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拜托,不要吓我了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拜托,不要吓我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应大家(好像就两人提到了…..不管怎么说,就大家了)的要求,灵月更名翡月。前面的我慢慢改。





进了大堂,一切似乎都很正常,雨灵迟疑的问道:“是不是幻境自动消失了?”

“不是。”孟久拿出几张道符道:“幻境这东西,虽然里面的人想出来不容易,可外面的人想进去也不容易。”

“那么”翡月目光盯着不远处的大堂保安,极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低声道:“谁来告诉我,为什么那个保安的头是面向后背的?”

雨灵闻言望去,便是倒吸一口凉气,用手捂住嘴,生怕自己惊叫出声。而这时,大堂里的所有人突然都定了下来,给人一种时间静止了的错觉。

四个人也停下了脚步,颇有默契的背靠着背,警惕着四周。孟久忍不住苦笑低语道:“这回倒省我的事了,连什么时候进到幻境里来的都不知道。”

翡月低声接道:“这是幻境?不是说,我不会受到幻境的影响吗?”

“咦?”孟久似乎也意识到了,回头看了翡月一眼,皱眉道:“如果不是你出问题了,就是幻境的性质变了。”

“什么意思?”翡月紧张的问。

“嗯,”孟久转过头,再次看向眼前那些一动不动的人,缓缓道:“自动攻击总是会有盲点的,而如果背后有人操控,那你这个‘盲点’就躲不过去了。”

“有人操空?”雨灵惊疑道:“什么人?”

孟久耸了耸肩道:“那谁知道,说不定让那个女鬼偶然找到操控幻境的空隙了。”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女鬼若是能操控那个法器,那僵尸也能复活了。”

孟久疑惑道:“那会是什么人??”

杜亦羽又是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是先知吗?”说完不再去理翻着白眼的孟久,一指翡月道:“你和我走,孟久你带着雨灵去处理那三个僵尸。”

“诶?”孟久一愣,见杜亦羽正要迈步,连忙拍住杜亦羽的肩膀道:“怎么能分开?你的功力不是还没有恢复?”

杜亦羽把孟久的手推下去,道:“我不至于要你保护吧?”说完看向翡月道:“你敢跟我走吗?”

“当然!”翡月微抬下巴,耳畔的秀发随着这微笑的动作贴到脸颊,看起来竟颇有些妩媚。

杜亦羽微微一笑,转身便往电梯走,而翡月也快步跟上。孟久傻傻的看着两人,忍不住叫道:“喂!为何不一起行动啊?……”

杜亦羽在一个保持着抬手姿势的男人身边站下,按下电梯按钮,不客气的道:“人多麻烦,我不想再分心保护你们。”

“靠!”孟久低声骂了一声,看了杜亦羽身旁那个一动不动的男人一眼,忍不住道:“你能不能不要站在那种位置?”

“怎么?”

孟久皱了皱眉,刚要说话,电梯门适时的打开,杜亦羽已经跨了进去。而翡月因为不太想接近任何一个不动的人,并没有太靠近电梯门。见杜亦羽进去,她只得快步过去,咬着牙走过去。经过那男人身边时,她无意间斜眼看了一下,却看得她浑身打了一个机灵!那男人的眼神……并不是看着电梯按钮,而是诡异的斜着眼,看着她!

她心里一惊,脚下在电梯的入口处狠狠的绊了一下,惊呼一声往前踉跄两步,要不是杜亦羽一把抓住她胳膊,怕是无可避免的要磕在迎面的镜子上了。

她站稳身子,匆忙说了声‘谢谢’,便担心的看向门口那个男人,这一看真的忍不住低呼一声,那男人虽然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可那眼神却不知何时转了过来,还是盯着她看!

这时,电梯门缓缓的关上,杜亦羽突然开口对孟久道:“你们也快点去你那间办公室吧,这些假人不定什么时候复活。”

“靠!”电梯门关上的瞬间,翡月听到孟久在外面气愤的声音,忍不住看向杜亦羽道:“你这样捉弄人很过分!”

