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鲁海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鲁海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亦羽的办公室一向放着一张停尸床的,而现在,那张停尸床上却坐着闭目养神的鲁海。

听到孟久的声音,鲁海睁开眼,在翡月脸上飞快的扫过,便看向孟久道:“杜亦羽呢?”

“在外面……”

“哼”鲁海闷哼一声,稳步下地,却意外的走到了翡月的面前,带着一副公子哥的笑意抬起翡月的下颚:“天生的道骨吗?谁的女人?”

翡月一手拨开鲁海的手,不快道:“请你放尊重点。”

“咦”鲁海转身对孟久道:“现在的女人都这样吗?呵呵,不错,有味道。”

“幸好现在的男人不都像你这样!”翡月道:“现在已经不流行你这种腔调了。”

“他娘的,还是我们那会的女人像女人。”

孟久从笔筒里抽出一根钢笔,冷哼道:“我看杜亦羽这办公室真的快成响当当的鬼屋了!”



车里,当孟久和翡月离开后,车里的气氛一下就变得沉默起来。雨灵默默看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突然觉得一切都变得那样的不真实…….自己到底是谁?

修罗刀又因为她的血而发挥了作用,可为什么,当修罗刀亮起来的时候,她会看到那么多根本不属于她的记忆呢?!

不同于以往,这次那些记忆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脑中,只是,却令她感到了越发的混乱!那犹如游走于梦境中的记忆,却令她难过的几乎要哭出来。

那是她吗?那是他吗?……...

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却有着画一样美丽的景色,那是一队婚嫁的队伍,喜气洋洋,直到他们遇到站在路中间的那个人……

平静的画面被满目的血腥所代替,那个人杀死了所有的人,除了她……为什么?!

可下一瞬间,她便被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吓呆了,那些倒地的人,为何都变作了妖怪的尸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婚礼啊?

“小姐,你上错花轿了。”那个人,不那肯定是孟久!虽然那面容一点都不一样,可她就是知道,那是孟久,一身古装,一脸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车窗上,雨灵的倒影露出了一个快乐的笑,但仅仅只是那么一瞬而已,她的目光再次探入那混乱的记忆之海,看到自己回到家中,却被父母赶出……..为什么?只因为她名义上已经出嫁?

“嘿,小姐,跟我一起去抓妖怪吧”

又是那个人,他从那么久远已经开始抓妖怪了吗?

那个害得她无家可归的妖怪,究竟为什么要娶人为妻!怀着一腔愤恨,她跟着他上了那座山,走向了她人生的终点。

“狐狸!”她惊叹的便想过去,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狐狸。

“别过去,那是妖怪”

他阻止,她吃惊,然后,那狐狸摇身变作了人,不错!那真的是狐狸!原来,狐狸真的早就认识她了!可她究竟是什么人呢?

“一起去吧,我也要正去找那个天授算帐!”狐狸说道。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他大叫:“天授?”

“你们不知道?那看来我找错人了。”狐狸转身,却被他抓住尾巴:“现在还有活着的天授?不是都死在血战里了吗?”

“可那个人并没有被杀死!”狐狸目露杀意,看向远处的山巅,喃喃自语:“凶手,并没有受到制裁啊。”

他吃惊,可不知为何,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丝快乐。

当他们好不容易到达山巅,看到的是满地的白骨,有人的,也有妖的。

“可恶”他咬着牙:“喂,杜亦羽!你得了失心疯了吗?!”

她吃惊,这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而就在他的喊声在山谷中回荡时,狐狸突然绷紧了身体,瞪着眼睛看向山的西面。

杜亦羽,一如现在的样子,仿佛一个不死的吸血鬼,在夕阳的余辉中走了上来,目光在三人身上扫过之后,停在了他的身上:“你还没有死啊。”

“是你杀了我父亲吗?!”一旁的狐狸突然出其不意的蹿过去,却被杜亦羽毫不费力的挡了下来:“我怎么知道谁是你父亲?”

她吸了一口气,那冰冷的语气,冷淡的目光……那就是血战之时的杜亦羽吗?

狐狸怒吼着再次扑上,可刚到了半空,竟一个翻身落到地上,龇着牙对着杜亦羽,妖怪的直觉,令它只是接近便感到了他的恐怖。

就在这时,他开口了:“喂,杜亦羽,这些人和妖,是你杀的吗?”

“如果是呢?”杜亦羽冷笑

“那你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她吃惊的看向他,那双清澈的眼睛中没有一丝虚假,他,相信他,为什么?

哼,杜亦羽冷哼,转身走向西面的山壁:“很可惜,这些人我连见都没见过。”

“你们原来是一伙的!哈哈哈哈哈,以为这样说,就能骗过我吗?!”狐狸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生锈的小刀,猛的撕下刀柄上的符纸。

嘶的一声,狐狸的手心冒出一缕青烟和一股难闻的烧焦的味道。

啊!!!!!!!!

