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那个男人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那个男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图笑道:“好久不见,你怎么还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

杜亦羽喉结动了动,明明眼中满是激动,可嘴里吐出的话却还是冷冷的:“你为什么还活着?我该叫你什么?师傅,还是凡图?”

“叫我凡图吧,当我离开你的时候就说过,我不会再做你的师傅了。”

“你究竟要做什么?!”杜亦羽心里一阵乱撞,体内那些灵魂快要压不住了!如果让他们自丹田里跑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将他们逼回去……

凡图看着杜亦羽的脸色,从怀里掏出一颗丹丸扔给他:“不想吃,可以拿去喂狗。”

杜亦羽手紧紧一攥,将那丹丸扔进嘴里。

凡图摇头笑了笑道:“还像个孩子是的。”

丹丸入口,杜亦羽只觉胸前一片清凉,那些乱窜的灵魂立刻便安静下来,脑子也觉得清醒多了。

“你都猜到了?至今为止,你们遇到的事情都是我设计的。”

杜亦羽猛地睁开眼,看向凡图,凡图笑道:“只是,你没想到会是我吧?”

“你即不肯升仙,却又为何不肯归尘?”

凡图微微一笑,却不理杜亦羽的问话,自顾自道:“这新转生的身体比原来的差远了。不得已,我只能用你们那套‘借力’的办法,结果,搞我现在比以前还要强。你知道,高处不胜寒呢。”

“宋肖、雨灵、还有孟久手里的修罗刀,都是你安排的吧?”

“当然了!”凡图像是很高兴杜亦羽发现这个事实道:“只不过,那个雨灵觉醒的速度有些超出我的预料,没办法,我只有出手了……别皱眉,我只是将修罗刀的力量还给了他,让雨灵的觉醒停顿下来罢了。”

杜亦羽疑惑的看着凡图,凌绸突然道:“你把雨灵弄走了?”

凡图嘴角带着优雅的笑容,道:“忘记和你打招呼了,很抱歉。不过,物归原主,你不该有意见吧?”

“你!”凌绸咬了咬牙,想想自己打打不过人家、骗骗不过人家,当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没事的话,我要走了。”

“等等!”杜亦羽横跨一步挡住凡图道:“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凡图颇为玩味的看着杜亦羽,压低声音道:“我想跟你玩个游戏。”

杜亦羽一愣,刚要再问,可凡图的身影却已凭空消失了。

“杜亦羽?”翡月过来,心里担心的要命,却只是站在他的身边,不敢碰他。她不想让这个男人误以为她在同情他。

“我们走吧”出乎意料的,杜亦羽却一把抓过翡月,将自己的体重压在她的肩上。九尾呲牙叫了一声,别扭的性格却似乎并不讨厌杜亦羽,见周围没什么危险了,砰的一声,气呼呼的消失了。

“九尾?”翡月被杜亦羽压得身形一矮,左手连忙搂住杜亦羽的腰。

“没事”杜亦羽用手点了点翡月得胸口道:“它和你在一起。对了,把董小泉带上,我答应她哥哥的。”

翡月愣了几愣,还想问,可杜亦羽却已经闭上眼,一脸疲惫。

唉,这家伙怎么这么沉!翡月心里一放松,眼泪便不争气的流出来,她强压下语声用的哽咽,对鲁海道:“你呢?”

“还接着去找我的身体”鲁海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凌绸,吊儿郎当的道:“等找到了身体,偶也趁年轻,赶紧找个姑娘结婚。”

凌绸眼珠子一转,呵呵一笑:“还能找到我以前做活葬的地方吗?”

鲁海一愣:“干嘛?”

“我琢磨着,你那身体估计被活葬了。”凌绸笑道。

“什么?”鲁海一惊,凌绸却不再说话,走到一旁,扶起董小泉道:“这丫头好歹也算我的信徒,我总要治好她再走吧。”

“啊?”翡月一愣道:“你什么意思?”

凌绸摸着董小泉的头发,笑道:“我住她家。”

翡月疑惑的看着凌绸,凌绸却已经拉着董小泉往山外走去。

鲁海叹了口气,走到翡月身边低声道:“凌绸这个人,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你看好了杜亦羽,不要让凌绸有机会下手!”

翡月托了托杜亦羽的身子,对鲁海道:“你呢?”

“凡图刚才好像提到牛章权了吧?”鲁海看着凌绸的背影叹了口气:“那家伙的家乡,不是有活葬的风俗吗。我先送你们回去,正好去找牛章权。”



杜亦羽的身体有些烫,似乎发烧了。从回来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他一直没有醒过来,不停留着冷汗,脸色煞白!翡月一步也不敢走开,把热水壶和热毛巾都放到了屋里,每隔十分钟,就用勺子给杜亦羽的嘴唇阴一些白开水。

第一次,翡月感到自己如此的无力……

“杜亦羽!”

早上8点,孟久以150迈的速度开车过来,还没进门就大声的喊着。

翡月开开门,示意他小声,然后带他到屋里。

“靠!”孟久看着杜亦羽,紧张道:“鲁海跟我说他受伤了,怎么回事?这才多会没见,出什么事了?!”

翡月叹了口气,将事情说了一遍,看着孟久越来越差的脸色,长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雨灵,被那个凡图带走了。”

孟久愣了一下,陡然站起,大叫道:“你说什么?!”

“I’m sorry”翡月心里难过,便不觉说起自己熟悉的语言:“你别急,等杜亦羽好了,我们一起去救她!”

孟久紧紧攥着拳头,脸上的肌肉抖了又抖,却意外的没有继续胡乱发脾气,也没有着急的大叫,平时看他总是扎扎呼呼的,可真的出了事,他反而变得沉稳而镇静,尤其是杜亦羽现在这种状态,他必须要保持头脑清醒!在深吸一口气后,他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那个凡图,都说什么了?”

翡月略有惊讶,又有些敬佩的看了一眼孟久,摇头道:“他没说,只是说了些很奇怪的话。”

“什么话?”

“说什么物归原主……”翡月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现在心里很乱,真的很感谢你还能保持冷静。我们该怎么办?”

孟久沉默着,长出一口气,苦笑了笑,终于坐在椅子上道:“等。”

“等?”

“等”孟久长出一口气:“等杜亦羽醒过来,等那个凡图再来找茬!”

“可雨灵……”

孟久抬起手做了个不要再说的手势:“别往下说了,除了等,只有祈祷了。”

翡月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觉叹了口气,但愿,命运对她们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