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凡图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凡图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好,”一个中年男子,一袭白衣,一副儒雅的笑容,却……满身危险的气息!

……净月愣了半响,张嘴动了动,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那男人微微一笑:“凡图,我就是凡图。”

净月陡吸一口凉气,动物与妖精的本能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他知道,他必须立刻逃走,一秒都不可多留。可他却没有动,理智告诉他,凡图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不是他想逃就能逃的了的!面对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却比面对一条毒蛇还要恐怖!

也就是在那一刹那,他突然明白,他们忽略的是什么了!

他们忽略的,是这个人的力量!

是的,绝对的力量!

而拥有这样的力量,何须拐弯抹角、阴谋诡计?!

如果说雨灵的事情是偶然,那将修罗刀交给孟久难道也是偶然?

“孟久是怎么回事?”线索如一团乱麻,他目前只能抽出这一条线来。

凡图微微一笑,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净月看着凡图缓缓抬起的手臂,叹气道:“你和杜亦羽到底有什么仇?”

“不一定非要有仇,才会成为敌人”

凡图的声音还在耳际回旋,净月连攻击都没有感到便昏了过去,只记得昏迷前,在心里骂了一句:靠,这还是人吗?!

凡图蹲下,抚摸着狐狸洁白顺滑的皮毛,却温和的一笑,沙哑的声音带着一种磁性,低语道:“不是我恨他,而是他恨我还不够啊……所以,步调要放慢一些,刺激却要大一些了呢。”



杜亦羽按照董小泉给的地址开了大约2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一处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豪宅的别墅,在管家的指引下来到正厅,等了好一会,才看到姗姗来迟的董小泉以及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孩。

“对不起,被我姐教训了一顿又。”董小泉看到他显得很兴奋,露出一种优越的神情对其它女孩道:“这就是杜法医,接触过许多死尸,希望能参加我们,了解更多灵魂的奥秘。”

“嘻嘻,是个帅哥呢。”

“这样的人也会去做法医?”

…….

那些女孩围着杜亦羽一句一句的说着,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如果孟久和狐狸那两个家伙在这里,势必会大叫:“这是杜亦羽吗?!”

就算鲁海,怕是也被惊得变成人,站出来指着他大叫:“靠!你就装吧你!!”

只可惜,此时孟久和狐狸无法看到这奇景,而鲁海正远远的站在那别墅前的山坡上,看着那个偶然晃过窗前,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她竟没有被杜亦羽封在体内……该死的!那姓杜的把他骗得滴溜转!

不过,当年杜亦羽那家伙究竟是怎么想的啊!宁肯和他大打一架,宁肯时刻提防着他的杀意,宁肯冒着让自己所背负的一切都被破坏的危险也不告诉他真相!!

靠!

上次他成心露出破绽让申公豹进来,确实是想利用那家伙杀了杜亦羽的。

只要在杜亦羽封尸之前杀了他,便有可能救出封在他体内的魂魄!

靠!

鲁海一拳打在旁边的树干上,不知道是该生气好,还是该高兴好!

当他第一次看到狐狸,就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了……杜亦羽也该知道的,可那家伙不点破,不回避,让他也有些佩服!

正好,他可以利用狐狸对杜亦羽的仇恨,挑拨狐狸的恨意,还特意用寻找凡图的理由将狐狸拉近杜亦羽身侧。可惜,狐狸还是失败了……

为了救她,他要杀他,用他们最熟悉,也最痛恨的死亡,来破坏那个男人用几百年承受的一切……

他承认,自己没有杜亦羽狠,就算知道他失去了力量,却不愿自己下手,而是借用申公豹…….可是,没想到,却让他再一次亲手杀死那个女孩……

唉……

鲁海沉重的叹了口气,当他发现杜亦羽还和800年前一样,当他发现那个家伙对自己做了什么的霎那,他从心底发出一串冰冷的颤抖!

他真的不懂,杜亦羽他到底在想什么!

当初封印那么多的画尸人,不就是为了将他们永远的封印吗? 可为什么! 800年了,他却不让自己的身体死去,不进行封尸?

他在犹豫?还是已经被那些魂魄中承载的痛苦扭曲了灵魂?



出生,死亡,转世

他们就像一个不断失忆的人一样,再次醒来,物是人非,可所有的悲哀、伤痛、不想回忆却无法忘却的一切,不断的折磨着他们。

他们害怕死亡,因为他们害怕再次醒来时的那种绝望,彷佛要将人揉碎了一样的绝望!但起码,在死亡与觉醒之前,他们还能让灵魂得到休息,即使只是那么短暂的休息,也足可以成为他们继续下去的希望。

而这个家伙……800年没有休息了,背负着那样多纠缠而绝望的灵魂独自活了800年……

他一直告诉自己,为了救她,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哪怕是杀死自己出生入死的朋友!

而该死的,杜亦羽竟然没有封印她!为什么?为什么不为自己解释解释?!靠!

鲁海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摆脱情绪的困扰,可……心里巨大的悲哀却还是一波一波的袭来。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了解杜亦羽,那么多的误会,那么多的伤害,到底那个男人还有多少承受的底线?

鲁海眼中闪过一丝愧疚,果然,只有那个家伙才是杜亦羽真正的朋友……可他到底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