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终结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二章 终结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另外一边,孟久和杜亦羽基本可以说是陷入了苦战。在孟久尝试着去招回修罗刀失败后,惊诧之余便发现自己完全成了杜亦羽的负担。而那个洛宾却不要脸的专门利用他来限制杜亦羽发挥力量。

当净月和雨灵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洛宾去攻击孟久,所以,雨灵想都没想,便将修罗刀抛给了杜亦羽:“接着!”

这一人一狐的突然出现让洛宾突然一愣,这狐妖在这里,那么,自己正在攻击的……

当他意识到眼前的人是持有修罗刀的孟久时,来不及多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注意到雨灵将修罗刀抛给了谁,只是下意识的退缩了一下,孟久终于趁着这个空挡逃开洛宾的攻击范围。

这一切都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就在孟久撤离的时候,修罗刀也飞到了杜亦羽的身前。化为白狐的净月突然将雨灵摔下背,一边化为人形一边大叫一声‘不要接’。

可这时,注意力全在孟久身上的杜亦羽已经下意识抓住了修罗刀,旁边的孟久刚刚喊了一声‘揍他!’,便吃惊的看到杜亦羽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只听杜亦羽闷哼一声,手里的修罗刀噗的掉在地上,插入土里。然后,只听哇的一声,杜亦羽竟喷出一口鲜血,身子晃了晃,竟似站立不住的靠在树上。

这突然的变故让几个人都愣了,突然洛宾眼中突然露出一种疯狂的神色,大叫道:“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孟久焦急的护着杜亦羽,低声问道:“怎么了?”

杜亦羽摇头不语,洛宾又狞笑道:“我本还在可惜,今日虽能杀你却有可能放出你体内的那些对头,可现在,哼哼,老子便先封了你的尸,再借你身体里的力量一用!” 大笑声中,突然伸手一指,那修罗刀所在的地面突然裂开一条口子。雨灵和孟久同时低呼一声,那修罗刀已经无声无息的坠入地下。

孟久一把抓住往那裂口扑去的雨灵,低声道:“你去也没用!!”

这时,洛宾面带凶相的一步步向杜亦羽走去,狞笑道:“那么多画尸人的力量皆归我用,哈哈哈哈,我洛宾天下无敌的日子到了!”

杜亦羽喘了几口气,扶着树站好,眼看着洛宾越来越近突然仰天长叹道:“洛宾啊洛宾,你为人虽凶残恶心,但却一向心机深沉,自视孤高,却可惜直到今天,早已非画尸人割据的时代,你却依旧执迷不悟,贪恋权势,弄得被人算计了还不自知。”

洛宾一愣,讪笑道:“你胡扯什么?”

杜亦羽摇头道:“你可知我们这次来本不知道你在这里?”

洛宾又是一愣,不由道:“那你们来干嘛?”

“村里那些因尸虫而复活的人,你心里有数吧?”

洛宾闻言也皱起了眉,杜亦羽缓了一口气才继续道:“那些人都是极力赞成毁村修水库的,另外城里还有几个被尸虫毁了的也是赞成一方。这明显是有人背后谋划,想要把我们的视线引到这个村子来,让矛盾集中在不想要毁村的人身上。”

杜亦羽说到这里,洛宾似乎有些明白过来,眼中也露出一丝疑惑。孟久见机立刻跟上道:“这事一开始就闹得诡异,警方才找到我,可见那个幕后的人根本就是想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妖邪方面,然后再把我们引导这个村子里。而你多年来为了守着自己这个尸身在山里弄出的那些古怪,让我们轻易的便顺着村里的传说摸到了这里,可巧,你又伤了狐狸,让我们知道了村里有了一个天授,这下目标自然直接锁定在你身上。”

孟久说到这里,杜亦羽继续道:“而你一知道是我,便以为我是来对付你的,便不顾一切的出手,这一切都顺了那个人的诡计,让我们糊里糊涂的便打起来。而且,狐狸出现在这里,也许并不是巧合。那个人恐怕是什么都算计好了。”

说到这里,孟久也是一愣,狐狸是追着鲁海徒弟的线索来的,那老道怎么能算计到狐狸身上?这也太深谋远虑了吧?可他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由叫出来道:“你是说,那老道就是鲁海的徒弟――凡图?”

