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吊死鬼2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吊死鬼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嘻嘻

一声轻笑自背上划过耳际,原来背上的也是一个女鬼。然后,她惊惶的看到一只苍白的手臂自背上伸向那个绳圈,再一招,那绳圈竟然飞了过来。

嘻嘻

又是一声轻笑,那只手灵巧的抓着绳圈,动作轻柔的向宋肖的脖子套过来。

“不要!”宋肖在心里不住大叫,双手焦急的去拉那绳子,但下面那个吊死鬼却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五爪如勾,指甲几乎要刺穿她的皮肤。然后,那半个女鬼便死死的缀在她的胳膊上。

绳圈越来越紧,背上的女鬼也松开了扳住她脖子手。几乎是同时,宋肖只觉背上一轻,抓着她手腕得吊死鬼也突然松开了手。她刚松口气,脖子却突然一紧,整个人便被绳子拉得向后撞到树上,然后,绳圈缓缓得向上升去,宋肖惊惶得去抓绳子,可随着脚被拉得渐渐离地,她只觉得两手越来越不听使唤......

惊惧中,她看到了那个坐在她背上的女鬼,却是满脸皮肉翻滚,彷佛被硫酸毁容了一般,而一双腿也是齐膝断去。

自己惨死,便要害人吗?

连宋肖都不知道,就快要死去的自己为何突然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孟久…….大脑渐渐变得恍惚起来,心里却不知为何突然有一个预感,自己虽然死了,可很快便会再次复活。到时候,却不知自己是否还能记得他……

就在宋肖失去意识的瞬间,一道七彩流光飞射而来,割断了吊着宋肖的绳子。两个女鬼惊呼一声,趁着孟久去接宋肖的工夫,轻易匿行逃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宋肖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被动的听到了一种不断传来的啪啪声。渐渐的,空寂的大脑有了反映,漆黑的世界也开始有了光亮。她突然明白了,有人在打她的脸。于是,她缓缓睁开眼睛,却一时找不到视线凝聚的地方,也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渐渐的,她看到了孟久,对着他那张紧张的有些发白的脸,她终于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见宋肖清醒过来,孟久终于松了口气。只要再晚半步……他连想都不敢想,实在是后怕啊!

“又是你救了我,谢谢你。”宋肖撑着地坐起,只觉得身上还有些发软,便没有逞强站起来。

“你没事就好。”看她没事,孟久的神情突然就冷了下来,半冷不热的客气了一句,递给她一瓶水。

宋肖咬着下唇,盯着孟久道:“喂,你干嘛躲着我?”

“我没有啊。”

“那好,我问你,我是谁?”

孟久一愣,道:“你不是宋肖吗。”

“不是!”

孟久又是一愣,心里正在疑窦丛生,宋肖却盯着孟久,一字一顿道:“你记住了,我是雨灵!宋肖已经死了!”说完,便起身去背包。

孟久呆呆的看着宋肖的背影,竟怎么也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净月远远的跟着杜亦羽走了几条小路,跨国一方巨石,却见杜亦羽静静的站在一棵梧桐树前。

突然,杜亦羽的身体一抖,一道白影自他的身体里被弹出,一个女鬼踉跄倒在地上。净月刚转过眼神,却见杜亦羽紧接着一挥手,一道白光便向那女鬼射去!

就在这时,净月突然栖身而上,一把抓起女鬼往旁边一带,自己却险些被那白光打伤。他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就叫道:“她并无凶灵,你不能这样烂杀!”

杜亦羽有些诧异的看向净月,淡淡道:“是她自己要这样的。”

净月一愣,那女鬼却盈盈一拜道:“多谢相救,可小女子魂魄不幸被人困于山谷之中,死后亦不能安息,早已思盼解脱之途,还望成全。”

看那女鬼竟含笑待死,彷佛很期盼一个终结是的,不由心里升起一股怒火,大叫道:“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妈的,我不管了!”

净月话音未了,杜亦羽已然毫不犹豫的射出第二光。

看着那女鬼的身影化为一阵烟雾渐渐飘散,净月心中还是隐隐一痛,不禁低声自问:“也许我们可以把她救出去,让她超脱的!我们应该劝劝她的!!”

杜亦羽摇头道:“为何劝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她生前死得凄惨,并无意再世为人。”

净月却冷冷一笑道:“那也该试试啊?也许,她转世以后可以过得很好啊!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们天授一样,死不了,却又活不好!”

杜亦羽瞳孔蓦然收缩,冷冷得看向净月,净月打了个机灵,后退一步,强撑道:“怎么样?我说错了吗?”

杜亦羽目光一闪,浅浅一笑道:“你没有说错,只不过,你除了说说之外,还能做什么吗?”

“你!”净月怒目而视,却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他刚才不是也没有去劝那个灵魂嘛…...

这时,杜亦羽已然转身去查看那棵梧桐,而净月看着杜亦羽那对什么事都表现得十分淡然得神情,暗暗咬了咬牙,没错,他们天授都是毫无感情的家伙!只要他们想,便可以想都不想便杀死任何生物,就像杀死他的父亲那样……

杜亦羽围着那棵梧桐转了个圈,然后以食指在树干上沿着树纹缓缓的行走着,突然大喝一声‘破’。

只听一声闷响,树干上竟破出一个碗口粗细的数洞来。

净月也凑过来,看了一眼,便惊讶的咦了一声,然后飞快的伸手进树洞,拿出一个通体碧蓝,莹润而隐隐发光的小石头,同时高兴的大叫:“发了,发了,竟然是碧落石!!”

“碧落石是什么?”恰好这时,孟久和宋肖寻着净月留下的记号跟来。

“碧落石据说是上古女神女娲补天的过程中,因大小不合适而掉下来的石头。这些石头本身便是女神挑上的灵石,又沾了天上的真元,可以说是灵石中的灵石。而凡是跟‘灵’字沾边的东西,最擅长的就是迷惑人心。” 杜亦羽接过那蓝色的石头看了看,便对孟久道:“这石头断面似是被切开的,看来,你们在山里碰到的那个幻术机关也是借这石头设下的。我还奇怪呢,有狐狸这种最擅长幻术的妖怪在,怎么会逼得你们连修罗刀都用上了。”

孟久一愣,突然大叫一声:“你知道我们遇到幻术了?!”

说话间,孟久已经气鼓鼓的走到杜亦羽面前,恨声道:“果然是你刻意留下了那个幻术!为什么!?”

杜亦羽看了一眼后面的宋肖,说道:“不管是哪种法术造成她的失忆,幻术都是让她恢复记忆最有效的手段。”

孟久一愣,突然,他的心里冒出一股子压抑不住的火气,抓住杜亦羽的衣襟大吼道:“混蛋!你怎么能用这么激烈的手段?!万一她出事怎么办?”

“你不是在她身边呢吗?”杜亦羽淡淡的回答:“这是我想到的唯一能让她恢复记忆的方法。”

“可是……”

杜亦羽挑眉:“可是什么?你不想让她快点恢复记忆吗?”

孟久本来满眼怒火压都压不住,可听到这句话,他却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缓缓松开抓着杜亦羽的手,眼神也跟着黯淡下去。

他突然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是不希望她恢复记忆的!

孟久用力的摔了摔头,这个想法也太自私了。宋肖喜欢的是杜亦羽,如果他趁人之危,即使让雨灵喜欢上了他,那么等她恢复记忆后,三个人都会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