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真的不行了?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真的不行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亦羽!”雨灵再也想不到这个男人会来,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你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怕是要被老爷子烦死了。”杜亦羽边说边迈步走了进来,看到灵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又转向孟久道:“我劝你仔还是转行吧。再这么折腾下去,可能有一天我就要为你验尸了!”

孟久大叫道:“靠!杜亦羽,这次这麻烦可是你给我惹的!”

杜亦羽一挑眉,灵月却忍不住道:“你们还有心情逗嘴?那些东西就要出来了!”

雨灵微微一笑道:“有他在,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孟久哼了一声,不甘示弱道:“说什么呢!没有他在,我一样把那些虚伪的东西全收拾了!”

“很好,那就请你快动手吧!”杜亦羽道:“给你个建议,这幻境里似乎有着一股子正道灵气,只不过像是走火入魔,变得面目全非了。而墙上那把宝剑煞气很重,对付眼前的麻烦,大概比你其它法器都要好用。”

孟久一愣,随即露出一丝喜色,翻身摘下墙上的那把剑,塞到灵月的手里道:“你这丫头似乎有些武术根底,雨灵就交给你照顾了。”

“错了!”谁知杜亦羽却伸手一指孟久道:“那剑应该你用,另外,你要抓紧时间了,因为剑上还需要画些符咒才行。”

孟久一愣,叫道:“你什么意思?!”

杜亦羽不怀好意的反问道:“你不是要将那些虚伪的东西全收拾了吗?”说完,身形一动,灵月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手里的剑已经被杜亦羽夺去。她愣愣的看着那个轻抚剑锋,面带笑容的男人,怎么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么快的身手!

“靠!你也太狠了吧。”孟久大叫,杜亦羽却毫不犹豫的将剑塞到孟久手里,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到外面去等。”说完,竟真的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灵月看着有些**的雨灵,还有紧皱眉峰的孟久,突然跺了跺脚,追了上去,一个翻身跃到杜亦羽身前,气愤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杜亦羽冷冷一笑道:“我有义务必须怎样吗?”

灵月一愣,却是更加气愤道:“你这不是见死不救吗?!”

杜亦羽笑容不变,却冷淡的道:“你想救,请便。”

灵月真是气极反笑,想骂他‘胆小鬼’可又觉得这个词怎么也套不到这人身上,又想骂他‘傲慢无能’,可他却明明出了一个连孟久都拍手叫好的主义,就算骂他‘冷淡,没有人情味’那个人似乎也根本就不在乎,一时竟想不出用什么词汇来表达她的气愤,最后只是冷笑三声,但却死死的堵住门口,赌气般的不让杜亦羽过去。

杜亦羽看着灵月挑衅的眼神,终于叹了口气道:“我出去不出去无所谓,可是雨灵如果不出去,孟久肯定要分心。分心必死。”

这话一出,雨灵便是一震,看了不知在想什么的孟久一眼,咬了咬嘴唇,转身便往外走。走到门口,便顺势拉着灵月往外走。孟久此时也抬起头看向杜亦羽的背影,眼中似乎想到了什么,有着一丝担忧与疑惑的神情。

杜亦羽竟也真的走了出去,不管灵月怎样用愤怒的眼睛盯着他,他却怡然自得的站在楼道一侧,靠着墙,不知在想什么。

灵月被雨灵紧紧的攥住手心,感到了雨灵手心的湿汗,几次忍不住想去痛斥杜亦羽却被雨灵坚定的拉住:“他绝对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

雨灵的的杜亦羽的评价坚定而不容置疑,弄得灵月完全糊涂了,忍不住低声问:“你不是喜欢孟久吗?”

雨灵苦笑,没有回答,而这时,那昏暗的屋里突然传来孟久的大叫:“我靠!师傅,师祖,祖师爷,太太祖师爷,你们也死得太彻底了吧?好歹留下一魂一魄,没事显显灵,救救急啊!”

