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如厕2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如厕2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要!”雨灵大叫,灵月也深吸一口气,大惊之下,一步跃过去,想也不想,抬脚就往那女鬼身上踢。

啊!!!!!!!!!!

两个女孩再也想不到,灵月的脚方一抬起,便有一道极亮的光芒自她的脚下射出,笔直的照在女鬼的身上。那女鬼立刻惨叫一声,松开雨灵的手,飞速后退,撞到墙上,立刻又好像壁虎一样,背帖着墙向上飘起,最后竟悬停在房角,双目凶恨的看着两人,却不敢轻易下来。

与此同时,厕所的门突然被砰的踹开,孟久大喝一声‘别跑’翻身而入,同时自手里射出一张道符,打在女鬼身上。

女鬼斯吼一声,被道符击中的地方冒出了白烟,像蝙蝠一样飞扑下来。

“回去!”一声轻叱,杜亦羽一跃而入,半空接了那女鬼一掌,虽然将那女鬼打了回去,可却显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杜亦羽落下地来,看了看自己的手,苦笑摇头,将一张道符递给灵月道:“还是你来吧,先天的道骨,即便什么都不会,也可以发挥出道符的极限。”

灵月知道情形危险,虽然心中起疑,却并没有问什么。她刚刚接过道符,女鬼便再次扑下,只听孟久大喝一声‘动手,后背!!’灵月闻言不及多想,立刻跃起,自女鬼身侧飞扑而过,同时将那道符贴到女鬼的背上。

此时,孟久翻了一个古怪的手印,大喝一声‘开!’

只听轰的一声,自女鬼的身上突然炸开一阵狂风,如冲击波一样向四周席卷。灵月顶着风,虽然着急却根本睁不开眼。

等风停下,再睁开眼,看到自己竟然身处大厦门外的空地上时,灵月真的忍不住大叫出声,却马上被孟久捂住了嘴,拉到了一旁。即使如此,还是引来了诸多诧异的目光。

是的,空地上行人众多,马路上车水马龙,西方夕阳染红了天空,小贩得叫卖声此起彼伏,这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怎么回事?!”灵月一把拉下孟久的手,大叫。

嘘!孟久苦笑道:“公共场合,小点声!”

“到底怎么回事?!”灵月虽然降低了声音,却依旧坚定得问道。

“我们从幻境里出来了。”雨灵看着周围,笑道:“这很明显,不是吗?”

灵月又是疑惑得看了看四周,目光却再度回到孟久身上道:“说清楚!”

“行,不过,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孟久眼尖,看到其中几个人自停车场出来往大厦走,正是变作僵尸的其中一具尸体的家属,连忙催促道:“再不走,麻烦事就来了!”

几个人自大厦旁穿过一条小路,绕过那几个家属走到马路边,一辆吉普正好停下,驾驶座上杜亦羽招了招手,灵月一愣,随即大觉可恶,这个男人竟然一声不出便私自离开,虽然是去开车,可也未免太不通人情了吧?!简直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灵月如此想着,心里便更是不快,一上车便恨恨道:“现在可以解释了吧?”

孟久坐在前面,半转着身子道:“幻境并没有解开,只是我们离开了幻境。”

雨灵也疑惑道:“那,幻境怎么办?”

孟久道:“自然要等我把那三具尸体复原,再解决了被灵月弄出来的女鬼之后才能解开。”

雨灵担心道:“不解开幻境,大厦里的人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那个幻境是由法器所发,不是什么人都进得去的。而那女鬼在幻境里虽然厉害,可现实之中,身体还是被咒术封印着,想要兴风作浪还得有段时日。”

“法器?”灵月突然看向孟久道:“你是说那香炉是个法器?”

“算是吧。”孟久疑惑的看着灵月有些发白的脸色,略微一顿,雨灵插话道:“我们现在去哪?”

“他家。”孟久似是随口而说,可话音方落,车便吱的一声停在路边,害得几个人差点撞破了头。

“下车。”杜亦羽淡淡的说。

“凭什么?!”孟久道。

“这是我的车!”杜亦羽目不斜视,口气不高不低,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如果换了别人,早已或尴尬,或气愤,或识趣的下车了,但孟久却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好像没有听到杜亦羽的话一样,转向灵月道:“你怎么了?那香炉是法器有什么不对吗?”

