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宋肖回来了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宋肖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走着走着,杜亦羽的脚步突然便停下了。净月在路过的树干上画了一道记号后随口问了声“怎么了?”走了过去,便也停下了脚步。

等孟久也追了上来,同样吃惊的停下脚步,看着远处那多达数百个行尸围成一个圈,晃晃悠悠的面对圈内站在那里。

“靠,僵尸也开始集会了?”孟久长出一口气,却不禁苦笑。

净月没好气道:“僵尸集会干什么用?亏你想的出来。”

“造反啊~”孟久笑嘻嘻的说道:“说不定那个天授虐待它们呢。”

杜亦羽瞥了孟久一眼道:“既然这样,那你去煽动煽动它们吧。”说完在身前三米处用树枝画了一条线,又以指做笔,将一道白光描入线中。

孟久叹了口气道:“好吧,好吧,反正苦差事都是我的。”说完,便大步走到离那些行尸几米远的地方,大叫了一声“嘿,你们的新主在这呢~~”

那一声大叫显然惊动了那些行尸,呼啦一下,不知有多少行尸转过了身,看到一个活人,立刻大吼一声,便引得更多的内圈行尸转过身。

那些行尸披着腐烂长蛆的皮肉,挂着破烂不堪的衣服,嘶吼着,跌踏着跑过来。因挨得太密,有几个行尸被挤倒在地,立刻便被后面的行尸踩得骨肉分家,烂得没法再看。

孟久虽然也是和尸体为伍的人,但这几百行尸一起冲刺的声势还是第一次看到,也不禁有些心惊,连忙就往回退。直到退入那条线后,才喘着气坐在地上。

“怎么,那种事干多了,没体力了吧?”杜亦羽少见的打趣令孟久苦笑着道:“连你也会骂人了,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说话间,那行尸大军已经冲到白线之前,杜亦羽突然合手一拍,嘿了一声,再次推掌向着行尸大军。突然间,那线泛起白光,像是一个镜面一样向上升起,前面几个行尸接二连三的在白线上方爆裂成尸块。只听砰砰声不断,后面的行尸却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霎时间,血肉横飞、尸块堆积成山。

虽然早知杜亦羽结界的厉害,可面对眼前的清净,孟久还是惊愕的一句话也说不出,这样粗暴的毁尸灭迹,即使对手是一群行尸,也足以令人震惊无语了。

看着那些行尸一排排的爆裂,看着那满地的尸块、污血和白色的液体,孟久竟差点吐出来!而看看杜亦羽,却依旧神色如常,举着单掌向着结界,彷佛眼前爆裂的只是一堆土人。

孟久心里一紧,为着杜亦羽的冷淡而升起一股没名的烦躁。正想发作之时,跃上树梢的净月却突然惊叫道:“孟久,宋肖!!!”

孟久一愣,心头又是一惊,一咕噜站起,也翻身跃上树端,然后便惊讶的看到远处,原本被那些行尸围住的地方竟躺着一个人。他一看就急了,大声对净月道:“那是宋肖?你看清了?”

“肯定是!”

孟久心中就更急了,也来不及打招呼,几个纵跳,就从一棵棵树上跃到宋肖身边。此时,后面的行尸还没有跑开太远,见孟久突然蹦出来,大吼一声便转身反扑回来。

孟久匆忙间用手一探鼻息,再将宋肖抱起,只觉鼻息如常,身体温热,便放了一大半的心。

此时,最近的行尸已经跑到了近前,他也顾不得查看宋肖其它情况,也顾不得去思索那些行尸为何没有伤害宋肖,反手一张符纸贴上那个行尸后,随即将宋肖交给随后而来的净月。让净月带着宋肖回去,自己则抽出修罗刀,撕去上面的封印纸符,挥刀便砍出一条‘尸路’。

净月抱着一个人,却依旧轻松的在树顶飞跃而回,树枝一根也没有断掉。孟久远远看到,才知道自己若是没了修罗刀,功夫上确实远远不如净月。

净月带着宋肖回到结界后,将她放到地上,掐了掐人中没有任何效用后,只得无奈的等在一旁。

不多时,孟久也杀了回来,除了身上多出许多恶心的烂肉外,倒是毫发无伤。回头看向那些继续撞向结界而爆裂的行尸,孟久长出一口气,对杜亦羽的冷淡竟在瞬间释然了。

没有人可以从一出生就适应这种场面的。也许,杜亦羽的淡定不是冷淡,也不是超脱,只是一种不得不坚定的意志,一种无可奈何的暴行,一种自我强迫的冷淡。

喘了口气,孟久顾不得去管那些行尸,连忙走向宋肖。一番仔细查看后,终于确定宋肖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昏睡,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这才放下心来。

“那些行尸,为什么没有攻击她?”孟久并未在宋肖身上翻出任何法器,便再也忍不住疑惑起来。

净月冷笑道:“怎么,你希望她被那些东西吃了?”

孟久也懒得管净月,继续试图让宋肖醒过来。

净月看着孟久满头大汗的折腾,突然眼神一闪说道:“她是不是中了什么邪术?修罗刀可克万邪,何妨一试?”

孟久经净月提醒,连忙拿出修罗刀,看了净月一眼。等净月退出五步之外,孟久方撕去封印,将刀顶着宋肖的眉心,缓缓的摧动刀里的力量流入宋肖体内。

由于发力舒缓,修罗刀的七彩流光并未充盈整个刀身,而是顺着刀刃慢慢的流向刀尖。在那七彩流光灌入宋肖眉心的刹那,突然迸发出一种强烈耀眼的光芒。孟久一惊,深怕伤到宋肖,连忙收刀。

只听一声轻咳,宋肖竟然紧跟着醒转过来。

“醒过来了?”杜亦羽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孟久一愣转头,才发现那些行尸已经尽数化为血肉,堆积在白线之外。只是看了一眼,他连忙转会头,扶着宋肖坐起。

“我怎么在这里?” 宋肖的眼中有着一丝的茫然。

孟久立刻道:“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让你被人劫走了。你没事吧?”

宋肖眼神一阵混乱,突然双目一睁,然后,眼中的神情转为惊惧惶急,叫道:“不对!我怎么在这里?你,你们为什么也在这里?!我已经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