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大黑泡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大黑泡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趴在多功能室顶棚的狭小空间里,看着眼前那个一个手掌大小的‘紫金太极阴阳香炉’,心里不知连叹了多少声气,他真不该轻视灵月所说的这个东西!

这种太极阴阳香炉虽然不能说是罕见之物,但这个香炉却是独一无二,因为它侧身的太极阴阳图只有白色的一半,而黑的那一半却只是凹槽而已,看似好像着色还未完成。炉内有隔挡使空间阴阳分隔,据说阴的一面可使清水结冰,阳的一面又可使水沸腾。所以,如果两面同时注入清水,则一凉一热相互抵消,阴水凉而不冰,阳水烫而不沸,分别饮用可调理阴阳。久而久之,这香炉竟不再用以燃香祭拜,反而成了一种容器。更绝的是,两部分炉底都有一个几乎看不到的小洞,如果分别注入清水,则冰水和热水会缓缓的自小洞滴入炉下夹层。这夹层的材料不知是什么,可使水滴滴渗透而出。而这次再渗出的清水便有除魔正气之功用,便有道家将此水搀入墨中,再画道符。

孟久虽然听说过一些这香炉的事情,但其来历、以及太极图为何只有一半,便丝毫不知了,只知这香炉在周纣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上。

而眼前,这香炉左看右看都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东西,上面附着的灵气霸道而尖锐,绝对不可能是赝品。只是……孟久有些不解,这样一个驱邪的圣物,为何其上会纠缠着一股邪气呢?那邪气安然游走于灵气之中,虽然忽强忽弱,却就是不肯消散。

有这么个又正又邪的东西摆在他的阵眼,难怪会现这种诡异的幻境!

不过,也幸亏这幻境是法器所引起,所以,只会影响到有灵力的人,也同时影响到了一些魂灵。炉上的灵力甚至削弱了巫术的力量,解放了那个被巫术困住的女鬼。

话说回来……竟然有人在他的大厦(嗯,对,他的大厦)里设下这种类似巫术的法术,而他不但以往丝毫不知,在知道后竟依然无法判断出那巫术的作用!!简直是岂有此理!

这也正是他找杜亦羽来的原因,那个女鬼好对付,可设下这法术的人他不得不顾忌……

孟久想了一会不得其解,便匍匐着退了出来。虽然拿下香炉应该就可以将幻境解开,但如果幻境解开的话,便不方便去调查那女鬼的密室了。

幻境巧妙的隔出了一个空间,只有有灵力的人或者魂灵才可以进入。所以,幻术解开后,现实中的一切都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孟久叹了口气,那三具尸体因为是阴体,所以也被拉入了幻境,现在外面的那个临时停尸房里一定没有那三具尸体了!

幸好那个停尸房他一向是锁着的,应该不会有人去看,不然可是麻烦大了!而且,被斩断了的僵尸肯定是不能复原的了。他们也不能抬着这些尸体招摇过市,所以在幻境解除前,他们必须将尸体缝合好,再抬回原本的地方。

孟久回到道教资料室,正准备去密室找灵月问问都是怎么回事,却见密室的入口陡然被打开,先是雨灵神色惊惶的钻了出来,差点把香案顶翻。然后是灵月,一脸紧张,却有些茫然的跟出来。孟久一愣,便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自那入口向外挤出来。那黑影体积极大,一通过入口后,立刻便膨胀起来,就像是一个透明的橡胶里装满了黑水,因水的惯力而不住的左右摇晃着,一时好像定不下来。

“靠!”孟久指着那渐渐摊倒,平贴在地上,面积不断扩张的黑东西道:“这绝对是幻觉!我密室里怎么会出来这么个东西?”

雨灵一见孟久,神情一松,长出一口气道:“应该是幻觉吧,灵月就看不到。”

孟久一愣,不觉看向灵月,抚掌道:“好,好一个天生的道骨仙风!我一定好好教你法术!”

灵月也站了过来,看了一眼脸色不大好看的雨灵道:“幻觉,应该不会伤人吧?”

孟久不说话,只是走到旁边,从C6里拿出一副眼镜,又从怀里掏出一只油性笔,在眼睛腿上画了几个古怪的符号,递给灵月道:“你想看看我们看到的吗?”

灵月一挑眉,毫不犹豫的接过来戴上,然后就是惊叫一声,急速后退两大步。那一滩黑东西已经快要蔓延到他们脚下了,而在那黑东西里,竟有一只只完整的眼球,还带着神经和血丝,隔着一层透明的膜瞪视着她们!

孟久和雨灵也后退了几步,然后,孟久对灵月道:“既然是幻觉,你为何还要后退呢?”

灵月没好气的道:“这完全是两个问题!”