此时,洛宾再也忍不住开口道:“鲁海?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音一落,突听身后山洞里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洛宾神色突然就变了,大喊一声便向洞里跑去。

杜亦羽此时的情形似乎好了一些,只是脸色却依旧苍白的可怕。他和孟久对望一眼,刚赶到洞口,便听里面传来洛宾怒不可遏的大叫。孟久跟在杜亦羽身后走了进去,惊讶的发现这个山洞虽深,却一无岔路,二无机关,与幻境中完全不一样,顺着三人宽的洞穴走到底,可见一圆形洞穴和一个空空的石台。

此时,洛宾似乎已经发泄完了情绪,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手电所照的空台之上,各种符纸法器乱成一团,而布满灰尘的石台中心有一个人形的印子,显见这里本有一个尸体,可却被人破了结界,盗尸而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洛宾见两人进来,有些急红了眼,跳着脚大叫起来。

孟久看了杜亦羽一眼,便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而洛宾听着听着,面色也有些变了。孟久话音一落,洛宾便沉着脸恨恨道:“看来是那个凡图想让我们这些藏着的家伙都自己蹦出来自相残杀,他好渔翁得利!哼,竟然算计到我头上来了,这混蛋好大胆子,敢抢我的尸身!!”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恐怕你去封印九头怪,也是凡图的计谋。他自己没有封印入骨的能力,便想办法让你们去封印那些厉害的家伙,再找机会夺走你们的身体。”

洛宾越听越是生气,却也不得不佩服杜亦羽得推理,不禁恨恨道:“我就说,怎么可能那么简单便拣到这种秘法的记录,原来是早就算计好的!”

孟久眼珠子一转:“你既然明白,便该和我们一起去找那家伙算帐才对。”

洛宾挑眼看了杜亦羽一眼,却冷冷一笑道:“那人虽然可恨,但我也绝不会放过眼前这个杀人的机会!”

这时,净月也跟了进来,孟久吃惊道:“我们这边三个人,你一个,似乎是你比较危险吧?”

洛宾哈哈一笑,指着杜亦羽道:“你以为他还能动手吗?”

孟久皱眉,看向杜亦羽,洛宾摇头狡猾的斜睨着杜亦羽道:“修罗刀虽然好用,可却是天授画尸人的唯一不能碰的东西,触之即可伤及魂魄,他现在虽然看似没事了,可一定还无法使用任何力量。”说着看向杜亦羽道:“我说得可对?”

此话一出,雨灵身体便是一震,孟久也呆住了,想起来,杜亦羽确实从未碰过他的修罗刀………

可,天授画尸人又不是妖邪,而且,数次使用修罗刀时他也在场,并没有什么不妥啊,却为何会碰不得修罗刀呢?

杜亦羽还没有说话,一直沉着脸坐在一旁的净月突然走过来,冷冷道:“解决你,用不着杜亦羽出手!”

洛宾冷哼道:“一只狐妖,也敢放肆?!”说完,却突然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你爸是不是就是那只怂恿妖众参加画尸人血战的那只狐狸?你和他的味道很像啊。”

“果然是你!”净月恨恨的大叫:“为什么杀我爸?!”

洛宾讪笑道:“就好像有人会随手撵死爬过的蚂蚁飞虫一样,哈,老狐狸鬼迷心窍,真的以为天授画尸人便会和妖怪联手?笑话!低等的杂碎!”

“住口!”净月眼带杀意,大叫一声,翻身跃到空中,双手在胸前一击,一道红光如闪电般劈下。

洛宾向旁一闪,轻松的一挥手,一道劲风便将净月向后打了两个滚。

洛宾冷冷一笑道:“报仇?哼,大言不惭!”

净月落下地来,也不说话,转身再次扑上,这次洛宾似是烦了,手里灵光一闪,却是一股子恶臭充满整个山洞。杜亦羽眉峰一皱,突然跃起抓着浮在空中的净月便往后飞略,几步便退出了山洞,孟久紧随着退了出来。

“我靠,臭死了!”孟久挥了挥手,却突然看到净月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不禁小心的道:“你怎么了?”

“就是这个术法!……”净月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右手指甲突然暴长,如利刃般划向自己的左臂。鲜血飞溅之下,一块已腐烂坏死的皮肉掉在地上。

孟久倒吸一口凉气:“好厉害!”

杜亦羽目光一闪,突然抓起净月的左臂,皱眉道:“当年你父亲也曾剜肉自保,可却依然无法阻止这法术的侵蚀……”

净月神色一变,却咬牙道:“只要能报仇,今天我就算死了也…….”

