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千年之前2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千年之前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黑雾射到,杜亦羽却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只是突然睁眼看了一下鲁海。

啪!

一道蓝光后发而至,正好和黑雾撞到一起,在离杜亦羽不到一掌处互相抵消。而那只乌鸦去势未竭,又是大叫一声向杜亦羽扑去。

咝……

令人惊讶的是,那乌鸦飞到杜亦羽面前半米处,却突然彷佛被融化了一样的消失了!众人这才大吃一惊,连鲁海为何出手都忘记去责问,只是瞪大了眼睛看向依旧入定一般的杜亦羽!

这可是天授灵气幻化的乌鸦啊!力量绝对不可忽视!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将那乌鸦消融?!

而这些人里,最吃惊的还是鲁海!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向杜亦羽……只是一眼对视,他为何就冲动的帮他挡下那个攻击?

他突然打了一个哆嗦,又看了杜亦羽一眼,咽了口吐沫抱拳道:“看来这里已经没有我鲁海的事了。这位朋友,我虽然不知道你的来历,但想必以你之力,还不至于利用这个新生的小家伙吧?鲁海告辞了!”匆匆说完,竟真的闪身飞掠而去。这实在是不好的预感,自己…..不会有断袖之癖吧?

就在所有人都因惊异而暂时呆住的时候,设下这般若幻境的那个天授也是大吃一惊!他还是太小看那个男人了,他竟然能够影响般若幻象!就算鲁海和他之间的关系比较好,但那却不是现实中的鲁海啊!更何况,此时幻象里的鲁海根本就还不认识杜亦羽啊!!!

太可怕了…… 令人遍体生寒!

不过,那个天授冷冷一笑,那只乌鸦的撞击还是让他分心了。连他都能感到杜亦羽体内封印的灵魂已经蠢蠢欲动了!

想到这里,他再次催动幻境,只要杜亦羽的脑海里出现空隙,般若幻境便会自己寻找攻击机会。只是…….般若幻境对施术者造成的反噬之力也超出了他的预料,他能清晰的感到自己的灵魂被反噬一点点蚕食,如果在一个时辰内无法完成攻击,那么他就必须收手了,不然,便会对灵魂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

般若幻境内,方文士和雷明德虽然诧异鲁海的突然离去,却也没有办法把他抓回来,不约而同的对望一眼,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然后,两人同时对着自己的人做了手势,那些人竟放弃了派别,共同将杜亦羽围在中间。

但即使如此,双方也没有忘记对那个婴儿的占有之心,爱德依旧护在泠泠身边,而方文士那边的两个抛火球的小孩却退到了后面,阻住了泠泠的后路。

“唉,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为何还是忘不掉呢……”杜亦羽长叹一声,终于睁开眼睛。那双冷淡的眼中红光闪现,就彷佛是一抹化不开的血仇,再次被自意识的深谭中唤醒。

体内的灵魂在嚎叫,他甚至可以清晰的分辨出体内真正的雷明德、方文士等人灵魂的声音。

醒过来了,那些灵魂还是被唤醒了……

杀戮、残忍、血腥……

在这幻境里,面对千年前的往事,这些灵魂的仇恨再次被惊醒,不断混淆着他的思维,令他对杀戮产生一种没名的渴望!他还清楚的记得初来人世的自己,在幼年时是如何被雷明德这四个人虐待,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转世,还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那个深爱的女孩是怎样痛苦的死去!只是因为,他们想要再次控制他!

那些灵魂疯狂的诅咒着他,期盼着他的死亡。呵,难道他们以为自己会这么容易便死去,任由他们逃出转世吗?

啊!!!!!!!!!!!!!!!!

杜亦羽突然仰天长啸,身体里的力量开始汇集,自血战之后,已经有多久没有品尝到杀戮的快感了?

呵,似乎是鲁海说过的吧――有天授画尸人的地方,就有杀戮,似乎,有些道理呢……

杜亦羽的啸声方落,牵着猛兽的三个小孩却首先发难,随着三人的齐声爆喝,三头猛兽成品字型向杜亦羽扑来――虎吐真火,狮喷毒水,豹射闪电。

这三个小孩也不知是如何研究出的这个法术,竟然可以将自身的天授灵力与活生生的猛兽相结合。这样,三只猛兽在攻击的同时,他们不必像那个操纵幻化乌鸦的小孩那样需要时刻命令乌鸦,而可以和猛兽分击合攻,全心的加入战斗。

三个小孩的加入似乎对杜亦羽并未造成太多的影响,无论什么样的攻击,他都可以轻轻一挥,便将对方逼退。

几次之后,操纵乌鸦的小孩忍不住又幻化出一只巨大的秃鹫,尖啸着向杜亦羽扑去。与此同时,玩火球的两个小孩也各掷出一个乌黑的火焰,带着连空气都要烧焦的热气飞击而出。

旁边方文士已经露出一丝笑意,还没有一个人可以自他这六个徒弟手下平安脱身。尤其是那只秃鹫,只要碰到一点,就会化作灵力钻入身体之内,将人由内而外的腐蚀掉。再加上那三只猛兽的真正力量还未使出,哼哼,这个家伙死定了!



