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如厕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如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个人一起走在楼梯上,虽然那种阴厘的气息还在,虽然灯光已然古怪异常的昏暗,窗外的乌云也依旧在翻滚,可走在中间的两个女人心情显然的轻松许多。

尽管此刻杜亦羽无法使用法术,但雨灵依旧相信,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就不会有危险。更何况孟久也不是吃素的,即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出现危险,修罗刀还在她手里,她随时可以让修罗刀沾上自己的血,就像在那片森林中一样,使修罗刀发出那种扫清一切危险的白光。虽然她不想孟久知道这件事,可总比死在这里要好。

而对于灵月来说,无论是孟久两次施展的那种惊人的法术,还是杜亦羽的冷静和智慧都足以令她安心。再加上她本就习惯冒险,虽然现在所面对的是陌生的,难以想像的情况,可她却还能保持着清晰的思维,身体的灵活。仅这两点就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惊险才能锻炼的出来。雨灵虽然隐隐感到了灵月的不同寻常,可却并没有深思。

而孟久却没有忽略灵月那令人吃惊的应变能力,那是比她身上的功夫更令人觉得可疑的事情。这姑娘,显然有实战经验!而且……她竟能打开他的密室?对,还有他们现在要去的密室也是她打开的,这姑娘究竟是什么来路?不会是什么FBI特派员吧?搞笑了吧?…..

几个人爬到了第11层的时候,孟久突然说要去厕所,灵月和雨灵自然也顺势要去。

11层还没有租出去,里面虽然经过简单装修,可却很是空旷,走起路来回音很大,让人心里也觉得空荡荡的,十分不爽。

像这种办公楼的设计,男女厕所有时候会一东一西,相隔甚远。但这栋大厦的厕所却是紧紧相邻。因此,当孟久以一起上厕所安全为理由强行要进入女厕所的时候,被灵月毫不留情的一腿下劈挡在了门外。

孟久摸着差点被门板撞掉的鼻子苦笑,好歹将那个符咒贴上去了………回头恰好对上杜亦羽的眼神,打了个哈哈道:“看什么?”

杜亦羽似笑非笑道:“看白痴!”

孟久大是不服道:“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能在不让她发觉的情况下把符帖上去?”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白痴的问题……”

“喂!”

“把符放在她身上,岂不是比贴在别人身上更好?你有的是机会自然的接近她。”

孟久听了一愣,又眨了眨眼睛,竟很认真的说了一句令杜亦羽气结的话:“男女有别,我怎么好意思在人家女孩子身上随便上下我手?”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说实话,这么干有些危险啊。”

孟久耸肩道:“那怎么办?那女鬼附在雨灵身上,总不能带着女鬼一起回到现实里去吧?我敢肯定,只要雨灵和灵月独处,我们不在,那女鬼一定会从雨灵身上下来找灵月的!”

杜亦羽略一沉吟道:“那女鬼和她的尸身之间,应该有一定的联系。”

“啊?”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女鬼的真正的尸身被封,肯定不会被拉进幻境里。所以,只要你能感到那丝联系,应该就可以顺着那一点线索把那两个丫头弄回现实里去。”

孟久闻言一喜,笑着拍了拍杜亦羽的肩膀道:“好!这次就让你看看,孟爷的感觉有多敏锐!”说完,立刻掏出黄纸,割破食指画下了一个道符。



女厕所装修的相当讲究,甚至可以说有些奢华。

一进门,左手是一排单独的化妆镜,虽然没有座位,但每个化妆镜旁都配着一个可以伸缩拉过来的小镜子。右面是一排洗手池,配套的设施竟然还有吹风机和剃胡刀。再往前走,便是两排便池单间共6个,那两排单间之间的距离比普通厕所要大一些,中间还摆着一排等候用的长凳。

灵月一进厕所就惊讶的道:“太奢侈了吧?”

“那你就好好享受享受吧。”雨灵说着话,走到水池前去洗手。可手刚一沾到水,雨灵便是一愣,自己何时有了上厕所前洗手的习惯了?关上水龙头,雨灵疑惑的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时间只觉心智有些恍惚,自打从那林子回来,她便偶然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习惯。虽然她看似一切正常,可是她心里却一直非常的不安和害怕!

