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拜托,不要吓我了2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拜托,不要吓我了2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翡月自一条狭长的走廊来到办公大厅,心里已经把那个不负责的杜亦羽暗骂了不知多少遍了。此刻,她停住脚步,看着大厅里那些姿态各异,却都凝滞不动的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实在不愿穿行于这样诡异的大厅之中,可不经过这里却又无法到达那个有着密室的办公室……想着,翡月心思一动,转头看向窗户――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翡月沿着大厅的边缘,绕过一个趴在桌上睡觉的人,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前,从手镯里抽出一截极细的钢丝,正准备做蜘蛛人飞檐走壁,突然自右侧办公桌下陡然伸出一双手,将她往下一拉!

那手的力量很大,又是突如其来,翡月身子一矮,不由就要发出惊呼,可那手的主人已然捂住了她的嘴,同时极快的将她拉蹲下来。

翡月心下大惊,可等她看到拉她的那个人后,却是又惊又怒―――竟然是杜亦羽!

与此同时,大厅的另外一端突然响起开关门的声音,翡月的神情一凝,杜亦羽已然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同时将一面不知从哪摸来的镜子缓缓举起。

当镜子高出办公桌桌面以后,翡月清晰的在里面看到了那个红衣女鬼的身影!她倒吸一口凉气,却赶紧用手捂住嘴,生怕被那女鬼发现。同时,杜亦羽也收回了镜子,拉着翡月往桌下又移了移。此刻,翡月倒是十分感激那个趴在桌上睡觉的男人,多少起到了遮挡的作用。

两个人挤在桌下,大气都不敢出,只是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女鬼脚步很是拖沓,不住的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让人紧绷的神经不断受到折磨。当那女鬼走到了两人所在的那一行,竟停了下来,缓缓扭转过头,冷冷的看向翡月所在的位置,然后,蠕动着那张干裂的嘴唇,说出了两个沙哑的字:“换命……….”

那一瞬间,翡月只觉眼前一黑,然后,她感到自己方佛做梦一样,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走进一个陌生的办公室,对着老板桌后面的一个胖子说了许久,那个胖子的脸上不断闪过吃惊、愤怒、犹豫、惊惧、狠历、狡诈、凶狠的神情。突然,画面一转,她看到那个胖子来到这座写字楼,签下了租房协议,又秘密雇人建造了那间密室。然后,眼前又是一黑,随着啪的一声,电灯被打开,她看到自己已然置身于那间密室里,而对面的墙上,被锁着一个美丽的女孩。那女孩眼中充满惊恐与泪水,虽然被堵住了嘴,却还是不住的呜咽哀求着。然后,那个男人的背影又出现了,他残忍的将女孩钉在墙上,在她的喉咙上用毛笔圏了一圈墨线,又用白色的油漆将女孩的脸刷的白面一样,再用女孩自己的血在她的脸上描画出一副恐怖的面容!最后,他喂女孩吃下了一碗绿色的药水后,女孩浑身一阵痛苦的扭动,便再也不动了。翡月看得心惊肉跳,想过去帮那女孩,却根本无法靠近,想闭上眼,那画面却还是毫无障碍的闯入她的大脑。

“醒醒!”正在她觉得心里快要爆炸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拍在她的肩上,她一怔,一惊,看着眼前真实的一切,却无法分辨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是真是假。

对,那个女鬼!

翡月打了个冷颤,立刻转过头,却发现明明站在那里的女鬼消失了。虽然女鬼的消失并不等于危险的消失,可还是让翡月轻出一口气,转身刚想问什么这么巧,却发现杜亦羽的目光交叠在她的身后,她不由咽了口吐沫道:“你干嘛看着我后面?”

杜亦羽这才收回目光看向翡月道:“你跑得快吗?”

“干嘛?”

“自己回头看看如何?”

翡月咽了口吐沫,一转头便倒吸一口凉气!那个趴在桌上睡觉的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而大厅里所有的‘假人’也都转过了身,望向她们的藏身之处,带着一种猎杀的兴奋之情冷冷的盯着她!

开玩笑吧!

翡月在心底大叫,她可没有兴趣玩一场‘生化危机’!

突然,远处的一个女人歪了一下头,几乎是同时,另外一个男人陡然一跃而起,下一秒,所有的‘假人’开始向她们扑过来,夹杂着令人恶心的吼叫声!

“跑!”

杜亦羽大喊一声,拉着翡月跳上桌子,两人动作竟都很敏捷,在击倒了数个‘假人’,又完成了几次飞跃之后,两人终于闪身进入那间有着密室的办公室,将那些吵嚷的‘假人’挡在门外。

翡月背靠着门,喘着气道:“它们,幻象会不会根本不受物理限制?”

“会,但它们不会进来这里……”

翡月刚想问为什么,但当她顺着杜亦羽的目光看过去时,便立时知道了答案――落地窗拉上了厚重的窗帘,就在窗前地面上的那片黑影中,一个红色的身影正自地板上缓缓浮起,如破地而出的生物一般,出现在她面前。

是了,这里是那个红衣女鬼的地盘!

