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凡图还是……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凡图还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Shit!

翡月刚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却已经感到乔夫人冰凉的牙齿碰到了她的脖子。而旁边,杜亦羽也看到了她这边的情况,一分神,一道细细的金光自凌绸的指尖射穿他的手臂。

不!

就在那一瞬间,一个火红的身影突然自翡月的心口钻出,箭一样穿过乔夫人的心口。

啊!

翡月无法想象,乔夫人那样干瘪的身体竟然还可以发出这样恐怖的叫声。

那火红的身影飞快的掠过翡月身前每一个尸奴,顷刻间,所有的尸奴身上都燃起了巨大的火焰。

那些肉体在火焰中挣扎着,尖叫着,不一刻就化为飞灰。翡月只觉得心脏强烈的收缩,她无法分清那些尸奴是否还有原来的意识?

僵尸发出的惨叫,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害怕?……

就在这时,那火红的身影却又向翡月飞来,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停在她的肩头,四肢爪子抓着她的衣服,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九尾狐?!

翡月又惊又喜,一时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现实中了!

“九尾狐!”

意外的,凌绸竟也认得这九尾之狐,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害怕了?”杜亦羽擦干嘴角的血迹,微微一笑道:“没想到这灵兽就沉睡于她的血脉当中吧?”

凌绸深吸一口气,看着那火红的身影,以及那九条灵动的尾巴,脸色变得有些僵硬难看。

“九尾”翡月高兴的想去抚摸红狐,却看到小狐狸冲着她呲牙。翡月努了努嘴,伸出的手停在半空。

“起来吧”翡月回身去扶摊倒在地的董小泉,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女孩满脸痴呆的样子,正抓着地上不知哪个女孩的残枝,傻呆呆的笑着……

杜亦羽在一旁看着翡月和她肩上那只懒洋洋的九尾,眉头不觉皱了皱,这是……

也就在这时,凌绸却突然发出一声长笑:“有意思,这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受奴役,拥有自己意志的灵兽!那个丫头,你可真丢脸啊!”

话音未落,凌绸突然纵身斜掠,落在祭台旁一直动也不动的四个尸奴前,随手提起一个,往杜亦羽身上扔去。

杜亦羽皱眉,抓住那木偶般的尸奴的衣领,顺手一带,将那身体送到了祭台下,噗的一声,摔在土地上。

可凌绸一手抓了一个,当做盾牌一样冲向杜亦羽,临到近前,陡然甩出。

杜亦羽冷哼一声,挥手便要将两个尸奴击开,却陡然发现其中一个尸奴的眼睛有些不对,可此时他的手已经碰到了那个尸奴的衣服。几乎是同时,那尸奴双手猛地抓住杜亦羽的手,嘴里发出一轻轻笑:“上当了”

“凌绸?!”杜亦羽心里一惊,立刻意识到那个女人将自己的魂魄暂时的转移到尸奴身上!这是极其危险的赌注,因为此时她的本体没有丝毫防范,就算是一个小孩都能将她杀了!

太大意了!以为火狐现身,她会有所顾忌,却忽略了这个女人那种疯狂的本性!怪不得她一直不动那四个尸奴………

一股寒气自那尸奴的手上传到手臂,杜亦羽连忙用灵力抵抗着那力量的入侵。也就在那一刻,那尸奴的后背上突然伸出第三只手臂,乌黑的手掌满是尸毒,重重的印在杜亦羽的胸口。

“杜亦羽!”翡月惊呼,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随着杜亦羽嘴里吐出的鲜血,抓着他的尸奴突然失去生气,死沉沉的坠在地上。与此同时,凌绸的眼睛微微的眨动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个勾魂的笑容。

下一刻,凌绸抬起手,一道金色的光芒击出的瞬间,翡月已经挡在杜亦羽身前。

同一刹那,一直懒懒的九尾尖叫一声自翡月肩上跃起,冲向那金光。

吱!

九尾发出一声尖叫,红色的身影和那金光一撞,打了个滚,却还是止不住跌落在地上。

翡月惊呼一声,蹲下去抱九尾,却被狐狸的爪子在手臂上留下几条血痕,她一愣,九尾却又自己跳到她的肩头。那小小的身体紧紧的蜷缩起来,闭眼趴在那里不再动弹了。

“哼,没有长成的灵兽也感跟我斗?!!”凌绸冷哼声方落,突然感到一阵凉意自脚底蹿上头顶。她直觉的飞身跃起,却还是被杜亦羽抓住手腕,再想反手去隔挡,却已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涌向她,彷佛要将她整个人都融化一样,温和,却霸道!

她张了张嘴,想叫,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实在没有想到,在那么重的伤势下,这家伙还能发出这么强的力量!太可怕了!凌绸感到心里一阵抽搐,这个男人,比千年前更可怕了!

可就在这时,祭台旁最后被剩下尸奴突然跳上祭台,向杜亦羽推出一掌。

杜亦羽冷哼一声,随手挡过去,却立刻感到不对了!那尸奴的一掌竟异常的凌厉!一惊之下,他的手已然和那尸奴对在一起。

与此同时,那尸奴的另外一只手掌发出一片蓝光,向杜亦羽另外一只手臂打去。

砰!

一声巨响,杜亦羽又是吐出一口鲜血,无奈之下,只得收回力量护住心脉,松开了凌绸的手臂。

凌绸惊讶的看向那个尸奴,那表情倒是有些像是见了鬼的样子。

哼!杜亦羽冷哼!

