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所谓恐怖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所谓恐怖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超满头大汗的看着那只笔在纸板上胡乱的画着,却死也不敢松开!

这样恐怖的情景,再加上孟久严重的警告,他已经完全陷入恐惧之中,由不得他不信了!

波!

墙上已经裂开数个口子,流出的黑水渐渐将血水都盖住了,就好像红色的泥浆上漂了一层石油,再加上那种混合了血腥和发霉味道的气味,令人作呕!

“喂!”孟久顾不得摸汗,双手换了个手印,却突然道:“你也用些力气行不行!”

张超左手用力握着右手腕,又急又怒:“再用力,老子胳膊就折了!”

“笔不能出纸!”孟久皱了皱眉,又丢了一句:“不是用傻力气!是用心力!”

“什么?!”张超用力将那疯狂的笔往回拉,眼神下意识的顺着那两条细瘦的胳膊往上看去,一个女鬼不知何时竟做在两个女孩中间,狞笑着,握着两个女孩的胳膊,疯狂的舞动着!眼神接触的刹那,张超大叫一声,手一抖,似乎有那么一秒,手松开了笔杆……

那一瞬间,两个女孩的眼睛突然睁开,额头的符咒砰的一声竟似爆炸一样成了飞灰。

“不好!”孟久大叫一声,伸手从床头扯过一个枕巾扔在地上,然后飞身跃下,踏在平整的浮在血水上的枕巾上。

噗!噗!噗!

黑水突然从女孩们的嘴里涌出,却像是活的一样缠绕在她俩身上。一只冰凉的手臂自脑后抚摸着张超的眼睛,他眼珠子一翻,终于被吓得晕倒在床上。

孟久觉得后背冷汗直冒,一边加速念着咒语,一边将修罗刀狠狠的划过手臂!

一点血怕是不够吧…….

然而,血喷出的瞬间,孟久突然感到一种沉厚的力量自脚底涌出,只一眨眼间,周身都充满了他从未体验过的力量!

靠!又来了!

孟久在心力骂了一声,最近这是怎么了!力量不稳定也就罢了,可这股子怪怪的力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孟久的血流下,血水上漂浮的黑水立刻退缩开去,而整个血水也开始沸腾起来!

封印…..

不知为何,孟久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词,这让他自己都吓一跳!以他的力量,想杀死这种凶灵已经很难了,怎么会想去封印呢!!!



不到半个小时,一个长方形的墓坑就挖好了。董小泉长吸一口气,胸膛起伏加速,显然有些紧张。她将躺在那个黑暗的墓坑中,任由土石将她掩埋。死亡是必经的过程,但月神很快就会让她复活,得到永恒的青春!可……她突然发现自己心里升起一丝不安,刚才那血腥恐怖的一幕萦绕在她脑中,以及她们迅速腐烂的身体…….这一切,是不该和高贵善良的神有任何关联的!可…….

董小泉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难道,自己的信仰出现了问题?!不!她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动摇心志!如果让月神知道了,就不会赐给她永恒的青春了吧…….她忍不住回头向杜亦羽的方向看了一眼,却看到两个保镖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杜亦羽的身后,虽然太远太黑,可从保镖的姿势上看,一定拿着枪!很好!只要那个男人成为祭品,月神肯定会原谅她刚才小小的杂念的!

“月神”乔夫人走到凌绸面前,恭敬道:“是先让董小泉归尘,还是先做祭祀?”

“祭祀?”

乔夫人用眼神往杜亦羽的方向一带道:“为了让这片土地拥有无尽的力量,我依照您的指示,每月都会举行祭祀。今天的祭品也准备好了。”

凌绸目光流转,像是刚刚才看到杜亦羽,嘴角先是微微上扬,然后,眼角也挂上了笑意,挑眉道:“这个祭品不错,只不过我怕你搞不定他。”

“啊?……”

凌绸打断乔夫人道:“我今天也带了个祭品过来。”

乔夫人一愣,愕然道:“是,是嘛!那,先,先用您带来的?”

凌绸挥了挥手,四个神情麻木的女人便压着个手臂反绑的女人从山坳口走了进来。走过祭台,烛光晃过那四个神情麻木的女人,其中一个竟是和鲁海在酒吧的那个女人!

杜亦羽看清那个女人,竟是翡月,不由一愣,随即皱了皱眉,却没有动。

凌绸看着杜亦羽笑道:“怎么样?我是杀了她呢,还是你过来让我杀了?”

杜亦羽叹了口气,站起来对凌绸道:“要玩这些花样,你还是去找鲁海吧。”

“无聊!”凌绸白了杜亦羽一眼,反手抓过翡月,看着她眼中愤怒而倔强的神情笑道:“你喜欢这个吧?”

杜亦羽面无表情的看着凌绸,既不回答也不否定。

凌绸轻盈的转身,贴在翡月身后,轻柔的抚摸着她白皙的颈部,悠然道:“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和你那个丫头一模一样!善良、坚强、乐观、倔强、什么都敢干,却又并不卤莽。呵呵,就算她是个黄毛丫头,对于你来说,怕是也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吧?”

杜亦羽神情不动,眼中却已带上了一丝杀意。

此时,乔夫人她们都有些看愣了,尤其是董小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们的月神竟似认识这个法医!

想起刚才玉章在乔夫人手中化作石粉的一幕,女孩子们眼中又多了一丝不安,终于得见月神真容的喜悦与兴奋,渐渐的被惊疑与恐慌所掩盖,对于她们来说,这个法医的到来,似乎预示着一场巨大的灾难!

“而且…….”凌绸对着翡月的耳朵吹了口气,轻笑道:“真是巧啊,竟然是她的后代……虽然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可我还是忍不住想杀了她呢。”说着,在翡月的后颈画了几下

僵死的喉咙蓦然舒畅,翡月张口第一句竟然喊道:“快去救雨灵!”

噗….

如刀刃穿过纸盒的声音,肩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翡月忍不住大叫一声,险些疼得昏过去。肩头,一片又薄又窄的银色剑刃穿肩而过,将她钉在祭台中心深埋入地下的一根木桩上。



枪声同时响起,一颗子弹笔直的射向凌绸的心脏,击在皮肤上,却像是被一副透明的盔甲弹开,最终打入旁边的土地中。

乔夫人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叫那两个保镖,却惊愕的发现那俩人躺在地上,不知死活。而杜亦羽正将一把手枪随手抛在地上。

“月神法力无边!”董小泉突然喊了一声,乔夫人陡然反应过来,连忙跪下自责道:“月神受惊了!”

凌绸挥了挥手,似是毫不在意,将手上的鲜血擦在翡月的衣服上,才转头看向远处的杜亦羽道:“竟然用枪?你不会,真的失去能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