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对峙(上)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对峙(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亦羽看也不看一旁满头冷汗、半边衣服都被血染红的翡月,冷冷道:“放了雨灵,我随你处置。”

凌绸失声笑道:“喂,你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资本和我谈生意?而且,如果你不管这丫头,可就又要多出一个为你而死的女人了。”

“放屁!”翡月脸色有些发白,声音因疼痛而有些虚弱:“谁会为这种自大、冷漠又孤傲的男人去死啊!”

“呵呵,好”凌绸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掩嘴笑道:“这话我爱听!”

一片云飘过,遮住皎洁的月光。杜亦羽的脸藏在黑暗中,只有一双冷然的眼睛闪着看透一切的智慧。他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你似乎知道雨灵是什么人……”

“……”

“我知道,你想利用雨灵来威胁那些家伙,自己当寨主?过时了!”

“……”

“你在这里弄这么多尸奴干什么?”

“这无关紧要吧?”凌绸道。

杜亦羽看着凌绸的神色变化,笑道:“不过,光那些尸奴,恐怕还不够。所以,你身上一定带着那个珠子,对吗?”

凌绸又是愣了愣,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有些僵硬,怒道:“是又怎样?”说着又是一笑道:“你不会想要用那东西来恢复力量吧?呵呵呵呵,你能抢得过去吗?”

杜亦羽一愣,似是有意无意的看了翡月一眼,笑道:“除了抢,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吗?…….”说着,又叹了口气道:“凌绸,放了雨灵,她是一把双刃剑,纵然能帮你,却也能伤你!”

“哼”凌绸冷哼:“有用没用,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

杜亦羽冷笑:“能让你现身的诱惑,绝非易事。”

“哼”

“是谁告诉你雨灵的事情?”

“凡图!”

“果然是他……”杜亦羽道:“他现在在哪?”

“杀了”

“什么?”

凌绸冷哼道:“这种欺师灭祖之徒,不杀还养着啊?”

杜亦羽苦笑:“你怎么还这样鲁莽?”

“喂!”

“你知道凡图对鲁海做了什么吗?”

“他不是封印了鲁海的灵吗?”

“你没问问,鲁海的身体被怎么处置了?”

“灵都被封了,身体恐怕早就扔到山沟里喂狼了。”

杜亦羽苦笑:“这种傻事恐怕只有你会做。”

“杜亦羽!!”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那时候,你已经一个人藏起来了,所以你不知道,鲁海封了一个饕餮在身体里。”

“什么?”凌绸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惊疑道:“你是说,凡图那家伙…….”

“对”杜亦羽点头:“所以说,普通的办法,是不可能杀死他的。”

凌绸陡然吸了一口气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杜亦羽叹气道:“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人。难怪连鲁海也会上当。”

凌绸皱了皱眉,却突然冷冷一笑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拖延时间?哼,杜亦羽,你早该封尸了。真不知道你犹豫了好几百年,到底在想什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早就说过,画尸人的时代终会回来的!”

“都快一千年了,你怎么还在想这些?”

“这么好的机会,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你死,你身体里的天授灵魂就能得到解放。”

“然后呢?你打算利用那珠子的力量,将他们弄进这些活葬的尸体里?”

“对啊,总比让他们转世,到处去找要方便。”

凌绸说话的时候,翡月白着脸,全副精神都集中在被捆住的双手上,没用多久便悄然解开了绳索!

但她没有动,只是静静的观察着杜亦羽和凌绸的神色,她在等一个机会!多年的冒险生涯,让她学会如何抓住那毫秒间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的那一瞬间!

就在那一秒,她顾不得去拔肩头的匕首,凭着一股子狠劲,用力向凌绸扑撞过去。那直透肺腑的疼痛令她嘶喊,鲜血在空中飞扬,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羽翼破损的天使,那是勇敢与伤痕、自由与痛苦的组合。

杜亦羽唇边的笑意陡然消失,在同一时刻向凌绸射出手中的小刀,随即也快速冲过去。

凌绸躲过杜亦羽的小刀,被翡月意外的一撞,向前跌开一步,立即稳住身形,恼怒的回掌击去。

而杜亦羽离着三步远便打出一掌,凌厉的劲风呼啸而去。

凌绸收掌,转身,另一掌迎住杜亦羽的掌风,而杜亦羽也跑到近前,一把拉过翡月,却已没有时间退下祭台,只得将疼的浑身颤抖的她挡在身后。

乔夫人早已愣在一旁不知该做什么,这下更是冷汗涔涔,低声道:“月…..月神?”

“闭嘴!”凌绸哪里还顾得上她们,满眼怒火的瞪视着杜亦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