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伪装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伪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了,我们该商量一下对敌方案了。”

几个人一愣,杜亦羽继续道:“这雾谷的幻术一旦解开,我们很快便会遇到那个天授。而从他竟可以施展般若幻境来看,他的力量显然比以前要强出许多,我们不能不小心一些。”

“你认识这个天授?”宋肖问道。

“应该是他。他叫洛宾,是个喜欢摆弄行尸和妖尸的恶心的家伙。”

“对了,”孟久突然打着头大叫道:“从进了这山林就一直被动挨打,都把我气糊涂了!我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

“什么?”

“我们这次的对手,很可能不是这个天授的。”说着孟久就把他所想到的那些疑点跟杜亦羽说了一遍,又道:“这个天授并是使用尸虫杀人的凶手,真正捣鬼的肯定是那个老道,我就说他干嘛非要对付我们,原来不止陈小铃那件事,他就是鲁海的徒弟!我们坏了他两件好事,他肯定是怀恨在心啊!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事闹得这样热闹,为什么宋肖被牵连进来,为什么有人在雨灵家旁设下保护她的法术了。他根本是想借这天授除掉我们,再利用我们除掉 顺便坐收渔翁之利!”

杜亦羽听完,笑道:“你果然想到了。”

“你也这么认为?那么我们破了幻术就掉头回去,让那个破老道白忙活一场!”

孟久说了半天,净月也听明白了七八成,此刻突然叫道:“等等,我不管你们俩叽里咕噜都说的是什么,我还得去揍那天授一顿!”

孟久刚要说话,杜亦羽已然抢道:“我们不能回头,不管背后那个人是不是给你修罗刀的老道,他肯定就在附近了。”

孟久一惊,急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劫走宋肖的根本就不是洛宾。”

孟久一愣,又是一句道:“你怎么知道?”

杜亦羽神情复杂的看着宋肖道:“因为她是在被劫走后恢复的记忆。所以,劫走她的人,肯定是造成她失忆的人。”

孟久皱眉点头道:“有点.......道理,可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即使那老道不在,洛宾既然已经知道是我了,怎么肯就此放手?”

孟久轻吐一口气,喃喃道:“不过,对付那个老道总比对付一个天授好,搞好了,也可以把鲁海的事情一起解决了。”

“是吗?恐怕那个老道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杜亦羽若有所思的看向正在捶着大腿休息的宋肖,深吸一口气道:“好了,老道的事情先放一边,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对付洛宾吧。”

孟久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宋肖,道:“我还是不同意现在和洛宾动手。”

“为什么?”净月问道。

“我们只有三个人,即要对付老道,还要对付洛宾,已经很吃紧了,宋肖怎么办?”

宋肖闻言一笑道:“我没事,你想,那个天授肯定不会正眼看我,而你们说的那个老道既然把记忆还给了我,就说明我已经没啥作用了。不然他为何劫走了我又放了我?我说的对吗?”最后一句是问向杜亦羽的。

孟久不看宋肖,却也对着杜亦羽道:“如果宋肖没用了,他更没有必要特意的归还记忆了!他这样费手脚,肯定是还想用宋肖来牵制我们。”

“雨灵!”一旁的宋肖突然说道:“告诉你了,我是雨灵!不是宋肖!”

孟久一愣,一边净月却诡笑着道:“喂,我说孟大法师,如果雨灵在他手里,才更能牵制你们吧?干嘛还给送回来?”说话间,竟然已经改口称呼宋肖为雨灵了。

孟久瞪了净月一眼道:“胡说什么!杜亦羽,那你给我解释,他为何抓了宋肖又放了?”

“雨灵!”这次却是宋肖和净月同时强调,别说孟久表情怪异之极,就连杜亦羽都笑了出来:“也许是他想到了更好的计策,发现雨灵没用了,就把她随意丢弃在这里,也许是他突然良心发现。”杜亦羽说了两句,发现实在无需如此为孟久解释,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关心则乱,说得一点也不错。”

孟久一愣,杜亦羽却又是叹了口气道:“这一战无法避免。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了是我,不管他的力量是怎么来的,但我相信,他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

“要不要听听我的计策?”净月似乎有些等不及了,顺着杜亦羽的话便跳出来,将他的计划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

按净月的说法,现在对那个天授来说,除了杜亦羽,最大的威胁莫过于孟久那连般若幻境都可以破开的修罗刀了。那么,就由他和孟久以幻术互换身份,由宋肖,不对,是雨灵(在宋肖的多次坚持下,众人也只得改口)带着修罗刀和他一起往回走,目的在于让那个天授产生错觉,以为孟久带着修罗刀保护雨灵离开。这样,等假扮他的孟久和杜亦羽面对那个天授时,孟久便可出其不意的呼回修罗刀,给予致命的一击。

净月的计划一次性通过讨论,最可行的是,这样不但可以保证雨灵远离战场,而且有净月在外围接应,也可以起到防范那个老道从后面攻击的作用。

于是,孟久再次做了一个结论:狐狸,果然是一种聪明又狡猾的动物。

按照计划,净月和孟久互换了身份,为了不让对方识破,净月特意在孟久身上蹭了半天,而孟久则趁机猛拽狐狸的毛皮。两人打了好一会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等雨灵拿了修罗刀贴身藏好,杜亦羽这才将那碧落石向空中一抛,看着停留在空中缓慢旋转的石头问道:“准备好了吗?”

“开始吧。”孟久一甩头却又道:“怎么样?我像狐狸吗?”

杜亦羽虚空托着碧落石,上下看了看孟久,很是认真道:“还可以,如果能再狐狸一些就更好了。”

孟久夸张的瞪着杜亦羽,实在没想到这个人也会说出这样气人的话来!雨灵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有扮成孟久的净月,眼中却是带着一种难掩的兴奋和期待。这个机会,他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