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千年之前4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千年之前4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雷明德死了,被自己的火焰烧成了焦炭。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泠泠,脸色青灰,浑身颤抖着站在那里。她从没有见过如此霸道的力量,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决绝的冷酷。就算是雷明德,要杀人也总是有个理由的,可这个人,却似乎只是想要杀他们而杀他们罢了。

杜亦羽已经放开了她的腕脉,眼中闪过一丝讥讽,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不管这个女人如何恶毒,却总归是曾经将他养大的人。

泠泠一愣,随即犹如疯狂一般的大笑。是的,她的能力足以使她逃离这个结界了。只是……雷明德炼制的毒是那样的霸道,只这么一会,便侵蚀了她的内脏。她突然发现自己是惧怕死亡的,即使知道自己还会转世,但她还是感到恐惧!就彷佛你明知道骨折可以治好,却依旧害怕被打断腿一样!

杜亦羽悲悯的转过头,目光移动间,无意中瞥了一眼泠泠胸前的护镜,便是一震,脸色突然就变了!

泠泠胸前的护镜里,清晰的映着一个人影,只是那个人影并不是他!

杜亦羽目不转睛地看着泠泠胸前的护镜,那里明明该是他的身影,可此时却完全是另外一个人!这是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而更令他震惊的是,镜子中那个人竟然是他!

怎么会是他?!!!那双眼睛,那副神情,那唇角的笑意……好怀念啊……

杜亦羽方觉诧异,眼前的景象突然又变了!

他像是看电影一样的看着护镜中的那个男人从这些人手中劫走婴儿时的他, 精心养育,全心爱护。如果他的第一世可以在这个男人的抚养下长大,那么他的性格,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可造化弄人,他还是被泠泠用空间转移偷走…….

很显然,此刻的自己正是扮演了那个男人的角色。

可是,杜亦羽不明白,为何后来,那个男人收他做徒弟的时候要装作根本就不认识他呢?

幻境会将这段他根本回忆不起来的记忆再现,是不是因为自己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东西?是…..和那个男人有关吗?

只可惜,那种潜意识里的东西根本无从揣测。



被泠泠偷回的时候,他刚刚一岁。一岁的孩子正是天真活泼的时候,可雷明德一伙人却强迫他体会到了人世的险恶与无情。

只是因为感到了他体内蕴藏的潜能,雷明德便在他3岁时砍掉了他的右臂;只是为了让他听话,便在他体内下盅;只是为了要让他自卑,让他不敢反抗,他从小就受尽侮辱,而他的地位甚至还不如那些被雷明德抓来的‘徒弟’。

没有欢笑的童年令他变得沉默寡言。

如果他没记错,大概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夏朝渐渐昌盛强大,人们拥戴虞舜,天授画尸人的势力渐渐遭到排挤。于是,雷明德为了拓展势力,决定刺杀随后继位的大禹,搅乱夏朝的统治。

但杜亦羽却在最后的围堵中放过了大禹,虽然受到了重罚差点死了,但他不后悔,因为大禹让他看到了―――这个世上,除了杀戮还有许许多多别的东西。

还有一次,似乎是十八岁上下,泠泠戏弄他一样的亲了他一口,于是,他被爱德用刀一下一下的在他的脸上割了十八刀,刀刀见血。

杜亦羽清晰的记得,自己在第一世的时候是如何的憎恨着所有的天授画尸人!憎恨着这个存在!

终于,在他二十二岁的时候,刺杀雷明德失败。而他,死在了那足以融化岩石的烈火中。

周围的景象蓦然停止,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处农家小院中。不远处,一个纯真美丽的少女正在擦着额头的汗水,笑颜如花,汗水如珠,眼波清澈,而杜亦羽的瞳孔却在瞬间收缩!

他知道,就在几分钟后,方文士那三个徒弟便会来劫走他唯一爱过的女孩――小蝶,并将她变成那种恶心的大蚯蚓来攻击他。

这是他第一世犯下的错误,错在太过天真,以为死可以带给他解脱!

他的天真害了这个无辜的女孩,这是他不可饶恕的罪孽!

他在第一世的时候,只知道恨,只想着杀死雷明德或者杀死自己。除了恨,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去想。所以,当他被雷明德杀死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等他再转世的时候,那些人完全可以在他未恢复记忆之前再次控制他!

不同的是,这次先找到他的是方文士!……

杜亦羽攥紧拳头,如果现在出手,是否可以救回小蝶?他原以为自己早已淡却了这份痛苦,但现在他才知道,痛苦没有淡化,只是深埋起来。即使他明知道眼前的是幻象,可那种身临其境的真实还是超乎他的想像,那令他五脏具焚的痛楚依旧是那样的猛烈!

他知道,般若幻境正在利用他所有的痛苦回忆一点一点的剥蚀他心灵的壁垒,然后,再给予致命的一击。他知道自己需要冷静,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自己早该不是当年的那个天授了!

