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吊死鬼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吊死鬼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宋肖加快脚步走到前面,在杜亦羽身后走了一段后,突然追了上去,低声道:“你为什么一直避着我?”

“有吗?”杜亦羽目不斜视,努力的分辩着这迷雾中的方向,带路前行。

宋肖抬头看了一眼杜亦羽,突然笑了起来:“我喜欢孟久。”

杜亦羽终于叹了口气,看向她道:“这和我有关系吗?”

宋肖想了一下,便笑着点头道:“对,没有关系。”话没说完,宋肖已经笑着往前快走几步,脚下有着一种解开心结后的轻松。

杜亦羽看着宋肖的背影,眼神却突然变得深沉而怪异,不知在想着什么。

宋肖走在离杜亦羽不远的前面,随手拨弄着两边的灌木丛。突然,她手一哆嗦,飞速的收回,表情有些发白的向后退了几步,却是跟在杜亦羽身后再也不敢自己乱走了。

杜亦羽转目看去,见灌木丛后的一棵树上吊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那女鬼身上穿着大红裙子,脚下也穿着鲜红的皮鞋。头低低的垂着,一张脸隐藏在头发里,双手五指僵直地垂在身体两侧。

看来,这个阴阳眼确实给她带来不少困扰......杜亦羽略一思忖,见那女鬼没有恶意,这才缓缓走了过去。

也许是方才杀死了太多的行尸,再往后走,竟没有遇到行尸的攻击了。只是总是找不到破阵的地方,几个人都渐渐有些焦急起来。

宋肖松了松背包,不觉有些后悔刚才水喝多了。左右看了看,选了处隐秘的灌木丛,这才打了声招呼低头钻了进去。

提好裤子后,宋肖小心的躲过有些扎人的枝叶,弯腰去取放在一旁地上的背包。

就在她的手刚刚触及背包带的瞬间,一双脚突然从空中落下来,在她的眼前一个反弹,又掉下来,却还是左右摇晃着。

那脚上的一双红皮鞋异常的鲜艳,左右摇摆着划出一道道弧线,彷佛要将这个世界都染红一样。

宋肖的心忽然就漏跳了几拍,整个人弯着腰僵在了那里,动也动不了。

下一刻,一声轻笑自头顶上响起,划过她的脑际,她便突然想到自己也该大声呼救才对。可这时,她只觉身上一沉,似乎有人坐在了她的背上。紧跟着,一只冰冷而僵硬的手慢慢的抓住了她的喉咙。

又来了一只鬼吗?宋肖便惊恐的发现自己不但真的不能动了,连出声也做不到!

心脏一下一下的敲击着胸口,彷佛要冲出来一样,而宋肖除了弯腰在那里盯着眼前不住晃动得红鞋外,竟然没有一点办法!

就在这时,宋肖突然觉得脸上一痒,转眼一看,一簇头发从上方垂下,扫到她的脸颊。宋肖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惊惧中,便看到那吊死鬼慢慢弯下的身子。

那吊死的女鬼脖子上有着一道深深的勒痕,使得那个人头彷佛是一个被绳子砸紧了口的气球一样。大片的头发被下巴一拦,没有直接垂下,依旧覆盖在女鬼的脸上,而那女鬼便透过那一缕缕黑发,用一双布满血丝地眼睛盯着她!



灌木丛外三人正坐在树下边喝水休息边等宋肖,突然,孟久扑的一下,把水全都吐了出来。净月连忙往边上一闪,衣角却还是给弄湿了。

“喂!”

孟久一边咳嗽一边指着杜亦羽的方向,净月疑惑的转过头,却也差点让吐沫呛着。

只见杜亦羽斜着身子倚靠在一方大石上,头部微歪,眼神带着一丝娇媚之态,双手小指微翘,轻轻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那动作,那神态,怎么看都是一个女人!

孟久的咳嗽好不容易止住,苦笑着拍了拍依然愣在那里净月道:“俯身了,我算服了他了。”

净月满脸无法适应的看着那个女人味的杜亦羽,简直傻了,张目结舌的喃喃道:“他要干嘛?”

孟久收拾好背包,这才道:“把鬼放到这里,实在是那个天授的失误。如果只是那些没有什么思想的行尸,就算杜亦羽也不可能利用它们去找阵眼吧。”

“你是说,这家伙想借这个女鬼俯身找出阵眼所在。”

孟久点了点头还没说话,突然脸色一变,低呼一声“不好”便跑到灌木丛前高声喊道:“宋肖?你没事吧?宋肖?”

见没有回答,孟久便更急了,跺着脚道:“我真是笨蛋!这附近既然有一个鬼就可能有第二个!宋肖?!”

这时,被俯身的杜亦羽突然站了起来,哼着一首沂蒙小调,转身往密林里走去。

净月皱了皱眉道:“你去找宋肖,我去追他!”

孟久点了点头,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他撩开那些浓厚的树枝便往里钻去。



抓着宋肖脖子的手突然用力的往上扳她的头,无奈中,她只得将头用力的上仰才能保持呼吸。

这一仰头,便看到那吊死鬼穿了一身红衣,她心里就是一颤,都说穿红衣的鬼很凶,这次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获救。

此刻,那本该吊着颈子的绳子却拦腰吊在那女鬼的腹部,而那女鬼的身体更是诡异的向后弯着,上下身彷佛折了一样的叠在一起。

此刻,宋肖只觉得脖子被扳得彷佛断了一样,又疲又疼,太阳穴都有些一鼓一鼓得跳了起来。

她心里正在叫苦,那个吊死鬼的身体突然发出骨头折断一样的咯嘣声,然后,那女鬼整个人便拦腰断开,像两块死猪肉一样砰的掉在地上。

这一刻,宋肖真的有点恨不得自己死了算了!因为她已经感到那吊死鬼的手正攀着她的腿,似乎想要爬上来一样。而此时她的头却被扳得仰面冲上,唯一能看到得只有那个还沾着血得绳圈在那里来回摆动。

那女鬼得上半身不住发出咯嘣咯嘣得声音,打着颤向她身上爬着。而下半身突然像被扔上岸得鱼,噼里啪啦的挣扎扭动着,看起来甚是发毛。

而就在这时,她得手突然能动了,下意识得,她便用手去推那女鬼,却一手按在女鬼的脸上,惊出了宋肖一身的白毛汗,连忙收回手,再也不敢乱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