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她究竟是谁?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六章 她究竟是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宋肖又惊又恶心,跺了几下,见摔不开,一狠心便想用手去掰,可那蜈蚣男突然一用力,竟把她整个人都掀倒在地。眼见着那些长着毛的黑腿就在她脸庞蠕动,宋肖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却突然发现前面的那两个男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竟然已经走远了。她深吸一口气,几乎是手脚并用的退向孟久的方向!

“不要过来!”见那蜈蚣男子向这边爬来,宋肖实在是有些手足无措,回手碰到一个冰冷的大石,她连忙就势扶着站起来。下意识的,便用手扶着那瘦高的石头向后退,可当她的视线与那石头平行时,她整个人便僵住了!

宋肖颤抖着,惊惧着慢慢转过头,看向那个石头,然后,整个心便沉了下去---她突然明白,为何身后的孟久一直没有动静了。

另人无法相信的,那个石头竟然是孟久的下半身!

此刻,孟久自胸部一下已经全部石化。虽然脸色铁青,显得呼吸困难,却依旧微笑着看着她:“对不起,不能陪你了。”

“不要这么说!”宋肖声音虽然发抖,可却是坚定异常:“告诉我怎么救你?!”

孟久苦笑,肩膀微动似乎想最后碰触她,可双臂却已石化。不得不遗憾又悲痛道:“你救不了我的,除非……”

话还未说完,那蜈蚣男已经爬到近前,突然诡异的抬起上半身。



宋肖心里又惊又怕,可她却死死的挡在孟久身前不肯退开一步。而那蜈蚣男瞪着两只凸出眼眶的巨眼,嘴角留着黄色的黏液扑到宋肖身上,用两只人臂紧紧的搂住宋肖的腰部,数十只脚密密麻麻的缠着她的下半身,不住的往她身上攀爬。

宋肖虽然整个人都感到极度的恐惧,但为了身后的孟久,却是奋力用手去推那蜈蚣男的头。见这样毫不作用,她一急之下便去抠那双凸出的眼睛。

蜈蚣男吃痛,低吼一声便翻滚在地。但那些腿脚却没有松开,宋肖便被那个蜈蚣男卷着在地上打滚,昏天黑地的攘起满天的尘土,身上也不知擦破了多少处。

翻滚中,宋肖瞅准一根尖头石块,便挣扎着拿在手中。那蜈蚣男又是一个滚,却将宋肖撞到一棵树上,肚子一疼,宋肖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挤到了一块,张口吐出一口苦水,心里却是灵机一动。强忍腹部的剧痛,她死死的抓住那棵树,任凭那蜈蚣男如何翻滚,她就是不松手。

几次之后,那蜈蚣男似乎也没了初失眼珠的惊惶,也不再胡乱翻滚了,却咬牙切齿的向宋肖的上半身摸来。

宋肖牙关紧咬,默默的让它用那些钢足紧紧的缠裹着她,忍受着它嘴里的熏天臭气,紧紧握着那块石头,高高举着两只手。

只待那蜈蚣爬到手臂可着力之处,才用尽浑身的力气将那尖石砸向头顶!

砰的一声,蜈蚣男哼都没哼一声,头顶便被砸出一个血洞。紧接着,那蜈蚣男浑身突然开始痉挛,那些钢足瞬间抽紧,深陷入肉。

宋肖呻吟一声,却是毫无办法。自己的血已经染红了一片土地,力气也越来越弱,而那蜈蚣虽然停止了痉挛,死了个透,可那些钢足却依然紧紧缠着她,毫无松开的迹象。

宋肖有些绝望的抬头看向孟久,看到那虽然脸色铁青,却依旧明亮的双眼,看到孟久唇边深深的微笑,看到他眼底强忍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在这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已在不知不觉间爱上了这个男人!

就在这时,宋肖的表情突然僵住了,一只巨大的蜈蚣不知何时出现在孟久身后,那泛着黑光的身子昂然而立,只一摆,便砸向孟久石化了的下半身!

宋肖的心猛的抽紧,如果身体被粉碎了,那么便真的回天乏术了吧?!

“亦羽!!!!!!!!!!!!!”在那一瞬间,宋肖叫出了那个唯一有可能救回孟久的那个名字,一个彷佛带有魔法的名字!

她只能企盼杜亦羽会发现他们没有跟上,很可能和狐狸正在折回的路上,很可能已经看到了孟久的危机,很可能正在出手打死那只该死的蜈蚣……

可是,一切都只是可能,而可能却很少成为现实。

随着孟久的身体被抽得粉碎,宋肖的脑子一下就被抽空了!注视着孟久那张依旧带着微笑的面孔翻滚着落地,宋肖终于抑制不住的,绝望而愤怒的惊叫起来!



随着她的尖叫声起,她的心口隐隐有一道七彩的光韵透出。然而,还没等她注意到自己的异常,天边又是一道更为绚丽的七彩流光划过。

只是顷刻之间,眼前的世界突然便开始褶皱透明,世界像是羽化蝉蜕,渐渐的自那流光划破的天际出剥露出另一个世界来。

宋肖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突然感到身上的蜈蚣失去了重量,诧异中,宋肖刚一能动便像疯了一样爬起来,扑向同样开始消失的孟久的头颅,可双手捧起的却只有空气。

一只手稳稳的拍在了她的肩膀,宋肖一惊,回过头,再也克制不住的跳起来,睁大了眼睛瞪着身后那人大叫道:“孟久?!!”

孟久眼睛一眨,看着宋肖道:“是我啊。”

宋肖又是一愣,眼泪却突然滚滚流下。孟久一惊,连忙急道:“怎么了,怎么了,我说丫头,你别哭啊!”

话没说完,宋肖却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孟久,把他抱了个满脸红,外加手足无措!

但很快,孟久便感到了从宋肖身上传来的那种止不住的颤抖。他心里一软,便想抬手搂住怀里这个女人,却不知为何,当他的手碰到她肩膀的瞬间,却改为将她扶起,自己又退后几步才道:“你看到什么了?没事了,只是幻境罢了。”

孟久这个退避的动作让宋肖微微皱了皱眉,颇有些语带双关的说:“你也太不会体贴女人了吧?我身体当然没事,心里却不好受!”

孟久连连咳嗽,竟不敢去问宋肖话里的意思,正想找个借口躲开,宋肖却已经放过了他,一把拉过净月的胳膊,躲到一边低声道:“只有我中了幻术吗?”

“是啊,你可能碰到了幻术发动的陷阱。”

宋肖皱眉,又偷看了孟久一眼道:“那.....你们有没有看到我身上发光?”

“你身上发光了?.....”净月似乎吃了一惊,低声问道。

宋肖困惑的点了点头:“在幻境里。喂,你该告诉我了吧?到底我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

“我还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

“什么?”

“他们虽然不知道你是谁,我却是知道的。尽管你的本性被封印起来,就连他也感觉不出来,但你的气味,我狐狸一辈子也忘不了。”宋肖说着,挑衅是的看向净月,看得净月一串傻笑。

宋肖又看了净月几眼,见孟久好奇的走了上来,她才收回眼神。净月这才长出一口气,这个女人,何时开始变得如此凌厉了?

众人再次出发,杜亦羽对于宋肖、孟久和净月三人的热闹一直有些事不关己的默然,走在最前面,净月或跳上树梢留意四周,或和孟久在后面断后,宋肖便被保护在了在中间。几人间略隔一到两米,即可拉长搜索范围,又可互相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