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千年之前3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千年之前3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来吧,今天你们一个也活不了!”杜亦羽朗声一笑,打了一个手印,在方圆100米处设下了一个只进不出的结界。

既然是幻境,就拿来出口气吧!

方文世神情一变,首先打了个哈哈笑道:“朋友何必如此破釜沉舟?今天这事,我北派退出了!”

杜亦羽没有回答,又看向雷明德。雷明德也哈哈笑道:“朋友如果想要这孩子,我雷明德也可以放手。”

杜亦羽冷冷一笑,收回结界。雷明德和方文世也不多话,抱了抱拳,挥手示意撤退。不一会,包括爱德在内所有人都撤到了100米以外的地方,只有泠泠还抱着孩子留在那里。

“拿来吧。”杜亦羽看向泠泠,眼中的神情竟有些复杂。

一直安静异常的泠泠突然咯咯一笑,掀开面纱,露出一张美如谪仙的面孔。一双灵动的眼睛含满春色,妩媚的看着杜亦羽,柔柔的道:“你一个男人懂得抚养孩子吗?不如我帮你好不好?你瞧,这孩子长得这么可爱逗人,哪个女人抱了都会舍不得放手的。”说着,竟抱着孩子翻身下马,平视那个男人。

杜亦羽看着泠泠那美丽的面孔,突然道:“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孩子将是终结画尸人历史的人,你还会觉得他可爱吗?”

“呵呵,你真会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

泠泠看着杜亦羽眼中的神情,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她神色一转,又道:“真是如此,我才不要这个孩子,还是给你吧。”泠泠半真半假的说着,竟真的将孩子向杜亦羽递去。

杜亦羽走上前,神色复杂的看向那个因咒语而沉睡着的婴儿,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这算是在救自己吗?难道自己一直在渴望一次新生,所以般若环境才会让他经历这一幕?

然而,就在杜亦羽的手碰触到那个婴儿的瞬间,一个黑影无声无息的掠至他的身后,五指如勾,迅猛的抓向他的后背。而泠泠的嘴角的笑意也变得更加的快乐了。

呀!

就在那一瞬间,原本去抱孩子的手突然转了个方向,一把抓住泠泠的手腕。几乎是同时,杜亦羽翻身跃起,转身拧手,泠泠惊呼刚一发出,杜亦羽已然落在她身后,并将她的手腕倒转在背后,同时另外一只手抄起自泠泠手中掉落的孩子。

变故一出,那黑影便连忙撤手,可却已经来不及了,五指抓在泠泠的左肩,直透入骨!

“啊!!大哥,救我!”泠泠惨叫一声,那黑影也大吃一惊,猛地抽手后退,可手上的九重尸毒却已经渗入了泠泠的血中。

顷刻间,泠泠的身体便开始发抖,斗大的汗珠自额前滚落,那副美丽的面容也因痛苦而扭曲着。

“快放了泠泠!”那黑影显出身形,竟然是远在百米之外的雷明德。

杜亦羽冷冷一笑道:“我好不容易抓住她,怎么能再让她有机会使用那个能力呢。”

雷明德脸色一变:“什么能力?”

“空间转换”杜亦羽凝重的说道:“就像你刚才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一样。偷袭一向是最麻烦的。”

雷明德心中一惊,但见泠泠脸上已经呈现出死灰色,不由急道:“就算她有这个能力,可她现在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什么能力都没有用处了啊!”

“那么爱德呢?那个有着治愈能力的天授?”

此话一出,雷明德更是心惊,这个陌生的男人竟然对他们了如指掌?!

“你要怎么样?”雷明德跺了跺脚道:“孩子你已经到手了,还要怎么样?!”

杜亦羽微微一笑,冷冷道:“我要你们都死在这里。”

雷明德神色一变,目光便往右手看去……

“劝你不要动用你那个能力,我不是开玩笑的。”杜亦羽冷冷的声音响起。

雷明德一惊,右手却渐渐握紧。而就在这时,方文士的声音意外的响起:“雷兄,他不是开玩笑的。”

雷明德更是一惊,转头便看到方文士一脸紧张,不禁低声道:“怎么了?”

方文士抬起左臂,顶端却是一个光秃秃的手腕,上面的手掌竟然凭空消失!断腕处的血肉白骨清晰可见,但却没有一滴血液流出。更令人不敢置信的,是那断腕处血管里的血液竟然还在流动。只是血液在流出断腕的瞬间便凭空消失,就更别说静脉血管里的血液是从哪里流入的了。

雷明德倒吸一口气,惊讶道:“封骨结界?不可能!!!”

雷明德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右手猛地张开!如果他刚才试图利用那个能力去吸收那个男人的灵力,那么,自己此时大概已经被吸入了那个结界之内,永生永世都漂浮在那个虚无的空间里了吧?……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知道?不但知道他的能力,还知道他能力的弱点?是的,这个吸取灵力的能力几乎是无敌的,唯一的弱点就是在吸收能力的同时,不得不将自己和对方之间连通一条双向的通路。那么,一旦他去吸收对方的灵力,对方便可以非常轻易的将他拉入封骨结界!