同时,灵月走进了右手第一个单间,一进去又是惊讶了一下,这小单间里的空间竟然也不小,坐坑之前的空间足可以站在三个人了。但是紧跟着,她却皱了皱眉,低声嘀咕道:“不是吧,这么高级的厕所,为什么没有厕垫纸呢?”无奈,她只得将手纸垫在坐坑之上,这才坐了下去。

等她上完,站起提裤子的时候,听到右侧的厕坑门被打开又关上,也没太在意,继续将衣服整理好,正要推门出去的时候,却意外的听到一阵脚步声,然后是对面的厕坑门被打开关上,然后是脱衣服,还有一个人上厕所所发出的声音……

灵月听到脚步声先是一愣,然后便觉得头皮发麻,一股凉意自脚底直蹿头顶!

这大厦里的女人,除了她和雨灵没有第二个了!而此刻对面所发出的声音正常之极,显然是雨灵在上厕所。而……该死的,她竟然现在才注意到,右侧进来的这个人之后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想到这里,她不知要多用力才能运用已经有些僵硬脖子抬起自己的头,看向两个厕坑之间隔板的上方……

什么也没有!

灵月轻吐一口气,自嘲的笑了笑,她以为自己会看到什么?一个红衣女鬼吊在那上面?

哗啦!

对面雨灵冲厕所的声音实在是吓了她一跳,在那一瞬间,她便决定立刻出去,拉着雨灵就离开这个厕所!不管旁边的厕所里进去的是什么,她都不想去看!

而也就在下一个瞬间,她突然觉得背后的空气有些发凉…….

灵月咽了口吐沫,梗着脖子回过身,眼前的景象令她只觉大脑里嗡的一声,心脏突然就挤到了嗓子眼,有那么几秒种,她几乎以为自己的心脏也紧张得停止了跳动!

此刻,就在她得面前,那红衣女鬼竟稳稳得坐在马桶上,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到了她得惊惶,女鬼乱发中的一张被涂得血红得嘴唇似乎缓缓扯出一个怪异得笑意!

灵月陡然吸了口凉气,后退一步砰的撞在了门上。

“怎么了?”对面的门在打开的瞬间,传来雨灵的声音。灵月陡然觉得大脑一醒,连忙灵巧的拨开门上的锁棍,飞快的打开一道门缝,一歪身便滚了出去。

雨灵见灵月如此,张大了嘴愣了愣,但很快便想到肯定是出事了,紧张的道:“什么事?!”

灵月一跃而起,只说了个‘跑’字,拉了一把雨灵的手,便往门口跑。

雨灵也不敢耽搁,立刻跟在后面跑,可却不料前面的灵月突然停了下来,害得雨灵一鼻子撞在灵月左肩上。

雨灵喘着气,还没站稳,便忍不住低叫一声,和灵月手拉手的退后两步。

那厕所的大门……雨灵绝望的看着,那张门竟往外咕咕的流着鲜血。

这样一扇门,谁敢上手就推啊!

哗哗啦…….

就在这时,身后的坐坑挨次发出了巨大的冲水声。两个女孩都是一惊,飞快的转过身,紧张的注视着那些紧紧关着的门,只觉得这种未知的恐惧比着着实实的面对一个厉鬼还要折磨人的神经。

冲水声在继续,彷佛那些便池不需要储水一样不断的往外倾斜。转眼间,已经有不少水自那些紧闭的单间门下流出,不一会便汇聚成片,缓缓流向两个女孩得脚下。

灵月和雨灵互握的双手已经布满了汗水,人也紧张到了极点。

终于,灵月咽了口吐沫,心里却忍不住大骂‘门口两个男人反映迟钝!’,同时低声道“呼救吧……”

突然,雨灵颤抖着伸起手指,指着面积越来越大的水渍,嘴唇颤抖,竟说不出话来。灵月顺着雨灵的手指看到,不由便深吸一口凉气!

只见那片水渍上,一双被无形的脚踩出来的脚印在缓缓的向她们走来。

这诡异的一幕让两人有一瞬间身体麻木,不知该如何反映,而那对脚印很快便踏着水渍走到了离她们一米远的地方,停住。

雨灵突然跑向梳妆台,用力去擦玻璃上的水雾。刚刚露出一个小圆,雨灵便大叫一声,连连后退三步,惊惧的看着那镜中的景象!

