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活尸
章节列表
第六章 活尸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定是鲁海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净月糊弄走那个记者,立刻露出一副狡诈的样子,跳上一张古朴的圈椅,笑着道:“我说,灵力还没有恢复吧?”

杜亦羽玩着手里的一根檀香没有说话,净月叹了口气道:“这样下去,太危险了…….你放心,既然是我惹出来的麻烦,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杜亦羽抬了下眼皮,讪笑道:“你能负什么责?”

“让修罗刀脱离雨灵的影响,重新听命于孟久。”

杜亦羽无可奈何的瞪了净月一眼道:“你能办到?”

净月嘿嘿笑道:“当然不成,可难道你也不成?”

杜亦羽摇了摇头,目光有些深远:“这种事,恐怕只有那个人才能办到。”

“谁?”

“造出修罗刀的人。”

净月一愣,一跃而起叫道:“修罗刀是人造出的?”

“难道是鬼造出来的?”

净月傻呆呆的看着杜亦羽,半天才道:“靠!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放弃了升仙,却可以封神的人”不知想起了什么,杜亦羽眼中的淡漠竟被一股暖意所替代。

“封神……”净月吃了一惊,眼睛瞪得圆圆的:“是他?”

“对”

“可他,他已经死了啊!”净月惊疑:“他不肯升仙跳出轮回,又不是画尸人,即使转世,也不可能像你们这样保留完整的灵魂、记忆和力量的!”

杜亦羽一阵黯然:“是啊。人类的魂魄最终会归于虚无,像河流归于大海,无论是多伟大的灵魂,也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也许,他还会保持游魂的状态……”

“不可能。他那样高傲的人,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那种可悲的存在的。”

“那…..我们岂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净月深吸一口气,盯着杜亦羽:“不过话说回来,要对付你的人,将雨灵送到你的身边,打的什么主意你不会猜不出来吧?”

“你想说什么?”

“雨灵如果醒过来,即便是你,也对付不了吧?”

杜亦羽沉默着,连头都没抬,只是淡淡道:“谁说我要对付了?”

净月震惊:“你?!”

“修罗刀好不容易现世,我怎会放过这个机会?!不过,我们还是有必要好好计划一下的”

净月眼底流过无数复杂的情绪,最终却也只是冷哼一声,没好气道:“计划什么?”

杜亦羽眼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缓缓道:“我必须要在雨灵醒来前先见一见那个凡图。”

“为什么这么在乎他?有鲁海和我对付就好了,他能翻起多大浪来?你还是多操心操心雨灵和孟久吧,只要不让雨灵醒过来,就没有必要分开她和孟久。”

杜亦羽却摇了摇头,眼中神情复杂,喃喃道:“这个凡图,恐怕不像我们知道的那样简单。”

“怎么说?”

杜亦羽拔出一根香炉里的香,对上自己手里的檀香,看着那小小的火光渐渐点燃另一根檀香,缓缓道:“天授里,会用活葬的自古至今也不过一人而已。而那个人既然选择隐居,就决不会轻易出来!这个凡图…….不简单啊。”

净月皱了皱眉,抢过杜亦羽手里的檀香,**香炉道:“这有什么,说不定凡图正好投其所好了,也没准凡图耍了什么诡计骗了他。就只凭这一点,我还是不觉得那个凡图有什么重要。”

“你说的对,不过,那个天授隐居之时,凡图根本还没有出生呢,他怎么会知道该如何投其所好?!”

净月一愣,随即道:“那又怎样?他完全可以从鲁海或者别人那里知道那个天授的事情啊。”

杜亦羽淡淡的一笑道:“别人?那是个让所有天授、神仙、妖怪都头疼的家伙。除了鲁海,没人愿意谈论,招惹那个疯子…….而鲁海,他更不可能会对别人谈论起,就算提起过,也绝不会细数当年。”

“为什么?”

杜亦羽突然一笑,道:“失恋,鲁海那个家伙,怎么可能对着自己的徒弟哭诉自己的失恋史呢?”

净月的嘴因吃惊而张的像个鸡蛋,使劲甩了甩头,叫嚷道:“你说什么?

“你没见过女性的天授吗?” 杜亦羽笑着说道,可眼里的神情却变得有些冰冷――凌绸,他实在不想再听到这个满是野心的名字!

旁边净月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道:“那个家伙也会谈恋爱?我靠!难怪他黑着个脸来逼我去探听情况!”

“有这么好笑吗?”鲁海的声音毫无预警的自房顶冒出,净月陡然蹿起,躲到杜亦羽的身侧。看得杜亦羽大是好笑,“你连我都不怕,为什么怕他?”