“你这么轻易便放弃,不但对不起你父亲,你的母亲也会伤心的。”杜亦羽抢过净月的话锋,一字一字道:“你不想救出你母亲吗?”

净月一震,不由急切道:“她还有救?”

杜亦羽微微一笑,却转变话题道:“你命好,修罗刀可压万邪,如果使用得法,应该可以在杀死你之前驱除你体内的邪术。”

“哼,那也要你能拿的到修罗刀才行。”说话间,洛宾已从洞中走出。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这点不劳你操心,因为你恐怕活不到那时候了。”

“哈哈哈哈,你还在虚张声势吗?”

“是吗?”杜亦羽淡淡的应着,双手合拢,再缓缓拉开。洛宾的笑声却嘎然而止!

只见一团若隐若现的白雾在他双手中流转,如虹似霓,隐隐竟夹杂着雷闪之势。

“仙力!”洛宾大退一步,惊喝道:“你怎么可能有仙力?!”

杜亦羽仔细的看护着手里的白雾,淡淡道:“这不是我的力量…..唉,我确实是受伤不轻,可我却曾经将一个快要修成仙道的狐妖封入体内。”说着,双手行走太极之势,见那白雾开始渐渐凝聚起来才呼出口气,抬起眼皮,冷冷的看着洛宾道:“很不巧,你杀了她丈夫,她现在正在我体内折腾,迫不及待的要将力量借给我呢。”

净月闻言,浑身一震,不由看向杜亦羽―――母亲愿意将力量借给他……当年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快修成仙的母亲会被他封印呢?!



那些白雾竟化作一片祥云,随着杜亦羽双手外推,一道闪电猛得射向洛宾。

洛宾虽早有准备,可那闪电竟似可以追踪目标一般,竟随着他得身形转了个弯,如破日之箭般射穿他得心口。

洛宾大叫一声,不敢置信得看着自己得胸前大洞,却突然咧嘴一笑道:“我虽然死了,你却也没有力量封印我了。总有一世,我会封你入骨,再享用你的力量!哈哈哈哈哈……”



洛宾在大笑中死去,而杜亦羽也支持不住了,疲惫的靠坐在树下。

好久没有这么狼狈了。

世人都说不死不休,可天授画尸人,却是连安静死去的权利都没有啊……这样沉重的灵魂,早晚有一天会不堪重负的。想想洛宾这样的人,应该也有值得同情的地方吧?

“喂,雨灵去哪了?”回过神,孟久突然发现雨灵竟然不见了,顿时便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才想起我来吗?”

孟久惊喜又愧疚的回过头,却是惊讶的看到雨灵竟从那个被洛宾划出的深勾里爬出来,虽然一身泥土,满脸的汗水,却显得更加的美丽。

“你……”孟久怔愣间,雨灵已经站稳脚步,自坑边垂下的长绳也砰的一声化作了一撮狐狸毛,而雨灵手里拿着的竟是修罗刀。

孟久倒吸一口气,看着雨灵,心里又是感动又是难过,这个女孩,竟为了他冒这么大的危险。

杜亦羽皱了皱眉,忍不住多看了雨灵几眼,眼前这个人格,既不是雨灵也不是宋肖,看来她的两个记忆,两个人格已经同化了!也就是说,宋肖真的要死去了吧……

那个虽略显柔弱,却善良的女孩……

而这同化……不是一个好的现象。他只是听说,当这个女人记起所有,当所有的记忆完成同化,那么便是‘她’真正醒来的时刻了……



一旁净月看向杜亦羽,突然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还要问清一件事。”

杜亦羽挪了挪身体,疲倦的道:“你母亲当年修仙,不慎被心魔所迷不能自制。她怕自己会拭夫杀子,怕自己会滥杀良善,便要我将她封入身中。”

净月长吸一口气,急切道:“那么,她,她现在?”

“这些年来,她虽被我所封,但我却没有刻意压制她的意识。所以,她便能潜心修行。这次我身陷般若幻境,她竟能清心劝我压制杀意,想必是已经克服了心魔。不然,她刚才也不可能借给我力量。”

净月眼中一亮,快声道:“你是说,她现在,她现在,她,她能看到我?”

杜亦羽叹了口气,摇头道:“不能,她是被封印之身,除了我的意识,她不可能感知到外界的。”

孟久诧异的看着两人,只见净月一阵沉默后,突然道:“今天你受伤,责任在我。只怪我没有听父亲的话,念念不忘报仇,却又错怪了你。你杀了我吧!”

