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修罗刀回来了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修罗刀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黑水如有生命的油般,迅速的远离孟久的血液,在床的另外一边纠结堆积,像是恶魔在用泥堆塑一个女人的身体。

孟久抄起椅子,将一个扑过来的女孩打回到床上,又一手抓住扑向张超的女孩,将她扔回床头,双手合印,伴随着一声咒语的吟诵声,两手食指之上竟凝聚出一颗小小的光球――虽小,却亮得刺眼!

孟久也被吓了一跳,这一招他使过,可从来没有夸张到能出现光球!

黑油般湿腻腻的女人身影渐渐成形了,顾不得多想,孟久食指一引,那小光球便像颗子弹一样打穿那人影,在胸口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洞!

靠!

创记录了!

孟久心底也有些兴奋,自从修罗刀不能再用之后,他心底总是有着一种被抛弃的自卑。

今天,心头终于觉得痛快了!

来吧!

孟久看着床上两个女孩已经开始龟裂的脸孔,再次结印,救不了你们,但也要送你们成佛!

吼!

昏倒的张超突然弹跳起来,冲着孟久如野兽般的大叫,突然又用男人的嗓音发出一种柔媚的笑声,听得孟久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附身了…….

嘶!

两个女孩再次扑上,孟久立刻念动咒语,可…….喂,等等!

孟久百忙中躲过两个女孩的攻击,神情却有些茫然。

力量……

那股力量去哪了?这些日子以来,如涓涓溪流一样,不断充盈起来的力量去哪了?

那感觉十分的古怪,彷佛脚底下破了个大洞,所有的力量都打着漩涡,争先恐后的从那个大洞流走,不知去向了!

一滴不剩……

啊!!!!!

紧接着,孟久突然大叫一声,浑身如筛糠一样抖动,斗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摔进血水里,立刻彷佛一个将要溺死的人一样,剧烈的喘息着,挣扎着,疯狂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痛苦!

强烈而突然的痛苦令孟久几乎丧失思考能力,连自己被两个女孩缓缓的拉进血水里都毫无感觉!

他只是狂乱的挣扎着,眼前闪过一个个看不懂的图片!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遗忘了……

呵呵

张超发出一声怪异的笑声,如坐在河畔的小女孩般,两只脚从床侧垂下,一下一下踢着粘稠的血水,欣赏着孟久陷入血水的瞬间。



某处山洞里,雨灵如熟睡般躺在一堆稻草上,旁边还留有一个人躺过的痕迹。

在这静谧的空间,她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但翡月已经被带走很长时间了,她心里也越发的担心起来。

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要抓她俩?又为什么只把翡月带走?

就在她又急又无奈的时刻,一个脚步声缓缓来到她的身侧,激起她一身的凉意!

是谁……

雨灵努力的分辨着,不是那个女人!

是谁?要做什么?

下一刻,她感到那个人伸出手,缓缓的抚摸她的头发…….究竟是谁?……



雨灵感到自己的心神有些慌乱,却荒谬的感到一种混合了亲近、惧怕、兴奋、激动与顺从的感觉!

这究竟是谁!

虽然看不到,但她知道,这不是孟久,不是杜亦羽,也不是她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但,怪异的,这个人似乎才是她最亲近的人……

是谁……

“我来接你了”一个磁性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一只温暖的手缓缓滑过她的额头,然后,她便失去了知觉……





啊!

孟久大叫一声,自血水里坐起,修罗刀劈向抓着他的两个女孩,另外一只手飞快的摸着脸上的血迹,露出眼睛。

两个女孩松开他,如潜入河底的鳄鱼倏然隐没身形,张超的脚也停了下来,微低着头,两只眼睛却向上翻着,用一种怪异的角度望着孟久。

靠!

刚才那剧烈的痛苦来得快,却也去的快,险些害他被淹死!臭死了!

孟久抓起床头的单子,胡乱的摸了把脸,愤愤的想:要是死在这臭血里,那还不得被人笑死啊!