眨眼间,秃鹫和黑火都被杜亦羽闪过,却在空中划了个圈再次飞回。与此同时,控兽的三个小孩突然不再攻击,反倒坐地开始念咒。

在咒语的崔动下,三头猛兽突然开始凄厉的惨叫,身上的血肉开始大块大块的往下掉。随着猛兽的几声大吼,三只猛兽身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肉,凄白的骨头散落在地上,彷佛是上古留下的化石。

咒语一起,杜亦羽猛然一震,眼中随即闪过一种深入骨髓的冷意-――这个招术……竟然在这里看到了这个招术!

他从未想过,自己还会再次看到这曾令他几乎疯狂的法术…….

这时,秃鹫和两团黑火已然飞回,呼啸着再次向杜亦羽射去。杜亦羽却连看都没看,只是随手一抓,便捏住了秃鹫的脖子,然后向外一甩。同时,左手又飞快的将两个黑球抓在手中。

预料中的爆炸并没有发生,两个黑火竟在杜亦羽手中渐渐消散,而不知是杜亦羽的动作过快,还是那只秃鹫出了什么问题,总之,那秃鹫也没有化作灵力钻入杜亦羽的身体,反而被摔得在空中翻了几个滚,才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但紧接着便被一道白光击中,瞬间化为乌有。

方文士与雷明德吃惊不已,知道此番是遇到强敌了。

杜亦羽冷笑着看向众人,就连方、雷两人都受不住那眼神中的杀意,心脏飞快的跳动着,这强烈的杀意令两人几乎不知所措,这个人和他们难道曾经有过什么深仇大恨吗?

这时,那三只野兽的血肉已经在咒语的摧动下渐渐凝结成一个像是一条大蚯蚓一样的怪物。那怪物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杜亦羽眼中突然红光大炽,看向怪物,嘴角的冷笑突然便搀进一丝苦涩……

那大蚯蚓抬起布满黑色肉疙瘩的身体前部,不住的向下滴着血和肉汁的混合液,张开那个足以吞下一个人的巨嘴,那巨嘴里布满了尖牙,带着血丝的肌肉剧烈的蠕动着。

突然,那大蚯蚓的身体一阵痉挛式的抽动,抬起的上半身开始不断的分裂出百十个肉枝,每个肉枝上都有一个长满尖牙的嘴。

这大蚯蚓的出现,就连雷明德也吃了一惊,看着这即惊人又恶心的招数,他嘴上虽然说着‘佩服’心中却是对方文士又多了一丝的戒备。

方文士微微一笑,挑衅似的看了一眼雷明德,吐出一个‘上’字,那三个徒弟立刻念动咒语,那大蚯蚓的身体一晃,夹杂着一股臭风向杜亦羽抽去!

杜亦羽看着那大蚯蚓嘴中的肉牙,突然仰天长啸,双眼中竟布满了红光,除了杀意再也没有任何其它的情绪。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却猛然发出一片白光。那些白色的光芒异常的温和,渐渐将他的身体包裹其中。

这些白光是那样的祥和而圣洁,令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神仙!可如果他是神仙的话,那一定是一个来自地狱的神仙!那样美丽的白光,却带着可以毁灭天地的杀意?!

都消失吧!不管是这些恶心的天授,还是这个般若幻象,一切都从我眼前消失吧!!!

杜亦羽自心底发出最后一声呐喊,已然扑到近前的大蚯蚓便在白光中消融,那样的来势汹汹,却抵受不住这祥和美丽的光芒。

白光在杜亦羽的身边一凝,突然便向外膨胀。雷明德突然就感到空气变得有些炙热起来,大地也似乎在颤抖,方文山恐惧的后退一步,从来没有感受到这样祥和却恐怖的压迫力!

而就在这时,一个拥有半神之修行的灵魂在他的体内悄然醒来,以温柔而祥和的声音滑过他绷紧的神经:“快醒醒,你这样会让一切都毁灭的!包括你在幻象之外的朋友,还有,我的儿子!!”

那温柔的声音像是清泉一样,瞬间就浇灭了杜亦羽心中的疯狂。一切都在瞬间平静下来,就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杜亦羽双目一清,随之深吸一口气,深知自己差一点便被这幻境所左右。他闭目运气,令自己的气息平静下来。直到他费力的将那些怒吼着的灵魂暂时逼入丹田后,才长出一口气,再次睁开双眼。

那双近似疯狂的眼睛已然恢复正常,红光悄然消失,可那目光却还是令所有人为之一冷。在那冷淡的双眼中,疯狂消失了,但却还留下了一丝杀意,十分冷静的杀意。



很抱歉,最近这段实在太忙(有关前途/钱途大计,在争取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岗位而努力备战中),等忙过这阵子,一定恢复及时更新。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