狐狸大叫着,向杜亦羽冲去,而她也看到他和杜亦羽脸上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可它太低估杜亦羽,不管它怎么进攻,那柄小刀连杜亦羽的衣角都碰不到,身旁的他突然大喊:“狐狸!再不放手,你会魂飞魄散的!”说着,他竟也扑了上去,而狐狸红着眼,竟转身便往他的身上刺来。

狐狸嘀咕了杜亦羽,而他却嘀咕了狐狸

“不要!”她大叫,想也没想便撞向他。

“喂,女人!”当他的声音响起,她才感到那剧烈的疼痛,狐狸手里的刀正扎在她的心口,直没入柄。

也许是死掉了,也许是太痛苦了,之后的记忆只剩下一片白光,啊,她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在那时叫什么呢…..



“你最好,不要再动修罗刀了。”杜亦羽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她有些混乱的看向前座那个男人的侧面,问道:“为什么?”

杜亦羽转过半个身体,冷冷的看着她,用一种近似冰冷的语气道:“当你记忆恢复之时,就是你失去孟久的时候了。用不用修罗刀你自己决定。”

雨灵一震,止不住打了个冷颤,就在这时,车门砰的一声被打开,孟久那爽朗的声音传了进来:“怎么了雨灵?怎么跟看到鬼是的?”

雨灵愣了几秒,假作镇定,白了孟久一眼道:“你突然开门,吓了我一跳。”

孟久疑惑的又看了看她,这才上了车,将钢笔递给杜亦羽道:“给,不过,我想今晚用不到这笔了。”

雨灵似乎努力的想表现出她的‘正常’,连忙接话道:“为什么?”

孟久指了指车顶道:“因为那个曾经封印了申公豹的那家伙来了。”

“鲁海?!”雨灵

“什么?!”翡月

两个女人同时大叫,还是翡月抢先道:“他就是那个鲁海?”

“对啊。”

“好久不见。”鲁海的身体倒垂着穿过车顶,突然出现在雨灵的面前。而雨灵虽然吓了一跳,却也没怎样,旁边的翡月却低呼一声道:“你不是人?!”

鲁海诧异的看向翡月,以手加额道:“不会吧?你没看出来?完了,完了”鲁海食指点上翡月的脑门,万分可惜的道:“看来是魂魄不纯啊,怎么会呢?”他的目光扫过翡月的脸颊,落在她的耳朵上,突然伸手便抓向她的头发,同时大叫道:“喂,老杜!”

啪!

“看不看的出来不要紧,只要能打到你就够了。”翡月拍开鲁海伸过来的手,完全不理会满车人的惊讶之色。

“我靠!!!”鲁海大叫,一只手带着白光就向翡月的眉心点去,令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你跑来干什么?”杜亦羽回身,抓住鲁海的肩膀,“你的身体找到了?”

鲁海收回手,看向杜亦羽:“你打算帮她?她可是她的后代!”

“这不是很有意思吗?”杜亦羽说着,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扫过翡月的耳骨。

翡月本来确实被鲁海吓了一跳,可被杜亦羽和鲁海这么一说,再也忍不住大叫道:“什么后代?谁的后代?杜亦羽,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神神秘秘的?!”

鲁海倒吊在车顶,看着翡月道:“妖,你是妖的后代啊。”

“什么?”

“骗你玩的,单纯!”鲁海哈哈一笑,退出车顶去了。翡月气得猛捶了下车顶,无济于事之下,愤愤的嘀咕道:“真不敢相信,这样的人也能封印妖怪?”

“老子可是天授画尸人啊!”鲁海突然又钻进来,道:“而且是数一数二的厉害!”

“既然如此,申公豹就交给你了。”杜亦羽道。

“没问题,香炉呢?”

“没有。”杜亦羽道。

“什么?”

“被人拿走了。”杜亦羽又道,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口气。

“拿走了?!”鲁海一急,整个人都跑了下来,挤在翡月和雨灵中间,大叫道:“被谁拿走了?”

“八成是你的好徒弟贝”孟久在红灯前停下,转过身道:“人家也算是继承师父的遗产了。”

“他娘的!”鲁海道:“到底怎么回事?”

“应该问你吧?你徒弟怎么总是跟我们没完没了?”杜亦羽淡淡的说

鲁海哼道:“兔崽子找死!”

杜亦羽一笑:“就凭现在的你?哼,他可是身有饕餮之力啊。”

“操……..”

在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后,孟久把车停在一幢二层别墅之前,看着周围郁郁葱葱的青山,实在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老兄,别告诉我你每天都开车回来住。”

杜亦羽关上车门,“不会,平时我都住办公室。”

“我倒!”孟久摇头道:“有钱在这里买别墅住办公室,为什么不在城里买房……”话没说完,孟久已然看着周围那些探头探脑的灵魂点头道:“是啊,你也只能在这里买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