“他可是画尸人!”净月撇了撇嘴。

杜亦羽没好气道:“我也是!”

净月看了眼杜亦羽,却说出了一句令杜亦羽产生把他打回原形,卖到动物园的冲动道:“你是我妈的宿主!”

杜亦羽一愣,苦笑着站起来要做,鲁海夸张的捶着桌子哈哈大笑。

“嗨!”鲁海突然喊道:“那女人从杭州带着一身臭气回来了。”

杜亦羽回头:“什么?”

鲁海撬腿坐在太上老君的画像前:“雨灵和浑身上下满是‘活葬’之术的人在一起,而翡月,身上也满是那股子臭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接触的活葬……”

“一个个都这么爱惹麻烦!”杜亦羽冷哼一声,推开屋门向外走去。



“我,我,我们还是先,先离开这里吧!”牛章权在衣服上擦着手心的冷汗,神经已经紧绷得无法再承受一丁点多余的压力。他只觉得自己不是在下一秒疯掉,就是在下一秒晕过去!

翡月咽了口吐沫,却是绕过那祭台,走到第一辆停尸床前,看着那双露在白布单外的脚,深吸一口气,缓缓的俯下身,往床下看去。

视线划过轻薄的白色床单,床下的阴影中什么也没有。

翡月松了口气,正要抬起身子的时候,视线突然在那张空床的下方接触到了什么东西。她心里一紧,又伏下了一些,将视线转过去。

在那一霎那,她的呼吸几乎停顿,整个头皮一阵发麻!虽然光线不是很好,但她依然清晰的看到那边床下,一个人影,像壁虎一样贴在了床板的下方,只仰起一张惨白僵硬的脸,用那涣散的瞳孔对着她!

倒吸一口凉气,翡月猛然直起身子,几乎狼狈的退到窗前,深吸一口气,看向雨灵:“离开,我们赶紧离开!”

虽然没有看到究竟是什么,但雨灵和牛章权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转身向门口跑去。

三人狼狈的冲出房间,靠在楼道墙壁上,喘着粗气,好半天,雨灵才咽了口吐沫道:“怎么了?”

翡月盯着那房间的门,声音微微带着颤抖:“那少了的一个,就在床底下!”

雨灵一愣,又吸了口气,勉强让自己镇静下来道:“去找孟久,这里太危险了!”

“嗯!”翡月点头,和雨灵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空旷的楼道里,鞋跟碰地的声音似乎比平时扩大了数倍,让气氛变得更加诡异紧张。突然,翡月停下脚步,拉住雨灵,低声道:“牛章权……”

“怎么了?”雨灵一愣,看了一眼牛章权:“跟来了阿。”

“声音”翡月紧张道:“少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脚步声?”雨灵一愣,立刻便明白翡月话里的意思,陡然转头看向牛章权,然后,她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勉强压下马上就要发出的尖叫声,但却再也掩饰不住自己惊恐的神情。下一秒,她听到身旁的翡月也发出一声吸气声。

牛章权神情呆滞的停下脚步,却对两个人的反常毫无所决,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的足尖。而就在他的背上,趴着一个脸颊凹陷,面色惨白的男人,用犹如爬虫类舌头一样粘乎乎的目光扫视着两个女人。

就是这个男人!刚才在床下的,也就是那个少掉的尸体!

翡月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猛的打了个机灵,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牛章权突然浑身一震猛烈的抽搐,头左右的摇摆,像是要从身体上挣脱下来一样。后背上那个男人怨毒的笑着,缓缓抬起抓着牛章权咽喉的手,一个像是嘶吼的人面的胎记赫然出现在那里!

翡月又是一阵恶寒,心里却升起一种被戏弄的愤怒。她刚要冲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揍那个爬虫男人一拳,却见牛章权身体突然一挺,双目瞳孔陡然放大,面向上直直的倒在地上!

翡月一愣,却突然感到脚踝一凉,她低下头,惊恐的看到那个爬虫男就蹲在她面前,用冰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脚踝。

翡月倒吸一口凉气,浑身一阵紧绷,眼前的一切陡然一变,耳边想起雨灵疑惑的声音:“看到什么没有?喂,你没事吧?”

翡月怔了怔,发现自己还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在看着那张空空的停尸床下方的空间。她长出一口气,就好像从一场噩梦里惊醒一样,有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究竟怎么了?难道,她又陷入了幻觉?

等等,她紧张的看向那张空床下面,什么也没有!

呼,翡月轻吐一口气,是幻觉……

不对!如果有幻觉…..那说明这里真的不对头!

她紧张的站起来,看向满脸疑惑的雨灵,目光转移间,突然惊疑道:“牛章权呢?”

