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幻境解除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幻境解除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推开办公室的门,翡月惊讶的发现那些人都不见了!空旷的办公室里一片寂静,连电脑的嗡嗡声都消失了,更令人吃惊的,是窗外竟然挂着两轮明月!

“这,这又是怎么了?”翡月疑惑的抬起头,却看到杜亦羽脸上的惊疑。

“怎…….”翡月还不知该怎么问,杜亦羽却突然加快了脚步,目光露出一丝少有的愤怒。

翡月一愣,连忙跟了上去,可就在这时,她只觉眼前景象一阵模糊,然后,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画在娟布上的图案一样,随着娟布的坠地而摇摇坠地。

“快走!”杜亦羽突然抓住翡月,拉着她就往楼梯跑去。

翡月又是惊讶又是莫名的跟到了楼梯口,回头看去,惊讶的看到一副非常正常的景象――忙碌打字的人,对着电脑发呆的人,打印的人,闲聊的人,揉着太阳穴的人…….那才是一个单位办公大厅该有的样子。她长舒一口气,幸好跑得快,如果现在被这些人看到他们俩这德行,不知要引起怎样的混乱了。

“怎么回事?!”下了楼梯,杜亦羽的脚步总算是慢了下来,翡月也便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幻术被解除了。”杜亦羽冷哼一声:“彻底解除了”

“什么?!”翡月一愣,看了看杜亦羽身上的鲜血,气道:“这个孟久,说好了,怎么不等我们?!”

杜亦羽道:“哼,如果是孟久解除的幻术,我也不用担心了。”

“啊?”翡月一愣:“难道还会是雨灵解除的?”

下到18楼,翡月突然推开楼道门往里看了看,说了句:“等我一下”便钻了进去。

等她再出来,手里却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我虽然不清楚你们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可你至少应该跟我说清楚,你现在到底在猜测什么。”

杜亦羽微有诧异,接过夹克,但却只是看了翡月一眼,便披上衣服掩住血迹,转身继续下楼梯。

“喂!”翡月跺了跺脚,从来没见过这么不通人情世故的家伙!

“原本,我以为这个控制幻术的家伙是被你放出来的申公豹,可是我错了。”

翡月跟上两步:“怎么错了?”

“两个月亮”

“什么?”

“那个操控幻术的人连维持幻象的合理性都懒得费力气了,这就说明他的目的达到了。所以,幻术真正要攻击的对象不是你。而那女鬼只是为了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成功的将我们拖在这里,那个操控幻术的人便可以安心的去攻击他真正的目标了。”

“你是说……..孟久?”

杜亦羽没有同意也没有否认,只是冷冷一笑,继续道:“孟久在这大厦布下的结界,天授是绝对不会看不出来的。哼,只怕这是有人早就布下的局。”

“阿?”翡月道:“想太多了吧?这次要不是我把那香炉放在那里,也不会发现那女鬼阿。”

“布局这种事情,就和做陷阱一样,只要你在这个人周围布满了机关,就不怕那人不上当。而且,就算周围的情况有变,只要能灵活运用这些机关,还是可以达成目的的。”

“越听越糊涂啊!那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杜亦羽长出一口气,道:“至少,不是我们。”

两人来到8楼,孟久和雨灵就站在楼道里等着他们。

“我就知道你们得从楼道下来。”孟久看着杜亦羽夹克领口中的血迹,叹了口气道:“你也搞得这么惨……不过,你一定想不到,这幻术是怎么解除的”说着,看向一边的雨灵,而这时,翡月才发现,雨灵的神情不知为何透着一丝怪异。

杜亦羽坐到台阶上:“怎么解除的?”

孟久摇头道:“是雨灵,修罗刀竟然在她手里发出了光,于是,幻术就自动解除了……唉,若非如此,我们俩便活不到现在了。”说着,带着一丝怀疑看向杜亦羽道:“你肯定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吧?”

杜亦羽面色不动道:“我只知道,我们俩都想错了。”

“阿?”

“控制幻术的,可能又是那个凡图。”

“我靠!”孟久吸了口气道:“怎么可能?”

“这次幻术的攻击目标根本不是翡月,所以,不可能是申公豹。而最近和我们捣乱,又有胆子利用天授布下这个局的,便只有那个凡图了吧?”

孟久皱眉道:“为什么是凡图?也有可能就仅仅是天授阿。”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如果是天授,那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杀死我的好机会。”

孟久看了杜亦羽几眼,疑惑道:“你真的不知道修罗刀在雨灵手里为什么会发光?”见杜亦羽摇头,孟久叹了口气,看了眼站在一边发呆的雨灵,低声道:“你觉不觉得,雨灵有点怪?”

“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虽然这次不是申公豹,可那家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找来的。”

“好吧,”孟久回身,看了眼发呆的雨灵,叹道:“雨灵,走吧?”