灵月强笑了两下,咬着嘴唇道:“我拿那法器的地方,石壁上曾经有一行文字,因为以前根本不相信这些鬼怪的事情,所以根本没有当真。”

孟久挑眉道:“什么文字?”

灵月苦笑着道:“上面写着:封魔于此,为除天下之患。动此炉者,必遭不测。”

孟久一愣,不由道:“天呢,你是从哪弄来的那个八卦炉啊?!”

灵月眼珠子一转,似乎不想说,又好像不知该怎么说,连雨灵都急道:“快说啊,万一真的有问题,我们也好及早准备啊!?”

灵月长出一口气,这才表情怪怪的道:“在杭州西湖的湖底……”

“靠!你开玩笑吧?”孟久瞪着灵月,雨灵也不解道:“你怎么会去,去西湖下面?”

灵月咳嗽一声,道:“反正就是那下面,有一个山体的天然洞穴。”

孟久还在摇头,杜亦羽却突然道:“你什么时候去的?”

“上周三。”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上周,西湖边好像有一个大型的珠宝展吧?”

此话一出,孟久和雨灵还不明所以,灵月的脸色却变了。 她悄悄将手反扣在车门开关上,戒备道:“你什么意思?”

杜亦羽淡淡一笑道:“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是法医,可却从干私活,对小偷世家的人也没有兴趣。”

“喂,喂,喂,停!”孟久大力的挥着手,张大眼睛道:“谁是小偷世家的人?”

杜亦羽看了孟久一眼,给了他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没有说话,而孟久则不敢置信的看向灵月,雨灵亦自想起灵月的诸多开门技巧,也是吃惊没名。

“你是说,我是小偷?”

“你的左耳”杜亦羽淡淡一笑道:“你们家族的每一个人,左耳廓都有一处薄如蝉翼。”

灵月脸色一下就变了,轻轻将头发别到耳后,果然,就在左耳廓的上方,有一米粒大小的地方,薄的几乎透明!然而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雨灵轻吸一口气,孟久则嘿了一声道:“真的有!!这也能遗传?”

灵月冷冷的放下头发:“有这种特征,不一定就是小偷家族的人。”

杜亦羽笑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说了,我对抓小偷没有兴趣。”

灵月沉吟道:“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特征?这绝对不是一个明显的特征,我不知道除了家族里的人,还有外人会知道。”

杜亦羽微微一笑:“我和你的家族,曾经有过一些接触。”

“我怎么不知道?!”

“为什么要你知道?”

灵月一呆,气气的看着杜亦羽,半天,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不错,我是冲着国家珠宝展去的。”

孟久听灵月这么一说,立刻叫道:“你真是小偷?不可能吧?!你不是FBI介绍过来的吗?!”

灵月挑眉,道:“我们家既然可以称之为世家,便不可能只有小偷一个身份。我父亲移民美国后,很快便成为议会要员。”

“我靠!”孟久长出一口气,忍不住又道:“你去偷珠宝,怎么会拿到拿香炉的?

灵月道:“摸底的时候,我本来是想下湖探一条撤退的路线,可是却在河底看到了那东西。”

“于是你就给拿出来了?”

“那当然,我虽然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可一看就知道是古董。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换了你也会拿的。”说着,灵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一拍孟久坐的车座道:“该你交代了!”

孟久一愣,灵月眼珠子一转,道:“我踢女鬼的时候,脚下为什么会发光?!”

“啊?”孟久一听,表情迅速转变,打了个哈哈道:“那是因为你厉害啊!?”

灵月冷笑,盯着孟久道:“不对,我踢僵尸的时候就没有发光!肯定是后来发生了什么……”

孟久突然咳嗽了起来,惹来灵月怪异的目光,就差没镐起他的领子大声责问是不是他搞的鬼了。可就在这时,杜亦羽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道:“你发现的那行字有没有注明是什么人留的?”

灵月眨了眨眼,才道:“有,写的是‘天授画尸人――鲁海字’天授画尸人是什么?……”

灵月话没说完,雨灵已经低声叫道‘鲁海?’,孟久更是神情夸张,似笑非笑道:“怎么是那个家伙?!”

“谁?”灵月诧异的看着两人道:“你们认识?”

这时,杜亦羽却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你闯了大祸了。”灵月一愣,杜亦羽已然放下手杀,挂当,踩油门,再次发动了车子。

孟久道:“我们去哪?”

“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