可是,封骨结界啊……那是……那是必须要七个以上的天授全神贯注才能结出的,禁忌的结界啊!!!

“事实如此。”方文士苦笑着将右手按在地上,说道:“他放我们走只是欲擒故纵,却在三百米外布下了这个结界。”话音落下,他缓缓站起,右手和地面之间却有一道血光相连:“泠泠姑娘的能力是不受任何结界约束的,唉,目前看来,只有先救下泠泠或者杀了他才行了。”说话间,血光微动,大地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雷明德皱眉后退一步,没有说话心里却飞快的思忖着目前的形势。这个男人显然是极了解他们,不然不可能设下这样一个计策―――他先假意以孩子为目标放我们离开,其实他早就知道我们会留下能够随意转换空间的泠泠来交换孩子,然后偷袭他,即使偷袭不成,我们也可以全部转移。虽然距离不能太远,但爱德已经将马午的伤势恢复大半了,再配合马午的能力,应该便能逃开他的追踪了。

太可怕了!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如此的了解我们?这不仅仅是对能力的了解,更是对我们的作战习惯以及性格的了解!

轰!

方文士脚下的土地突然破开,数以万计的各种虫子自那洞里蜂拥而出。

令人奇怪的,是那些虫子并没有袭击杜亦羽,反而都往方文士的身上涌去,瞬间,方文士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披着虫甲的胖子!虽然恶心,但那些明显被灌输了灵力的虫子却决对是世上最坚硬的盔甲!

雷明德皱眉退后十几米,又是这种恶心的招数……不过,也许这招真的能管用。那些虫子虽然恶心,可却能守能攻。

方文士身上的虫子渐渐凝聚成一把长刀,几条蜈蚣挤在顶端,张着带毒的敖牙,而刀锋处由蝎子的尾刺装饰,虽不锋利,却被贯注了足以致命的尸毒。

杜亦羽一手掐着泠泠的腕脉,一手折下树上一根枯枝,冷笑着看着那个满身是虫子的人。

虫刀夹带着黑色的光芒砍向杜亦羽,发出恶心的臭味,而杜亦羽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直到虫刀逼近面门,他才不紧不慢的一挥手里的枯枝。

枯枝看起来十分的干脆,似乎一碰就折一样。然而枯枝和虫刀相击的瞬间,一层白色的光芒猛地在枯枝外闪过。

‘砰’的一声,便把虫刀砸了回去,反弹在方文士的胸口。杜亦羽拿捏的恰到好处,这一撞的力道并不算重,所以,胸口处的虫甲只以为是虫刀上的虫要聚合进来,自然而然的就让开了一处空隙。

而就在此时,杜亦羽眼中精光一闪,又是一棍劈下。这一棍的声势显然比上一棍要强的多,那虫刀上的虫子一感到这强大的力量,立刻散开,或飞起,或攀附在刀柄处,准备等攻击过后再聚合。

可虫子怎么说也只是虫子,它们这一散开,胸口那一块空隙也就毫无遮拦的暴露在杜亦羽的面前。

方文士立刻就知道不好了。他惊愕的看着杜亦羽眼中的杀意,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紧接着,他便看到一道白光自那个男人手中射出,分毫不差的打在他胸口的空隙上。

顷刻间,苍蝇、蜈蚣、蚂蚱、潮虫、蜘蛛……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数不清的虫子一下全都脱离了方文士,像黑色的潮水一样疏然退去。

“师父!!”方文士的徒弟叫了一声,竟不敢上来查看师父的情况。

方文士的嘴空张了张,没有说出一个字便仰面倒地,满眼只剩下杜亦羽那充满讥讽的笑意……

如此简单就破解了方文士的招数!!!雷明德瞳孔猛地收缩,看向泠泠。

“不要!”泠泠太了解雷明德了,为了活命,他会一眼都不眨的就将自己杀掉!!

空气不知何时变得有些温暖,不,已经可以说是燥热了。

泠泠眼中的惊恐更加深邃,而爱德也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放开一直抵在马午后背的手,惊惶失措的想要制造结界,可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耗费了太多的力气在马午身上。

“大哥!你不能啊!”爱德惊惧的喊道:“我没有力气了!给我点休息的时间!”

雷明德眼中一冷,衣襟竟然鼓胀起来,空气的热度已经到了让人流汗的程度。而雷明德手下那些徒弟突然开始大叫着往外跑,有几个跑得快的竟然忘记了那个封骨结界,一头撞上去,不是丢了胳膊,就是丢了腿,紧跟着的一个徒弟好不容易停下脚步,却被后面的撞的整个人冲了进去!一时间,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方文士的徒弟也开始惊恐起来,不断的设下层层结界。

四周的枯枝有些已经开始燃烧起来,不断发出噼啪的声音,加速了热度的攀升。而此时,雷明德却突然露出惊惧之色,只因他突然在漫天的热浪中,闻到了自己衣服烧焦的气味!他惊惶的低头,无法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衣角正在燃烧!

他怎么会被自己的法术攻击?!

而现在,他才注意到,杜亦羽身边的空气依旧保持着正常的温度――没有一根草发蔫,没有一片衣角冒出火星,甚至,连肤色都没有发红,脸上也没有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