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脱骨化虫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脱骨化虫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翡月推开二楼书房虚掩的门,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屋子里怎么这么冷?

借着窗外洒进的月光,翡月隐约看到杜亦羽整个人都陷入在暗处的沙发中,令人感到说不出的疲惫与颓废。她咬了咬嘴唇,走前两步道:“她能死在你手里,总比死在别人手里幸福,你不必如此痛恨自己的。”

杜亦羽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历,声音有些嘶哑:“如果你觉得这是幸福,我也可以让你体验一回。”说着,缓缓站起,走到翡月身前,抬起她的下巴,冷冷道:“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幻术,便可以让你体会那种‘幸福’,想要吗?”

翡月倒吸一口凉气,吓得倒退一步,却并没有逃走。她紧紧攥着那根发钗,盯着杜亦羽被月光映得有些冷的瞳孔,深吸一口气,毫不示弱道:“好啊!你不要仗着自己有些悲惨遭遇,就可以作出一副冷酷孤独的样子!有什么了不起?这世上每天都有无数人在生死线上挣扎,有着无数人在忍受着生活的痛苦,不是只有你最惨!”

杜亦羽看着翡月,目中神情变了又变,突然冷哼一声:“你明知我现在能力尽失,才敢这样说的吧?”

翡月一愣,随即眼中升起一丝怒色,将手里的发钗扔在床上,冷笑道:“若是换了别人,面对你那张要杀人是的臭脸,你让她说一个试试?!”说完,竟十分干脆的转身离开。

杜亦羽被翡月说得一愣,看着闪身出去的那个女人,他的嘴角竟不知不觉的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女人,有些意思…..



翡月气愤之下,砰的将门在身后撞上,见过不讲理的,却没见过这样油盐不进的!看他方才的样子,自己能完整的走出那个房间,实在可以算是奇迹了!

哼!

翡月在肚子里闷哼一声,正准备下楼去找些凉水降降心火,可一抬头却陡然愣住了:这楼道,方才是这样黑的吗?

就在这时,前面一个女子的身影自转弯处闪过,翡月从心里打了个激灵,那好像….不是雨灵吧?

Shit!

翡月暗骂一声,回头看了看楼道得另外一边,咽了口吐沫,突然推开杜亦羽得房门转身遛进去。

“我又回……来了……”一句话没说完,翡月整个人都因眼前得景象僵住了,心里从脚心凉到头顶,门里,还是楼道……

翡月大惊之下,连忙回身拉开门――一摸一样的楼道……

她慌乱的站在门下,看着两面一摸一样的楼道,真恨不得自己昏倒当场还好些!

又是幻觉吗?……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幻境?脑子里闪过杜亦羽方才的威胁,她不觉皱了皱眉――不就是骂了他两句吗?不至于这样认真吧?

就在这时,原先的楼道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毫不留情的划破这空间的寂静。

翡月深吸一口气,脸色变得煞白,禁不住倒退几步,跨入本应是房间的这边,砰的一声,撞在不知从哪变出来的楼道墙上,与此同时,一切却又归于寂静。

她急促喘了几口气,心里却已经把杜亦羽从头骂到脚!这个男人,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

怎么办?怎么办?

翡月急促的在脑子里问着自己,回忆着所有关于幻境的知识,却是一点要领也找不到!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叫声自原本的楼道中响起,那声音尖锐而凄厉,似是离门口近了些。

翡月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心如擂鼓般跳着。

上一声历叫刚刚落下,紧接着便又是一声惨叫,这次却是又近了些!

翡月被那叫声弄得心惊肉跳,砰的一声,把那门给关上了!不管那是什么,她都不想看到!

可是……眼下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咬了咬下唇,翡月忍不住轻声叫道:“杜亦羽?……”

没有回应,她不死心的又叫了一声:“杜亦羽?……”

还是没有回应,翡月急得跺了跺脚,突然闭了一口气,抬手对着眼前的空气用力一指――什么变化也没有……翡月负气的放下手,不是说我有天生的道骨吗?怎么关键的时候一点用不管呢!

就在这时,眼前的门突然吱的一声,开了一条缝。



翡月一惊,一动不动的盯着那扇门,脑子里便有些发蒙,紧张得五脏六腑都缩到一块去了。

咯 咯 咯 咯

那扇门被缓慢的推开,那门轴发出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刺激着翡月紧张的神经。

“不要进来!”翡月再也忍受不了了,低叫一声,便往下楼的楼梯跑去,但只下了一个台阶,她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这边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她跑下楼去也不可能有任何帮助,反而可能深陷险境!

当她意识到这点,立刻停下脚步,回过头,整个人就傻了!

明明只下了一节台阶,可为何身后的台阶却多得看不到头?

眼见楼梯两端都隐入一片漆黑之中,她懊悔攥紧拳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走,抑或不走?往哪边走?

