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乔夫人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乔夫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超傻呆呆的看着孟久将床上的两个女孩搬起来,背靠床头坐好,傻呆呆的被孟久拽到床上,歪歪斜斜的窝在那里,看着对面两个面色苍白的女孩眼皮不住的抖,抖……

“我说…..”

“来,来”孟久斜跨在床沿悠闲的招呼道:“一起来玩笔仙。”

“不是…….”张超强笑着,就往床下挪,感觉自己像是遇到了一个变态。

啪,孟久一把抓住张超的上臂,冷笑道:“看清楚再下床,走错一步,可就是地狱了。”

张超一愣,下意识的往地面看去,却是倒吸一口凉气,脸色一下子变得比鬼还难看,双眼圆瞪,眼角似乎都要挣裂了!

这屋子不知何时竟变成了血池,而在那浓得起皱的表面上,漂浮着一个个人类的断臂残肢!

张超只觉得心脏似乎都堵在了嗓子眼,眼睛发黑,脑袋优点发蒙,一口气倒了半天才算顺过来,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人会被吓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缓过劲来,张超大吼一声,狼狈的缩在床尾,惊恐的看向孟久。

孟久似乎懒得回答这种问题,只是掏出一把生锈的小刀,割破手指,画了两张符,贴在两个女孩的额头,这才看向张超,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对着张超招了招手道:“一起来玩笔仙吧。”

张超自胸腔里呻吟一声,浑身像打百子般发抖,那两个女孩,竟也跟着孟久做出一样的动作……..

“放我走!”张超突然站起来,对孟久和那两个女孩胡乱的挥手道:“变态!你们都是他妈的变态!”说着,身子探出床尾,似乎想要不顾一切跳下去逃走,可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还是没能跳下去。

“操!我他妈的在做噩梦妈?!”张超颓然盘腿坐下,手颤抖着去摸上衣兜里的烟,可手一抖,整包烟一去不复返的掉落进地上的血水里。

张超一愣,抬起头,便看到孟久已经把那纸板放正在中间,双手做拿笔状,而那两个女孩,依旧闭着眼,毫无表情,却不知如何一起拿起了那根笔,悬在纸板上方。

张超眼皮又抖了抖,看了一眼孟久,感到对方的不屑与鄙视…….

妈的!拼了!

张超一狠心,伸出手握住那根笔……

当然,他很小心的,不敢去碰那两个女孩的手指……



第十三章乔夫人



晚上10:00,一辆卡的拉客和一辆别克停在别墅门前,管家恭敬的打开车门,然后,自小轿车里下来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

“都来了?”那女人的声音有些低沉,听起来不是很年轻了。

“来了”管家恭敬的回答,又加了一句:“不过,董小泉带来一个男人。”

“什么?”女人一愣,凌厉的目光看向管家。

管家连忙道:“我怕董小泉透露过什么秘密,而且他也到了这里,所以,便让他留下了,就等您下令,看看怎么处理了。”

“干什么的?”

“是个法医,姓杜。”

“胡闹!”那女人气道:“处理警察局的人,你知道要费多少手脚吗?”

管家不敢多话,只是微低着头,不住道‘是’。

那女人冷哼一声,由两个保镖护着走进别墅,然后,便看到那个坐在沙发上,用纸牌给那些女孩子们算命的‘杜法医’。

“你命里犯水,所以怕火。”

“不是说水火不相容吗?我既然犯水,就该是火命,火命怎么会怕火?”

“有火,用什么浇?水啊。”杜亦羽温柔的笑道:“你命中犯水,若用水克火,你是必死无疑。所以啊,你绝对不能有火,不然,没得救。”

那女孩让杜亦羽说得一愣,背上一阵发毛,刚要开口,便被一个声音抢了先:“法医,也信这个?”

“师傅!”那些女孩回头看到那个女人,立时变得兴奋起来,纷纷站起来,自觉的排成两排,将中间让出一条道来。在这个师傅面前,她们再次记起自己得信仰,神情上带着由衷得崇敬,甚至连杜亦羽得存在都被忽视了。

“你好”那女人走到杜亦羽身前,握了手,用尖锐的目光盯着他,试探道:“杜法医来这里是?……”

“小泉有了自己的信仰,她姐姐不放心,委托我过来看看。”

“是吗?”那女人看了一眼小泉,冷嘲道:“我还以为杜法医是来抓人的呢。”

杜亦羽一笑,道:“如果来抓人,就不会是法医了。”

“那么,”那女人向四周一指,挑眉道:“这里你都看到了,我们只是为了共同的兴趣而聚会罢了。我想,这不算非法集会吧?”

杜亦羽慨然一笑,不答反问道:“贵姓?”

“你可以称呼我乔夫人”

“乔夫人”杜亦羽略一沉吟道:“我希望,今晚你能忘记我法医的身份。”

“这很难。”

“其实,做法医的,和做刑警的有些不一样。”

“都是警察,有什么不一样的。”乔夫人冷笑,向身后的保镖使了个眼色。虽然只是几句话,可凭着她多年的商场生涯,她敏锐的感到这个男人不好对付。今晚时间有些紧,她没有空在这里斗心思,而她又已经很清晰的判断出,绝对不能轻易放这个男人走……没办法了,只能动手了,送上门来的祭品哪有不要的道理……

杜亦羽看着那两个从门口走进来的保镖,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危险,懒洋洋的一笑道:“做法医的,或多或少,或早或晚都会见到那些东西的。”

乔夫人一愣,示意保镖停下,有些惊讶道:“你什么意思?”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杜亦羽反倒悠闲的坐下,道:“见得多了,自然就会有兴趣。乔夫人,我不是那种死板的人。”

乔夫人上下看了杜亦羽数眼,突然一笑,对董小泉招了招手,柔声道:“小泉,这位是你的朋友?”

