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净月的错误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净月的错误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一愣,有些听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怎么叫还活着?难道杜亦羽早就该死了吗?而听这话的意思,好像杜亦羽应该很盼着死一样,怎么‘还活着’就有病了呢?

杜亦羽不答反问道:“我说你哪里来得力量启用般若幻境,原来是封尸借力……你是如何得到这借力的法术?”

“这你管不着。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吗?在身体里封印一个九头怪可不是说着玩的,而为了确保转世后这封印了九头怪的尸体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变化,我特意用了最痛苦的办法封尸,这才能令尸体千年不腐,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哈哈哈哈”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只可怜你被人耍了还不知道。”

“你说什么?”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即已封入魂骨,肉体腐烂不腐烂又有什么关系?哼,不过是活埋罢了,说什么最痛苦的办法!”

洛宾瞬间收起那狂妄的笑容,随即凶狠的看向杜亦羽瞪起眼,就要发作,可眼珠子一转,却突然又嘿嘿笑道:“莫不是你怕了,想用话来拖延时间?”

杜亦羽淡淡一笑:“我为什么要拖延时间?”

洛宾冷冷一笑,讥讽道:“告诉你,我早看出来了,你们分开两路,不过就是要引出我,再让那孟久带修罗刀来,出其不意对付我,不是吗?”

“哦?”

“别装了,哼,你们的计策不错,只可惜对手是我!实话告诉你,我已为他们安排好了差事,一时半会怕是来不了了。”

孟久心里一惊,忍不住道:“你把他们怎样了?”

洛宾瞥了装成净月的孟久一眼,笑道:“你们没有注意吗?我这谷里数万只食腐虫都到哪里去了?修罗刀再厉害,也对付不了这些活生生的虫子吧?”

孟久一听这话,反倒松了口气。那些食腐虫并非妖怪,也非邪灵,修罗刀对食腐虫,恐怕只有当菜刀用,狂砍才成。可对于妖狐来说,那些食腐虫却不过是小菜一碟,只是数量多些可能有些麻烦罢了―――哼哼,你个傻天授,你还不知道跟去的是个大妖怪吧?!

你确实聪明,只可惜,狐狸不但比你聪明,而且更奸诈!

孟久心里高兴,脸上却是一副紧张的样子,还装出了一副心神不宁的表情叫了一句:“那个女人没有得罪你,你不能伤她啊。”

洛宾冷哼了哼,不再理会‘狐狸’,自怀里取出一根笛子,脸色一寒,恨声道:“杜亦羽,我虽不知你打得什么主意拖着这副身子活到现在,可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你赶得无处安身的洛宾了!今天看是我杀了你,还是你封了我!”

话音一落,孟久便觉得身上一阵恶寒,再看洛宾,双目杀机四伏,那细瘦的身体竟似隐藏着极大的力量!他急忙收敛心神,暗暗呼叫着修罗刀。

不对,有什么不对!

孟久暗暗皱眉,修罗刀的召唤可以说是心随意动,刀随念动,可这次,任他怎样的呼叫,修罗刀却没有一丝的回应!如果说有,也只是最开始的一丝微弱的反映,然后,他的所有呼唤便彷佛泥牛入海,一去无踪…….



就在孟久陷入幻境的时候,雨灵和净月正在对着数万的食腐虫发愁。那漫山遍野的黑色虫子光看就觉得恶心了,更别说杀了一只还会引来更多。而更主要的是,刘东和马海也失踪了!

雨灵见这形势,也不再多说,连忙拿出修罗刀,狠心便往手臂上割,可却被狐狸一把拦住。

“干吗?”

“我的姑奶奶,这山顶不比森林,那修罗刀一旦发动,你让狐狸我往哪里躲去?而且,修罗刀对这些活生生的虫子没有啥用啊。

雨灵急得跺脚道:“那怎么办?”

狐狸狡猾的一笑道:“急什么,你见过怕虫子的狐狸吗?”说着,从身上拔下一把狐狸毛撒在雨灵周围又道:“俺这是千年狐狸毛,专治怪虫,那些虫子绝对不敢进来的。你踏实的等着,剩下的就看我的吧。”

说话间,只见狐狸轻巧的几个纵跃,便踏着食腐虫的头跳到了一处突石上。然后,只见他以手作哨,对着森林吹出一阵抑扬顿挫的哨声,然后,便笑嘻嘻的坐在了那个突石上。

雨灵看着净月休闲的样子不禁有些诧异,但还没等她去问,四周的林中突然传来一阵兮兮嗦嗦的声音,她正在生疑,脚下突然簌簌的跑过去几个毛茸茸的影子。待她看清那竟是几只巨大的老鼠后,不禁惊叫一声,只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在地上了。

可接下来的景象,却令她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只见四周的林子里,不知从哪里跑出这么多的老鼠,有大有小,有白有黑,川流不息的跑出来,见了那些食腐虫便一拥而上,啃咬抓挠,片刻间,就有数百只食腐虫化为森森白骨。

就在雨灵惊愕,净月嘻笑旁观之时,来时所经的那穿山洞穴里突然传来一阵枪响,净月和雨灵都是一惊,但去又是一喜,显然,这里有枪的只有那两个警察。可净月转念一想,又着急了,如果他们俩没事为何要开枪呢?

