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千年之前1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千年之前1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啊!老王家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居然会是……”

“嘘,小声点,你不要命了!”

“快跑吧,孩他妈,老王家出事了!”

“快!快去报告衙门,”村长颤抖着双手:“快点,在那里的人被妖怪吃光前,快找人来接走这个煞星!”

嘈杂的人声很快便汇聚成了出村的人流,夹杂着不安,一刻不敢耽误的往外逃。而村子的另一边,一对古怪的人马正沿着那条小河往山村急行而来。

这队人马甚是古怪,位于前面的4个人衣着华丽,三男一女,男子神情倨傲,女子面戴黑纱,正是四个正统的天授画尸人。而后面的六七个却是穿着普通,神情也古怪的紧,越是接近山村,那些人的眼神中便越是充满了各种说不清的神色――或愤怒,或自卑,或嘲讽,或幸灾乐祸。这些人虽然身具灵力,却并非天授。

一看到这队人马,杜亦羽的眼神蓦然泛起寒光,体内随之响起一声巨响――连,他们也要惊醒了吗?

他眉峰微皱,紧闭双唇,于胸前结了一个手印,目中神色是少有的凝重。

那队古怪的人马进村之后,又有三队人前后进入,再之后是一对官兵。然后,眼前的景象突然如快镜一样变得模糊起来,再清晰下来,先前那队人马已然出村,为首四人中的一个女子抱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虽然谁都没有说话,但杜亦羽清晰的听到四人中的那个中年男子的内心:已经230年没有新生的天授了,这次这个虽然被我们抢先一步,但其它几拨人一定会追来夺取。必须要想个办法……

与此同时,那队人马竟然拨转马头向他走来,而这时,杜亦羽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所坐的地方竟然变成了这里唯一的道路…….杜亦羽皱了皱眉,却闭上了眼睛。

体内封印的那些家伙们被这般若幻境所惊扰,竟有苏醒的征兆,他必须全力去压制,当真是连站起来挪到别处去的精力都分不出来了。

般若幻境既然开始向他攻击,那么便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吧?即使他回忆不起婴儿时期的记忆,但灵魂中却一定有着一些烙印,真是麻烦啊……

那队人马行至他的近前,为首那个中年男子也皱起眉,举起右手示意队伍停下。低声对四人中的一个混血儿爱德和一个魁梧的汉子马午道:“你们俩护着泠泠,让她一定守好孩子。”

然后,他向着杜亦羽一抱拳道:“在下雷明德,乃天授画尸人,南派舵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朋友是否也是为了这孩子而来?”

见杜亦羽没有反映,那雷明德皱眉,再道:“朋友想必也是天授吧?既然这样,阁下便该看得出我们这里一共有多少个天授。难道阁下对自己的力量如此自负吗?”

说道最后,雷明德刻意提高声音,可杜亦羽还是一点反映也没有。这时,后面的马午突然冷笑道:“大哥,这家伙他娘的装聋子,孙子的,让老子先给他两拳。”

“住口!”雷明德呵斥:“你除了动手还会什么?”

这时爱德也上来道:“大哥,你就让马午动手,试探试探吧。咱带着那小崽子,没有时间在这里耗啊。”

雷明德略一犹豫,还没说话,后面却突然想起一声大喝:“老子来了!站住,站住,都他娘的站住!!”

那声音来得甚快,等最后一个字说完,一个书生一样的男子已然站在了旁边的树冠上。只是看那人的样子,谁也想不到刚才那些话是他说的。而雷明德一见这人,微皱的眉峰便挤得更紧了。

端坐一旁的杜亦羽在听到那个声音后也在心底叹了口气――怎么会是他。

“哈哈,我到是谁抢着这孩子,原来是你们南派这些畜生。”那来人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丝鄙视。南派的臭名声在画尸人里是出了名的――出了名的丑恶!这四人到处寻找有天资的小孩,然后从小就为其注入天授的灵力,并教给他们许多对身体有害,却威力巨大的法术,并以恐怖的手法镇压和逼迫这些孩子为其所用。

“操,鲁海!又是你!”马午一见鲁海,眼中的怒气便更胜了。

鲁海轻蔑的看了一眼马午,却对雷明德道:“把那孩子给我,老子还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

雷明德冷哼一声:“哈哈哈,鲁海,你以为我雷明德是吃素的吗?”