杜亦羽有意无意的跨前一步,挡住她的视线,立时便令她松了一口气。而看着杜亦羽的背影,她的瞳孔陡然收缩―――如果她没有理解错,这个男人应该因为某种原因而不能使用那些所谓的‘法力’吧?

“你究竟要我怎么帮忙?”翡月斜上一步,她并不是一个只会受男人庇护的女人。

红衣女鬼陡然转动头部,看向翡月,尖声道:“换命!”

杜亦羽把翡月往后一拉,淡淡道:“那是不可能的!”

红衣女鬼再次将视线转回到杜亦羽的身上,不知喉咙里出了什么毛病,反正说话似乎颇为费劲:“不…要多…管….闲事。”话音方落,房间四周突然发出劈啪的崩裂声,一道道裂痕爬满的墙壁,使得整个房间就像一个老人干裂的皮肤一样,而从那些裂缝中缓缓的流出一股股冒着泡的血浆,恶臭也随之扑鼻而来。

翡月心惊之余,胃里一阵恶心,连忙用手捂住嘴咽了好几次吐沫,才将胃里一股酸水压回去。

而身侧,杜亦羽却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那红衣女鬼,整个空间就这样沉寂下来…..

翡月疑惑的抬眼看向杜亦羽,却恰好看到杜亦羽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个自信的、轻蔑的、毫无感情的,凌驾于一切的笑意…….

相反的,那个女鬼的眼神却陡然慌乱起来,周围墙壁的龟裂也开始减缓,无论是谁都看得出来,这里谁才是强者。

这时,杜亦羽收起笑容,逼视着心生胆怯的女鬼冷冷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净化, 二,魂飞魄散。”

“虚张…..声势…..”女鬼一把扯下头上一大缕头发,弄得自己满头鲜血淋淋,怒吼道:“换命!”

大吼中,女鬼飞身扑过来,杜亦羽一把将翡月推开,自己却躲也不躲的站在那里。

扑!

女鬼五指齐齐插入杜亦羽的肩头,鲜血立时便染红了胸前的白衣。

啊!~

翡月惊呼一声,转身过来,明知不会管用,却还是抬脚向那女鬼踢去,果然…..就好像踢在了空气上,毫无着力之处……..

翡月心里一惊,转身就要去拉杜亦羽,既然踹不到鬼,就把人拉开也成啊!这个男人怎么回事,他那灵活的动作哪里去了!

可就在那一瞬间,那女鬼的眼中突然露出一种近似绝望的恐惧,喉咙里不断发出喝喝的声音,插入杜亦羽肩头的手臂竟开始冒起白烟!

翡月愣了愣,她疑惑的看向杜亦羽,却意外的看到那个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悲凉之色……..

为了,什么?

那女鬼嘶叫着,用尽一切力量要把手***,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杜亦羽抬起右手,一把掐住女鬼的喉咙,冷冷道:“我教你一个道理,不能使用灵力并不等于没有灵力,让我流血是要付出代价的!”说完,突然一顶肩,将女鬼的手臂震出,右手一用力,掐着女鬼的脖子便将她按在了墙上:“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换命之术,根本救不了你!那不过是天授用来骗你们这些可怜的活魂,利用你们的陷阱罢了。”

说到这里,杜亦羽冷冷一笑,竟松开了他的手,看着那个女鬼痛苦不堪的样子,他的眼底划过一丝说不清的情绪,沉声道:“把你的事情都说出来,我会给你一个解脱。”

女鬼紧紧的抓着那只已经变得透明的手臂,眼中充满了恨意,突然扑向一边的翡月。



杜亦羽冷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用在鬼身上也是一样!哪里有什么换命之术,做人求仙丹,做鬼求换命,愚蠢之极!

杜亦羽抬手,将一滴血弹向那女鬼,穿胸而过…….

女鬼惨叫一声,跌落地上,惊惧而痛苦的看着自己胸前的那个大洞,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喉咙里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

翡月紧紧皱着眉,呼吸也略微显得有些急促,她习惯冒险,但却不习惯这样凄惨的画面。

突然,那女鬼向翡月伸出一只手,颤抖道:“救,救救我!”

翡月深吸一口气,看向杜亦羽,却可恨的发现那男人一脸‘不关我事,愿意救你救’的神情。她恨恨的转过头,有些同情的看向那女鬼…..

那女鬼的身体已经开始透明,脸上的表情痛苦的扭曲着,双眼充满哀求的神色。

翡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深深的看了那女鬼一眼,轻叹一口气,缓缓道:“对不起,我没有伟大到会用自己的命来救你的地步。”

那女鬼一愣,脸上瞬间便露出狰狞之色,而旁边的杜亦羽也是一愣,不由看向翡月,表情虽然依旧平淡无波,那眼底却带着一丝少有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