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色鬼/女尸/小偷
章节列表
第四章色鬼/女尸/小偷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酒吧的装修很现代,到处都闪着金属的色泽,吧台右侧僻出一块地方,有乐队在演奏着摇滚,而主唱却是一边癫狂的唱着听不明白的歌词,一边和几个常客开着无聊的玩笑。

三人拣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下,要了酒,随意的聊着。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环境的嘈杂,牛章权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轻松的将自己的故事讲下来。

酒喝光了再要,过了午夜,酒吧里便渐渐安静下来,音乐也换成了悠闲的小曲,就连雨灵脸上也有了红晕,挑挑拣拣的说了许多以前的事情,最后在翡月的怂恿下,竟真的走上那乐台,唱了一首乡间小调。

啊,好怀念的感觉!

虽然那段日子过得并不愉快,可却意外的印象深刻。看着台下忽明忽暗的灯光,雨灵突然感到有些恍惚,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她和孟久之间究竟有着什么?到现在,孟久态度暖味,不清不楚,而她竟然也不去问个明白……果然,她的性格又变了,在接触到修罗刀后,她也不再是雨灵了…….

为什么连性格都会变来变去?现在的她,还是不是原来的她?今后的她又是否还能是现在的她?

啊,头隐约有些疼痛起来,她不断的回避着这个问题,可是,每当想起孟久的时候,这个问题便像带着惯力的铁球当头砸下,令她感到要被揉碎般的痛苦!如果她会变得不再是她了,那么是不是也会失去现在的一切?包括孟久?…….

不安的感觉瞬间爬满全身,修罗刀似乎是她和孟久之间最实在的联系,可为什么杜亦羽不让她再接触那刀?

“你真厉害啊!看不出来,完全看不出来!”翡月打量着雨灵。

“发泄一下情绪罢了,那边”雨灵向着吧台的方向指了指。

顺着雨灵手指的方向看去,翡月猛地瞪大眼睛,低呼道:“鲁海?!”

“谁?”牛章权看过去,正好看到一个俊俏得像明星的男人,正倚在吧台前,和几个女人不知聊着什么。

翡月疑惑的道:“他,他也能喝酒?而且他…….”

雨灵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刚看到也吓了一跳呢。”

“他找女人有什么用?男人…….”翡月嘀咕着,有意无意的看向牛章权,却吓了一大跳,连忙一捅雨灵,压低声音道:“他有点不大对劲啊!”

雨灵转过头,惊讶的看到牛章权满脸的惊恐,呆滞游离的目光,以及满身的大汗,她倒吸一口凉气还没说话,身侧却响起一个声音:“他陷进幻觉了。”

“什么?!”雨灵一惊,回头看向鲁海。

“娘的,哪个孙子干的,破坏老子的好心情。”说着随手弹了一个响指,牛章权就好像溺水被救的人一样,陡然深吸一口气,双眼的瞳孔陡然收缩,渐渐聚焦在鲁海不高兴的脸上。然后,他低吼一声,惨白着一张脸抓向雨灵,大叫道:“救我!”

“怎么回事?”鲁海拍开牛章权要去拉雨灵的手,拉过一张椅子挤在雨灵旁边,瞪着牛章权道:“你是什么人?”

牛章权愣了愣,忍住气道:“你是他娘的什么人?!”

鲁海冷冷一笑,微微往前探了探身,用那张俊秀的面孔说着冷酷得近似粗鲁的话:“我他娘的不是人!什么人也不是!”

牛章权也不知道为什么,竟对眼前这个俊俏的男人感到恐惧。可他刚刚咽了口吐沫,还没说什么,鲁海却突然皱了皱眉,转头向雨灵道:“丫头,这家伙怎么回事?身上的气怎么这么污七八糟的?”

雨灵还没说话,鲁海又是一拍桌子,瞪着翡月道:“还有你!”

翡月一愣:“什么?”

“还不到半个月!怎么又招上那种东西?!”说着,说着,便站起来道:“快去找孟久吧,身上全是死人味,连狐狸骚都闻不到了。”

“你说谁狐狸……骚……”翡月又气又急的跺了跺脚,却忍不住偷偷闻了闻腋下,她从来没有狐臭啊……

鲁海又嘀咕了一句:“该死的狐狸,竟会给人添麻烦!”

雨灵疑惑的看着鲁海道:“你知道什么?”

鲁海摆摆手笑道:“老子就知道这里的女人又漂亮,又大胆!~~”说着,竟真的要走开,可突然又顿住脚步道:“对了,修罗刀在谁身上?”

“孟久,怎么了?”雨灵疑惑,鲁海目光闪了闪,笑道:“虽然小姑娘不该玩那么危险的凶器,可如果逼到那份上了,再使上一两次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什么?”雨灵一愣,刚要再问,鲁海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身搂住一个迎上来的女人,往吧台走去。

雨灵还在苦笑,翡月却突然道:“不等了!”

“什么?”

“我们找孟久去!”

雨灵一愣:“啊?……”

翡月绞邪的一笑道:“忘记我是什么人了?有我在,就没有进不去的地方!”

雨灵白了翡月一眼道:“刚才在门口,你怎么不同意?”

“此一时,彼一时!”翡月嘿嘿一笑道:“听人劝,吃饱饭。”

“啊?”雨灵皱眉看着翡月,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弄不懂这个女人了。

“快走,快走!”翡月竟似一分钟也不想等,伸手抓住雨灵的手。

雨灵一愣,翡月的那只手里满是冷汗,她心中疑惑万分,却已经被翡月抓着往外走去,牛章权更是忙不迭的跟了出来。

三人一走出酒吧,雨灵立刻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翡月松开雨灵的手,一身的冷汗让凉风一吹,禁不住打了个机灵,脸色有些难看道:“刚才鲁海搂住的那个女人…….”

“怎么了?”

“我在梦里看到过。”

“啊?”

翡月看向雨灵,苦笑着道:“在我的梦里,那女人是从土里走出来的一具尸体。”

雨灵和牛章权同时倒吸一口凉气,雨灵更是立即道:“我们该快些告诉鲁海!”

翡月摇头:“他是什么人?还用我们担心?”

“是啊…..”

“哼,色鬼泡女尸…….这是什么世界啊!!”翡月嘀咕着,又吐出口气,对雨灵道:“如果那女人真的有问题,鲁海不可能看不出来。他不是让我们赶紧去找孟久吗?话里话外都古古怪怪的,在这种不明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听他的话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