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邪教组织?
章节列表
第九章邪教组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刀缓慢而坚定的抵在小臂上,隐藏在铁锈下的刀刃异常的锋利,只稍微一用力便将白皙的肌肤割破。

当刀与血相融的瞬间,那长眠于刀中的力量便被惊醒。刀身变得透明的同时,乳白色的光韵缓缓溢出,如有生命的精灵,盘旋在雨灵周围。

翡月轻吸一口气,吃惊于眼前梦幻般的光景,不由自主便想要伸手去碰触那温柔的光芒。

痛!

翡月连忙将手自白光中缩回,有些茫然的看着神思如同游走于梦中的雨灵――她……不会感到刺痛吗?虽然不十分痛,可那种彷佛电流一样的刺痛还是令人十分的难受。

那梦幻般的光景维持了一两分钟,乳白色的光芒才渐渐消失。那把小刀再次恢复成腐锈的模样,安静的被我在雨灵的手中,就仿佛从来也没有夺目过一样。

翡月看向雨灵,不知为什么,那个女子似乎变了一个人是的!不是那样样貌或神情的改变,而是一种自内而外的新生…….

“…..雨灵?…..”翡月暗暗嘘了一口气,不知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眼神一瞥间,看到一旁的桌子上有几张纸。她走过去,随手翻了两页,便是倒吸一口气!

纸上复印的内容显然是来自以前的那种线装书、上面的字虽然都是用毛笔写下的繁体、可她还是认出了‘修罗刀’几个字,页看到了那几副逼真的,用刀战斗的毛笔画……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一本书?还有,那图画里战斗的双方,为何都是人类?!

“是什么?”翡月走过来,雨灵摇了摇头,放下那几页纸道:“没什么,都是孟久研究的那些看不懂的东西。”

翡月还要细看,雨灵却将刀贴着手臂拿好,毫不犹豫的打开刚才还被不知什么东西撞击的房门道:“走吧,在修罗刀的灵压消失前,现在这座大厦应该是安全的,我们赶紧找到孟久离开吧。”

“等一下!”翡月不解的拉住雨灵的手臂,疑惑道:“这刀是真的了?”

“是的。”

“这么肯定?你能百分之百的确定吗?”

雨灵微笑点了点头,淡定的神情中却含着一丝淡淡的忧郁。

翡月疑惑的看着雨灵,不肯松手,雨灵这才轻叹一口气道:“我确定。”

翡月立刻追问:“怎么确定的?”

雨灵伸出另外一只手,轻柔的拂过翡月的耳骨,目光似乎穿透了千年的时光,似笑非笑,有些高深莫测道:“有些东西,虽然感觉很不真实,可却偏偏是最真实的。”

翡月呆呆的侧身走过的雨灵,手不自觉的摸向耳骨处那薄如蝉翼的部位,眼中满是困惑。

这个女人,真的变了!

是的,她变了!当她转过身,背向翡月的瞬间,那平静的面容一下子就崩溃了。这一瞬间的改变,却承载了千年的记忆!她实在不该再碰修罗刀的!

当血与刀相容的瞬间,那些如梦似幻的记忆便在一瞬间侵占她的大脑!虽然她对那些记忆毫无真实感可言,但她却惊颤的知道,那些记忆都是真的!

因为,就连她自己都那样清晰的感到,自己的性格又变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能如此确定修罗刀的真假!就算幻觉强到了可以模仿她这些尘封的记忆,却也绝不可能改变她的性格!

虽然她早就感到自己在渐渐改变,虽然她已经从宋肖变成了雨灵,可是,这次的改变如此的突然、真实、巨大,毫无回旋的余地,令她感到自己像是被抛进一个全是镜子的方盒子中,不安、困惑、迷茫而惊悚。



“啊!”楼道里传来孟久惊异的声音:“雨灵?你果然在这里!”

翡月用力甩了甩自己的头,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她快步走到楼道里,孟久便露出更加吃惊的神情:“靠!你怎么也在?!”

翡月用手撑着跑得有些累的腰部,讽刺道:“你应该先问问我们俩有没有受伤才对吧?有孟大法师在,居然还搞丢了一个尸体,害两个好心来看望你的美女陷入困境?”

孟久跨前一步,敲了翡月的头一下:“你看看你满身臭味,怕是招惹了什么东西才想到跑来看我吧?”说着,不动声色的拿过雨灵手中的修罗刀,对雨灵道:“那个牛掌权也在这里,是你带他来的?”

