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少了一个
章节列表
第五章少了一个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就在三人往孟久那去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一间门面古朴怪异的店铺前。杜亦羽点燃一根烟,看着那店铺古怪的装潢,皱了皱眉,显得很是不愿进去的样子。

‘狐乡古道’小店的名字以隶书书写,挂在门楣之上,两边贴着不伦不类的对联:

神仙精怪皆可 人尸妖鬼都行

算命风水也可 抓鬼镇尸也行

横批:科学助阵

看着这样的文字,就连杜亦羽都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什么狗屁玩意!

走近店门,是一条灯光昏暗的走廊,两旁墙上乱七八糟的画着神情各异,性格迥然的妖魔鬼怪。有面目狰狞的美女,也有神态安静的恶魔;有满嘴血腥的僵尸,也有手拿灵芝的蛇妖;有吞云吐火肆虐人间的凶兽,也有双目紧闭被人封印的妖魔。再配上冷色调为主的LED灯光,令走进来的人犹如置身于一个古怪的世界,即便不信神佛的人,也会不自觉的心情紧张起来。

而往前走上五六步后,灯光却逐渐转暖,两边的画面也开始变得安详起来。各种神仙、佛祖、仙道降下云端,灵魂在一片颂歌中升天,人与妖逐渐走到一起,白蛇自雷锋塔下出来,与许仙携手相伴……

这一片祥和得画面,铺天盖地而来,使人有一种自地狱走进了天堂得感觉,令人不由对走廊尽头那扇门后的主人感到好奇和亲近。

门上,还写着一副颇有深意的对联:

道亦道 非常道

妖亦妖 非常妖

横批:仙道之家

杜亦羽停在门前,也不由感到有些佩服,喃喃道:“这狐狸,装神弄鬼倒是个天才。”

就在他刚要伸手去推拿雕刻着千手观音的门时,恰好一对老年夫妇相携而出,另外两只手紧紧攥在一起,神情兴奋而紧张,彷佛手里的东西便是他们下半生的希望一样。

杜亦羽侧身,那对夫妇显然心情很好,竟向他笑着点了点头,那老太太还很是真诚的说道:“祝你得偿所愿,年轻人很少信这些的,你是来祈愿的?”

杜亦羽虽然感觉这里搞得有些不伦不类,可见那对老人相互搀扶,相守百年的样子,心里不觉划过一丝怅然与暖意,竟没有躲开,反而回答道:“不,我是来找这里的主人的。”

那老头有些惊讶道:“你认识净月大师?”

“认识。”

老太太羡慕道:“啊呀,净月大师可是个好人啊!法术高强……”

“哼!”

老太太话头还没说完,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声冷哼:“连佛与道都不分,还自称仙道之家?!”

杜亦羽好笑的回头,看到一个一身西装的年轻人,满脸不屑的神情。

老太太生气道:“别乱说话,大师要怪的。”

那年轻人看了眼老夫妇攥在一起的双手,突然放下身段道:“您二老来这,是为了什么事?”

“这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老太太摇头。

那年轻人又用一种很惊讶的语调道:“真的很灵?”说着,突然转向杜亦羽,很是好奇道:“您也是来找大师的?”

杜亦羽看着年轻人眼中的轻蔑,微微一笑道:“你是记者吧?”

那年轻人一怔,颇有些狼狈的呵呵一笑道:“你真厉害。”他再看向那对夫妇,可却被老人眼里的气愤之情顶得没感再说什么,只好挠着头,看着两人离开。

不得已,年轻人转向杜亦羽,怂了怂肩:“没办法,信这个的人,似乎都很讨厌记者。其实我们也不是一概都当成迷信骗人来宣扬的,易经八卦,那都是我国文化的瑰宝啊。”

杜亦羽自己都不感相信自己今天居然如此的好性子,等着那年轻人说完才轻描淡写的道:“刚才似乎有人说这里佛道不分的,这会就又成瑰宝了?”

年轻人轻咳:“无心之言,别在意。”

“别装了,你这样旁敲侧击的没用,那狐狸可是比你要精上一百倍的。”

年轻人一愣:“狐狸?”

身后的门被陡然推开,一身道袍的净月眯着眼睛道:“错!是净月道长!”



在翡月的专业技术下,三人顺利的潜入那幢大厦,又在雨灵和牛章权吃惊之下,翡月不知用什么药弄晕了保安队长和监控室里的值班人员。于是,三人很轻松顺利的来到了顶楼,走进在监控室看到的那间房间。

“咦,刚刚孟久还在啊”雨灵皱了皱眉,从监控室过来,也不过五六分钟,怎么就离开了?

“咱们先出去吧。”牛章权看着屋子中间的两张停尸床,心里毛毛的:“这是什么公司啊,怎么还有尸体。”

“没事”翡月走到一个临时搭出的供桌前,看到了上面供奉着两个牌位,探头往供桌后面的停尸床看了一眼,随口道:“那两张床上都贴着符纸,怕什么。”

“那,那孟总干吗去了?”

“我怎么知道”翡月自供桌上拿起半根烟道:“没准上厕所去了,烟都没掐就走了,肯定马上就会回来的。”

牛章权本来就紧张,雨灵这么一说,他更是退到门前,嘀咕道:“我们还是出去吧,电影里不都说,僵尸闻到生气,就会诈尸的。”

翡月瞪了牛章权一眼:“拜托不要乌鸦嘴!”

雨灵道:“翡月,我们还是出去吧。孟久半夜来做法事,就是因为这两尸体有问题。而且你看,整幢大厦除了那两个在一楼的保安,就没别人了,可能也是孟久的安排。我们在这里,别惹出什么事来。”

话音还未落,本来已经走过来的翡月突然顿住脚步,表情有些僵硬,然后猛然回头看向那个祭坛,看着那两个牌位颤声道:“你说什么?”

雨灵一愣:“什么?”

翡月深吸一口气,苦笑转向雨灵道:“我怎么,只看到一具尸体?…….”

雨灵一愣,道:“怎么会,不是两张停尸床…….”说着,快步上前,又跨向左面一步,绕过祭台看过去,却也呆住了。床是两张床,可却只有一张床上有尸体,露出一双**的脚,而另一张床上只是堆了一床被和,远远看去,好像一个人形是的。

雨灵心底咯噔一下,不由自主的就感到后背一阵发冷,苦笑着看向翡月:“大概,本来就只有一个吧?…….”

翡月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指了指祭台上的两个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