情急之下,净月连忙跳过去,抗起雨灵便向山洞里奔去。

一进洞,两人便看到马海和刘东背靠背站在一起,站在两个巨石之间,夹口处都生起了火。那些食腐虫个头巨大,一时钻不进去,可那些老鼠却是毫无阻碍。两人对着如潮的老鼠没命的射击,但还是有不少的老鼠爬上了两人的身体,眼看就要有危险了,净月连忙吹了声口哨,那些老鼠窒了一窒,似乎还要攻击,但净月已经带着雨灵自洞顶飞跃过去,落在两人身侧,又拔了把毛发扔在地上。

立刻,那些老鼠似乎颇为惧怕狐狸身上的味道一样,放弃了这里的人,转而去攻击那些已经开始撤退的食腐虫。

而这时,雨灵却突然低呼一声,净月一转身,才看到马海和刘东的身后竟还护着一个人。只是那人浑身上下都在腐烂着,早已不成了人形。而再细看,只见那人耳后有翼,身后有尾,竟是一个妖怪!

雨灵不忍再看那妖怪身上惊人的伤势,便转过头,却颤声道:“净月,他的伤,还能救吗?”

刘东见救星到了,松了一口气,再加上头上有伤,利马便觉得疲惫异常,一P股坐到了地上。马海也大大的松了口气,说道:“好险,幸亏你们回来了,我知道警察这行业有生命危险,可却从未想过自己会被耗子咬死!哇靠,浑身得伤口,这回去不知得打多少防疫针呢。”

看到净月走过去给那妖怪检查伤势,雨灵暗自松了口气,便接下刘东的话茬转移注意力道:“马警官,这妖怪是怎么回事啊?”

马海和雨灵只在几次探访案情时见过,他对这些在夜总会上班的人一直有些成见。可刚刚听刘东说孟久得疑虑和猜疑时才知道这女孩原来是有阴阳眼,万般无奈,又被人设计才躲到那夜总会里去唱歌,心里便有些同情她,此时见这女孩站在这一片尸骨之地不但全无女孩子的扭捏作态,还能为一个妖怪的伤势而着急,不觉很是佩服,心里便多了一层好感。

可马海还没说话,刘东却突然扯了扯他,向净月努了努嘴。雨灵随着看去,这才注意到净月进来后竟一直盯着那半昏迷的妖怪,神色又是难看又是怪异。

雨灵第一次看到净月这样的神情,心里便有些不安。她上前一步,问道:“这,”谁知她话还未说完,净月却突然转身对马海道:“这妖怪是怎么回事?”

马海一愣道:“有什么问题吗?”

“回答我!”

马海皱了皱眉,他本来就是个热血的性子,听净月口气如此不客气,便也气道:“我凭什么回答你?这案子和你有关吗?你是什么人?”

净月闻言一怒,霍然看向马海,眼中的瞳孔像猫一样变成了一窄条,露出了一个食肉动物天生的攻击性。

马海一惊,后退一步,手也摸到了佩枪上面,刘东也警戒的站到了马海身边。虽然这个狐狸和孟久认识,可毕竟是个妖怪啊……

“马警官,”这时,一旁的雨灵突然开口了:“我们现在非常之时,又处危险之地,大家心里着急,便都有些火气。但不管怎么说,我们不能让真正的敌人看我们的笑话啊?”

马海和刘东闻言一愕,神情随之缓了下来,可净月却还绷着劲,大有一副先吃人而后快的样子。雨灵皱了皱眉,心念一转,大声道:“胡道长!你这样较着劲能解决问题吗?你是聪明人,无论是什么事,请你克制一下自己!”

雨灵一声胡道长,让净月一震,他转头看向雨灵,眼中的杀意渐渐被一种复杂的情绪所代替。他长叹了一口气,缓缓道:“这个妖怪中的法术,和我父亲死时一摸一样。”

其它三人一愣,马海皱了皱眉,终归叹了一口气才道:“这妖怪是我们被食腐虫围攻时突然出现的,见我们危险,竟毫不犹豫的帮我们将周围的虫子砍杀了几十只。可它本来已经受了伤,这么一折腾,也坚持不住了,我们只得一边抵抗一边往山洞里退,幸亏找到这个天然屏障,那些食腐虫一时也进不来。”

净月神情怪异的看着那妖怪,突然从怀里摸索出一把麝香,燃了就贴近那妖怪的鼻端。不一会,那妖怪胸腔一动,竟醒了过来。

“你是这山里的妖怪?”见那妖怪醒过来,净月也不顾它的伤势,着急的问道:“什么人伤的你?”

