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九尾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九尾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不去帮她没事吗?”凌绸努力控制着身体中的气息,杜亦羽的力量恢复的很快,她已经很难再分开精力刻意去控制那些尸奴了。所以,她必须分散他的精力,趁他的力量没有完全恢复之前杀了他!

“那女人属蟑螂的,死不了”杜亦羽以血虚空画了一个符,双手刚要结印,却被凌绸一个掌风打断了攻势。他皱了皱眉,准备重新画符,可却陡然感到一股沉厚的气压自头顶压下。

杜亦羽皱了皱眉,右手挥出一张结界,左手自上而下拉出一把由气化出的灵剑,向凌绸劈去。



啊!!!

董小泉不断的尖叫,她觉得自己简直快要精神崩溃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瞬间,大家都变成干尸,就连师傅也…….她感到大脑已经被吓得无法正常思考,心跳异常的加速,死而复活的那三个姐妹,本来是她们羡慕的对象,可却只是被点了点,便只剩下一堆腐烂的肉块和白骨。而莫名的,那个法医又和月神打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了?!

恐惧从心里蔓延到全身,精神紧张到濒临崩溃,鼻涕眼泪早已活着汗水摸了一脸!她只是麻木的,被那个女孩拉着到处跑…….

好冷,每当那些干尸接近,她就会感到彻骨的寒冷,冷得她好几次都要窒息!而恍惚间,她总是在那些腐烂的身体上看到自己一张干瘪的脸,谁来救救她啊!



“去死!”翡月叫着,一脚踹开一个尸奴,胡乱的将从孟久那里揣来的符咒贴在自己和董小泉身上,剩下的,瞅准机会便往那些恶心的脸上贴去。有的会烧出一阵青烟,有的却什么作用都没有!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粘到杜亦羽的鲜血,她不再因那些尸奴而感到呼吸困难,也不再出现幻觉了!

只是这样下去还是不行啊!体力早晚会用光,而且,肩头的伤口又有些裂开了!更可气的是,这山谷周围肯定有结界,害她刚刚差点撞掉鼻子!

试着,让沉睡的基因苏醒。

老天,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该死的家伙!不要在这种时候考验她的脑细胞啊!翡月忍不住在心里骂着,一石头砸倒一个干尸,刚回身拉住吓得蹲在不住发抖的董小泉,胳膊便被一只冰凉的手紧紧的箍住。

翡月打了个冷战,那手好冷,凉气透过衣服直接钻入骨头里。转过头,毫无准备的对上了一只干瘪而熟悉的面孔:乔夫人……..

唔…

翡月一愣的功夫,乔夫人的指甲已经划破她的手臂,不光是疼痛,还有一种遍及全身的麻木感,令她无法动弹!

尸毒……

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里也只能想到这个名词了!

呵呵呵

乔夫人脸上干瘪的皮肤堆积在两颊,扯着难看的笑容,竟张嘴朝她的脖子咬来!

完了!

不知道别人死前是不是都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可以想起许多往事和亲人,可翡月脑子里只来得及想起这两个字:完了!

可是意外的,预期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就在她几乎能闻到乔夫人嘴里腐烂味道的同时,一个古怪的意念突然闯入她的大脑,让她猛然间脱离时间与空间的掌控,像是梦游一样来到一个黑暗的空间。

她茫然的走着,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却一点也不感到害怕,方佛回到了母亲的身体里一样,自由、舒适的探索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黑暗的一角,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小小的,红红的,像火一样的红…….

一只狐狸!一只红色的狐狸!

可是…….它受伤了吗?为何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翡月感到自己蹲了下来,要去抱它,可它却陡然睁开眼睛,警惕的盯着她。而这时,她才惊讶的发现,那红狐竟有九条尾巴!

九尾狐?……

翡月一愣,那狐狸突然尖叫一声,用牙和爪子向她攻击。

虽然翡月完全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却直觉的感到,自己不能躲避!她必须驯服这只狐狸!

九尾狐尖利的牙齿死死的咬在她的肩头,身体弓得高高的抓在她的身前。翡月感到一种钻心裂肺般的疼痛,伸手将那狐狸揪下扔开。

狐狸打了个滚,再次一扑而过,从她的胳膊上撤下一块肉来!