“好。”雨灵点了点头,飞快的看了眼杜亦羽,却神色颇不自然的低下头,杜亦羽开口道:“走之前,先去找个药箱来吧。”

“好。”雨灵扫了一眼杜亦羽领口内的血迹,眼中升起一丝歉意,连忙去取药箱。

“我跟你去”孟久一把推开楼道门,眼中有着一种跟定了的神情,雨灵看了他一眼,总算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就在孟久和雨灵离开之后,翡月却一拍杜亦羽的肩膀道:“你在隐瞒什么?!”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翡月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能被蒙过去。”

“无聊”杜亦羽皱了皱眉,站起身便要下楼,翡月不紧不慢的道:“你说过,解除幻境的不是孟久,而孟久又说,若非修罗刀发光,他们就活不到现在了,可见,他们不足以与那个控制幻术的人对抗,而你,应该很清楚孟久的实力。所以,你早就想到,他们是靠什么解除的幻术!。”翡月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满意的看到杜亦羽停下了脚步,微微一笑,继续道:“你早知道,雨灵可以让修罗刀发光,知道雨灵为什么可以用修罗刀,却不告诉孟久。”

杜亦羽终于转过了身,目光凌厉的看向翡月,他因这女孩思维的敏锐而吃惊,却还是冷冷道:“这些和你恐怕没有关系吧?”

“很抱歉,我天生就是这样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个性。更何况,雨灵是我的朋友。”

杜亦羽盯着翡月,毫不客气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管得了的,如果你不想伤害他们,最好什么都别说。”

“你放心,我不会随便乱说,可你也要明白,什么叫做伤害,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没有权力对朋友隐瞒真相!无论是什么事情,他们有知情权!”

杜亦羽冷冷一笑,看着推开楼道门进来的孟久和雨灵,带着一丝嘲讽,淡淡道:“你错了,我从来就没有朋友。”

翡月看着杜亦羽,真想跳起来,指着那个男人的鼻子大骂一顿,可终归还是忍住了。她走去将雨灵手里的药箱塞到孟久手里,拉着雨灵抢先往楼下跑去。

孟久看着杜亦羽,苦笑道:“你怎么得罪她了?”

杜亦羽冷哼一声,也不去接孟久递过来的药箱,转身就往楼下走。

孟久苦笑着喃喃道:“怎么跟俩小孩吵架是的,真是不闲累。”



上车之前,就连孟久也忍不住建议杜亦羽先处理伤口了,可令人惊讶的是,那伤口竟然已经结痂,不再流血了。当孟久吃惊的愤愤不平的责问既然好了,干嘛还要雨灵取拿药箱时,杜亦羽便毫不客气的告诉他:“药箱是给你们准备的,我家里没有。”

于是,孟久气得占据了司机的宝座,声称要占据主动权,杜亦羽便只好坐在副驾驶座上指路。雨灵依旧坐到了后座,选择了沉默。翡月也不去打扰她,转而向孟久询问那些她一直听不懂的事情………

“嗯,先去趟我办公室,我得拿点东西。”路过市局,杜亦羽插了一句,却意外的继续道:“申公豹压根就不是人,而是个修**身的妖怪,虽然在昆仑修道,却一直被当作异类。久而久之,自然会变得性格乖僻。对于这样的家伙,是不会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你们放弃那不切实际的想法吧。”

“阿?”孟久掉头,开到市局门口,等门卫认出杜亦羽放他们进去后,才道:“申公豹不是人?谁说的?”

“我说的。”杜亦羽指了指右手边的车位,翡月耸了耸鼻子道:“几千年前的事了,你怎么可能如此肯定阿。”

孟久停车入位,嘀咕了一句:“他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

停好车,孟久看了眼杜亦羽道:“你这样怎么下车?要拿什么,我帮你去拿吧。”

杜亦羽略一沉吟道:“也好,我笔筒里有根银色的钢笔。”

“就要钢笔?”

“对。”

孟久看了杜亦羽一眼,虽然知道他不是那种无聊的人,却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就一根钢笔?你的定情之物?”

杜亦羽把钥匙递给孟久,没好气道:“小心别被人当成小偷!”

翡月一把拿过钥匙道:“我跟你去吧,还没见过法医的办公室呢。”

“别闹了,我能进去是因为经常来找他,好歹有个脸熟,你要跟进去,非被人给轰出来不可。”

翡月撇撇嘴:“怕什么?又不是真的去偷东西!如果被人轰出来,就让杜亦羽自己进去拿贝。”

孟久无奈的下了车,带着翡月往杜亦羽办公室走。相比之下,倒是翡月神态更加自如。孟久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还是小偷心里素质高阿。”

翡月一瞪眼,道:“是谁非要找这个小偷做徒弟?”

“那是两回事阿。”孟久自知说错了话,连忙想要找回来,可迎面来了一个警员,怀疑的看了他们一眼,孟久连忙闭了嘴,翡月反倒提高声音道:“你给杜亦羽打个电话,让他出来接一下我们。这边都不像有停尸房的样子阿。”

迎面那个警员听翡月提到杜亦羽,警惕的神色立刻缓和下来,又看了孟久一眼,似乎觉得有些面熟,便伸手一指道:“法医楼在那边。”

孟久连忙说了声谢谢,苦笑看着翡月道:“你到停尸房干嘛去?”

翡月一笑,突然道:“诶,我问你,送来他们这里的肯定都是被杀的吧?怎么没听说法医大战僵尸的新闻阿?”

孟久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是个尸体就能变僵尸?再说了,就算有了,也不能让你听到消息阿!”

“你别糊弄我阿,到底为什么阿?”

“但凡干这行的,都会请人做些法术的,比如在地基里放些法器,在泥浆里掺入符灰等。而法医这里,只能说干法医的,都是煞气重的人,恶鬼也会怕恶人,一般尸都起不了,除非有那特别生猛的,或者像陈小玲那样背后有人帮忙的。”

“陈小玲?”

“回头给你讲。”孟久说着,把钥匙插入锁孔,打开门,却一下就愣住了,然后,他一把将翡月拉进来,反手关上门,大喝道:“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