杜亦羽没好气的道:“我可不敢杀你,你可是胡夫人的儿子,你母亲都快要修成仙了,你也算是道家传人了呢。”

雨灵一直默默的听着,忍不住道:“妖怪也能学法术?”

孟久点头道:“妖怪连仙都可以去修,何况道家法术?”

净月闻言苦笑道:“修道的妖怪是要潜心向善以净化妖气的,我今天所做已经损了功德,怕是拿不了那些法器,也做不成道士了。我现在才明白,我已经走入邪道,就算你不杀我,还是把我也封了吧。”

杜亦羽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一眼净月,懒洋洋的道:“你捣什么乱啊。我可不想和你共享一具身体,天天听你在我脑子里念叨。这种亏本的事我才不干。”

“可是……”

杜亦羽似是不堪打扰的叹了口气缓缓道:“将来要放你母亲已经够麻烦的了,你还来填什么乱?!”

净月一愣,突然提高声音道:“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打算封尸吗?难道,你要放出体内那些恶魔吗?”

杜亦羽看向远方的山峦,缓缓道:“如果时机把握的好,也许可以在毁灭那些家伙之前放出你母亲。”

净月呆呆的看着杜亦羽,心思一转,神色略微有些变了:“你不会是想……你,你”说着看了旁边正和雨灵嘀咕的孟久一眼,皱了皱眉,竟将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孟久拍和了拍净月的肩膀道:“他想什么?你这狐狸也有怕的时候啊?哈哈哈,不过你虽然错将这家伙当成杀父仇人,可原告都不予追究了,谁还追究啊?佛家有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放下今天这个心结,相信还是做得了胡道长的。是不是杜大法医?”

净月傻傻的看着那被他害得差点丢掉性命的两个人,一时愣了。雨灵叹了口气,看着那两个男人的眼中带着一抹的敬佩,对净月道:“你这家伙虽然做了件可恶的事情,可幸好及时发现,大家都没有出事。而且,我现在虽然到处见鬼,可妖怪朋友就你一个,我又并不讨厌你。所以,希望我们还能做朋友!不过……”雨灵盯了净月一眼恨恨的,似乎话有所指道:“我依旧非常非常的讨厌你那种神神秘秘的样子!”说完走向孟久,将修罗刀抛给他,低声道:“完璧归赵。”

“谢谢你。”孟久接过修罗刀,突然发现雨灵显然在等他多说些什么,不觉一阵尴尬,连忙再转向净月继续道:“对了,净月,你们那边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我叫不回修罗刀?”

净月做错了事是的看了一眼雨灵,又看了一眼杜亦羽,神色怪怪的,喃喃道:“没什么,你那修罗刀……可能不能用了,也好,不能用就算了。”

孟久闻言一愣,也顾不得净月对修罗刀的顾忌,猛地向修罗刀灌注真力。可直到他累得满头大汉,那修罗刀却依旧毫无动静。他又累又惊,不禁长出一口气,怔怔的看着手里那把生锈的小刀发呆。

雨灵看着孟久,脸色变了又变,为什么她的血可以引出修罗刀的力量?为什么沾了她的血,孟久便无法召唤修罗刀?净月那些神神秘秘的话都是什么意思?还有,她那些模糊却又清晰的记忆,那些彷佛活过死过十数次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她急切的想要弄清楚,可不知为何,她不想让孟久知道这些,她怕,她心里暗藏着一股子不安,彷佛这一切的答案所带来的只有痛苦和分离。

净月看了孟久一眼,眼中竟带着一丝愧疚和同情之色,但只是一转念便向雨灵道:“我虽然利用了你,却从未想过要害你。你的事情杜亦羽都知道,他不说,你也不要来问我了。不过,我劝你一句,这两个男人对你都不合适,你还是尽快把他们都抛弃了吧!”说到这,也不理雨灵嗔怒的神色,指着孟久手里的修罗刀道:“哦,对了孟久,那是唯一一个可以杀死天授画尸人灵魂的东西。而修罗刀一旦认主,只要你不死,便没有人可以使用它的力量。所以,知道修罗刀下落的人越多,想杀死你的人便多得很,修罗刀不能用,你反而安全,自己小心吧。”

孟久一愣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杜亦羽,杜亦羽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净月这个家伙,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靠!这话前后矛盾,我怎么听不懂啊!”孟久又看向净月,愤怒的挥着手里的刀:“修罗刀一旦认主便没有人可以使用它的力量,那为何我现在不能用?!”

