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深入雾谷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三章深入雾谷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宋肖失踪,刘东连偷袭的人都没看到便被打晕,众人具都怀疑是那个天授所为,因此也便更加着急的往那个山谷赶路。

几个人攀上山顶一个天然洞穴,惊起了一群蝙蝠。而由于刘东头上被打了个大洞,实在不放心让他们两个单独回去,因此只好一起往前走。

孟久追上杜亦羽,差点滑了一跤,却就势神秘的道:“喂,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狐狸突然变得有些古里古怪的?”

杜亦羽攀上一块突出的石块,向洞下处看了看,随口道:“你疑心生暗鬼吧?”

“是吗?”孟久皱眉也跨上一个石台,看了看斜上方的出口,喃喃道:“可那鬼狐狸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安静过,肯定有心事!”

这个天然洞穴倾斜向上穿过山体,洞壁光滑湿腻,虽有大大小小的石台踏足,却仍要费不少力气。虽然并非翻山的唯一路径,但若要绕道却不知要耽误多少时间了。

一阵攀爬后,总算出了洞穴。而眼前的景象却令众人都呆住了。

洞穴外是一处山顶平台,而平台外白雾翻腾,怪树虬髯而生,境若非人之地。白雾下显然是一处山谷,只是雾气掩盖下竟看不出有多深。眼看着那雾异常浓厚,谷底更是危机重重,孟久和杜亦羽突然同时开口道:“你们不要下去了。”

说完,两人一愣,马海和刘东则相视苦笑。还是刘东首先开口道:“我们明白,我们不下去了。但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离开。”

马海也道:“我们在这里等你们吧。你们救出宋肖,这里也好有个照应。”

“也好,反正若要回去,这里是必经之路。”孟久说着看向一直沉默着的净月,又道:“净月你也和我们下去吧?”

净月点头道:“好。”

孟久越看净月越觉得这家伙不对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净月皱眉道:“看什么?”

孟久啧啧道:“你这逆毛的狐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顺安静了?”

净月没好气的白了孟久一眼道:“你这白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疑了?!”

“我们走吧。”杜亦羽眼见两人又要开始斗嘴就觉得头疼,已先一个翻身跃下悬崖。

孟久和净月没什么,刘东和马海却是惊呼一声连忙跑过去,却见杜亦羽稳稳的站在从崖壁长出的一棵小树上,随着小臂粗细的树枝上下晃动,竟似和站在平地上一样。之下不到一掌处便是翻滚似怒海的浓雾,那一袭白衣的身影便似来降服闹海之妖的仙人一样,只是一瞥,便令刘东和马海对这个二十来岁的法医心存敬畏。

现在的法医,真了不得啊!

不知是否看到了什么,杜亦羽的身影再次一跃,竟笔直的向下坠落,顷刻间便隐没在那浓雾之中。

刘东和马海两人又是一惊之际,又是两条身影一先一后自崖边跃下,也在那树枝上停留片刻,寻了个方向,再次跃下没入雾中。

杜亦羽的身影迅速的下落,说也奇怪,那些白雾从上看浓厚异常,可身在其中,却彷佛透明一样,令他可以轻易看清脚下的一切。在离地三尺得距离,他猛得一提气,竟又上拔了一米距离,然后,毫发无伤得飘然落地。

紧接着,两个身影也冲了下来,一个在半空突然飘飞起来,另一个伸手抓住一棵早便看好的树木,伸手一抓,借势缓住身影,一个翻身,竟然坐在了那红得似血的树枝上。

“要怎么走?”孟久坐在树枝上,晃着腿,神情却不似表现出的那样轻松。这雾气形态的结界果然厉害,若不是沿着杜亦羽破开的地方下来,他和净月只怕要大费手脚才能进来了。又是陷阱,又是结界,还有般若幻境……看来,他们要对付的不是一个善茬啊!

杜亦羽也没说话,只是往东面走去。

孟久看向东边那几个刚从土里冒出来的行尸,苦笑道:“哪边防守越强,便越可能是要地吗?”

净月看了一眼孟久,落下地来说道:“错了!”

“什么?”

净月白了孟久一眼道:“你感觉不到把持这山谷的幻力吗?那天授显然想让我们在这山谷里转圈迷路,所以要先破了这阵势才行。”说着净月一指东边道:“刚才落下的时候,我看到那面的雾气隐隐成漩涡状流动,想必阵眼就在那里。”

孟久一愣,不禁暗骂自己马虎。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杜亦羽在,他也不会生出这样的轻慢之心……看来自己对于那个男人力量的信赖已经根深蒂固了……

想到这里,孟久看了一眼已经走出十步开外的杜亦羽,却意外的看到净月看着杜亦羽的眼神竟有些古怪,难道,净月对杜亦羽心存戒心?

说到戒心……孟久心里便突然有些不安,想起在林中的那个由心而出的幻术……难道自己心底对杜亦羽也是存有戒心的吗?

他甩了甩头,强压下心里的胡思乱想,快步跟上。



很快,孟久便忍不住大叫:“我说杜兄,你这样一个个的点倒,即不毁尸,又不灭灵,弄出这么多尸不尸,僵不僵的东西是想大规模培植尸丹是不是啊?诶,我说,你听见没有啊!完了,又一个……这待会谁收拾善后啊?”

“我并没有叫你善后。”杜亦羽不胜其烦的答了一句,又点倒一个行尸。

孟久一个劲的翻白眼,可还是不忘一个个都贴上一个符咒。有符咒抵消邪气,虽然不能阻止尸丹的产生,但总归可以慢一些。

唉,想起山上还有那么多被杜亦羽留下的这些东西,孟久就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净月看到孟久比杜亦羽还忙,倒是高兴起来了,走过来拍了拍孟久道:“他们天授一向是管杀不管埋,阿弥陀佛,贫道对你这种执着精神的敬仰实在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去你的假道士,别露怯了,阿弥陀佛是你说的吗?”孟久没好气的甩开狐狸的手,心里却轻松了,还是这样的净月更狐狸味。

没错,狐狸就该像狐狸,不然怎么都觉得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