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对峙(下)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对峙(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阵风吹过,杜亦羽看着凌绸眼中的怒意,才发现自己后背也出了不少冷汗。幸亏那个女人想要以翡月为筹码对付他,幸亏她对他到底还有几分顾忌,否则,现在翡月可就危险了。

一只满是汗水的手伸进他的掌心,塞给他一颗如冰般寒冷的珠子。

“哼,别逞强了!刚才那一掌差远了,看来,你的灵力真的还没有恢复!”凌绸双手相合,双目如燃烧般闪闪发光,手心处一团不安分的金色光芒悄然出现。

杜亦羽不动声色的向左跨了一步,离董小泉的位置近了一些,这才道:“如果你要杀人,最好不要花时间去和他说话。”

话音一落,他便将手里的珠子放入嘴中,而凌绸的脸色也跟着变了,狠狠的瞪向翡月:那个女人,凡图似乎说过,是做小偷的!

几乎是同一时刻,凌绸再也顾不得手中凝聚的力量是否足够,大叫一声,向杜亦羽推去。

呀!!!!!!!!

金黄色的光束,夹杂着如雷鸣般的轰响扑面而来,翡月早已紧紧的闭上双眼,下意识的用手臂挡在脸前。而周围的女孩子们无不面无血色,在那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中惊叫着。

啪!

那样惊天动地的场景,却在一声如气球爆炸般微小的啪声中消失殆尽。

当翡月的眼睛从强光的照射下恢复过来,首先看到的,是杜亦羽那宽阔坚挺的后背。她惶急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杜亦羽,没有血,幸好,没有血……

可还没等她有所反映,耳边突然传来董小泉的惨叫,翡月转过头,先是看到董小泉因惊恐而放大的瞳孔、苍白的脸孔,然后,她顺着董小泉的目光看过去,那一瞬间,她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那么多女孩子,包括乔夫人,竟已变成一具具干尸。

那光……这就是画尸人的力量吗?!

翡月向四周看了看,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她直觉的感到,在她和董小泉周围有一层那种叫做‘结界’的东西。

“为什么不救她们?”翡月声音压得很低,微微有些颤抖,努力忍着胃里的一阵阵翻涌。但不知为什么,问完这句话之后,她却又有一些后悔。

但,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杜亦羽像是没有听到。与此同时,杜亦羽将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一股暖流瞬间覆盖了全身,本已摇摇欲倒的身体竟感觉好多了,血也奇迹般止住了。

“好,很好”凌绸双手攥拳:“我费劲心血炼就的聚魂珠,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杜亦羽自嘴中吐出一颗黯然无色的珠子,随手一扔,摇头道:“可惜,现在已经不再是人被画尸人玩弄于股掌的时代了。虽然还是有人对活葬深信不疑,可却也有许多年轻人不顾一切的逃离那个风俗。大概是这个原因,所以你这珠子并未聚集到足够的力量。”杜亦羽眼中流露出一些清冷:“你该醒醒了,放弃吧。”

凌绸看着杜亦羽笑道:“我倒忘了,要如何才能长生不死,应该向你讨教讨教的。”

“很简单,把自己变成活尸就可以了。”

“放屁!”凌绸双手一合,再次松开来,却并非方才的金光,而是一道道淡黄色的,如烟般的光,盘旋着,飞进那些女孩子们的干尸,飞进四周的土地里。

噗、噗、噗!

地下,几只手臂破土而出,如狰狞的树枝,又如恶魔的手臂,在地上死鱼般折腾着。然后,那一个个方佛来自地狱的身影便从地下钻了出来。

踊化一般,那满是泥污的脸上,带着满脸兴奋的微笑,混在那些新鲜的干尸中,向三个人走来。

“杜亦羽,你对付的了吗?”翡月抓起祭台上的一个铜制烛台,拔去上面的蜡烛,露出那绝对可以当作凶器的铜杆。

杜亦羽看了一眼翡月那好像诈毛的小猫是的神态,唇角不由勾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但很快的,他便恢复平日的冷淡,冷冷的看向对面的凌绸道:“人多,并不一定就能赢。”

凌绸踏前一步,一只手缓缓举起,指尖闪烁着一点金光:“是嘛?但至少可以分散你的精力。”话音方落,凌绸指尖的光芒陡然射出,四周的尸奴周身也裹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嘶叫着扑了上来。

董小泉刚才吐了又吐,此刻又是惊吓,又是腿软,竟连站都站不起来。翡月跺了跺脚,跳下祭台,用力把她往起拉。而那些尸奴,周身似乎带着一股寒气,还没到近前,翡月便感到胸口一阵窒息,眼前景象有些扭曲,那种感觉,似乎马上就要陷入幻觉一样!

紧接着,她便惊恐的看到自己的下半身开始变得腐烂,干瘪;她听到身侧董小泉绝望的叫声。是幻觉,还是现实,真的无法分清了!她只知道,这些尸奴真的很厉害!

就在翡月感到自己渐渐要陷入幻觉的时候,一只温暖而坚定的手将她拽回现实,而那些尸奴,就在她的面前,东倒西歪的倒了一地。

“试着,让沉睡的基因苏醒吧。”杜亦羽的手指拂过她的耳骨,在那薄如蝉翼的地方略停了一下,有点烫烫的……

靠!说话就说清楚了!我听不懂啊!!!!

翡月只觉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还没反应过来,杜亦羽却已转身向凌绸走去。

“血……”董小泉只回了一下头,便愣住了。

嗯?翡月一愣,也感到了一丝不对头。她飞快的摸了下自己的耳朵,借着月光看到了满手的鲜血!

杜亦羽!翡月陡然吸了一口凉气,这才看到,正和凌绸缠抖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身上不知何时多了斑斑血迹……

“啊!”董小泉又是一声叫,一把抓住翡月道:“快!又起来了!”

“什么?”翡月转过头,倒吸一口凉气,那些尸奴,竟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更为可怕的是,刚才杜亦羽不知干了什么,面前的这些僵尸,不知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看起来更让人心惊肉跳!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救命啊!”董小泉突然大叫着,往杜亦羽和凌绸那边跑去。

翡月跺了跺脚,快步追上,用力一拉,将她摔在地上,忍不住气道:“你想找死啊!”

是的,那边的两人,看似方佛只是在笔划拳脚,动作甚至有些缓慢,可只要稍稍接近一点,她就会感到一种要将她的灵魂都撕裂般的巨大力量!

无论是什么人,只要进入那力量的旋涡,都会立刻魂飞魄散的!

怎么办?翡月不由握紧双拳,不能再让那个男人担心了!

可是,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