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邪教组织?
章节列表
第十章邪教组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从刑警队出来,杜亦羽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开车到了狐狸那里。却没想到在那里看到了孟久、雨灵和翡月。

“靠!”孟久看到他跳起来夸张的叫道:“你果然早就知道狐狸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杜亦羽不理孟久,却冷冷得看向雨灵,低沉的语气中带着怒意:“你又用修罗刀了?!”

雨灵直视着杜亦羽,连她自己都感到有些吃惊,对于杜亦羽的怒气,她竟一点也不感到紧张……是自己的性格变强了,还是……自己的情感变得冷淡了?

“杜……”孟久还没说出什么,杜亦羽却冷冷道:“闭嘴!”

孟久一愣,心里也有些火气上升,对于雨灵的变化,他比谁都不安,比谁都害怕,一直到现在,他手里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可凭什么他却要装得如此冷静?!想着,他就想大喊大叫,发泄一下心中的!

可他还没发作,杜亦羽却突然抓起桌上一把水果刀,在所有人都没反映过来的空挡一刀划过雨灵的手臂。然后,又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下,用手沾了一下那伤口流出的血。

嘶……………

本来已经要叫出来的几口人都愣住了,雨灵的血竟像硫酸一样,腐蚀着杜亦羽的手指。

“这…….”

这下连雨灵都忍不住动容:“为什么?”

杜亦羽冷哼一声,自桌上抽出一张餐巾纸随便包在手上,转身就往外走。

“喂!慢着”孟久拦住杜亦羽,急道:“这怎么回事?”

杜亦羽看着孟久,却是一声不出,直到把孟久看得有些发毛,才缓缓道:“她的血已经拥有力量了!再让她使那修罗刀,她就快成了驱魔的武器了!”

翡月过去帮雨灵止血,却神色复杂的看向杜亦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孟久带着气大声道:“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看在老天的份上,你能不能不要再耍我们这些无知小民了?!…….”

杜亦羽冷冷的看了一眼孟久,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旁边雨灵却是一震,神情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那是…….多久之前的记忆?

混战!

鲜血!

疯狂的杀戮!

痛苦的心灵!

虽然样子变了,可那样强大的力量,是……杜亦羽吧?

世上为何会有画尸人这个种族的存在?

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只为了他的力量,便追逐着转世的他!

趁他尚未觉醒,将那个唯一不因他的怪异而疏远他,唯一爱着他,全心全意对他的女人变作那丑恶的巨虫!

那样残忍的过程,发生在他最爱的人身上,可他却无能为力!

伤害那个无辜的女人,只为了……要他被最爱的人攻击,只为了束缚住他的手脚,让他无法发挥全力,他们才能趁机对他下咒,让他成为他们的棋子.......

杀死自己最爱的人……

记忆到这里,雨灵只觉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方佛都陷入了一片黑色的泥潭,不能动,也不能呼吸…….

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那片黑暗中,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温和、平静,像是天上的神仙,拥有可以治愈伤痛一切的力量。那个温和的人向痛苦的杜亦羽伸出手,将他带到一处隐秘的山林,将自己知道的所有倾囊相授――不仅仅是法术,还有坚强和快乐。杜亦羽称他为――师傅。

眼前的画面突然跳开,不再是那静谧的山林,而是血腥的战场。

那战斗的画面不断转换,无论是山间还是城池、无论人多人少,杜亦羽总是身陷其中!

而随着他的胜利越来越多,画尸人各个门派渐渐消失,越来越多的曾被画尸人奴役的术者得到解脱。在那恐怖的厮杀中,只有两个画尸人一直伴随杜亦羽走过来,并肩而战,走到了画尸人的顶峰,却也结束了画尸人鼎盛的时代。

那两个人,从语言和行为来看,一个应该是鲁海,而另一个,雨灵不知为什么,总是看不清那人的面貌。无论她多努力,却只有模糊的身影,但为什么,令她感觉那样的熟悉?



雨灵猛地惊醒,喘息着从床上坐起。这些不知从哪而来的记忆,如沙尘般,一点一点的堆入她的灵魂,迟早有一天,会将现在的她完全淹没!

窗外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昨天在狐狸那里闹得不欢而散,孟久这两天的情绪也很糟糕!牛章权一直昏迷着,偶然会大叫着说着胡话,像是整个人随时都会崩溃一样。而翡月的情况也不乐观,昨晚,她好像又做了什么噩梦!……孟久和狐狸虽然跑去那大厦解决了那个活尸还有附在牛章权身上的东西,可问题似乎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唉,杜亦羽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帮翡月的意思!一向冷静的他,那天竟会发那么大的火,到底是为什么?