杜亦羽连看都不看她,淡淡道:“等你有了打抱不平的资本时,再说这样的话吧。”

“你!”翡月气得狠狠的瞪了杜亦羽一眼,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奚落,赌气的扭过脸去。



电梯很快就到了19层,门一打开,站在前面的翡月便首先走了出去,却啊的一声,退了回来。

杜亦羽挑了挑眉,还没说话,翡月却很干脆的认输道:“这层也全是人,我胆子小,还是你先走吧。”

杜亦羽微微一笑,见翡月如此坦率,心里倒是多了一分好感。可他迈步刚一出电梯,就是一惊,他再也没想到在门口会看到这样的情形――就在电梯旁边,两个年轻男女,靠在墙上,互相攀缠在一起,一脸的春色。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可在这样的公共场合下,这两个男女却犹若无人般的将手伸到对方的私处,那女人的衣服也快被拔光了,胸前一片春光毫无遮拦的呈现在眼前。这样原本只该出现在卧室中的情景,却偏偏出现在这种地方,实在是叫人为之一惊,除了最初的震惊外,恐怕没有一个男人会抵受的了这种疯狂般的原始冲动!

就算是杜亦羽也大是愣了好一会,不知想些什么,好一会方自叹一口气,喃喃自语道:“这幻境也受了孟久那家伙的**思想的毒害了。”然后,他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随后走出来的翡月,苦笑道:“我看你一点也不胆小,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有心思捉弄人!”

翡月微微仰起下巴,略带挑衅的一笑,道:“不是只有你可以捉弄别人,不是吗?”

杜亦羽没有翡月想像中的恼怒,也没有说话,只是将眼神向翡月身后一挑,翡月立刻便觉得后背发凉,一个冷战就转过身,看向身后,可除了两张空的会客沙发外,却什么怪异之处也没有发现,不由诧异的回头看向杜亦羽,却看到杜亦羽唇角一丝嘲弄的笑意。

翡月立刻便知道自己上当了,不由叫道:“你!可恶!”

“你说对了!”杜亦羽毫不反驳的走到这层公司入口的玻璃门前推了推,翡月心思一转,抱肘于胸前远远的看着,只等着杜亦羽来‘请’她开门。可眼神无意中一转之际,却是一惊,视线便似被粘住一般的盯着那两人中的那个男人,头皮一阵发麻!

那边的两个人本是互相凝望,可不知什么时候,那男人竟然抬起视线,自那女子脸侧看过来,直勾勾,阴策策的看着她!

“杜,杜亦羽……”翡月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低声叫了两声却没有回应。她心下一急,分出两成余光去搜寻杜亦羽的身影,却惊见那玻璃门已然被推开,而杜亦羽也不见了!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那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女人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不由便是倒吸一口凉气,想也不想,转身就跑进那个公司的大门,砰的一声,把门死死的关上!

刚喘了一口气,突然身后又是砰的一声,玻璃门晃了两晃,她一惊,转过头便看到一个半身**的女人死死的贴在门上,使得本来美艳的身体因挤压而变形。那种诡异的感觉令翡月一连倒退好几步,砰的撞在墙上才算停下。

这时,那女人缓缓退了几步,直到和先前那个男人平行而立才停下。翡月紧张的看着那两个人,只见那男人露出一个阴冷的笑意,手指向着门一指,那女人突然扯着嘴角一笑,不要命般的撞到门上!

一次,两次,三次…….

一连几次,那女子的脸上和玻璃门上已经满是鲜血,翡月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攒到了一起,除了在心里不住的祈祷着那玻璃门足够结识之外,竟无法做出第二种反映!直到她张皇得看着那个女人在最后一次撞击后,缓缓的摊倒在地上。而那个男人也不知何时消失无综了。

翡月又紧张的等了一会,虽然没有再出现什么,可那个男人的失踪却令她十分的不安。喘了几口气,她也不敢在这里久留,连忙转身往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