雨灵像是不知道孟久拿走了那刀一样,泰然自若的一笑道:“对,你该再听听翡月的事情,她和牛掌权似乎遇到了同一个问题。”

孟久看了雨灵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与忧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道:“好,不过今晚不行,我得赶回去准备些东西,尽快把这里的活尸给解决了。”

“等你再赶回来,黄花菜都凉了!”一个狡猾的声音意外的响起,三个人回过头。

“净月?!”雨灵低呼

“臭狐狸?!”孟久惊呼。



今天出外勤,刑警队的人都走空了,只有副队长小刘正拍着桌子教训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那女孩穿着一身黑色的漆皮紧身衣,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直发,还算精致的面孔却满是倔强与叛逆之情。面对小刘软硬兼施的劝谓与询问,只是不屑的偏着头,靠在木椅中。

杜亦羽一向很少过来这边,身为一个法医,他却似乎对刑警的工作缺乏基本的兴趣与好奇。不过今天,他刚刚放下验尸报告,便被小刘一把抓住胳膊。他一愣,小刘已经对那个女孩低吼道:“你问问他!他干法医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鬼?!”

“没见过”杜亦羽应付事似的随口说了一句便打算走开,可小刘却将他按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你等等再走!”

然后,小刘便扔给他一份口供,瞪着女孩,对他道:“还不到18岁,非法集会,并导致严重后果”

“哼”小女孩不屑的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你若再不放本副使走,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你了!”

小刘气得一拍桌子,对杜亦羽道:“你看看,这哪是一个小姑娘说的话啊?!副使?你是什么副使啊!啊?我告诉你,你们要再这么胡闹下去,到时候成了腐尸都没人知道!!”

“要你管?!我告诉你,你还没和我姐结婚呢!就算你们结婚了,也轮不着你来管我!”小姑娘梗着脖子,毫不客气道:“我警告你,刘清林!你再拍桌子,我就告你人身攻击吗?”

“董小泉!!”小刘气得站起来道:“你以为你在看美国大片啊?!我告诉你…….”

“行了”杜亦羽拍了拍小刘的肩膀,指着董小泉道:“把她P股下的那根笔拿过来。”

小刘和董小泉同时一愣,下一刻,小刘突然抬起身子,在她反映过来前便拉开她,一把抓起椅子上的一根钢笔,怪叫道:“你什么时候拿的?你要干嘛?!”

董小泉记恨的瞪了杜亦羽一眼,双手抱胸,晃着上半身道:“逃跑啊!我怎么能被困在这里!”

“你!”小刘瞪着眼睛,气了半天,见董小泉又大大咧咧的坐回椅子上,终于全身无力是的偎回椅子里,带着一丝哀求对杜亦羽道:“你都看到了!帮帮忙!”

杜亦羽无奈道:“我能帮什么?”

“帮我告诉她,这世上没有鬼!”

“你有什么证据?!” 董小泉立刻反驳道:“想也不想就去否定那些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你们这些大人都是这样固执、愚蠢!”女孩根本不给小刘说话的机会,连珠炮是的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不也没见过外星人吗?为什么却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我告诉你,科学解释不了的事物不等于不存在,只是人类的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里!如果退回五百年,不知有多少化学反映会被当成妖术呢!”

“既然你说在过去化学反映会被当成妖术,为什么不想想,也许你见到的那些法术,正是有人利用科学在骗你呢?”小刘脑筋一动,自觉这句劝到了点子上,可没想到,董小泉根本毫无动容之色,哼了一声道:“我师傅是有真本事的!”

“你!”小刘气道:“气死我了!杜亦羽!”

“叫我干吗?她说得很有道理啊。”

“喂!”

“怎么样?刘清林?”董小泉有些意外的看了杜亦羽一眼:“现在该承认是你思想太过僵化了吧?”

“你们那根本就是胡来!”小刘气得又拍了拍桌子喊道:“你要非信这个,干脆剃个光头去当尼姑!省得你姐天天跟你操心!”

“不懂别乱讲!我是学道法的,当什么尼姑?!”董小泉也来了气,跳起来,想也不想就道:“我告诉你,佛道两家!我的身体已经献给仙师了,你别胡说八道!”

“什么?!!”小刘听得心里一惊,跳起来就去抓董小泉的胳膊,杜亦羽叹了口气,拦下小刘道:“你再怎么急也解决不了问题的。”

小刘气呼呼的坐下,喝了一大口凉水,看来要有半天说不出什么话了。

董小泉晃悠着上半身,满脸不妥协的神情看向窗外。

杜亦羽用笔头一下一下敲着桌子,缓缓道:“你说你相信有鬼,那我想问问你,你真的了解鬼这种存在吗?”

董小泉锲了一声,不答反问道:“你是干法医的?”

“对。”

“那我问问你,你真的了解那些尸体的全部吗?”

杜亦羽淡淡一笑道:“当然不,我只会去了解我需要知道的。”

“对呀,我也一样!看着你挺精明的,怎么也会问出这种蠢问题。我告诉你,别想充当什么爱心人士,也别想旁敲侧击的说服我!惺惺作态!”