“嗯,你虽然干得都是畜生事,但你这装腔作势的家伙倒真可能不吃肉。”鲁海说完,突然便飞身向那抱着孩子的女人扑下。爱德一向是反映最快的家伙,但却也想不到这个家伙会舍弃法术攻击,直接扑下来肉搏,匆忙中只来得及挥手支起一道保护墙。而同时,鲁海的身形却突然一折,直攻另外一边的马午。

马午一惊,更是连保护墙都来不及设下,只得举手迎敌。

啪!

四只手掌对拍在一起,鲁海占了凌空而下的优势,再加上本来就比马午深厚的灵力,一击之下,竟将马午打得后退数十步才站住。

马午身子晃了晃,黄着脸噗的喷出一口黑血,再也支持不住坐倒在地。而后面那些人却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竟没有一人来扶他。雷明德皱了皱眉,手指微动,似乎想对鲁海出手,但看了一眼依旧静坐的杜亦羽,却什么也没做。

他越是见杜亦羽如此的冷静,便越是不敢贸然出手,却不知杜亦羽现在实在是不能动,否则,体内那些家伙便会真的醒来了。

“操,鲁海!你他妈的玩阴的?!”爱德叫嚣着,却一步也不离开泠泠。

鲁海笑道:“老子这才是正大光明的动手啊!哈哈哈哈,姓雷的,你顾忌什么呢?竟然如此忍气吞声?哈哈哈哈,别以为老子看不出来,你在顾忌那个打坐的家伙。却让老子今天捡了便宜,出了口恶气!”

“鲁海,你认识这位朋友?”雷明德强忍怒气问道。

“认识倒不认识,不过看样子,他的实力总是比你们都强的!”

雷明德皱眉,看到强忍怒气运功调息的马午,暗道有些不妙。这个马午虽然鲁莽,但他的能力(制造黑暗)在撤退的时候是非常好用的,少了他便会多些麻烦了。

而杜亦羽此时虽然口不言身不动,对周围发生的事情却能清楚的知道。心里便有些好笑,又有些佩服。那个看似莽撞的鲁海,其实心思却很是巧妙。他如果用法术攻击,那么一个人确实很难对抗对方四个人的法术,更不可能一击奏效。而他却硬是用天授最不懈使用的武术,不但让对方措手不及,而且还凭借着身在高处的优势瞬间便击伤马海,确实是值得佩服啊!

现在看来,鲁海一开始就站在树冠,以及那些气人的话也都是为了这一击的准备了。杜亦羽长叹了口气,似乎在哪一次转世里,记得自己也吃过他这一招的亏吧。

这时,那个叫泠泠的女人突然隔着面纱看向后方,低声道:“又有追来的了。”

“鲁海,你一向独往独来,犯不着来趟这混水。”雷明德神情一变,道:“只要你撤出,我雷明德保证南派对今天的事情永不再提。”

鲁海哈哈一笑:“我人虽姓鲁,可对雷兄的信誉却是知之甚详,马虎不得。何况,我鲁海向来就不是怕事的人。雷兄你这话就未免看轻鲁某了。”

“哈哈哈,鲁秀才原来也在这里,我就说雷狐狸怎么还没跑远。”随着话音而来的是一个中年文士,后面跟了六个小孩,都是个个神情激动。其中两个孩子在互相抛着灵火,另外一个手里托着一个幻化的乌鸦,剩下三个则各牵一头猛兽,分别是虎、狮、豹。

“他娘的!老子最恨别人叫我秀才!”

那中年文士一笑,摇着折扇道:“鲁兄不要着恼,以秀才之名,再怎样也比狐狸的称号要好啊。”

雷明德冷哼一声道:“你们北派也来了吗?哼,今天算是热闹了。”

“咦,这里原来还有位朋友。”中年文士也注意到了杜亦羽,随即问道:“却不知是哪一派的?”

雷明德眼珠子一转笑道:“文士兄如此询问,想必也不认识这位朋友了?”

中年文士原来就叫做方文士,不解的看向雷明德道:“难道,你们也不认识吗?”

“实不相瞒,这位朋友断路于此,却始终未发一言。”

中年文士目光一转,向后打了个手势,托乌鸦的小孩手臂一动,那只乌鸦哇的一声怪叫飞起,到杜亦羽面前十米距离处,突然张嘴吐出一道夹杂着电光的黑雾。那黑雾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射到了杜亦羽的面门。



--------------



最近在考试,忙的晕头转向,实在没功夫修改草稿更新了。放假抽空更新一些,不敢祈求大家的原谅,只希望大家不要忘记画尸人啊~~~ 嗯,记得愤怒也是加深记忆的好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