翡月呻吟一声,来不及查看自己的伤势,身后又是一阵劲风扫过,她连忙蹲下。

狐狸尖利的爪子揪掉她一撮头发,可她却一咬牙,抓住了狐狸的三条尾巴!

吱!

狐狸叫了一声,回身就咬在她那只手上。

翡月也来了气,顾不得手上的疼痛,另一只手用力的卡着那狐狸的脖子。

狐狸嘴上的力气渐渐软了下来,那双如火焰般燃烧的眼睛也变得暗淡下来。翡月心里突然一阵悸动,手便松开了。

吱!

狐狸叫了一声,飞快的蹿开,又惊又怒的对着她。

这狐狸……翡月不知为何突然笑了出来,轻声道:“是你先攻击我的,算扯平,好不好?”

吱!

那狐狸竟丝毫没有退缩,又是一跃而起,咬向她另一个肩头!

喂!

翡月气得叫道,一只手已经毫无客气的切向狐狸的后颈,可不知为什么,到了半途,却是将那狐狸死死的搂在怀里!

为什么?毫无理由的,她就是不想伤害这只狐狸!

狐狸不住的鸣叫着,在她怀里挣扎着,一会就将她前胸弄得鲜血琳琳。可翡月只管死死的搂住狐狸,不让它逃开她的怀抱。

“狐狸,安静一下好不好?”翡月觉得自己如果再这样流血,恐怕就要死掉了,不得以,改为双手抓着狐狸那九只尾巴,把它倒提起来道:“我一不想伤害你,二不想做你的主人,三不想利用你做什么,不至于这样反抗到底吧?!”

狐狸用力扭动着的身体停了停,一双眼睛疑惑的看着翡月。翡月叹了口气,轻轻的托在狐狸的前肢下,对着那双灵动的小眼睛道:“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讷,咱们就做个朋友好了?……啊!”

狐狸猛地一拧身子,落在地上,几个跳跃,远远的蹲坐着,看着她。

“唉,你有九只尾巴,应该多少算半个狐狸精了吧?听不懂我的话吗?”翡月失望的看着那只狐狸,又叹了口气道:“还是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过,这里是哪里?又是我的幻觉吗?你也是幻觉吗?唔,真的有可能,身上的伤口已经不疼了……唉,尽管是幻觉,也希望你以后经常来找我吧。真是怪了,为什么我心里会这样舍不得你呢?”

翡月毫不意义的挥了挥手,却见那狐狸站了起来,虽然小心翼翼的,却向她走近了三步。

翡月吃了一惊,连忙蹲了下来,伸出手道:“来啊,别担心!你想要什么?”

翡月看着那狐狸眼中渐渐缓和的目光,心里升起一丝喜悦,可谁知,那狐狸突然扑上,一口要在她的手腕!

嗯!翡月手一哆嗦,却硬是没有缩回来,任由那狐狸咬着,反正,只是幻觉…..该得狂犬病,也早不知被它咬过几口了……

但立刻,翡月便感到有些不对了,那狐狸竟在喝她的血。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应该怎么办,狐狸却已经松开了嘴。

“你!”翡月一个字刚刚出口,那狐狸却一下跳到她的肩膀上,满脸满足的蹲了下来。

翡月也便怔住了,她扭过头,看着那只小小的九尾狐,又惊又喜,可是,她却完全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伸出手,想去摸摸那只狐狸的头,可那狐狸却飞快的咬了她的手一下。只是,这次,它竟仔细的控制着力度,没有将她的手咬破。

翡月苦笑,不让她摸吗?……早知道,刚才就该多抱它一会了!

吱!

九尾狐突然站起来,双眼带着警惕的神情,翡月刚是一愣,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画面:一只白色的狐狸趴在地上,浑身是血!还有一个一袭白衫,满脸儒雅之气的男人。那男人俯身抱起那只白狐,可却抬头一笑,似乎发现了她。她心里一惊,看到那男人的嘴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



九尾狐的叫声猛然将她拉回,可眼前却不再是那黑暗的世界,而是那个山谷,以及扑在她身上的乔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