翡月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些问题,她便惊惧的发现,那两边的黑暗正迅速的向她所在之处移来!

就在她焦急又犹豫的时候,那个女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下方,自楼梯左面的黑暗中穿出,又走入楼梯右面的黑暗。这令翡月感到那里似乎有一条走廊。

她咬了咬牙,事到临头,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冒险对于她来说,早已成为习惯,便是明知有危险,也有胆量探查一番,更何况她心中对杜亦羽做得这样决绝痛恨不已,怎么也不能让他看轻了。

主意一定,她便快走几步踏下那楼梯,果然双脚一顿,站在了一条狭长昏暗的走廊上。 那走廊两面隐入暗中,不知通向何处,两边房间俱是房门紧闭,令人感到说不出的压抑和紧张。

翡月伸手到最近的房门,咔嚓一声,果然上了锁无法打开。虽然这种锁难不倒她,可打不开正好,她实在是不大有勇气推开这些门……

深吸一口气,她前后看了看,两面都是一样的光景,正不知该往哪边走好,那个女人的身影再次闪现于走廊远端,似是进了一个房间。

翡月心里虽然打了个突,却是立即便追了上去,即便是陷阱也比茫然无措,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的好。

真鬼都见到了,难道还怕这幻境中的假鬼?!

翡月站在那女人闪进的房间前,轻吐一口气,按下了房间的门把,轻轻往里一推……







啊!!!!!!!!!!!!!!!!!!

一个女子的惨呼骤然响起,自那半开的门缝中挤出,如狰狞的魔鬼扑向翡月,令她心里一颤,猛的松开握住门把的手,心里狂跳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小妞,怎么样啊?”

里面突然便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同时,一股股恶臭和热浪自门缝溢出,害得翡月差点便吐了出来。这情景实在有些诡异,翡月也顾不得多想,随手推开了门,然后,便愣在了那里――门扉之后,竟是一个山洞,而洞中的情景便如到了地狱一般,即便是翡月,也惊得脸色煞白,浑身冒汗。

一个人形的身子被铁链悬挂在洞中,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肌肤,身上不断往外留着汩汩的血液,一滴不剩的都流入放在其身下的一口大缸里。而就在那人的周围,盘膝坐着三个十几岁的少年,结着古怪的手印,闭目不动,只是嘴里不断的涌出低沉而令人心慌的念诵声,对于眼前的惨境竟是无动于衷。更令人心惊的是,即便这样,那个人也未死,一双绝望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推门而入的她,眼中满是痛苦,自喉咙间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听那声音,这无皮的人竟然是个女子!

翡月看得心惊,只觉得全身的血全都冲向头顶。

她大叫一声,冲上前去,顺手抄起旁边缸上的一个大铁钩便往那人咽喉捅去――死,对于这个人来说,便是最好的救赎了。可她还没到那人的近前,突然自背后伸来一双手,利索不容她反抗的夺钩、锁腕、扭手,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她的双手按压在身后,令她动弹不得!

翡月挣了几挣,没有挣动,不禁大惊叫道:“放开我!”

“哼哼,哪来的女人,出手够狠的啊”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一股浓重的自负:“你撞破我的法事,还想活着离开吗?”

翡月倒吸一口凉气,还未说话,身后那人一用力,便将她拉到山壁前。

狠吗?翡月奇怪在这种情形下,她竟还有心里去考虑这种问题…….也许吧,她确实比一般女人要狠,那只因为她知道有时候善良是毫无用处的!这也许是她和杜亦羽最相似的地方吧。

“放开我!”翡月此刻也顾不得这里是不是幻境了,没了命是的挣扎,可那人显然功夫比她厉害得多,竟没用几下,便将她捆在了山壁垂下的铁链上。

那人捆好翡月,这才走到她的面前,看那打扮,却是一个儒生的打扮,只是那双眼中透着邪恶与狡诈。

“放开我!”翡月心里真是慌了,只觉那人的目光如一条毒蛇般爬遍她全身,让她说不出的恶心,再加上那中间的惨状,翡月今日总算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了!

那人上下打量了翡月一阵,突然冷冷一笑道:“你是什么人?受谁指使而来?”

“你先放了我再说!”翡月心里暗自着急,虽然她记得破解幻境的办法就是寻找破绽,可她却不知该如何去寻找,心里着急,便更是有些慌了。

哼,那人冷哼,竟不再追问,用手掐着她的下巴,狞笑道:“算了,正好缺少一个祭品,在那杜亦羽来之前,你便先试试我这法术的厉害吧。”

翡月本来心里便乱得可以,听这人一说,只觉心脏一阵抽紧,脑子里却更乱了!

在杜亦羽来之前?!翡月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这幻境果然是杜亦羽做的好事!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