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不纯?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不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亦羽无奈的看了一眼孟久还有一边满脸震惊之色的雨灵,叹了口气道:“我若是能用灵力,早就把那个烦人的老爷子强送去轮回了。”

“我靠!”孟久倒吸一口凉气,灵月和雨灵也都吃惊的看向杜亦羽。紧跟着,孟久又大叫道:“不能用灵力,你还来干嘛?!”

杜亦羽一脸你怎么这么笨的表情道:“如果你们死在这里,明天来验尸的人肯定是我!你做人已经很麻烦了,我可不想再被你的鬼魂骚扰!”

孟久说了声靠,似乎是无话可说,也似乎是在跟谁赌气,竟盘腿坐到了地上。灵月站在一旁看着那个一脸淡漠,看起来又傲慢又冷淡的男人,嘴角却悄悄爬上了一抹笑意。

雨灵苦笑:“是……修罗刀的那伤吗?”

杜亦羽没有回答,却转向听得一脸疑惑的灵月道:“听明白了?”

“没有!”

“那很好。”

“喂!”灵月刚要表示不满,雨灵连忙站到两人中间道:“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杜亦羽道:“先把发生的事情都给我讲一遍。”

“好。”雨灵答应之后,简短的将她俩逃跑的经过,三个僵尸,那女鬼,灵月怎么凑巧把东西藏到阵眼中,以及孟久不能现在就解开幻境的顾虑说了一遍。只是孟久并没有时间向她详细解释灵月所藏的究竟是什么,所以雨灵自然也没有细说。

杜亦羽听完后,长叹了口气,喃喃道:“你们这帮人凑到一块,恐怕全天下的麻烦全都要被你们惹尽了还不够!”

雨灵苦笑,灵月不服道:“你那么有本事,倒是说说我们下面该怎么办啊?”

杜亦羽微微一笑,却抬起手指,几乎点到了灵月的鼻子上道:“下面,该你上场了。”

灵月突然向后跳了一大步,惊疑道:“你要干什么?”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我刚才所说的门的问题,你想明白了吗?”

灵月一听就是一愣,雨灵和孟久自然更是不明所以,而杜亦羽已然继续道:“门板,就是幻境得破绽。可是对于陷入幻境的人来说,发觉破绽却很难。因为第一,在幻境里,你根本无法知道自己拿起的这块门板是否真的存在,说不定在僵尸第一次撞击门板的时候,真的门板就早已破碎,而幻境却给你看到一个假的门板。所以,你根本不能靠着逻辑来思考幻境的破绽。第二,即使这是真的门板,幻境会自动修复破绽。比如说,雨灵看到怪物破门而出,为了弥补这破绽,幻境势必要让雨灵看到有怪物重新扶起门板的动作。于是,如果她再次回来,便不会发现门板根本未倒。你明白我所说的吗?”

灵月疑惑的点了点头,却还是不知道为何要对她说这些,而这时,本来坐在一边休息赌气的孟久却突然哈哈一笑,跳了起来,十分高兴的拍着灵月的肩膀道:“笨蛋,笨蛋,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没有想到!”

“什么啊?!”灵月再也压不住心里的焦急,大叫道:“请把事情说明白!”

孟久笑道:“你啊,你虽然也在幻境之内,可却不会受到幻境的影响!所以,你应该可以很轻易的发现这幻境的破绽!”

这下灵月终于明白了,却疑惑道:“可是,发现了破绽又能怎么样?”

孟久一拍胸脯,对灵月道:“只要找到联系到正常世界的破绽,我就有符咒可以带你们离开这幻境。”

杜亦羽点头道:“对,既然现在不想解除幻境,那就先把人弄出去也是一样的。只是这个门被孟久封上,怕是不能再用了。我们还得等待下一此攻击,才能找机会寻找破绽。”

灵月简直听糊涂了,她茫然的点了点头,雨灵心思一转,道:“既然这样,不如去看看那个女鬼的密室吧?我怕出了幻境,那女鬼还会缠着灵月。”

“可以!”孟久爽快的答应下来,心里轻松不少,一高兴竟拍了拍杜亦羽的肩膀道:“怎么样?我新收这个徒弟不错吧?!”

杜亦羽一呆,却立刻明白孟久所说的徒弟是谁,略有惊异道:“你收她做徒弟?”

“怎么?说不定灵月小姐就是我们天道派第109代传人了。”

杜亦羽又好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不错,恭喜你,孟大法师!像她这种资质的人全世界也不过三个,只可惜魂魄不纯,恐怕是难以将天道派发扬光大了。”

孟久本来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可听杜亦羽如此一说,不由一愣,还没问话,灵月已经叫道:“谁灵魂不纯洁了?”

杜亦羽耸了耸肩,淡淡道:“是纯正,不是纯洁。”

灵月很是气愤,正要理论,却突然被孟久扳过身子,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几遍。看得她实在忍不住双手一架,隔开孟久,拽着雨灵走到一边道:“我们走,这两个男人神神叨叨,莫名其妙,都不是好东西!”

孟久则转过头,对着杜亦羽一副哭丧脸道:“你确定??”

“当然,第一眼就看出来了。”

孟久张大了嘴半天,终于长叹一口气道:“有缘无分,有缘无分啊……”

杜亦羽好气道:“你似乎用词不当啊。”

孟久挥了挥手,跟着两个女人往楼梯间走去,脸上之色甚是失望。雨灵拉住了灵月,向孟久道:“魂魄不纯,有没有什么关系?”

孟久叹了口气道:“对她本人不会有事,她不是活得好好的?这世上魂魄不纯的大有人在,没事的,没事的。只可惜了她这天生的资质。”

灵月听着,疑惑道:“既然没事,你可惜什么?”

“唉,你如果发现了一块水晶,难道不希望它纯净毫无杂质吗?!”

被孟久这么一形容,灵月一时也无话可反驳,可心中却总是觉得有些别扭。倒是雨灵好心对灵月道:“我听孟久说过,魂魄至纯可修成仙道。我看孟久是期望太高,失望太大,你不要在意。”

灵月点了点头,偷偷看了后面的杜亦羽一眼,小声道:“那杜亦羽是干嘛的?”

雨灵眼中露出一种难以说清的情绪,想了一会,才道:“他的职业是法医。”

“什么?”灵月一愣,怪声道:“中国的法医都会法术?”

雨灵苦笑道:“他这个法医,有些不一样。”

灵月不解的看了雨灵几眼,这时,两人已经走到楼梯间的门口,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等着那两个男人过来,对话也就此中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