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活葬
章节列表
第三章活葬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雨灵恰好在走廊倒水,看到牛掌权独自离开的背影,想了想,便推开孟久办公室的门:“为什么拒绝?那个人似乎很需要你的帮助。”

孟久无意义的挥了挥手:“是个天授……”

“什么?”

孟久苦笑:“他碰到的死人复活,以及他村子里活葬的习俗,都是以前天授的拿手好戏。而他中的术,也绝对和天授脱不了干系。杜亦羽现在这样,我怎么能拉他去冒险呢!”

雨灵一惊,看向孟久:“你确定?”

“我确定。”

“是嘛……可是……”

“什么?”

“我总觉得,我们和天授之间似乎有着摆脱不掉的干系,怎么凡是牵涉天授的事,都这么凑巧的让我们知道,彷佛都是命中注定一般?恐怕,即使我们不去招惹,恐怕也躲不过去.”

“靠!别说的这么玄乎吧。”

雨灵耸耸肩:“我是无所谓,可不帮他,你真的不会后悔?”

“我为什么后悔?他是我很好的朋友嘛?”

“别逞强了,你连死人都会帮,何况是个活人。如果眼睁睁的将其拒之门外,事后,你一定会觉得他的死是你的责任的。”

孟久轻吐一口气,看向雨灵:“我没逞强,好了,我得出去一趟,一个同行的事,说是他那有两个尸体有些古怪,让我过去帮忙处理一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好,慢点开车。”

“放心吧。”孟久披上大衣,摸了摸雨灵的头,他喜欢这种像是夫妻、情人之间才有的对话了,简单却温馨。



公司是5:30下班,而孟久一向没有叫职员加班的习惯,所以,不到6:00,公司里就空了下来。雨灵刚锁上办公室的门,便听到身后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刚刚诧异的转过头,便被紧紧的抱住,她一惊,还没反映过来,便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有僵尸!”

“翡月?!”雨灵认出这个声音,吃惊的叫了一声,可迅速紧张道:“什么僵尸?”

翡月一下躲到雨灵背后,指着大门外的走廊道:“我一进来他就站在那了!”

雨灵一愣,往外一看,愣了愣,那不是牛掌权吗?她不由又是惊讶又是好笑道:“那是人!”

翡月啊了一声,又眯着眼瞅了瞅,瞥瞥嘴道:“可你看他的那样子,比僵尸还像僵尸。”

雨灵赶紧捂住翡月的嘴,看了看那个低着头一动不动,脸色惨白,神情呆滞的牛掌权,也确实有十分诡异的感觉,心里也不由有些打鼓,悄声道:“小声点,我们走吧。你什么时候回来了的?以为你直接回美国了。”

“我刚回来”经过牛章权身边,翡月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悄声道:“我最近一直做噩梦,老是梦到女人从地里走出来,实在受不了了。我师傅呢?”

“你说什么?!”随着一声怪叫,一只粗糙的手猛然抓住翡月的手腕。翡月一惊转过头,更加惊异的看到牛章权紧张到扭曲的面容。

牛章权面上的神情实在太可怕,太激烈了,以至于翡月和雨灵一时竟只是心惊肉跳的看着那个男人,而忘记反抗或躲避。

不知过了多久,翡月终于反应过来,才感到手腕被攥得生疼。

翡月大喝一声“放手!”得同时,一手切在牛章权得手腕上。

牛章权痛叫一声松开手,雨灵也连忙急声道:“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牛章权握着手腕,似乎清醒了些,用手摸了一把脸,眼珠子飞快得转动着,却依旧喘着粗气急切道:“你也看到了,对不对!?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

“**的女人,不,是女尸,从土里复活!”

翡月和雨灵看着牛章权得样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个男人得样子比什么女尸复活还要来得恐惧得多!只是雨灵仅仅在心里这样想着,翡月却说了出来:“我看你比鬼还恐怖!好歹也是个男人,不至于这样吧?”

雨灵看了翡月一眼,只是苦笑,这丫头这张嘴啊……

牛章权被这么一骂,再也压不住心里那股子狠气,大骂一声:“你他娘懂个屁!”,伸手便向翡月脸上聒去。

翡月连看都懒得看,伸手一抓,一拉再一扭,就将牛章权的手臂扭到背后,然后一推,令那个男人失去平衡,向前扑两步,撞在墙上。她冷哼一声:“你连个屁也不懂!”

“我杀了你!”牛章权跳转过身,大吼着,却也一时不敢胡乱动手,只是鼓着眼睛怒视翡月。

“好了好了,怎么没两句话就到了要杀人的地步了?!”雨灵无奈的走到两人中间,却是面向牛章权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孟久出去了,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

牛章权捂着头蹲了下去,痛苦的吼道:“我还能去哪?他不肯救我,我没活路了!”

翡月上下打量着牛章权,突然道:“你刚才问我看到了什么?死人从土里走出来?”

牛章权的身体非常明显的抖动了一下,自胸腔里发出一声呻吟。翡月吸了一口气,看着牛章权蜷缩的身体,缓缓道:“我也要找孟久,唉,八成我们遇到的是一个问题,所以,你要是没救了,我估计也好不了,喂!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倒霉!坚强一点!”

牛章权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翡月:“孟,孟总他会帮我?”

翡月冷哼一声:“他不帮,难道你就活不下去了?!”

牛章权毫无意义的呻吟一声,雨灵叹了口气,对翡月道:“孟久拒绝,是有原因的,也和杜…..他现在的状况有关。”

牛章权皱眉道:“嗨,嗨,别说我听不明白的话!”

翡月瞪了牛章权一眼:“怎么说你也不会明白的!”说完,便拉着雨灵往外走:“不管什么原因,他徒弟的事,必须管!”

牛章权忍住气道:“喂,去哪?”

“去找孟久!”

牛章权一愣,闷闷的哼了一声,却很明显的松了一大口气,似乎是……有救了呢!



“你好,孟久在这里吗?”雨灵拿出名片,递给大厦的保安经理。

保安经理神情冷漠的看了看名片,只回了一个字:“在。”

雨灵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能带我们去见他吗?”

“电话。”

“什么?”

“打他手机。” 保安经理冷冷的说完,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那扇铁门。

雨灵一愣,看向翡月,翡月忍不住笑道:“你看我干嘛?不会想偷着进去吧?”

雨灵笑了一下:“不然怎么办?”

“打手机啊!”翡月也感到有些疑惑:“别告诉我他没手机!”

雨灵叹了口气:“没办法,孟久做法事的时候是从不带手机的。”

“为什么?”

雨灵看着翡月,无奈的苦笑“他说那东西的信号会干扰灵魂发出的电波……”

翡月一愣,苦笑:“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我们总不能为了找人,就偷偷遛进去吧?”

“是啊,我也没有你的本事,被人抓到就太丢脸了。”雨灵苦笑。

牛章权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三人沉默了一会,翡月笑着一拍雨灵的肩膀:“来的时候,路上似乎有几个酒吧,给他发个短信,告诉他我们在那里等他。”

“好吧。”雨灵无奈的点了点头,又对牛章权道:“别担心,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