雨灵一愣,回过头,皱了皱眉道:“是不是害怕,先出去了?”

“你不知道?”

“我光注意你了。”雨灵看着翡月惨白的脸孔,疑惑道:“你看到什么了?”

翡月又看了那停尸床一眼,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来不及说什么,转身便往房间外跑去。雨灵一愣,也跟了出去。

“到底怎么了?”雨灵跟出楼道,话刚问出口,视线所及之处,便看到一个人笔直的躺在远处的地上。她一愣的工夫,翡月已经跑了过去,雨灵连忙跟过去,如预料中的,那个人正是牛章权。

雨灵看着牛章权脖子上那个怪异的,好像胎记一样的东西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什么?!

“一样!”查看牛章权情况的翡月突然抬头看向雨灵:“刚才,我似乎是陷入幻觉了。”

“啊?”

翡月咬了咬牙,将她刚才看到的一切告诉雨灵,然后焦躁的抓了抓头发道:“what shall we do?”

雨灵长出一口气,说道:“我们去找孟久!”

“好,可…..”翡月指了指牛章权道:“他怎么办?我们不可能抬着他去找人的。”

雨灵拿出一张符纸道:“这符纸应该能帮你,我去找,你在这等我。如果有意外,能跑多快就跑多快”雨灵说着看了下昏迷的牛章权,叹了口气道:“不要做你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还是我去找吧,万一碰到什么,逼急了,我就爬墙离开,你笨手笨脚的,还是留下吧。”翡月推回雨灵的手道:“何况,我也不会用这东西。”

雨灵一把拉住翡月:“我去!”

“喂!”

“听我说,现在这种情况,监控设备已经不保险了。而孟久身上带着修罗刀,有时,我能感应到修罗刀在哪里,所以,我肯定会比你先找到他。”

“有时?”

“有时”雨灵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怎么感应到的,但如果距离不算太远,我再集中精神去想,应该能成功吧。”

翡月吐出口气,无奈道:“太不靠谱了!”

“可是,”

“一起去!”翡月像是下定决心,看向雨灵道:“我们用那张空的停尸床推这家伙。”

“什么?!”雨灵不敢相信的看着翡月。

翡月到这时候,竟还笑了笑道:“有问题的是那尸体,不是床。应该没问题的。”

“如果有问题呢?!”

“即使不靠近那床,我也不觉得我们安全,不是吗?” 翡月耸了耸肩:“我们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分开的好。不过,也确实有点冒险,嗯…..我看,就把你那符先贴在床上好了。就这么决定了!come on!”

“诶?啊?喂,喂,翡月!”雨灵叫了两声,还是无奈的追了上去。这个女人,绝对是那种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人,自己的性格和她正好相反…..不过,也许正是因为两人的相反,才能这么快就成为好友吧?



两个女人提心吊胆的走进那屋子,在门口站了站,才继续往前走。路过那祭台,雨灵低声道:“等,等,我看看这有没有能用的法器。”

翡月点了点头,站在一旁,看着那张停尸床,想起刚才看到的幻觉,心里还是觉得毛毛的。

“找了些纸符。”雨灵轻轻的翻找了一会,走到翡月身边,道:“走啊。”

翡月一拉雨灵:“我有个建议。”

“什么?”

“我们把这个尸体抬到那张床上,然后推这张床好不好?”

雨灵一愣,翡月苦笑道:“真是丢脸,不过,这样似乎安全系数更高一些。”

雨灵了然的一笑:“当然好,我怎么没想到这么好的办法呢!”说着,已经走到尸体的头步。翡月感激的一笑,也走向脚部。

看着面前白布单下的尸体,翡月忍不住在心里苦笑:“自己就连去偷木乃伊都想过,却从来没想过会来跟尸体偷床……”

雨灵必经是跟着孟久干了一阵子了,不动声色的伸手进白布,抬住腋下的部位,向翡月使了个眼色。翡月轻吐一口气,也抓住那双露在外面的脚,可就在这时,翡月看到雨灵的身体明显的一僵,一滴冷汗便自额角滚落。

翡月心里一紧,疑惑的看向雨灵,同时,目光恰好瞥见雨灵放在旁边的那些咒苻,她想也没想,便跑过去,抓起咒符,跑到雨灵身旁,掀起白布单,一股脑的贴在那尸体的胸部。也就在白布单掀起的杀那,翡月也看到那尸体大睁的双眼。她浑身一震,低声惊叫一声,抓着雨灵便往后退。

一声轻笑滑过耳际,雨灵感到一种熟悉的恐惧,陈小铃、山头村…..那些恐怖的记忆一下子浮山心头,这……是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