“怎么是两个问题呢?”孟久耸肩道:“你过去摸摸,看看里面的眼球是真的假的。”

灵月恨恨道:“人们看到鬼片也会吓得惊叫,可里面的鬼却不会真的伤害人。”

孟久呵呵一笑道:“这是幻境,只要你存有一丝疑惑和担心,里面的怪物便能伤害到你。”

“啊?”灵月一愣,顺着孟久的话反问道:“如果我不怕呢?都知道是幻境了还怕什么……”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孟久道:“这是直接影响你大脑的幻境,当你被怪物杀死,大脑就被幻境骗过了。便会向身体各个器官下达死亡的命令,也就是说你会真正的死亡。”说到这里,孟久突然伸手摘下灵月脸上的眼睛道:“就像神经分裂,病人明知自己有精神疾病,却完全无法分辨自己周围的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大脑制造出的幻觉。”

眼镜一没,灵月立刻看不到眼前的那个怪物了。可刚才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看不到了反而令她更加的紧张,不觉的退后好几步,脚下突然一绊,连忙一个后翻落地,这才没有摔倒。低头去看,才知道是被孟久定住的一个僵尸给绊到了。

灵月正自慌乱间,只见孟久掏出一些符纸塞进她的手里。她不明所以的看向孟久,孟久随手指了指地上的三个僵尸道:“待会要是打起来,万一谁把符纸碰掉了,拜托你再给贴上。”

“什么?!”灵月张大眼睛看着孟久,孟久却已经转身将一把道符和一个发锈的小刀递给雨灵道:“这刀我现在不能用了,但总是一把能驱邪的刀子,你拿着防身好了。”

雨灵一愣,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刚要说什么,孟久已经大喝道:“小心着!!”说着,孟久和雨灵自然而然的背靠着背,一个对着密室的方向,一个对着门口,都是神色紧张。

灵月茫然四顾,即使看不到,她也能猜到,肯定是又出现什么了,不由叫道:“出什么事了?”

孟久紧紧盯着眼前的地面,并不回答灵月的问话,只是苦笑叹气道:“真是邪门,别说是随手一藏了,就算是让我去找一个阵的阵眼,也得费不少力气呢。你怎么一藏就把那香炉藏到我的阵眼上呢!”

“我只是想找个最隐秘得地方。”灵月边说边挪到门旁,离地上那僵尸尽量远些。就那么一张黄纸,万一被风吹掉了,或者撕破了,那这怪物不是又要起来了?

“嗯,这也算个教训,最隐秘得地方,往往就是最不隐秘得地方!”孟久说着,突然向上直蹿而起,身体像陀螺一样旋转,一连串飞射出十几张道符。

那些道符有的直贴到墙上,有的半空便停住,然后仿佛是贴到了什么,并奇迹般燃烧起来,再缓缓飘落下地。而这时,雨灵突然一低身,拿着道符往前贴去,却显然扑了个空,但她身形不停,立刻顺势向前跑,跑到灵月的身旁。

那边孟久开始不断的打开抽屉,自里面拿出各种古怪的法器,一边躲避着灵月看不到的敌人,一边将那些法器东放一个,西放一个。

身边的雨灵喘了几口气,神情越发的紧张,突然道:“我要跳起来,托我一下!”

灵月不敢耽误,连忙双手交叉让雨灵踩上来,就着雨灵的力道向上一托。可雨灵并没有灵月得身手,在空中很难控制自己得身体,扭摆着向前扑去,看得灵月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只见雨灵扑到一半,突然伸手一帖,那纸符瞬间发出极强的亮光,隐约间,灵月竟似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待亮光一闪而灭,符纸落下地来,灵月也看到雨灵脸色青灰的跪在那里,似乎是崴了脚。 她连忙跑过去扶起雨灵,按照雨灵所说快速退回墙边。

“怎么样?”灵月刚来得及问一句,那边孟久突然大喝一声,盘膝跌坐在地,朗声念了一句她们根本听不懂的咒语。然后,那些被孟久四处放下的法器突然发出亮光,那些亮光如流星般射向空中,交汇在一起,映得雨灵和灵月一时竟睁不开眼。

“爆!”随着孟久一声低喝,那团光突然轰的炸开,一股好像冲击波是的风骤然而起,吹了两个女人险些站不稳。

待风平光灭,灵月的眼前还因强光而看不大清东西。但只是一会,视力便恢复了正常。而她立刻便看到孟久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随即,灵月便听到雨灵惊呼一声跑了过去,等她跟过去,正好看到雨灵长出一口气的神情。然后,她便看到孟久浑身是汗,虽然躺在那里大口喘着气,一双眼睛却还是明亮异常,并且做了一个‘我很厉害吧’的鬼脸。

灵月也松了口气,这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强,不禁对孟久开始另眼相看了。她微微一笑,十分真诚的道:“孟久,我想跟你学道法。”

孟久本来躺在那里似乎一动都不想动,可听灵月这么一说,却突然跳了起来,高兴道:“真的?!”

灵月点了点头:“中国不是有一句话叫‘曾经沧海难为水’?你们指给了我另外一个世界,我深信,自己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闭目涩听’‘掩耳盗铃’了。”

灵月说完,雨灵突然笑道:“哪有你这样引经据典的,嗯,孟久,不如我也来跟你学法术吧?”

