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乱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乱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别墅买的时候就已经是精装修了,而杜亦羽却还是大费周章的在四周‘装修’了一番,于是,这别墅外面的园林便成了迷宫,相当简单的一种…….

按杜亦羽的话讲:“我只是讨厌被人随意打扰,但却也不想让人感到我太过特殊。”

三层别墅,一层是公共大厅,二层是餐厅和书房,三层是卧室,而看完别墅的几个人都从心底发出了这样一个声音:这也太普通了吧?!

“哼,你想要看到什么?”

当翡月大叫着众人心中的控诉(这也太普通了吧?!),杜亦羽已经倒了杯伏特加,配好了雪碧,站在吧台之后,冷冷的看着首先参观完,回到大厅的翡月。

“至少,也该有个道场,或者停尸间?”翡月说着,又咦了两声,走到吧台前,夸张的道:“伏特加?不对啊,你应该喝绿茶,喝黄酒啊!”

“哼!”

“哎呀,别告诉我那是卡拉ok…….太不符合你的形象了!”

这次杜亦羽连哼都懒得哼了,干脆拿着酒转身走向别墅中心的一个露天小院,留下翡月耸了耸鼻子,好奇的去研究他挂在墙上的那副迷宫图――这种东西一定要搞定,不然以后就很难偷偷混进这里了!?

“为什么要对鲁海有所隐瞒?”孟久是第二个下来的,他略微指点了翡月几句,顺手拿了一瓶啤酒也来到小院,坐在杜亦羽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草地间零星的灯光装饰,不无好奇道:“翡月,又是谁的后代?”

杜亦羽不说话,只是一口一口喝着手里的酒,就在孟久以为杜亦羽不会回答他的时候,杜亦羽却带着一丝酒意,冷冷道:“如果让他知道我能力尽失,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的。”

“什么?!”孟久吓了一跳,看向那个仿佛在说别人的事的男人。

杜亦羽笑,还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有什么奇怪的吗?到现在为止,有哪个天授不想杀我吗?只可惜,血战之时他们没有办到,不然,今天你看到的就不是这样的我了!”

“啊!”孟久突然大叫,指着杜亦羽道:“我早就怀疑了。”

“怀疑什么?”

“血战是什么时候?”

“许久许久以前了。”

“以我所知,人类的寿命最多不过百年,而样子也不可能永远保持一个样,就算是天授,也一样!”

杜亦羽不说话了,孟久是很精明的,从鲁海到洛宾,他们所说的话里多少都透露了一些他的事情,而孟久,敏锐的感觉到了!

孟久突然低吼一声,一拍杜亦羽的肩膀道:“老实交待吧。”

“什么?”

“如果我没弄错,公司那场幻术的真正目标是雨灵!”孟久不让杜亦羽说话,继续道:“我心里清楚的很!不能用修罗刀的我,是绝对无法与凡图对抗的。所以,支开你后,他根本不必花那么多时间来杀我。他是在逼……”孟久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吸了口气道:“他将我们逼入绝境,就是想逼雨灵启动修罗刀的力量!就好像,上次在那林子里,逼雨灵恢复记忆一样!”

孟久猛地看向杜亦羽,一脸疑惑道:“可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在意雨灵?这感觉,他似乎很了解雨灵,而且在期待着什么……..杜亦羽!你一定也知道,对不对?!”

杜亦羽叹了口气喃喃道:“有工夫瞎琢磨,倒不如想办法把修罗刀的使用权收回来!”

孟久的瞳孔瞬间收缩,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十分艰难的道:“我会的,可最近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严重了。雨灵她,到底……..”孟久看了杜亦羽一眼,知道如果那个男人不想说,他再怎么问也问不出来,只得无奈的一笑道: “尤其是你,你肯定知道什么,可却不说!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哼!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必须保护她!”

杜亦羽讥讽的一笑,那冰冷的眼神令孟久不由打了个寒战:“你错了。她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你说什么?!”孟久一愣,突然愤怒的站起,对着杜亦羽道:“你是不是在介意我和她?如果你…….”

杜亦羽突然站起身,打断激动的孟久道:“你就不能不再钻这个牛角尖吗??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我是一个将近800年都没死的活死人了,怎么可能看上这么一个小女孩?!”

“你混蛋!”孟久大叫着,一拳就向杜亦羽打去。

杜亦羽冷哼,躲过孟久的拳头,毫不客气的打在孟久下巴上:“想清楚你在生谁的气再发火!?”走到玻璃门前,顿了顿身形道:“再给你一条忠告,再也别让她使用修罗刀,摸都别让她摸!”

“回来!你给我说清楚!倒底是怎么回事!我的修罗刀不能用,也和雨灵是有关系的吧?!你和狐狸到底在隐瞒什么?!”孟久大叫,杜亦羽收回推门的手,却没有转身,只是道:“即使要失去她,你也要听吗?”

“什么?”孟久一愣,杜亦羽看着玻璃里正往楼下走的雨灵道:“一旦你知道了这个秘密,你就100%会失去她。等你考虑好了再来找我吧。”说完,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对刚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雨灵笑道:“来杯酒吗?”

“好。”雨灵的精神似乎好多了。

杜亦羽微微有些愣神,这个女人,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变得越来越坚强了―――而这种变化……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孟久呢?”喝了两口葡萄酒,她问。

“在院子里呢。”杜亦羽送走雨灵,看到翡月把那张图从墙上摘下来,铺在地上,拿了根铅笔,不知在画什么,忍不住道:“你在干嘛?”

翡月抬头,一脸兴奋道:“这阵法真的很有趣,妙就妙在它是通过一系列环境的布置,引导人走向某些个看似像是出阵的方向,让对方陷入阵内的环形路线,连续不断的受到心理打击,使人逐渐丧失体力与希望,便真的困于阵中了。唉,如果不是我看到这张平面图,恐怕也会被困在其中的。”

杜亦羽看着翡月那种如痴如醉的样子,不觉一笑,曼声吟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我这八卦阵虽是最普通的布置,可以说基本所有学道之人都要学的一个阵,可八卦阵的变换奥妙无穷,所有复杂阵法的变化都是以此为基础,再结合奇门遁甲,足可以布下死阵。”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翡月突然笑着跳起来,激动之中毫无顾忌的抱住杜亦羽的脖子道:“我父亲曾经说过,当时我还不以为意,没想到竟这样奥妙无穷。”

杜亦羽皱眉,生硬的把翡月的胳膊拉下。

翡月歪着头,笑对杜亦羽:“怎么?不习惯有人和你太过接近吗?”

杜亦羽冷笑:“我的身边只有死亡,和我太过接近,对你没有好处!”

翡月噗哧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看着杜亦羽道:“你真是……好,我决定了!”

“什么?”

“我决定从今以后,好好让你体会什么叫做美国人的开放。”

“哼!”杜亦羽冷哼转身,可还没走出一步,翡月突然道:“我是妖的后代吗?”

“不是,”杜亦羽认真道:“不过,你是妖女的后代。”

“去死!”翡月气愤的砍出手里的铅笔。

杜亦羽哈哈哈笑着,转身走向左侧的休息室,今天的酒似乎喝得有些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