净月眼珠子一转,低声喃喃道:“当然有让他能用的法子嘛。”

“什么?”孟久急切的问道,可净月却好像深怕孟久再问一样,在雨灵的疑惑和孟久的惊疑中,突地化作白狐蹿出,几下便消失在密林中。

“喂!”孟久急追几步,看着空荡荡的小路,发泄般的踢了旁边的树一脚,回头和雨灵对望一眼后,便一齐看向杜亦羽。

而杜亦羽看着那两个大有‘逼问口供’之意的人,不由苦笑自语道:“那小子倒是走得痛快,却把这个烂摊子留给我。”

“说吧。”孟久盯着杜亦羽,“那狐狸到底什么意思?!还有,修罗刀又是怎么了?”

“这个啊,”杜亦羽缓缓站起,做了两个深呼吸,感到胸口的抑郁虽然好些,可灵力却依旧没有恢复,不禁暗暗皱眉,可脸上却不动声色,掸了掸身上的土,又看了一眼那两人,叹了口气,方自懒洋洋道:“现在时候未到,天机还不能漏。嗯,佛祖怎么说来着?―――不可说,不可说。”

“站住!”孟久气得大叫,而雨灵心里一阵嘀咕之后,偷偷看着孟久一眼,突然似乎不想再追问了一样,拖着脚步走在后面。孟久虽然着急,却不敢将雨灵留在最后,无奈的不能追上去扯着杜亦羽的脖领逼问。

而这时,雨灵却一拉孟久的胳膊,红着脸,咬着嘴唇,略带执扭的表情道:“我喜欢你!”

孟久一下就愣了,半响没有说话,雨灵又羞又气道:“喂,你到底什么意思?只要你说不喜欢我,我绝对不缠着你!”

孟久呆呆道:“不对啊,你不是喜欢杜亦羽吗?”

“那是宋肖!”雨灵认真的道:“何况,宋肖对他也是敬佩多于爱情。我们,和杜亦羽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亏你会将我们俩想到一起去。”

“啊?”孟久一愣,似乎突然明白雨灵话里的意思,眼中便浮现一种按奈不住的惊喜,可却还是不放心的道:“可是,记得你在幻境里遇到了危险,第一个喊的不是杜亦羽吗?”

雨灵一愣,皱眉道:“什么幻境里遇到了危险?”

“就是你说,又是蜈蚣人,我又变成了石像,在雾谷里那次!”

雨灵看着孟久急切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笑道:“原来你早就喜欢我了。”

“喂!”孟久假装瞪眼,雨灵柔柔笑道:“我喊他,是因为我知道,除了他没人能救你。我真正着急的,关心的,喜欢的是你!”

孟久愣了半响,终于明白雨灵,为何坚持要别人叫她雨灵了!想起杜亦羽和狐狸的目光,唉,别人早就看明白了,亏自己一向自认是情场高手,却栽在这小丫头手上。

一时高兴之下,孟久便错过了这个向杜亦羽刨根问底的机会,而以后便更不可能问出来了。



之后,三人寻到了刘东和马海,因为这里的一切和案子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孟久和杜亦羽一时还无法离开X城。而雨灵也趁此机会辞去了夜总会的工作,搬到了孟久和杜亦羽所住的宾馆。

因为抽身不出,孟久只得给雨灵画了一些符咒,又驱邪的,也有能帮她封住阴阳眼的。经过几天的努力,终于锁定了使用尸虫的犯人,果然便是那个村子里反对弃村修水库的人。经过审讯后,果然,给他尸虫的另有其人。

那个人杜孟两人怎么猜都觉得是那个老道,而那个老道更可能就是鲁海的徒弟――凡图。

案子到这里,已经可以结案了。只是在对外的言辞中动了一番手脚,该掩饰的掩饰,掩饰不了的便推脱说是一种新的病毒。孟久又在山周围设了障眼法和结界,防止有人误入受伤。 而在防疫局找上门来索要病毒样本的时候,却又声称病毒无法离开人体单独存在,而死尸又因结案都火化了,所以没有样本。害得那些防疫局的人在大山里折腾了许久,才不了了之。

结案后第三天,辞别了马海和刘东等人,杜、孟,还有雨灵一起坐上了回去北京的班机。



【第二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