这该死的记忆,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难道真的要等到自己变得不再是自己,才能知道杜亦羽不肯说出口的秘密吗?!

“起来了。”翡月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淡粉色的睡裙修饰出她完美的曲线,白皙的肌肤配着红润丰满的双唇,还有鬓角那柔嫩的汗毛,就连雨灵都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这个女人,似乎天生就带着一种狐媚般的风情!

“翡月,我们今天去找杜亦羽吧?”

“为了我?”

雨灵点了点头,翡月把咖啡塞进雨灵的手里,很坚决道:“不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而且,不是有孟久和那个净月帮忙吗?对了,给我讲讲那个狐狸是怎么回事!”

雨灵摇了摇头,随口道:“问那狐狸的事干嘛?”

“我怎么总觉得,在哪看到过他?”

雨灵想了想:“既然你不想去找杜亦羽,那我们去找狐狸吧。那天我看到他和鲁海在牛章权窗前说着什么。他们俩肯定知道些什么!”



与此同时,狐狸的那个小店里正闹得不可开交。

几个执法人员鱼贯而入,带着搜查令,说是有人举报这里利用迷信,坑害群众,致二人精神恍惚、四人昏迷不醒、数十人被骗钱财。

净月笑眯眯的听着,晃动了一下手里的报纸道:“不会是这个记者举报的吧?”

领头的人冷着脸道:“我们有规定保护举报人的信息。”

净月一本正经的读着报纸的标题:老夫妇轻信鬼神,一碗符汤陷昏迷;黑小店迷信害人,佛道不分夸海口。

“既然你看到这篇报导了,我们也想问问,你给那对老夫妇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两个老人会陷入昏迷?”

净月瞪起眼道:“你们有证据证明吗?他们昏迷,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人皱眉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年轻小伙已经不客气道:“还用证据吗?不会那么巧吧?二人精神恍惚、四人昏迷不醒,都是来过你店里的客人!你能说这无关吗?”

净月不屑的看向那小伙子,冷笑道:“你没基本常识吗?身为一个国家公务人员,没有证据却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诬陷的。”

“你!”

领头那人拉住冲动的小伙子,对净月道:“证据我们会找的,你这里已经涉嫌迷信活动,不得以,请你暂停营业,待一切都调查清楚再说。”

“这可有点麻烦了…….” 净月挠挠头,看向那领头的,有意无意的将中指和无名指收回,另外一只手已经摸在了旁边桌子上的八卦镜。

就在这时,孟久的声音突然自门口响起:“呀,雷所长,您怎么在这?”

孟久边说,边快步走进来,拿起桌子上的八卦镜,随口道:“又买了个新镜子啊?行啊你,生意兴隆啊。”

净月皱了皱眉,那个雷所长也道:“孟总,你们认识?”

“岂知认识,交情非浅呢。” 孟久笑,随即又压低声音道:“你们这是……不会怀疑他搞迷信活动吧?”

雷所长不动声色道:“嗯,不过还只是怀疑。你搞易经也好、风水算命也好,就是不能说妖道鬼,扰乱社会。孟总,这里面的分寸,你最清楚。”

孟久很是正经道:“这位净月道长是地道的道家传人,学的是易经,练的是功夫,做得是帮人修身养性的善事,不会做那些违法的事的。”

雷所长点了点头,却还是冷着脸道:“好,只要没事,我们也不会冤枉他。不过,这里暂时还是要停业整顿几天。”

孟久也装的很明理的点头道:“配合工作,这没问题。”

“行,既然这样,我们先走了。小王,小午带人来办一下停业整顿的手续……”



雷队长一行人走后,孟久便忍不住对净月道:“我的净月道长,你刚才要干什么?!这是人类社会,有他的法则!”

净月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孟久道:“你脑子傻了?我会做那种事吗?!”

“那你?”

净月一把抢过孟久手里的八卦镜道:“那记者成天跟我这鬼头鬼脑的,我就想利用利用他!好不容易鱼上钩了,我当然要提杆了!”看着孟久一脸疑惑,净月笑道:“那几个人都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我只是借助幻觉让他们治愈心灵。过两天他们醒过来,看到报导,一定会给我正名。到时候,我再将幻觉说成心理暗示,那你想,我的名气还不迅速提升?到时候,我再开个心理诊所,真的假的一块来~ 财源滚滚啊!不过,最难的,就是那些人只是普通人,人轻言微,所以,我才想给那雷所长一个‘心理暗示’,让他也有点问题,而且让他隐约感到必须来找我才能解决那问题……到时候,我再用心理学那么一治疗”说着净月一拍手,笑道:“大功告成!”

孟久被净月说的半天不知该说什么,良久才吐出一口气,苦笑道:“怪不得人们总是说‘狐狸精’,果然是…….”