“杜亦羽!”翡月跑过来,一把扶住看似有些摇摇欲坠的杜亦羽,眼里满是焦急、担忧、伤心与不安。

杜亦羽一连咳了几声,吐出一口淤血,这才扶着翡月站直身体,看向那个尸奴,眼里却是一片沉静,丝毫没有怒气,淡淡道:“原来你躲在这。”

凌绸惊疑的盯着那尸奴,想起刚才那碧蓝色的光芒……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轻笑出声,拉住那尸奴的手道:“是你吗?鲁海…..”

翡月吃惊的看向那尸奴,刚要问杜亦羽是怎么回事,却陡然发现身边这个男人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他的脸上满是冷汗,神情也有些不对头。

“你……”翡月刚要问,手却被杜亦羽陡然握紧。她一愣,看了一眼杜亦羽,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快出来吧,躲在那臭烘烘的身体里干嘛?”凌绸娇柔的一笑,整个人似乎突然变了是的,贴在那尸奴的身侧。

“不必了。”那尸奴张嘴,却真的是鲁海的声音。

“干嘛?刚见面,闹什么别扭?”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又何必出来惹你心烦”鲁海的声音道:“放心,我说过会永远保护你,决不食言。”

凌绸眼珠子一转,却娇声道:“还说,你以为我被杜亦羽封住的时候,为何不杀了他救我出来啊?我看你根本就是糊弄糊弄我,你一向就只帮着他!”

鲁海蓝色的灵体陡然自那尸奴里钻出来,叫道:“谁说的!”可对着凌绸那双眼睛,却又一下软下来:“我可跟他干了好几仗呢,只是想杀他也杀不了啊,后来,就中了计,被人封了。何况,你这不是没事嘛,得亏我没杀他,不是吗?”

“说得好听。”凌绸轻哼了一声,指着杜亦羽道:“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你到底帮谁,自己看着办吧!”说着,就向杜亦羽扑过去。

“喂!”鲁海跺了跺脚,伸手去拉凌绸,却被凌绸巧妙的避开。眼看凌绸一掌拍向出,而杜亦羽却只有勉强的抬手抵挡时,一个白色的人影却突然出现在杜亦羽身前,只轻轻一挥掌,就将凌绸逼得退了回来。

“他还不能死”那个白衣人淡淡的笑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鲁海得眼睛更是瞪得比鸡蛋还大,大吼一声:“你他娘的!凡图?!”

凡图?杜亦羽原本半闭着的双眼陡然睁开,这就是凡图?这背影,为何令他感到有些熟悉…..

喊着,鲁海就要冲过去,凌绸一惊,伸手去拉,可手却从鲁海蓝色得身影中穿过。

他的心,不想让她抓住……不期然的,她的心轻轻的颤动了一下,但她立刻便让自己静下来。

鲁海一边大叫:“把老子的身体还回来!” 一边向着凡图就是一拳打过去,气急了,那拳头里竟忘记带着灵力!

凡图微微一笑,闪身躲开鲁海那一拳:“你们那不是有个牛章权吗?”

“什么牛?!我他娘的就养了你这条咬人的狗!”鲁海再次挥拳,却是带着一片蓝光。

凡图微微皱眉,左手圈了一个圈,轻易的就将那片蓝光化去。左右手结印,嘴里轻轻的念了一个字‘翔’。

一股劲风自凡图身后飞出,在空中划过,似一条龙,在月光下掠过,彷佛带着一声高鸣,直降而下,撞向鲁海。

方才凡图手印一结,杜亦羽的神情就是一变,而当那劲风如龙般撞向鲁海的时候,翡月看到杜亦羽的脸上露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之色。

“躲开!”杜亦羽大喊一声,顾不得压制体内那些因刚才的一系列攻击而再次蠢蠢欲动的灵魂,用力的撞向鲁海。

轰!哗……

劲气直击在祭台上,灰尘、木屑纷飞,整个祭台都塌了下去…….

“靠!他娘的要拆台啊!”鲁海的声音首先出现,然后是凌绸:“拆也是拆的老娘的台,你瞎操什么心”

“差点把老子砸底下,老子还不能骂骂了?”

“砸得着你吗?妄想狂。”凌绸笑骂

“靠!你当老子喜欢挨砸啊?又不是被虐狂!”

“别吵了!杜亦羽呢?”翡月挥手赶着眼前得灰尘。

“谁知道”鲁海没好气得答着,嘟囔道:“他娘的,别以为就他会耍龙!”说着,笔直得向天空蹿起,那身形之矫健,看起来倒真的像条游龙一般,带起一股强风,将灰尘都吹散了。

月光下,只见那坍塌得木堆上,面对面站着两个身影,一个是杜亦羽,另外一个却是那个凡图。

翡月要过去,却被飞下得鲁海抓住,她有些急道:“别抓我!”

“你能把我手掰开,我就让你过去”

翡月气得就去掰鲁海得手指,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碰不到他!她又气又急道:“你不让我过去,你总该过去帮帮他啊!那是你徒弟吧?”

鲁海摇了摇头,若有所思:“我也以为那是我得徒弟。”

“你连你自己徒弟都不认识了?”

“刚才那招翔龙……”鲁海看着杜亦羽脸上得神情,似乎突然明白什么,跺了跺脚:“老天,不会是他吧?!”

“谁?”

“杜亦羽的师傅”凌绸目光闪烁,一个人站在远处,自言自语道:“到底要做什么?!”

“师傅?!……”翡月吃惊的看向那两人。

“也是制造出修罗刀的男人。”鲁海冷笑。

翡月惊愕的看了一眼鲁海,想问却不知该问什么,一时有些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