“小泉!”小刘低斥,有些后悔这样莽撞的拉杜亦羽帮这个忙。他虽然从未见杜亦羽与人争吵过,可整个警局,他最不想惹的,就是这个冷淡的男人了!杜亦羽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继续用笔敲着桌子。一时间,这个办公室变得意外的安静,那一下一下的敲击声自然就显得更加的明显。

小刘不住偷看杜亦羽的脸色,却什么也看不出来,于是,他心里便越发的后悔起来!他以一个警察的直觉发誓,杜亦羽绝对是个危险的男人。唉……不会把小泉搞成神经病吧?

目光随着那根笔一下下的起落,董小泉偷偷的瞥着那个男人,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只有在看师傅施法的时候感受过!

这令她感到十分困惑,可渐渐的,脑子里渐渐变得空灵下来,一种茫然之后,她变得非常的平静,似乎无论是什么,她都愿意去接受一样!

“你师傅叫什么?”不期然的,杜亦羽手中的敲击不停,却突然问道。

“不知道。”董小泉虽然是否定的回答,可语气里却没有一丝反抗。

“他长什么样?”杜亦羽再问。

“不知道。”董小泉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只笔,生硬的回答着:“师傅每次出现,都带着面具。”

小刘陡然吸了口气,眼中再次升起怒火,忍不住叫道:“见都没见过,你就这么相信他?!还什么把身子给了他?!你!!”

意外的,董小泉丝毫没有反驳,只是愣愣的看着那只笔,不动、不言、不怒。

小刘也感到不对劲了,疑惑的看向杜亦羽。

噢?……杜亦羽顿了一下,追问道:“她施的法术,可有令死人复活?”

“有”董小泉眼皮抖动了一下,似乎对这个问题反映很大。

小刘皱了皱眉,问道:“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

…….

“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小刘又大声问了一遍,可董小泉就像听不到他说话一样,呆呆的看着杜亦羽手里的笔一下,一下,一下…….

小刘用力吸了一口气,惊异的看向杜亦羽,低声道:“你……你别告诉我你会催眠……”

“法医也要学心理学的”杜亦羽淡淡的说,却令小刘倒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简直是个怪物!’

“你们集会的场所在哪?”杜亦羽又问了一遍,董小泉的眼中显出一种茫然,半天才摇头道:“不知道…….”

“那你每次是怎么去参加聚会的?”杜亦羽耐心的问着。

“跟随着师傅的召唤而去。”

“这说什么呢?!”小刘皱眉问。

“可能也是一种催眠术。”杜亦羽目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对小刘做了一个少安毋躁的手势继续问道:“你师傅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董小泉毫不犹豫道。

咦?!小刘一愣,忍不住低呼出声,这死丫头,说什么把身子…..靠!

就在这时,杜亦羽手中的笔突然停下,小刘一愣,不由叫道:“别停啊!”

就在同一时刻,董小泉眼皮一抖,神情一怔,已经醒了过来。她飞快的眨了眨眼看向小刘,疑惑道:“什么别停??”

杜亦羽道:“我对你说得很感兴趣,如果你们再有聚会,可以可以叫上我一起?”

董小泉一愣,却很快就笑道:“这我得问问,不过,平时我们自己也会举行一些聚会,你可以来参加。”

杜亦羽点了点头,站起来对小刘道:“别为难她了,你自己的事就够多的了,别瞎操心了。”

小刘看着杜亦羽颇有深意的眼神,会意的点了点头,对董小泉道:“你今先走吧,不过我告诉你,无论干什么,自己心里得有个度!”

董小泉理都不理小刘得教训,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对杜亦羽笑道:“长这么帅,怎么会做法医啊?”

“我只会和尸体打交道。”

“呵呵,你太幽默了。”董小泉摆摆手道:“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

董小泉刚一出门,小刘就忍不住压低声音对杜亦羽道:“你要干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私自查案可是犯纪律的。”

杜亦羽懒洋洋的挥挥手道:“我对查案没兴趣。”

小刘皱眉,拉住杜亦羽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你要不就交给我什么都别问,要不另请高明”

小刘尴尬的笑道:“我这不是担心嘛。”

“有什么担心的?”

小刘很想说“担心你没有人性,把小泉整得太惨”可话到嘴边却只是咕哝道:“担心小泉出事贝,你没听她刚才说什么死人复活……靠,看来真的好好查查这事了。”

“我劝你先别查,如果真的是非法组织,你这个小姨子怕是也无法全身而退。”

“可是…..这组织听起来怪邪乎得,如果真得涉及人命,我怎么能为了……唉,我不能不管啊!”

杜亦羽微翘起唇角,淡淡道:“你放心吧。死人复活这种事情,不是玩了什么手段骗这些无知女孩,就是一帮小女孩胡闹。没有那么严重。”

“唉,但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