“喂!”净月道:“你来干嘛?自以为是的坏了我的好事,还敢贬低我?!”

孟久白了狐狸一眼,突然从怀里掏出修罗刀拍在桌子上:“你应该知道不少这刀的事吧?”

净月一愣,随即笑道:“修罗刀分雌雄双刀,乃上古神器,也是唯一可以伤害,乃至杀死画尸人灵魂的神器。”

孟久等了一会,忍不住气道:“就这些?!”

“是啊”

“我靠!这些我都知道!”

“其它的……哦,对了”

“什么?!”

“自古以来,还从未发生过修罗刀易主的情况……”净月饶有深意的看着孟久道:“修罗刀会认你为主已经够怪的了,易主这种事简直是奇闻了!…….就好像你的亲生孩子,突然为了什么原因不认你了……”

孟久疑惑的看着净月道:“你想说什么?”

净月挠着耳朵道:“没想说什么,随便说说而已。”

孟久盯着净月,良久,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狐狸怕猎人,狐狸精怕画尸人,你也就这点出息。”

净月笑道:“你激我也没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孟久很是烦闷的叠着桌上的几张符纸,还是忍不住道:“我这两天一直在想那大厦里的细节,一切都太可疑了!”

“比如?”

“那天是一个朋友来托我去的,不过,他也说不清那大厦的主人是谁,具体怎么回事也说不清,只说在化妆的时候出叉了。当时我也没在意,可后来闹出活尸,我才发现不对头?!那可是活尸啊!!要是化妆出问题就闹活尸,这世上的法师道士怕是都要死光了!陈小玲当初化为活尸,便是有人在背后出手,这次怕是也不例外。而且,就算我到处去找有关修罗刀的资料,可怎么就那么巧,就在我一个朋友寄给我那本有关修罗刀的古本的第二天,就闹出这活尸?那尸体一看起码冰冻了一个礼拜了,为何早不找我?!我怎么想,怎么觉得那书的出现和大厦里的事是有联系的!”

“为了什么?”

“为了让我在大厦里,抽空便把刀拿出来研究!然后,要我在出事时将刀遗落在那里!当我陷入幻境或者活尸的纠缠时,便可以让雨灵去用那把刀……”

净月皱眉:“这也太复杂了吧?而且,不确定因素也很多啊!”

孟久沉吟道:“至今我们遇到的那些事,哪件不是这样?广布局,细筹划,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便被设计了,他要做的,只是等我们触动一个个机关,那些看似巧合的陷阱最终都会流向他设计好的中心……”说着,他看向净月:“你回来,为何只和杜亦羽联系?鲁海在你这里就说明你还在帮他找他的身体,以及凡图,对不对?!”

净月一愣,脑中猛的闪过一个念头,惊疑道:“雨灵之所以会去大厦,是因为牛章权和那个翡月要找你……不会是……她,也是凡图设计的一部分?!靠!这个人是疯子吧?!他到底要做什么啊?!!”

孟久道:“他?”

净月看向孟久:“女字旁的,一个隐秘多年的画尸人…….我和鲁海虽然发现她重新出世,却完全没有和凡图联系起来…..”说着,净月将那个画尸人的事情简要的说了说。

孟久点了点头,有些奇怪:“不过这有点怪啊,翡月说她只是做了个梦,怎么会沾上那些秽气,引得术法上身呢?”

净月一愣:“什么梦?她不是和牛章权一样沾上的那些秽气?”

孟久摇头道:“不是,牛章权是做生意路过,虽然有可能是凡图设计的,但我想他没有精力做到这么细。而翡月却仅仅只在梦里见到,她之所以做梦,倒是有可能是凡图的设计。”

净月心里一动:“她的梦是什么?”

孟久将翡月的梦讲了一遍,净月突然大叫一声,跳起:“靠!原来是她!”

“什么?”

“她在梦里看到的那个挖女尸的人,是我啊!”净月脑筋飞速运转,急道:“靠!我当时就感到有人在透过我偷窥,竟然是她?!而且,她为何会看穿我是狐狸?!靠!孟久,你这个徒弟到底是什么人?!”

“是个神偷…….”孟久苦笑:“她的出现,不会也是凡图的计划吧?…….”孟久不理净月,自言自语道:“对啊,如果知道她是小偷,凡图可以轻松的利用一个珠宝展把她吸引到杭州西湖……”

孟久和净月对望一眼,均感到一种不可抑制的寒冷!

这个凡图,简直是………他究竟要做什么!?

净月突然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不行,我得找杜亦羽去!”

“我跟你一块去!”孟久想也不想,收起修罗刀便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