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找到修罗刀
章节列表
第八章找到修罗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翡月紧张的看着雨灵,只觉得自己后背毛毛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低声道:“怎么样?”

“没有……”雨灵说着站起来,换了一个方向,看向翡月。

翡月点了点头,和雨灵一起弯下腰,从胯下向后看去….

“没有……”雨灵轻吐一口气,不知是失望还是高兴,正准备抬起身子,眼角突然恍过一个黑影,她心口便是咚的一声,好像被铁锤砸到一般,整个人都有些僵住了。

翡月听到雨灵的呼吸有些急促,也跟着紧张起来,弯着腰,低声问道:“你怎么了?”

雨灵费劲的咽了口吐沫,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却还是忍不住向那黑影消失的方向看去…..

对上了!

雨灵倒吸一口气,身体猛地绷直,心里暗骂自己笨蛋!眼神对上了,那鬼肯定要缠上来的!

雨灵感到自己的手指冰凉冰凉的,不由得双手攥到一起。

翡月站起来,看向雨灵,疑惑而略带紧张的道:“不会…..真看到了吧?”

雨灵强扯出一抹苦笑,还没说话,她身后的走廊上突然发出砰的一声!

两人都是一震,借着微弱的月光,她们看到地上一个人形的影子在缓慢的蠕动着,就好像一个从太空中掉到地上,摔成了一张薄片的人,在挣扎着恢复原本的立体。

“那,那是什么?”翡月咬着后槽牙,道:“合,合理吗?有这样的鬼吗?”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雨灵后退了一步,满嘴紧张道:“不过,鬼,鬼本来就是什么样的都有。”

“你真的有信心找到破绽吗?”翡月也退了一步。

下一刻,那个影子陡然抬起头,露出一张青灰色的扁平面容,怪异而恐怖!

“是他!”翡月突然低声道。

“谁?”

“消失的那个,趴在床底的那个!”

雨灵紧跟着吸了口凉气,看着那扁平的人像吹气一样慢慢鼓起,四肢以各种不可能的角度乱摆着,不断发出令人头发直立的噼啪声!

“这人…..不会是跳楼死的吧?”听着那好像所有的骨头都被敲碎了一样的揉捏声,翡月忍不住捂住耳朵,只觉得整个人都毛毛的,好像有一万只蚂蚁爬进她的身体,啃嗜着她的骨肉!

“跑!”雨灵喊出来的同时,翡月已经转身开始跑了!

两人没命的跑着,拼命摆脱着身后那用膝盖和胳膊肘着地跑步的东西!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跑到的大厦的什么地方,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快到了极限!

混乱中,雨灵猛地停下,一把抓住翡月,吞了几口气,不等呼吸正常便指向旁边的门,着急道:“修罗刀!”

翡月愣了愣,看了眼不远处跟过来的那个活尸,顾不得说话,一脚踹开房门,雨灵紧跟着冲进来,猛地关上门。

砰!

门上发出猛烈的撞击,令两人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雨灵背抵着门,眼神却焦急的四下搜索―――在那!

太好了!雨灵长出一口气,总算找到修罗刀了!

翡月也同时在心底轻出一口气――太好了,孟久不在!她可不想在这样的混乱下再疑神疑鬼的去判断孟久的真假!

门外的撞击突然停下了,翡月和雨灵互相看了看,都长出一口气!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孟久怎会丢在这里?我看现在一定是在幻觉里了!”翡月一边用力背靠着门坐在地上,真是累死了!

雨灵拿起那把小刀,有些**,不知在想什么。

翡月看着那把刀在心底暗自嘀咕:“都快锈断了,还行不行啊!?”

唉,叹了口气,翡月的眼中突然露出一丝笑意,对雨灵道:“雨灵,虽然这样说有些肉麻,不过,你变坚强了!”

“啊?什么呀?”

翡月微微一笑,搂了一下雨灵道:“以前得你虽然也很坚强,可却总是想要依靠孟久。不管怎么努力,都是为了撑到孟久得到来。可是现在,你却是要靠自己的力量!you know? You changed quite a a lot!”

翡月话音未落,雨灵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瞪大眼睛道:“你刚刚说什么?”

“啊?我说,你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雨灵看着翡月,突然深吸一口气,神情上有一种冲破迷雾的兴奋,却也有着一丝隐隐的忧虑与犹豫。

翡月疑惑的道:“怎么了?”

雨灵长出一口气,缓缓道:“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什么?”

“修罗刀!”

“啊?”翡月不解道:“我知道,先找修罗刀,可然后呢?说实话,我现在连你是不是真的都不敢确认,你又怎么去确认那把修罗刀,还有孟久的真假呢?”

意外的,雨灵嘴唇抿成一条线,语气里充满坚定道:“我有办法。”



大厦顶层的一个角落,一个身影面冲墙蹲在那里,双手用力的抓着墙,发出十分刺耳的声音。

孟久缓步走过去,本来是追着那活尸上来的,却意外的看到这个。看穿着,不是大厦的工作人员,可这会还会有别人在这里吗?孟久目光闪了闪,心里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明明已经镇住了,只等明早去烧就好了,却突然诈尸!而且,还是活尸!这简直有些离谱!那尸体不过是叫家里人胡乱化妆,弄得有些阴阳不调,不肯安静的躺着罢了,怎会成活尸了呢?!

这笔活接的实在有够麻烦!修罗刀又不能用,却又碰上活尸……不会把命给搭里吧?

“喂?……”孟久在距那人一步得地方停下,试探的叫了一声,没有任何反映。

孟久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拍在那人肩膀上,压低声音道:“有什么麻烦吗?”

那人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下,自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缓缓转过头,发出一声冷笑。

“牛掌权?!”孟久一惊,看着牛掌权那扭曲的面容,如蒙了一层白雾般的双眼,以及咽喉上那如胎记般的黑斑,暗吸一口气――附身了吗?!

嘶!

牛掌权嘴里发出一阵恶臭,向着孟久喷出一口黄色的浓液!

孟久向旁边一跃,叫道:““靠!有没有新鲜的?!我这身1000多块呢!”

嘶!牛掌权满脸血管凸起,扑了上来。

孟久一个翻身,撑着牛掌权的肩膀翻到他的身后,一手抵住他的肩膀,一手抓住他的咽喉,紧一声慢一声的念讼听似毫无意义的咒语。

嘶!!!!!

牛掌权发疯般的挣着,咽喉处竟冒起了一缕白烟。

“剃!”孟久突然断喝一声,抵住肩膀的手猛地拍在牛掌权后心,另外一只手虚空一抓,又是一拉!

一道黑色的影子被孟久拉出,却还是挣扎着,如扭动的肉虫一样往牛掌权的咽喉中钻。

“净!”孟久冷哼一声,另一手不知从哪里取了张符纸,向黑色的影子贴去。

啊!

黑影子发出一声男人的历吼,随即挣脱孟久的手,钻入楼道的阴影中。



牛掌权的身体随即倒地,孟久检查了一遍牛掌权的身体,确定没有大碍之后,才站起身来,看着那黑影消失的方向皱了皱眉――不是那个活尸…..靠!麻烦!又是麻烦事!这里一个活尸没解决,这家伙又带来个厉害的主!!真他妈的狗屎运!

就在这时,孟久突然僵了僵,眼中露出一种不敢置信的神情――修罗刀?雨灵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