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乔夫人2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乔夫人2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队伍停了下来,女孩们自觉的站成两排,面向着一个普通的草棚子。

杜亦羽随意的一扫,便发现平地上有数处新翻过的痕迹,远处有些土地的颜色略深,有可能是塌陷的土坑―――应该就是这里了!

不过,她隐藏的实在很好,都站在这里了,竟然还感觉不到……

“让你先看出好戏!”乔夫人笑着对杜亦羽说完,将手里的印章交给旁边的保镖,自己则走向那个草棚。

与此同时,那如蛇般的音乐再次想起,那些女孩们的神情渐渐活动起来,等音乐停下,那些女孩很明显的醒了过来。

这显然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没有一个女孩惊慌,反而很有秩序的行动起来,不一会,就从灌木丛中搬出各种东西,搭起了一个祭台。

杜亦羽实在无聊,捡了块干净的石头做了下来,有意无意的抬头看向远处的山头,眉头微皱。但愿凌绸如他所猜,会带着聚魂丹,否则…….就只有看鲁海到底帮谁了……

明月中天,乔夫人换了一身道服,手里端着一个深红色的盒子走出来,后面跟着一身鲜红衣服的董小泉。

乔夫人带着董小泉走到供桌前,点燃供桌上的两根红烛。这期间,董小泉偷偷的瞥了杜亦羽一眼,嘴角露出一个少女俏皮的笑,可那眼中的神情却有着恋爱中女人一种狂热。

乔夫人做了一连串繁复的拜祭动作,口中低声念着古怪的咒语,娴熟的烧了一张符咒,将符灰洒进一碗清水之中,这才拉着董小泉走上祭台,指引她跪下,用中指点了符灰水在她的眉心缓缓的画着某种图案,同时曼声吟诵道:“我尊敬的月神,请接受这纯洁的女孩,赐给她永恒的青春,她将成为您忠实的仆人。”

周围突然响起三个女孩僵硬却越来越高的念讼声:“董小泉,董小泉,董小泉……”

满月的银辉洒在大地上,让董小泉那鲜红的衣服少了一些热情,多了一丝冷肃。

时间彷佛渐渐凝滞成一种胶着的状态,山谷中的空气也多了一丝凝重:神情肃穆的乔夫人,虔诚的女孩,周围羡慕的目光,与那如勾魂般令人汗毛直竖的念讼声......

渐渐的,所有的女孩都像中了魔一样,跟着一起念着董小泉的名字。整个山坳里回荡着一股阴冷的气氛。

哈哈哈哈

一个清冷的笑声陡然响起,如一把利剑,划破这阴森昏沉的气氛。女孩们身体一震,同时闭上嘴,眼中显出一片慌乱,只有三个女孩,木然的站在那里,眼中是一片麻木,彷佛丢了魂是的,还在不断念着董小泉的名字。

董小泉两手紧张的绞在一起,惶恐的看向乔夫人。

乔夫人缓转过身,看向懒洋洋的那个男人,眼中透着冰冷的怒意:“对月神不敬者,死!”

“你不是本来就想让我死吗?”杜亦羽冷笑。

乔夫人冷喝:“带他过来!”

“走!”一个保镖上来就要伸手,可当他无意中接触到那个男人的眼睛,伸出的手却愣是僵在半空中。毫无理由的,他感到心跳加速,直觉告诉他,这个看起来毫无威胁性的男人,可能比最残忍的杀手还要可怕!

那种眼神,只有踩着别人的尸体一路走来的人才会有……

保镖看着杜亦羽站起身,陡然后退一步,伸手就要拔枪。可他的手刚摸到枪柄,却已经被杜亦羽牢牢的按住!

保镖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那个男人。

月光下,杜亦羽的眼神静谧而深邃,可眼底深处溢出的寒冷却令那个保镖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就在保镖觉得自己快要忍受不住这种压力时,杜亦羽却带着嘴角的笑意,松开了手,转身向乔夫人走去。

乔夫人也看出有什么不对了,她身上竟也带着一把小巧的女式手枪,对着走过来的杜亦羽道:“警告你,不要耍什么花样!”同时对那依旧紧张的保镖道:“废物!那印章呢?!”

那保镖得了提醒,立刻将那印章对着杜亦羽道:“别动!”

杜亦羽顿了顿,却没有回头,向乔夫人笑道:“不是你要我过来吗?”

乔夫人松开按在董小泉头顶的手向那保镖招了招,另一手举枪对着杜亦羽,冷哼道:“站在那就成了!”同时冷冷的瞥了一眼董小泉道:“蠢货!”

“师傅!”董小泉一惊,连忙要解释,可乔夫人已然断喝道:“行了!你难道忘记了吗?!你的生命是月神的!竟然还会被男人所引诱!原指望你能从刑警队那边得到消息,免除大家得危机,可你却笨到引狼入室!!”

杜亦羽听到这样一番话,真是又想哭又想笑,这美男计的帽子算是戴上了。

这时,那保镖已然绕过杜亦羽将印章交给乔夫人,然后站在董小泉的身后,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站起来。

乔夫人走下祭台,将印章对着杜亦羽冷笑道:“你一定无法想像这印章能有什么用。”

杜亦羽淡淡一笑,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人忽略的气势“我虽然从来都不研究这些东西,可你这印章上的篆字我还真见过。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控制尸体的咒文,江西赶尸匠就有用这个画符的。当然,如果给你印章那人在上面留下了足够的力量,你完全可以靠它来控制活人。”

乔夫人双眼惊疑不定,对杜亦羽道:“你是什么人?!”

杜亦羽淡淡一笑,道:“可惜,你控制控制那些女尸还凑合,至于我……”说着,杜亦羽掀开衣领,露出那黑色的印记,冷冷一笑道:“更可怕的是,控制术一向都是可逆的。一旦你控制不了对方,那你就要承受这术法的反噬。”说着,他伸手向肩头摸去,随着手掌滑过,那印记便像被擦掉一样,渐渐消失了。

杜亦羽淡淡一笑,低声道:“那些被你控制日久的尸体,是不会放过你的。”语音方落,乔夫人手里的印章突然噗的一声化为石粉,被山风一卷,彻底的消失了。

乔夫人被惊呆了,这个法医,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