然而随着他意念转过,眼前的景象突然一抖,一声绝望的尖叫划破空气。下一刻,杜亦羽看到了小蝶的双眼――充满了痛苦、惊惧、绝望和愤怒的双眼!

小蝶被压在方文士的身下,那不断被冲击着的,柔软白皙的身子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他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这一幕,曾让他体会到了比死还痛苦的情绪!

脱骨化虫法,自始至终都充满了恶心与恐怖,为了能够让一个活生生的动物完成脱骨化虫,首先就要生剥其皮、剔除其筋,再将剥皮去筋的动物整个泡入脱骨水中,令其骨肉分离。这些步骤做完,尽管肉体早已死亡,但那动物却会因固魂咒术而无法真正死去。最后,便是利用咒术硬将骨、肉、皮和筋安回原样,再用法术控制其灵魂。这样,在施法的时候,那个动物才能轻易的脱骨移筋化为巨虫。

而小蝶,是方文士第一次将这疯狂的法术用在人类身上。

“混帐!骆宾!!收起这该死的幻境!不然我必叫你生不如死!!”杜亦羽在试了几次都无法触摸到眼前得幻象后,再也忍不住对天怒吼!

而山谷中得那个天授听到杜亦羽喊出他的名字,没来由的心里一阵紧张。既然已经猜出他是谁了,那么,他便更不敢放过这个恶魔了!

剥皮的过程血腥而残忍,小蝶早已不知昏死过去多少次。而杜亦羽却只能站在那里,除了强迫自己看着眼前的一切,以此来惩罚自己之外,便什么也做不了!突然,杜亦羽张嘴突出一口污血,染红了如雪的白衣。

难道,今日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啊~~~~~~~~”幻象中,早已没了人形的小蝶被投入脱骨水中的惨叫便犹如九天霹雷一样打在他的心头。眼前再次浮现出化为巨虫后,小蝶的那双痛苦和绝望的双眼。一滴眼泪无声的滴入他的心湖,然后,他的身上便再次泛起柔和的,却可以毁灭一切的白光!

辟啦啦!!

就在这时,一声仿若玻璃碎裂的声音,带着止不住的回响充斥着整个幻境。然后,一道七彩的光芒划破天空,落在杜亦羽身前一米处。那阴云笼罩的天空随之出现一道裂缝,而裂缝中竟射入一抹阳光。

那阳光洒在杜亦羽身上,渐渐温暖着他那冰冷的身心。身体的抖动渐渐平息,他悲痛的闭上双眼,身上的白光却渐渐消退而去。不错,一切都已是过去……他决不能再因愤怒而失去判断力!等他再睁开眼来,清目中已不再充满愤怒和杀意。

天空得裂缝越来越大,一朵白云浮过,鸟鸣声渐起,外面竟然已经天亮了。

看着眼前那像融化得蜡纸一样开始扭曲得幻境,杜亦羽的嘴角竟扯出一个苦笑,只是到了这里便不成了吗?看来,自己并没有想像中那样的坚强啊……

“喂,你们俩没事吧?!!”随着幻境的淡化,杜亦羽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不远处的孟久。

“还活着。”杜亦羽突然觉得好累,那是他从未在人前展现出的颓废。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似乎已经将孟久当做了朋友。

“咦,不是说还有一个小子吗?”一个白影自更远处的灌木丛后跃出,翻身化为人身。

“我在这。”净月话音方落,马海便自一旁的树上爬了下来,满脸又是汗又是土。

孟久忍不住问马海,“你怎么上树了?”

马海的苦笑道:“被僵尸追的,一急,我就爬树上去了。”马海虽然在笑,可眼中却藏着一种悲哀。小时候,父亲喝醉了便会打他,现在父亲却又变成僵尸回来打他……他原以为随着父亲的死,他早已忘记了儿时的痛苦……

孟久定睛又看了马海一眼,他不是好奇马海为何会上树,而是奇怪身在环境中,他是如何攀上现实中的树木。马海被孟久看得有些别扭,不自在的擦了把汗,额头便有一些已经干了的血迹显露出来,隐隐透着一股子力量。孟久眼神一亮,嘴角便露出一丝笑意,随之看向一旁靠在树上的杜亦羽。阴阳怪气道:“这法术需要消耗不少力量吧?”

杜亦羽冷哼一声没有回答。而孟久则笑着拍了拍马海的肩道:“你小子只要从现在开始不洗脸,那便是终生受用不尽了。”说完,便在马海一脸诧异的神情中哈哈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给马海做这个结界,杜亦羽本该能打破这个般若环境的吧?那家伙还说自己不是好人吗?哼哼….

而净月看着被孟久笑得颇不自然的杜亦羽,眼神却是有些复杂。

“唉,我说刘队,诶,刘队?” 在马海和净月互通了姓名之后,孟久突然想起刘东,却不免诧异,一边叫着一边往远处的灌木丛走去。

孟久拨开灌木丛的瞬间,整个人就是一僵,双脚好像钉在地上一样,动也动不得。然后,他陡然转身叫道:“宋肖不见了!刘东被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