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笔仙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笔仙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喂,孟总?”电话里传来孟久秘书焦急的声音:“你在哪啊?”

“怎么了?”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玩笔仙,玩出事来了!”

孟久撇了狐狸一眼,道:“我们是做殡仪的,又不是除鬼的。”

“孟总!”秘书在那边道:“您就别跟我绕弯子了,跟了您这么多年,您成天到底都在干什么,我多少也猜得到一些。再说了,我也没别人能求了!”

“喂,狐狸”孟久捂上电话:“给你介绍个生意?”

狐狸瞥了孟久一眼:“君子不夺人之美。”

“少来,二一添做五?”

狐狸竖了竖耳朵,歪着头:“你怎么了?诶,你担心什么呢?”

孟久对着电话那头道:“小邢,把地址发短信给我。我这就过去。”

狐狸被孟久拽上了车,开了一会,孟久突然沉声道:“说实话,我总觉得自己最近有些怪。”

狐狸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怪?怎么怪?”

“最近,我的力量似乎变得很不稳定,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变强,强到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地步。”

狐狸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行了,别说了。”

孟久一愣,狐狸耸了耸肩,半真半假道:“我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的厉害起来,不过那都是扯淡,再厉害你能把姓杜的按在地上?唉,老孟,你要是不排斥,我认识好的心理医生……”

孟久吱的刹住车,瞪着狐狸看了半天,直到把狐狸都看得有些毛了,突然又踩下油门,害得狐狸一个趔趄倒在车座上,又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孟久的跑车停在一个小区门口,下了车,却意外的看到那个出现在狐狸店里的记者正在楼下走来走去,看似在等什么人。狐狸皱了皱眉,又是这麻烦的家伙……它突然笑道:“我说孟大法师,不过一个笔仙,你还是自己搞定吧。”说完弹了个响指,忽的一下就消失了。

“靠!”孟久跺了跺脚,又气又无奈的喃喃道:“早知道,刚才真应该给这死狐狸贴张符,押着他过来!”

孟久走过去,那记者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走上来:“是孟总吗?”

孟久点了点头,道:“你是?……”

记者连忙上来握手道:“您好,您好,我是张超,小邢让我在这等您。”

握了手,孟久也没多问,便被张超让到21楼,大厦的顶层。

“孟总!”小邢迎上来,介绍了一下屋里的人:“我朋友马丽,这是她爱人。”

孟久点了点头问:“出事的呢?”

“她的两个女儿。”

“那这个人呢?”孟久指向张超,狐狸看到这个人就跑了……这里面不定有什么事呢。

“我是小邢的朋友。”张超立刻自我介绍,孟久看了他一眼,简单道:“无关的人请出去。”

“孟总”小邢感到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孟久却靠在墙上,不为所动道:“无关的人请出去,或者我走。”

“张超?……”小邢尴尬的看向那记者。

张超一笑,道:“孟总,我并不是无关的人。”

孟久挑眉,张超道:“我也参与了那个笔仙游戏。”

孟久神色微动,看向张超,却冷哼一声:“是你先松手的吧?”

“对”张超眼珠子一转,似乎很感兴趣:“有什么问题吗?”

孟久冷笑,没有说什么,推开张超,朝那关着的房门走去:“小邢,给我倒杯水”。

“我女儿她……”马丽离开丈夫的手臂,跟上来犹豫道:“不会有事吧?”

孟久向马丽微微一笑,柔声道:“放心,笔仙是很温和的,不会有事的。”

小邢给孟久倒了杯白开水,才对马丽道:“放心吧,孟总很厉害的。”

孟久接过水,却不喝,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张符,随手一晃,便奇迹般的燃烧起来。马超眼里露出惊奇怀疑的神色,然后,不解的看着孟久将烧完的纸灰放入那杯水,递到他的面前。

“喝了,跟我进去。”

张超愣了愣,但很快反映过来,毫不犹豫的接过水,好像喝药一样,一仰脖灌下去,咳了两声,皱眉道:“这,这有啥用?”

孟久看着张超,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没用,逗逗你,怕你太紧张了。”说完,便推门走了进去。

张超一愣,脸上愤怒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露出一个老好人是的苦笑跟了进去。

门一推开,张超就愣了。这屋子他刚才来过,小丽和她表姐还是他帮忙抬到床上的,可此刻,整个房间都变得很奇怪。眼前似乎飘着一层浓雾,温度也显得有些高,床上的两个女孩头脚相反的躺着,相互抱着另外一个的脚,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毫无神采,浑身上下动也不动,似是完全不知道他们进来。这诡异的感觉让他心跳有些加速,即便不相信鬼神,也会感到紧张。

“孟……”张超刚一张口,便被孟久捂住嘴,推到门侧的墙上。然后,听到孟久低声道:“出去!”

“啊?”张超还没反映过来,已经被孟久拉着离开了那房间。

“孟总?”小邢奇怪的看着这么快就出来的两个人。

孟久对小邢摆摆手,转向张超:“你们玩笔仙的东西呢?”

“在这”小丽的妈妈指着客厅中的一个硬纸板,上面放着一根2B铅笔。

孟久走过去,只看了一眼,脸色就有些变了。

“出什么事了?”张超疑惑的走过来。

孟久深吸一口气,看向张超道:“这上面的都是谁画的?”

“小丽画的。” 张超看着孟久冷冷的眼神,咳嗽了一声,呵呵道:“我找的图,她照着画的。”

“哪来的图?”

“问这个干嘛?”

孟久冷哼,指着那图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图吗?”

“不就是玩笔仙用的?这不,是、不是、好、不好、数字、字母、常用字……”

“布局呢?”孟久用大拇指按在一个‘九’字上,中指伸出正好按在‘坤’字上,而小指则恰好指向一角的‘鬼’字。

哼!

孟久冷哼,看向张超:“这是一个招鬼局!你被人骗了!”

“啊?”

“图哪来的?”

“路边道士摊子上要来的,文质彬彬的。”

“文质彬彬的?”孟久神色一动,急道:“岁数顶多四十,右边太阳穴上有个痦子,手上戴着一个龙头的黄金戒指?”

“你也见过?”

孟久长出一口气,竟然真的是他!那个给他修罗刀,并有可能是凡图的那家伙!

从怀里掏出一对空白的符纸,向小邢要了白水、碟子、小镜子、DVD光盘等东西,不顾那些人怪异的目光,坐在沙发上,拿出瑞士军刀,在手臂上划了一条血痕,滴在碟子里。

“孟总”小邢拿来餐巾纸,虽然听说公司出法事的时候,孟总偶尔也会弄出点血糊弄糊弄人,可第一次亲眼看到,再加上这种气氛之下,她才知道那些客户为什么如此相信孟久了。不过,这次似乎是真的有点不寻常,不会有问题吧…..

孟久又烧了张符纸,扔在白水中,再倒进碟子里将那几滴血稀释一下,然后才用食指沾了玩空白的符纸上画着古怪的符号。

“胶水?”

“有”小丽爸连忙答应着。

孟久又沾着血水在小镜子和DVD盘上画下咒符后,接过胶水,将一张符纸裹在那根2B铅笔上贴好。

“好了!”孟久站起身,将一堆符纸和胶水塞进张超手里道:“你还跟我进来。”

走到门口,却又突然停下,指着桌上剩下的半杯混有符灰的白水道:“你还是把那个喝了吧。”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