噗……

随着第17条空间缝隙的出现,四周围,房间的界限倏然消失,腥臭的血水遥无边际的蔓延至黑暗中。

孟久深吸一口气,握着修罗刀的手紧了紧,动作要快!18条地狱缝隙一开,百鬼侵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孟久看了看四周毫无动静的血水,刚才一阵折腾,他用血画出的结界似乎也失去了力量,黑水又遍布了整个水面,而那两个女孩子也不知潜伏在哪里…….

他看了一眼张超,吐出一口气:“女孩子们害羞,只好先拿你开刀了!”

呵呵

张超左手掐了个兰花指,撩起一把黑水,抹在嘴唇上…..

“靠,他还活着!”

孟久大叫一声,一掌拍在张超脑门上,又费力的从血水中抽出一只脚,踹在张超胸口,将他踹倒在床上。

这该死的女鬼,竟然要给活人画死妆,起活尸!

“玩死了人,罪过可就大了!”孟久用上半身的力气压着乱叫乱动的张超,什么都顾不上,飞快的用修罗刀在自己手背上划了个口,将刀刃叼在嘴里,从刀柄上撕下一张咒符,沾了自己的血贴在张超头顶。

吼!

张超嘶吼一声,总算是老实得躺在那里不动了…….

孟久这才长出一口气,用床单摸去张超嘴唇上的黑水,摇着头,教训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在一个站着尿尿的身体里起活尸,自己不觉得别扭吗?!”

翻身坐在旁边,孟久正想将另外一只脚抽出来,一只手突然自黑色的血水里伸出,抓住他的脚腕!

只一瞬间,黑水顺着女孩的手臂便爬上孟久的小腿。

然后,又有三只手臂伸出,紧紧抓着他的小腿,两个黑乎乎的头缓缓自黑水下冒出,冷冷的盯着他。

靠!

身上带着咒符刚才浸到血水里都烂掉了,只有刀柄上封着的咒符还好好的。

孟久想也没想,随手又从修罗刀上撕下一个个咒符,沾了手背上的血,贴在其中四只手上。手臂被咒符一碰,便像是被烫着一样缩回水下。

可那黑水的力量很强,竟顺着孟久的小腿向上爬。

孟久皱了皱眉,准备撕下最后一张符咒贴在自己身上。

就在他将那符咒撕下的瞬间,修罗刀突然发出夺目的七彩之光,刀身渐渐变得透明,七彩的光芒在刀身中流转,渐渐聚集于刀尖,越来越亮……

孟久愣了……

但几乎是同时,他感到一种巨大的喜悦自心底涌出!修罗刀的力量又回来了!

他大叫一声,似是要驱散心头所有的阴厘和郁闷,双手抓着刀柄,直直的刺入黑色的血水!

哗!!!!111

修罗刀接触血水的瞬间,刀尖的光芒陡然一凝,随即激射而出,激起一阵和风。

七色的光芒如七条游龙,向四周飞速的蔓延,相互之间又横向相连,如一张绚丽的光网,将所有阴秽、邪恶都化为漓粉!

那一瞬间,天堂的光芒彷佛降临世界,在那祥和而尖锐的力量之下,就连鬼魅消散前的尖叫声都被掩去。

等眼前的光芒渐消,房间里的一切已然恢复原状,张超和两个女孩面容祥和的躺在床上和地板上。

孟久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将修罗刀举在眼前,直到确认那如琉璃般透彻的刀身不是幻觉后,才兴奋的大叫一声,跳下床。

砰!

门被推开,外面焦急等待的三个人终于在听到孟久的大叫后忍不住夺门而入,却看到三个睡得四仰八叉的人,和像孩子一样,将好东西藏入怀里的孟久……

“孟总……”

孟久心情很好的拍拍三个人:“俩姑娘太累了,一会就会醒过来。那个张超,拜托,也让他在这睡一下吧。”

“啊?”三个人看着孟久裂着嘴走出去,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还是两个女孩的父母惦记孩子,急切的跑过去,在确认两个女孩鼻息均匀,面色也比之前好的多后,才半疑心半高兴的将两个孩子抬到床上。

至于后来三个人醒来,两个女孩似乎全无记忆,只有张超脸色苍白,像是看到鬼一样逃了出去,转天就大病一场,糊里糊涂的烧了一个礼拜后,虽不免恶梦缠身,身体倒没有太大的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