灵月被雨灵吓了一跳,微微移动脚步转换了一下角度看向镜中,立刻也是一声惊叫,踉跄的大退数步,才因不愿碰到那血门而不得已停下。

镜子里,那双脚印所在的地方,赫然站着那个红衣女鬼!与她们,仅有一米之遥……

两个女孩惊惧间,身后自门上流出的血液汇成了一股血水,无声无息自她们的脚旁的流了过去,与地上的水渍一碰,突然向上升起。

两个女孩同时惊呼一声,惊惶得退到右侧洗手池边,惊恐得看着那浓绸得彷佛泥土一般得血水渐渐成了一个人得样子。

然后,镜中得那个女鬼俯身一样走入了那血人,奇迹般得,那血人又是一阵翻涌,竟变做了那红衣女鬼!

此刻,不管灵月的神经多么强韧,不管雨灵见过多少厉鬼,两个女孩都被这一次次的惊吓,以及眼前这诡异的景象震镊住,竟都如泥塑般,愣愣的看着那红衣女鬼走过来,不知躲闪。

女鬼红衣如血,黑发几乎遮盖住整个面孔,使得那白色的围巾显得分外扎眼。

“站住!”灵月忍不住大叫,雨灵也颤声道:“你究竟要怎么样?”

那女鬼脚步一顿,略微歪着头,苍白的眼眸透过发隙看着两个女孩,嘴唇似乎动了动,但却动得古怪以及,像是在做鬼脸一样。

“你,你是要说什么吗??”雨灵皱眉,紧紧的盯着女鬼的嘴唇,只觉得那种翕动十分得难受,令她看得头皮发麻。可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害怕越要去看清楚,否则便会比不看还要紧张。

就在这时,那女鬼的身体突然发起一阵剧烈的颤抖,颤抖中,只见她的肚子开始如吹气球一样的鼓起,同时喉咙里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两个女孩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只觉那声音是那样诡异恐怖,令得她们浑身汗毛直竖。而更加令她们惊惧,是那那女鬼的肚子还在不停的涨大,给人的感觉就彷佛是有人在不停的通过那女鬼的嘴往她肚子里塞进各种古怪的东西。

那女鬼的肚子越来越大,以至于女鬼的腰开始诡异的向后折去,最后竟然被肚子顶得躺在了地上。

啊!

灵月看到女鬼躺下得瞬间,头发飞起,露出了那张一直遮盖着得脸。除了那双依旧冷冷盯着她们得眼睛外,那张脸上几乎没有完整得地方了!

整张脸上,竟然被人用刀刻下了深可见骨得一个大字‘杀’

那杀字起自额角,自眼角中心交叉而过,下部分的一横一竖恰好将下鼻梁切成了四半,脆骨和皮肉软软的耷拉着。杀字两点将脸颊生生切开,底下一勾绕过嘴唇,自嘴侧挑起,令得两个嘴唇不住得来回忽闪,怪不得她们觉得那嘴唇动得那样的古怪!

突然,灵月感到雨灵将一张纸悄悄的塞进她的手里,她一愣,低头看到是一张道符,略有惊异,雨灵喘着气,只是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紧张的盯着那女鬼。

灵月攥着道符背过手去,心里虽然紧张,可这道符却令她镇定下来。只要有一线希望,便能让她生出拼命的勇气。

就在这时,女鬼的肚子突然爆开,灵月拉着雨灵跳到洗手池上,险些被飞溅的黏液溅到。

一个血人自那肚子中缓缓站起,竟然还是那女鬼!

女鬼浑身淌着血,两三步便走到了洗手池前。灵月突然大喝一声,趁那女鬼站定身形,刚刚要抬手的空隙,陡然跃起,飞快的将那道符贴到了女鬼的额头,又是一个翻身,落到了地上,却惊呼一声跳开三步,远远躲开地上那个肚子破了,却依旧圆瞪着双眼的女鬼。

然后,灵月连忙转身看向那个女鬼,生怕道符不管用雨灵会有危险!

一秒,两秒,大约过了将近分钟之久,雨灵首先呼出一口憋了好久的气息,松了口气道:“好像管用了。”

灵月点了点头,以手捂嘴,差点因为太高兴而哭出来。

“你快下来吧!”灵月笑着走过去要扶雨灵,雨灵亦向右横挪了两步,让开那女鬼,正要往下跳,突然发现那女鬼的眼睛以不可能的角度转到了右眼角,死死的盯着她!

雨灵呼吸为之一窒,还没来得及有所反映,那女鬼陡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