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奶奶
章节列表
第一章奶奶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妈妈摸着菲菲身上的淤青,心疼的抹去眼角的泪痕。这孩子,究竟是被谁欺负了?!

这么多淤痕,老师怎么还能说不知道呢!学校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7岁半的菲菲从妈妈的怀里看着墙上奶奶的遗像,有些委屈的说:“妈妈,奶奶掐我?”

菲菲的妈妈惊愕的低头,看着女儿眼里的泪花,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婆婆那张严肃的黑白照片,感到身上一阵恶寒。

菲菲妈妈背着爸爸和爷爷找了个法师,在家里折腾了一阵子,又是烧纸又是念咒,最后还在奶奶的照片背后贴了张符。

可第二天,菲菲身上依旧多出几处淤青,有一个甚至还像个手指印!

妈妈心惊胆颤的为孩子穿上衣服,端上早点,菲菲突然小声说:“奶奶拍那么用力,爸爸会疼的。”

菲菲妈心里咯噔一下,抬头,菲菲爸刚刚起床,光着膀子,迷迷糊糊的往厕所走,就在后背上,一只红色的手印清晰的印在心脏的位置!

然后,菲菲妈大叫一声,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菲菲爸慌乱的拍着菲菲妈的脸,隐约听到自己的女儿说了句什么‘奶奶’。



从那天开始,菲菲妈便将女儿的小床搬进夫妻俩的卧室,半夜睡觉总是开着床头灯。而那个红色的手印也令菲菲爸感到有些困惑,本来打算去医院看看,可隔天那手印就消失了。菲菲爸虽然不愿相信菲菲妈说的那些话,可却也忍不住偷偷给自己的妈烧了些纸钱。想起来,今年清明似乎忘记去扫墓了,难道这么灵?可再怎么样,孩子的奶奶总不会伤害自己孩子啊!

……

应该,不会的!

“妈妈”菲菲趴在床头,半边脸藏在台灯的阴影里,轻轻叫着。

菲菲妈陡然醒过来,险些被自己的女儿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却还是勉强镇定的轻声道:“怎么了?”

“奶奶老挠我脚心,我睡不着。”

菲菲妈霎时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把搂过女儿,慌乱的推着身侧的老公,心脏佟佟的跳着,嘴唇发抖,愣是说不出话来。

“妈,轻点,会把奶奶从爸爸身上晃下来摔到的。”

菲菲妈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急促的吸了几口气,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不受控制的丢下怀里的女儿,跑下床,砰的撞在大衣柜上。

菲菲爸终于醒了,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妻子那张惊恐的脸,不快道:“大晚上折腾什么啊,我说怎么竟做恶梦呢。”

“什,什么梦?”

“记不清了,好像是小时候被我妈骂的破事。快睡吧,别一天到晚瞎琢磨。”菲菲爸将女儿搂进怀里,打了个哈欠,转眼又睡下了。

菲菲妈全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看着搂着女儿的丈夫,心里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一丝懊悔。她以为自己可以为女儿付出生命的,可刚才却毫不犹豫的扔下女儿弱小的身体……

菲菲妈闭上眼,做了两个深呼吸,缓缓睁开眼,却看到女儿转过头向着她,没有闭眼。她勉强的笑了笑,决定安抚一下女儿,可却陡然发现,女儿的眼神并没有看向她,而是……那空着的半张床……

……

坐在女儿的小床上,菲菲妈一夜没敢闭眼,再这么下去,自己一定会精神崩溃的!而更令她伤心自责的,是自己竟然害怕自己的女儿!

昨天夜里,直到女儿双眼疲倦的缓缓闭上、睡着,她竟没敢走过去,哪怕是问一声的勇气都没有!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冰冷的念头:女儿在看什么?!





翡月把白开水放在床头,长叹了口气,已经三天了,他不会就打算这样睡下去了吧?!

“喂,懒家伙,该起床了!”轻柔的,翡月叹了口气,在没人看到的时候,展现出平时少有的温柔:“你这个人,本来就好像生活在一个我永远也到不了的世界里,现在这样,我更不知道该去哪里才能找到你了……一开始出现在我眼前的你,是个脾气古怪,性格别扭,性情冷淡的人,可是,却总是做着一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你其实是个令人感觉很温暖的人呢。你为什么不起来?是太累了吗?还是,太孤单了?”