那妖怪一醒来,立刻便因身上的伤痛而低声呻吟了一下,但很快的,他便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周身的人,自嘲笑道:“这山早被毁的没了灵性,我怎会是这山里的妖怪。”

“那你为何到此?”

“我听说这山里有宝,一时贪念,唉……”说着看了眼那马海和刘东道:“临死之前,本想救下两人以修来世,可却反而被你们所救,真是丢脸啊!”

净月皱了皱眉,急切道:“到底是什么人伤的你?”

那妖怪诧异的看了眼净月,喘息道:“自然是盘踞这山里的那个天授!你来此不是为了这里传说的宝物吗?”那妖怪想到仇人,心里一动气,便止不住的咳嗽了几声,震动伤口出了一身虚汗,只觉身体更加的虚弱了。略作喘息,却已经目光涣散,靠在墙上,看着自己身上溃烂流水的伤口喃喃道:“唉,早知道是有那种家伙在这里,我才不来呢!兄弟,趁现在,你们快点离开吧!”

谁知,那妖怪后来又叨叨唠唠说了一大堆什么劫数啊、后悔啊、转世之类的愿望,净月却一个字都没听到。他脸色煞白,手脚冰凉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神情谁也描述不出来,却令所有人都看得汗毛直竖。雨灵和刘马三人被净月的神情惊到,也顾不得去听那妖怪的唠叨了,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去询问现在的净月。

此时,外面还活着的食腐虫已然撤走,老鼠也渐渐散去,洞穴渐渐安静下来,那妖怪说话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了,谁知说到救人反被人救的事情时,突然神情一震,大吼一声‘大丈夫恩怨分明,今日蒙两位相救,我便将内丹送于二位吧!’说着,便努着最后一口力气吐出一棵血红的丹丸,用指甲一分为二托在手上。

刘马二人一愣,这内丹看着邪乎,又是妖怪的东西,正不知如何推脱,却发现那妖怪已经咽了气。

一旁净月也被那妖怪的一声大吼震得一惊,那句‘大丈夫恩怨分明’犹如当头棒喝,惊得他一身得冷汗。他突然抓起雨灵的手大吼道:“快点!快把修罗刀给孟久送去!”



雨灵一愣,还要问怎么回事,突然,怀里的修罗刀发出一声短暂的蜂鸣,吓了她一跳,但却又立刻安静下来,没有其它动静了。

可是净月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他大吼道:“快啊!不然便来不及了!”

雨灵被净月弄糊涂了,也急道:“孟久不是随时都可以招回修罗刀吗?!”

净月苦涩的一笑,沉声道:“修罗刀沾了你的血,孟久便叫不回去了……”

雨灵一惊,愣了愣,虽然不明白净月话里的含义,可却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不由惊怒而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故意的?!”

净月双手捂面,浑身颤抖道:“我弄错人了,杀我父亲的,原来不是杜亦羽……”

一听这话,雨灵当时就是一个机灵,一种恐惧的凉意自脚下直升脑际,然后,一种强烈的愤怒之情升上胸腔。她咬着牙看着净月,却终是什么也没说,贴身藏着修罗刀,以最快的速度向孟久和杜亦羽跑去!

只是,她却忘了,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如何攀下那万丈悬崖?就在她含着泪,咬着牙,试图抓着藤蔓下去的时候,一只白狐突然蹿过来,身形猛地变大,然后便不由分说的驮着她往山谷跃去。

雨灵紧紧抓着净月的白毛,因下降的速度过快而无法睁开眼睛。虽然她对净月的欺骗感到一种难以遏制的愤怒,但她心里清楚,她必须要依靠净月的力量才能快些赶去,便没有拒绝净月的帮助。

两边的树木飞速的后退,不知是否是这样巨大化身体会带来很大的负担,净月脚步越来越不稳了。

我竟然错了!净月一面飞奔,一面懊悔的在心里大叫!父亲是从画尸人血战受伤回来的,所以,他一直以为是杜亦羽杀了父亲。可……他竟然错了!!!

这个错误太可怕了!他不由便想到了父亲到处游说妖怪参加画尸人血战时,私底下和他说的一句话‘净月,爸爸一定要把你妈救出来!’

父亲说那句话的时候,他还只知道母亲被某个天授封魂入骨了!直到父亲临死之前,他才直到,封印了母亲的天授,便是那个杜亦羽!

