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乱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乱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雨灵推开玻璃门,走出小院,柔声道:“想什么呢?脸色这么不好?”

孟久看着雨灵,突然跳起来,一把将她按在墙上,剧烈的喘息着。

“该死!”可他终究没有吻下去,暗骂一声,放开同样剧烈喘息的雨灵。

雨灵带着一丝失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坐到在草坪上看天的孟久身边道:“我的事,杜亦羽和你说什么了?”

“没有。”

“我这样古怪,你是不是害怕了?”

“你不要瞎想好不好?”

“我没有瞎想,而是我已经想清楚了。”

孟久皱眉,看向雨灵,突然发现她又有些变了,那种内在的温和与处变不惊,是以前的宋肖,乃至雨灵所不拥有的。

“你…….”孟久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唉,说实话,我很怕,当我身上出现越来越古怪的事情后,我实在是怕得要命!那种恐惧深入骨髓,令我不寒而栗,一天都不能安心。”雨灵拿下孟久手里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却突然一笑道:“可是看到鲁海,洗了个澡,我却突然想开了。不论我身上究竟有了什么问题,却还是幸运的,因为我还有一个可以爱你的身体。无论今后会怎样,起码现在我能和你在一起,并且我知道你也爱我,我已经比许多人都幸福多了。孟久,”雨灵捂住孟久的嘴,以一种一场坚定却十分温柔的口吻道:“人不能因为怕失去,而拒绝拥有,不是吗?”

孟久完全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雨灵,不知过了多久…….孟久长出一口气:“你比我强多了。”

雨灵一笑,还没说话,头顶上便是一道风吹下来,鲁海自天井飞落下来,伴随着衣襟猎风的声音(这个声音纯属鲁海爱好,却搞得翡月奇怪好久,灵魂的衣服怎么还带声音?),大声的抱怨着:“啊!!终于布置完了。该死的杜亦羽,竟然一点都不帮忙!”

“你徒弟惹出来的事情,当然要你来善后了。”孟久气他打断两人间的气氛,毫不客气的说道。

鲁海瞳孔一凝,冷笑道:“小子,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也敢这样跟你鲁大爷说话?”

孟久冷哼一声,毫不退让:“别忘了,我是修罗刀的持有者!”他可不是吓大的。

鲁海那书生般的面容 突然身体周围突然泛起蓝光,眼看就要打起来,院门被翡月一把推开:“快来,快来,看我找到什么了!”

雨灵连忙借势一拉孟久道:“走,看看去!”

事实证明,鲁海的好奇心比好斗心要强,孟久和雨灵一走,他二话不说就跟了进去,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个灵魂,像个人一样挤到三人中间,探着头往里看。

“啊!”鲁海突然叫道:“这家伙!竟然还保留着这个!”

“是什么?”翡月指着那个银钗,虽然因时间久远而略有发黑,可做工雕琢却十分的精细,而且似乎是出自手工制作:“嗯,这东西肯定有年头了。”

哈哈哈哈哈,鲁海突然大笑起来,连一点怒色都找不到了。

“这个…….不会是什么定情的信物吧?”面对鲁海那样,孟久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鲁海神色诡异的一笑,点头道:“是地,是地。说起来,他还真够忠情的,这么多年,还保留着这东西吗?哈哈哈哈”

翡月目光闪动,像是自言自语的大声问道:“他看上的,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鲁海上下看了看翡月道:“你问这干嘛?看上他了?我劝你及早放弃吧,跟上他的女人没有有好下场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翡月微微抬头,眼光平稳,即没有被说中心事的恼怒,也没有不屑一顾的轻蔑,只是十分认真的,凌厉的看着鲁海,重复了一遍那句话:“我只是想知道,他看上的,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鲁海略有惊异的看着翡月,挑眉道:“他看上的,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善解人意,非常温柔,非常听话,又非常……勇敢的女孩。”

翡月愣了愣,眨了眨眼,才耸肩道:“那,后来呢?”

“没有后来。”

“啊?”

鲁海微微冷笑:“后来,后来那女人就被他杀死了。”

翡月一愣,雨灵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低声惊呼道:“那女孩,是不是变成了一个怪物?”

鲁海猛地抬头,看向雨灵,一字字道:“是被变成了一个怪物,残忍的,不可复原的……”

“所以,他不得不杀了她?”雨灵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看,下意识的低声自语:“难怪,他……..”

孟久皱眉看着雨灵,而鲁海的瞳孔突然收缩,沉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还有工夫在这聊天?没了那炉子,你还能对付申公豹吗?”杜亦羽靠在休息室的门口,眼神冰冷得没有丝毫的温度。

鲁海挑衅的看向杜亦羽:“怎么,怕我揭你老底?”

“哼,随便。”杜亦羽说完便转身向楼梯走去。

鲁海冷哼了哼,招呼孟久道:“来来,小子,把厅里东西都搬到边上去,这块地老子占了!太小看人了,哼哼,没那破炉子难道老子就抓不了申公豹了?!”

“你不会自己搬?”孟久担心的看向雨灵。

鲁海很是耍赖的用手拍到茶几上,却直接自茶几穿了过去:“老子是魂,怎么搬?”

孟久看着鲁海着着实实的坐在沙发上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既然是魂,怎么不从沙发上漏下去!

倒是雨灵,率先搬起一张椅子道:“别较劲了,你不应该帮帮翡月吗?”

孟久一愣,摇头苦笑道:“你倒会劝人……得,为了俺徒弟!搬。”

翡月听了,突然很西方的亲了孟久脸颊一下,随手抓起茶几上那个发钗往楼上跑去。

“诶?”孟久一愣,摸着脸,下意识的就想去喊翡月――这丫头疯了,拿着那发钗去找杜亦羽想干嘛?杜亦羽可不是那种可以被人安慰的人!可雨灵却拉住孟久的手,摇了摇头,孟久皱了皱眉,这才叹了口气,苦命的去搬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