翡月将手放在杜亦羽的胸口,直到感受到那有节奏的跳动,才苦笑了笑,轻声道:“也许是吧……杜亦羽,如果我说,我希望成为一个能够让你信任、依赖的人,你一定会嗤之以鼻吧?但我还是想试试,如果不努力一下便放弃,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她轻吸一口气,像敲门一样敲了敲杜亦羽那坚实的胸膛,嗔怪道:“别偷懒了,雨灵很让人担心啊!孟久也是,他越是镇定,越是让人担心啊……”

门外,孟久胡乱的摸了把脸,刚准备悄悄的离开,突然感到一股凌厉的气息在房间内炸开,翡月惊呼一声,发出砰的一声。孟久推门而入的同时,已催动修罗刀发出光芒。

吱!

翡月跌倒在窗前地上,九尾诈着毛站在她的头顶,呲牙对着床前的凌绸。

“快去看杜亦羽!”翡月跃起,却没有贸然过去,她知道,自己过去,反而会给孟久添麻烦。

孟久纵身跃起,小心的将修罗刀划向凌绸的手腕,却又不敢离杜亦羽太近。

“修罗刀!?”凌绸吃了一惊,一瞬间,已经移动到门前,看着那七彩流光的小刀,眼中神情闪烁不定,突然,她看向孟久,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甚至夸张的抬起手道:“是你?!”

吱……

九尾似乎很是讨厌修罗刀的气息,噗的一下,消失的如同出来的一样突然。

而孟久却有些愣了,皱眉道:“我们似乎没见过吧?”

凌绸盯着孟久上看下看,半天,突然放肆的大笑起来,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把孟久和翡月都弄傻了。

“翡月,这疯子是谁啊?”

翡月苦笑:“凌绸!”

孟久虽然想到了,可得到证实后,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天授,呢!

怎么办?一瞬间,孟久脑子里已经闪出一大堆问号!在这里,顾忌到杜亦羽,他不可能全力发动修罗刀的力量,可如果不用修罗刀,他根本不可能对抗一个天授的啊!

突然,凌绸停下大笑,斜靠在门框上,脸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些风尘与孤寂。她冷冷一笑道:“我是疯子?早晚有一天,你会比我还想当疯子!与其那样,不如今天让我把你也杀了!”

话音未落,凌绸再次出手,却是击向孟久!

“小心!”翡月惊呼的同时,孟久已然抬起刀,挡回凌绸的攻击。

凌绸微眯起眼,看着孟久手中光芒渐盛的修罗刀,笑道:“你还真拼命呢。”

透过刀芒,孟久望向凌绸,突然道:“凡图有没有再和你联系?”

凌绸抬起两手,相交在一起,做了一个手枪的姿势,对着孟久,指尖渐渐发出炫目的灵光,笑道:“都快死了,还打听这些干嘛?”

孟久攥着修罗刀的手紧了紧,声音似乎带着一丝紧张“你知不知道雨灵在哪里?”

凌绸似乎没想到孟久会问这个问题,微微愣了愣,突然放下双手,收回就要发出的攻击,一脸怪异的神色盯着孟久,疑惑道:“你……关心她?”见孟久不说话,凌绸神色又变了变,不知在想什么,突然笑了笑,满脸看不懂的讥讽道:“你不知道她…….”



一道白光自孟久身后击向凌绸,虽然力道不大,却也打断了她的话。而同时,孟久和翡月同时转过头,又惊又喜道:“你醒了?!”

杜亦羽脸色还是白得难看,就连坐起来似乎都有些费劲,却还是挪出力气推开孟久的胳膊,毫不客气道:“把那玩意离我远点,害得我觉都睡不好!”

孟久翻了翻眼睛,拿着修罗刀移开,让翡月过来,却不肯将刀封起来,依然警惕的对着凌绸。

凌绸双手抱胸,看着杜亦羽,冷笑道:“干嘛不让我说?虽然我不知道那家伙要干什么,可我知道,他既然把她带走了,就不会再让她这样回来了。你对你那个师傅,似乎还没有我了解……”凌绸说着,竟伸了个懒腰:“唉,真是扫兴!今天不干了!”说完,竟呼的消失了。留下屋子里三个人,神情尴尬,神色古怪,气氛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