了躲避门板向后退了一步,却被地上那僵尸紧紧的抓住了脚踝,一时竟挣脱不开。与此同时,门外的两个僵尸已经进来了,动作诡异而迅速,眼看便到了灵月的近前。

灵月心下惊急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本能的抬起手臂去阻挡面前两个满脸死色的僵尸。

吼!

地下的僵尸突然大吼一声,灵月只觉腿下一松,慌忙低头一看,只见那僵尸的手已被齐根砍下。她先是一喜,随即想起那两个僵尸,连忙回身,却见雨灵拿着那把激光刀胡乱的砍着,那两个僵尸一时还真被挡了下来。

灵月大叫一声‘漂亮!’连忙趁空自腰间拔出那把剑向那两个僵尸劈去,同时对雨灵道:“快进地道!”

灵月知道这些僵尸力气奇大,她凭着自身的灵巧应付一只也许还行,可两只便危险重重了。她又挡了几下,看好退路,突然转身飞跃。同时反手挥剑划向身后追来的老太太的脖颈――砍不砍得中不要紧,好歹阻她一阻。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手下留尸!’

随即,一个人翻身而入,双脚在两个站着得僵尸身上一点,再次纵身而起,随手将两张黄纸道符贴上眉心位置。

那两个僵尸立刻如没有弦的木偶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那人也提气落地,竟是孟久,看着地上那个上下半身快要断开的僵尸叹了口气道:“完了,完了,这下可要亏本了!”

灵月也惊喜的看着孟久,长出一口气道:“还好你回来了。”

一旁雨灵早已累得不行了,一见孟久,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退后两步靠在柜上,擦了把汗道:“我还以为老爷子找不到你呢。”

“没办法,人类的交通实在太慢了!我这还是闯了好几个红灯才赶回来的。”说完,孟久突然回头看向灵月道:“你这丫头干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那为什么这里的结界会变成这样?!”

“我怎么知道?”

“哼,你来之前,这里还好好的。”

“喂!”灵月刚叫了一声,地上那个僵尸突然又吼了一声,竟摇晃着站了起来。

雨灵惊叫一声跑了过来,孟久则看着那僵尸,满脸痛惜的样子道:“你看看,你看看,好好的尸体给搞成这样,这要重新组装,再化妆,不知要多费多少工夫,损失多少money啊!”说完,摇了摇头,也将一张黄纸贴到那僵尸头顶,那僵尸下半身一停,上半身还晃了几晃,平衡一失,噗的再次倒在地上,却是头先着地。卡查一声,胫骨肯定是折断了,孟久啊的一声,以手加额,突然抓住雨灵的双手道:“这家伙的家属,拜托给你了!”

雨灵一愣,还没说话,孟久又看向灵月做了一个揖道:“看在老天的份上,你一定好好想想,这一下午,你都做了什么。”说完,突然出奇不意的向灵月身畔一探,伸手拔出灵月顺手挂在药旁的那把剑,一弹,斜眼道:“比如,你擅自拿了俺的宝剑这种事。”

灵月显然没有料到孟久身手如此之快,吃惊之余却不忘反驳道:“是借用!”

“那么请你归还吧。如果找不到引起结界混乱的根源,这个幻境就不能彻底根除。”

灵月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将剑鞘扔给孟久,孟久微微一笑,收起宝剑重新挂到墙上。突然一个老头大呼小叫的跑进来,一下便躲到了雨灵的身后,却对孟久道:“有鬼!有鬼!”

“老爷子?”雨灵诧异的看向那老头,灵月也发出一声低呼,这不就是她在电梯口碰到的那个,据说是‘鬼’的那个老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