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笔仙2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笔仙2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超眼里浮起一丝愤怒,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一个比一个招人烦!

孟久看着张超,一字一字道:“那是救命的,你不喝也没关系,出事别后悔就成。”

张超虽然知道如果和这姓孟的弄僵了,今天这新闻肯定就要丢了,可却又有些丢不下面子,正犹豫着,小邢却把那水端了过来递给他:“宁可信其有,孟总他们出法事的时候,经常会喝这个的。”

张超叹了口气,接过来一口气喝下去,咳咳,纸灰贴在嗓子眼,实在他妈的难受!

“记住,我们不出来,你们绝对不能进来!”孟久做了最后的交代,带着张超重新进入那个房间。

关上门,张超又是愣了,这次房间似乎又变了……房顶的白炽灯怪异的发出红光,墙壁上出现许多裂痕,地板踩上去竟有些烫脚……再看小丽和表姐,张超一口气差点噎在嗓子眼,那两个女孩身子拧麻花一样的缠在一起,扭成一个S形。

孟久一边将小镜子和DVD碟贴在墙上,一边道:“把那些符纸都贴到门上和窗上。他娘的,也不知道招来了多少,跑出去一个就糟了!”

“不是,孟总”张超一边听话的贴着符,不住的回头看看床上那俩女孩,有些紧张,嘴上也便话多起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孟久一丝不苟的贴着DVD,沉默了一会,突然道:“你是记者吧?”

“啊?”张超心里一抖,随即笑道:“怎么会…….”

“你不承认没关系,但我要提醒你,不要再去惹净月那家伙了。也不要再瞎胡闹,想出名不要紧,可你选错领域了!”

“什,什么啊…..”

“哼,你到现在还没事,是因为那家伙要利用你。别把他惹毛了,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张超笑容有些僵硬,眼里有些不屑,孟久贴好最后一个DVD,走到窗边,神情肃穆,只一动念,便感到自己身体中的力量蠢蠢欲动。

他陡然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平定自己的精神,最近这是怎么了?这些莫名其妙的力量都是从哪跑出来的?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被烧开的高压锅,却唯独没有那个最关键的气阀!如果控制不住,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费了好大力气调匀气息,孟久小心翼翼的调动着身体里的力量,缓慢而有节奏的念出一串符咒,双手用力均匀的抚过一个女孩的额头,肩臂,脊椎,又同样抚过另外一个女孩的额头,肩臂,脊椎。

女孩的身体渐渐松开,脸上僵硬的神情开始变得柔和起来,孟久深吸一口气,十指不停的相互揉搓着,直到发热。然后,他小心的用指肚压过女孩的眉毛、颧骨、嘴唇、鼻梁、最后,缓慢而坚定的合上两个女孩的眼睛。

这一连串动作做完,孟久感到自己后背都湿透了,张超虽然在一旁看着,却也是不觉满身冷汗,这……是在做什么啊…..为什么让他觉得气氛如此凝重呢?

两个人谁都没有注意,远处的房顶,一个白衣男子微笑,俯视着房间里的一切。一只蓝色光芒的小鸟从房间外飞起,穿过两幢塔楼,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在他的肩膀,那个男人伸手将小鸟握在手里,一道蓝光悄然流进手上那个龙头的戒指中。男人嘴角的笑意缓缓收起,眼角浅浅的皱纹勾画出智慧的痕迹:“嗯…比预想的快了些呢……”



“好了”孟久擦了把汗,长出一口气,拿起那个玩笔仙的硬纸板和铅笔放在床边的茶几上,看向张超笑道:“再玩一盘吧。”

“啊?”张超有些不知所措,磕巴道:“咱,咱俩?”

孟久很开心的咧嘴一笑,说出一句差点让张超跳起来的话:“你们三个。”

“什么?!”

“你有责任!”孟久不等张超跳起来,已然接着道:“你害她们俩变成现在这样,难道不该负责吗?”

“这,即使这样,也不用玩这个吧?”

“怎么?现在怕了?”孟久将笔拍在他手里,不急不缓的说道:“因为你提前松手,弄得那些鬼找不到附身的人柱,便会钻到人界,引起空间缝隙。唉,不知要有多少……麻烦死了!”

“不是”张超道:“就是玩个笔仙,你怎么扯出这么多东西来。”

“笔仙?你知道笔仙是什么?”

“什么?”

“是鬼啊,白痴!”孟久拍了拍那纸板道:“用招魂图玩笔仙……”说着,他脸色一沉,托起一个女孩子的一只手,做上下摆动的样子,阴笑道:“弄不好,死人会堆成山的!”

张超被孟久弄得有些发冷,退后一步,狼狈的撞在衣柜上,吓得手一哆嗦,将那根铅笔扔在地上。

孟久捡起铅笔,毫不客气的抓住张超的手,也不管张超嘴里不住的反对,硬是把铅笔再次塞到他手里,沉着脸道:“这事不解决,别看你现在没事,等这两个女孩死了,你死得更惨,不信你试试!”

张超嘴巴子哆嗦了一下,想解释说自己根本不信这个,可墙上突然噗的一声,一股黑水从墙上的裂缝中蹿出来,让他把到嘴边的话整个又吞了回去……还真,有点邪门啊。



离开孟久,狐狸化作白狐,在一座座大厦楼顶悠闲的溜达着,脑子却在飞速的运转着。最近,从山头村到尸虫,再从那封印的女鬼到现在的活尸,他总是隐隐约约感到一种不协调!可到底是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雨灵的出现!

孟久变强的力量!

纠缠至今的凡图!

画尸人的历史!

这里面一定有他们所忽略的地方,也一定就是他最近那种不安情绪的原因!可究竟是什么?!

狐狸甩了甩耳朵,还是回去看看吧……孟久那小子,别真出什么事……

狐狸想着,几个起落,跳下大厦,在空中留下一道优美的白线,落在一条黑暗的胡同里,这才恢复人形。

净月拍拍手,准备走上大街,打个车过去。也就在下一刹那,他整个人都如僵住一样定住身形,脸上露出一种自内而外的恐惧,缓缓转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