董小泉上前,十分顺从道:“是,师傅。”

乔夫人笑得更温柔的道:“既然这样,那今晚的仪式就由你来吧。”

董小泉一愣,随即露出兴奋又紧张的神情,道:“好!谢谢师傅!”

“你去准备吧”乔夫人对杜亦羽道:“我们今晚正巧有个仪式,杜法医是否有兴趣参加?”

杜亦羽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又在乔夫人的示意下坐在一旁等待。而乔夫人和剩下的女孩也都盘腿坐下,颇有入定的感觉。

管家在屋子四个角点燃十二把香,又端来一个青花香炉,点燃三柱红色的檀香,放在乔夫人面前,然后,便和两个保镖退出门外。

烟雾缭绕间,一丝阴柔的音乐如蛇般探出头来,不停的游走于各个角落。女孩子们鼻息均匀,眼皮不动,如进入深度睡眠的状态一样。

杜亦羽渐渐闭上眼睛,看似也睡熟了一样,可嘴角却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冷笑――有三个吧…….死人复活?哼,只不过是活尸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音乐陡然一高,女孩子们都睁开眼睛,神情麻木的站起来,一个跟一个的向别墅后门走去。

乔夫人睁开眼,看到杜亦羽依然闭着眼坐在那里,皱了皱眉,走过去,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上路了,杜法医。”

杜亦羽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即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跟在最后,步履僵硬的走着。

乔夫人眼里闪过一丝冷笑,走在杜亦羽的身侧。

那辆别克不知何时停到了后门,女孩们都上去后,乔夫人却拉住了杜亦羽的胳膊,指引着他坐进了那辆卡的拉客。

两个保镖一人开一辆车,往山里开去,乔夫人看着窗外隐匿于黑暗中的山林,脸上的神情有些变幻没测。突然,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古怪的玉石印章,迅速的盖在杜亦羽的左肩,然后,警惕的坐到对面的座位上,冷笑着看着杜亦羽。



刚才还是一脸麻木的杜亦羽神情突然‘活’过来,叹了口气,用手翻开衣领,在左肩上看到一个黑色的咒字,略一吃惊,随即看向乔夫人:“这是干什么?”

“这是对不老实的惩罚。”

杜亦羽似是一点也不担心,反而有点像是应付事是的问道:“我哪里露出破绽了?”

乔夫人摆弄着手里的印章笑道:“我那迷魂的音乐只对女人有用,你不该也装作中了法术的样子。”

杜亦羽苦笑了笑,却看向乔夫人,缓缓道:“死人,也可以算作女人吗?”

乔夫人一愣:“你说什么?”

杜亦羽笑道:“你那些女孩里,有三个已经死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乔夫人吃了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杜亦羽淡淡一笑,颇有深意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乔夫人惊疑的看着杜亦羽,良久,才长出一口气,自嘲的笑道:“我倒忘记了,你是个法医……可是……那三个女孩,无论说话、行事,还是外表神情,到底哪里让你看出她们是死人的?”说着,乔夫人微皱眉头疑惑道:“而且,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就算我说她们三个是死人,也不该相信的。你也……太特殊了吧?”

“我说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诈尸对我来说,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你见过起尸?” 乔夫人道:“你究竟来干什么的?不是来暗查的?”

“我才没那闲工夫。”

乔夫人半信半疑的看着杜亦羽,突然一笑道:“无所谓,反正,无论你是来做什么的,你今天是死定了。”

“哦?”

乔夫人摇了摇手里的玉石印章道:“只要这章在我手里,你就无法摆脱我的控制。而我,要用你做今晚的祭品,为了让那片土地更加的阴暗。”

乔夫人说着,手中的印章依然悄悄的对向杜亦羽,只要他有一丝异动,她就准备念动咒语,让他尝尝这印章的厉害。可出乎她的意料,杜亦羽只是懒洋洋的‘哦’了一声,好像她所说的事情完全和他无关是的!

乔夫人只觉得心里有一股气无名的怒气,可却又没地去撒,恨恨道:“你不相信?”

杜亦羽淡淡的道:“相信”

“你不怕死吗?”

杜亦羽讽刺的笑了一下,声音不高,缓缓道:“如果死了就真的是死了,那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乔夫人冷冷的盯着杜亦羽道:“哼,少跟我装蒜!一会我就让你知道,死到底可怕不可怕!”

乔夫人话音方落,车也缓缓的停下。保镖从对讲机里道:“夫人,到了。”

乔夫人用印章对着杜亦羽,冷冷道:“下车!”

等乔夫人也下了车,杜亦羽看着乔夫人以及她持在手里的印章,终于忍不住笑道:“那东西能打出子弹吗?”

乔夫人冷哼“一会你就笑不出来了!”说完,向已经站在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保镖抬手推了一把杜亦羽喝道:“快走!”

杜亦羽也不在意,微微一笑,跟在那些依旧毫无表情的女孩们后面往一处山坳里走去。

虽然只有三个探照灯,但这条路显然可以修葺过,并不难走。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的下坡路,前面竟现出一条清澈的小溪来。沿着溪边,是一片狭长的平地,走不远,月光渐明,两边的山势也逐渐缓和下来,道路越见宽阔,终于来到一处开阔的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