只可惜,那场战役虽然声势浩大,可惜天授画尸人一个个或是明哲保身,或是各安私心,到后来,天授加上妖怪,近二百人竟败在了一个人的手里!

父亲在血战归来之后,浑身腐烂,痛苦不堪的走向死亡。连父亲都无法抵抗的法术,一般的法师是绝对做不到的!只有天授,也只有天授,才会使用那样残忍的术!

父亲没有说出仇人的名字,是不想净月为他复仇而送命。可净月固执而轻易的认定,仇人就是杜亦羽。

还未修成人形的他迫不及待的去报仇,也希望救出母亲,可却令他认识到了自己与杜亦羽力量上的差距,也因一场意外而令他完全失去了报仇的能力,更几乎丢掉性命。

他咬着牙从头开始修炼,他知道,在他修炼的时间里,那个杜亦羽可能早已寿尽封尸,救出母亲的希望不大了。但他还是要报仇,并发誓去寻找可以逆转封尸的法术。他相信,这个世界没有绝对,既然有封尸,就是逆转封尸的办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是修炼越是清楚感到力量上那难以逾越的鸿沟,只要一想起那力量,他便感到一种彻骨的恐惧!那种无力感几乎令他绝望。

终于,他决定停止修炼,看看是不是可以有别的办法。当他来到人类世界时,却发现血战之后,天授画尸人被封的封,藏的藏,竟变得消声灭迹了。更令净月迷茫的是,那个杜亦羽竟然也不知所综了……

情况的急转而下,使他有些措手不及,可是却也让他从复仇的压力中暂时得到缓解。于是,他开始没有目的的旅行,并装扮成一个道士,希望能有机会找到那些天授的踪迹!

有一天,他在一个妖怪的聚会上,听说曾经有个天授的徒弟利用封尸的契机将那天授的灵魂封印,并夺走其的身体,不知要干什么。而一旁的净月却暗暗感到,也许这个天授的灵魂可以帮他找到消失已久的那些天授……

于是,他费劲心机终于打听出那个天授的灵魂所在,可令他意外的是,他竟然同时遇到了杜亦羽!

和当年一样的名字,和当年一样的容貌……他,竟然没有死去……虽然诧异其中的原委,可却也同样说明――他,还有机会救出母亲!

大惊大喜之下,他费尽心思,终于取得了那个天授的信任。可慢慢的,他却发现,这个人和他想像的不一样,一点也不一样,而父亲临终前的那句话也开始不断的出现在他耳畔――‘我错了!我害了这些妖怪,也害了自己……我早该明白那个天授,并非如传言般……净月,爸爸不能去救你妈了,你也将这些事情都忘了,好好的生活吧!记住,天授画尸人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存在,千万不要去接近他们!’

报仇与忘记,他开始犹豫,即便是他杀的父亲,可难道不是父亲先要对付他吗?更何况,他所做的事情,虽然太过偏激,可却……

唉,父仇可以不报,但是母亲呢?如果母亲真的被他封在体内,他一定要救母亲出来啊!而唯一的办法只有在他封尸前杀死他。虽然也会将他封入体内的其它天授和邪物放出来,但这彷佛命运的相遇使净月再次钻到牛角尖里。

‘反正,他是可以转世的。而我要的,只是救出被他封入这具身体里的母亲’

净月抱着这样的想法,将坐阵童子说成了镇尸童子。只是,宋肖的出现让他觉得有些意外…….而另一方面,他主动去帮助鲁海,就算不能杀死杜亦羽,也许,他可以从鲁海的那个徒弟那得到解救母亲的办法:他确信,那个徒弟所掌握的,利用天授体内封印之魂的方法,可以找到封印逆转的秘密。

可是,竟然是如此的巧合,他追随着凡图的痕迹来到这里,却又和杜亦羽相遇!这使他不得不去怀疑,是否这就是命运―――要救出母亲,只有杀了杜亦羽?

可是,竟然错了,杀死父亲竟然是山谷里这个该死的天授!细想父亲死前留下的话,没有一句能够说明凶手是杜亦羽啊。

愧疚……

对不起,母亲,就让这个杜亦羽再多活一阵子吧。您放心,在救出您之前,我一定不会让他封尸。

净月乱了,为什么当年血战之时,杜亦羽没有杀死身为百妖领袖的父亲?为什么父亲让他忘记一切?为什么,杜亦羽竟一直没死?父亲临终前的话,杀死父亲的人,他所了解的杜亦羽,还有母亲……到底母亲是因为什么才被杜亦羽封入身体的?

奋力跃过一道沟壑,净月只辨方向不顾路径的赶着。无论如何,在一切都没弄清前,他不能让那两个男人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