“啊?”孟久一愕,灵月却敏感的看向雨灵,露出一个很贼的笑意,把雨灵拽到一边低声在雨灵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雨灵一愣,但却并没有灵月想像中得羞赧,反而很大方得看着灵月,轻声道:“你猜对了。”

灵月反倒一愣,低声道:“你不怕我近水楼台先得月?”

雨灵笑,也神神秘秘的低声道:“是我的跑不了,不是我的捆也捆不住的。我相信缘分。”

灵月似乎颇为无趣的耸了耸鼻子,从见面到现在,这才露出一个22岁小女孩的娇态道:“成熟的女人,果然厉害,我还是弃权吧。”说着便又笑了起来。

雨灵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初见的时候觉得这是个有些自傲的女孩,可真的了解深了,却发现这个女孩很是可爱,说不定两人可以成为莫逆之交。

一旁孟久苦笑着摇了摇头,女人似乎都很喜欢这种在男人面前进行的‘秘密’谈话……唉,这两个刚认识的女人,反倒把他撂在一边了。

那边灵月又是调皮的一笑,还没说话,却突然看到雨灵的表情怪异的凝结住,本来嘻笑的面容瞬间便被恐惧笼罩住,以至于脸部的肌肉都在微微的颤抖,那是极度恐惧才会出现的表情!

灵月表情也跟着一僵,顺着雨灵的眼神看过去,而孟久显然也注意到雨灵的异常,也跟着转过头去。

“什么?到底有什么?!”灵月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可孟久和雨灵的表情却那样的惊惧,令她反而更加的紧张。

余光看到地上放着孟久刚给她的那个眼镜,她咬了咬牙捡起戴上,只瞥了一眼便惊叫出声。只见原本那个黑色的东西早已破开,里面的眼睛全都消失不见,而地上却多了许多烧焦了的怪异眼球。在靠近门口的地方,一个身高将近2米的怪物倒在地上,从披散的头发里看到一张布满浓泡的脸。这些显然都是刚刚孟久和雨灵对付的东西。而此刻,三人面前却凭空悬浮着一个硕大的黑水泡,并不断有更多的黑水自地上的尸身上浮起汇入那巨大的水泡中。而就在那个水泡里,有无数个**的,精瘦的,泡得皮肤褶皱的人纠缠着,推挤着,试图冲破水泡的包裹到外面来。而那些人的一双双眼中都充满了饥饿的疯狂,彷佛将她们三人当做绝佳的美味一样。

就在这时,孟久突然跺了跺脚,悔恨道:“刚才真该什么都不顾的解开这个幻境,现在也不至于这样危险了!”

灵月忍不住建议道:“你刚才那招再来一遍!都要什么东西,我帮你摆!”

孟久苦笑摇头道:“我已经没有那么多体力再发动那么大的攻击了。”

“那怎么办呢?!对了,我不是有什么天生的道骨吗?能不能传染给你们?要血?还是肉?my god,别不说话啊!你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灵月焦急之情令雨灵很是感动,而她还没说话,门口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把他们当成吸血鬼了吗?”

“杜亦羽!”雨灵再也想不到这个男人会来,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你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怕是要被老爷子烦死了。”杜亦羽边说边迈步走了进来,看到灵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又转向孟久道:“我劝你仔还是转行吧。再这么折腾下去,可能有一天我就要为你验尸了!”

孟久大叫道:“靠!杜亦羽,这次这麻烦可是你给我惹的!”

杜亦羽一挑眉,灵月却忍不住道:“你们还有心情逗嘴?那些东西就要出来了!”

雨灵微微一笑道:“有他在,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孟久哼了一声,不甘示弱道:“说什么呢!没有他在,我一样把那些虚伪的东西全收拾了!”

“很好,那就请你快动手吧!”杜亦羽道:“给你个建议,这幻境里似乎有着一股子正道灵气,只不过像是走火入魔,变得面目全非了。而墙上那把宝剑煞气很重,对付眼前的麻烦,大概比你其它法器都要好用。”

孟久一愣,随即露出一丝喜色,翻身摘下墙上的那把剑,塞到灵月的手里道:“你这丫头似乎有些武术根底,雨灵就交给你照顾了。”

“错了!”谁知杜亦羽却伸手一指孟久道:“那剑应该你用,另外,你要抓紧时间了,因为剑上还需要画些符咒才行。”

孟久一愣,叫道:“你什么意思?!”

杜亦羽不怀好意的反问道:“你不是要将那些虚伪的东西全收拾了吗?”说完,身形一动,灵月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手里的剑已经被杜亦羽夺去。她愣愣的看着那个轻抚剑锋,面带笑容的男人,怎么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么快的身手!

“靠!你也太狠了吧。”孟久大叫,杜亦羽却毫不犹豫的将剑塞到孟久手里,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到外面去等。”说完,竟真的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