雨灵和灵月面面相觑,想笑又担心,担心又想笑,而旁边杜亦羽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低声喃喃说了句什么。虽然听不清,但想必不是称颂之词。

就在这时,屋里突然传来一群震人心魄的吼叫声,不用看也知道,那些被包在黑囊里的怪人都出来了。

“杜亦羽!”雨灵再也忍不住大叫,灵月也是脸色发青,几乎忍不住要摘下那幅眼镜。

就在这时,突听孟久‘啊啊’大叫着跑向门口,身形到了门口近前突然一个飞扑,落地打了个滚,迅速而卖力的将那被僵尸撞踏了的破门板扶起,自己转到门外,将门板堵在那门口之上。

“帮我扶一下!”孟久大叫之中,雨灵和灵月已经过来用力的抵住那门板,与此同时,一阵砰砰声,里面不知什么撞了上来,若不是孟久还没撒手,两个女孩绝对顶不住那些力道。

“顶住了,我需要一些时间!”孟久大叫着松手,立刻咬破手指,在那把宝剑上画了几个符咒。然后,便闭上眼睛,低声吟诵着咒语,只见那把剑上随着孟久的吟诵缓缓开始发光,甚至发出嗡嗡的龙吟之声。

“快点啊!”灵月大叫,一只枯手猛地自门板的缝隙中伸出,差点抓到她脸上。她赶紧一低头,那枯手还是抓到了她的头发。灵月倒吸一口凉气,虽然脸色煞白,但却在那一瞬间做出了恰当的反映――伸手拉掉绑着头发的头花。

随着一头秀发披散下来,灵月总算是从枯手中逃出。

“没事吧?”雨灵担心的惊呼,灵月惊魂未定,还未答话,却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摘掉了她脸上的眼镜。

灵月一愣,慌乱间忍不住大叫道:“你要干什么!”

杜亦羽没有马上说话,只是面向着灵月,伸出一只手按在那破门上,看似随意,可那门却不再那样摇晃了。雨灵松了口气,立刻便紧张的看向孟久,而灵月却死死的盯着比她高出一头的杜亦羽,大声道:“把眼镜还我!”

杜亦羽低下头,那深沉的目光令灵月为之一悸动,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漂亮的眼镜……黑夜般得瞳孔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吸入一样的深邃,带着一丝冷漠的孤傲与…..似乎与他的灵魂融为一体的悲悯。当他凝视着你,那彷佛能够映射出人心一般的光芒,令那双眼看起来尖锐而冷历,然而转瞬间,却又可以令凝视着那双眼睛的人感到安全和羡慕。

那一瞬间,她突然意识到两个人这样的距离和姿势似乎有些暖味,不安的向后移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从杜亦羽的胸怀之下挪开,这才暗自松了口气,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又大叫了一声:“把眼镜还我啊!”

杜亦羽却以一种半带讥讽的口气道:“用你自己得眼睛去看看,雨灵在干嘛?”

灵月一愣,转头,却只看到雨灵流着汗抵着那扇门,可刚刚那些令人心慌的吼叫、自门缝间伸出的枯手、一双双带着食欲的贪婪的死人眼都消失不见了。就连那门板被撞得颤动都感觉不到了!

“她,她在顶着那门板……”

杜亦羽冷冷一笑道:“那门板好好得,为什么要顶着?”

灵月眨眨眼,想说因为里面有怪物在撞门,可其实根本就没有。又想说因为有幻觉制造得怪物,所以要盯住门,可说实话,那门根本就不动啊!如果雨灵不去顶,又会怎样?……

心思飞快得转过,灵月竟不知如何回答,杜亦羽看着灵月,似乎是看穿了她得心思,突然微微一笑道:“如果雨灵不去挡,那么那些怪物就会撞门而出。当然,那是雨灵所看到得,而你却势必不会看到门板得倒下。”

“什么意思?”灵月有些蒙了,也就在这时,孟久突然大喝一声,将手里的那把宝剑刺入门板。雨灵和杜亦羽也同时松开手,一齐拉着灵月退后好几步。

宝剑上的金光自宝剑流到门上,一瞬间,整个门板都变做金光闪闪的。而宝剑上血写的符字竟彷佛有了生命,慢慢的爬到门上,甚是神奇。

“好了,好了。应该可以抵挡一阵子了。”孟久坐在地上,满脸的疲惫,背上的衣襟都被汗水湿透了。

雨灵刚想走过去扶孟久起来,可孟久却突然跳起来,一把抓住杜亦羽的领子大叫道:“你小子!老实说,你是不是上次的伤还没有恢复?!!”

杜亦羽弹开孟久的手,冷冷道:“这和你没关系。”

孟久往后踉跄两步,幸好雨灵即时走过来扶住他。他不肯放弃道:“回答我!你是不是还不能使用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