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杜亦羽的力量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杜亦羽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基本就是这样了,这山里被那个天授布置的陷阱大多被杜亦羽捣掉了,但从迹象看,越是靠近里面,陷阱便越是难解,所以,杜亦羽他们的脚步肯定比我们要慢!”说着,孟久看向宋肖:“如果我们加快脚步,应该能够在他们交手前追上杜亦羽。”

宋肖点了点头:“放心,我能坚持。”

孟久点了点头,但看到宋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的不安。为何他的幻境中,杜亦羽会想要杀了他们?是什么让他对杜亦羽产生了不安和不信任吗?为何这个幻境的陷阱没有被毁掉?杜亦羽,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而在幻境中,他终于体验到了杜亦羽的力量与可怕……



马海实在没有力气再挥动手里的棍子了,而四周的行尸却还是不断的破土而出。更可气的是,那个杜亦羽却依然靠在一棵树上,偶尔对走近他的行尸伸伸手指,点点眉心,完全没有要帮他的意图!当马海大喊着要杜亦羽帮忙的时候,杜亦羽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把马海噎了回去:“是你不听劝,偷偷跟来的。那么,你就要对自己负责。”

“大爷的!”马海吼了一声,用尽力气抡着木棍原地画圆,将五六只行尸击倒后,却是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能到这里了吗?”杜亦羽看着马海剧烈的喘息,喃喃自语着举手向天:“算了,就让你知道是我来了吧。”

话音方落,一道电光冲天而起,在百米高空突然爆开,无数颗的光珠如暴雨倾盆,覆盖了几乎数个山头。那样密集的灵气笼罩之下,没有一具行尸可以逃出,嚎叫着,在光的暴雨中化为飞灰。

马海大叫着捂着头,一道道白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只觉得身边充斥着非人的惨叫,那一瞬间的屠杀,几乎让他丧失理智,只知道不停的大叫。

同一时刻,就在不远处的山间雾谷中,一个盘膝而坐的男子突然睁开眼睛惊疑道:“该死的!竟然是他!!!”

下一刻,那男子恨恨的看着满天的光珠穿透浓雾而降喃喃道:“还是有这么强的力量啊……”幸好这里有他做为结界而设下的瘴气,绝大多数光珠在降下前便被消耗,不然,这山谷里他几百年的心血都将白费了。

“不过,这次我不会再怕你了!”那男子站起来,走入藤蔓遮掩后的一个洞穴,看到深处躺在石台上的一具风干的尸体,冷冷一笑,喃喃自语道:“你想不到吧?我这个身体里可是封印了一只地狱的九头妖兽呢。只要借用这个妖兽的力量,我就能至你于死地!”

说着,那个男子面对尸体盘膝而坐,右手中指点着那个尸体的眉心,左手打了个手印,嘴里低声吟诵着古怪的咒语。

而另外一面,当那些光珠开始飞落的时候,净月突然大叫一声化为白狐躲入宋肖怀里。宋肖刚一愣,旁边的刘东似乎惊呼一声,孟久已经跑过来,在净月身上施加了一个防护的结界。一瞬间,光雨洗礼着周围的一切,几个孟久刚刚用符纸镇住的行尸无声无息的泯灭消失。那一刻的景象震撼着所有人。

“我的妈呀!”光雨结束后,刘东是第一个发出声音的人。然后,净月便又跳了下来,大叫道:“我靠!不用这么夸张吧?难道姓杜的不知道我也在这里吗?!”叫完,净月看了一眼周围的树林,眼中神情变了又变,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哼,他倒是厉害,别说是妖怪行尸,就连这森林里的那些树精也都消失了!这样的攻击根本就不该随便使用!”

宋肖闻言看向周围,孟久则皱眉不语,不知为何又再次想起幻境里的一幕幕,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于杜亦羽,竟然并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了解。

“你不是人?!”刘东突然再次发出惊呼,并且指着净月。这时,他们才想起来,这里还有刘东这个局外人。

“这只狐狸应该是无害的。”宋肖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净月从狐狸变成人时的惊讶,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掸了掸身上的狐狸毛:“除了这些毛……”

净月一跃到刘东身前,拍拍对方的肩膀道:“准确来说,偶是一只英俊潇洒、聪明善良、心灵手巧、天下无敌的狐狸精。”

刘东深吸一口气大退一步,盯着净月看了良久,才长出一口气:“这下真是开了眼了。”

孟久善意的拍了拍刘东的肩膀,皱眉道:“看来,他那边是遇到大麻烦了。不过,这阵攻击后,前面的道路相信不会再有任何埋伏了。宋肖,你还能再走快些吗?”

宋肖一愣,这是孟久第一次叫她这个名字,竟一时有些不能适应。更因为没有任何以前的记忆而觉得那样的不真实。但她马上不让自己再想下去,略一犹豫,便认真道:“你们先走吧。”

“不成。”三个男人同时开口,宋肖便笑道:“不是说前面的道路不会再有任何埋伏了吗?我不会有事的。”

孟久看了看另外那一人一狐狸,对宋肖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来背你吧。”

宋肖一愣,净月却道:“反正那家伙也暴露身份了,对方肯定开始戒备,我们还要小心什么?不如我用法术带着你们飞过去吧。”

孟久略一沉吟,看向刘东道:“你呢?前方必定凶险万分,你还要去吗?”

“当然去!”刘东自认也算个汉子:“马海还在这里,难道我却要逃了?”

孟久叹了口气,他其实很想劝他回去,不要给他们添麻烦,可面对这么个认真又敢于舍命的男人,他却又一时说不出那种直白的话。如果杜亦羽在这里,一定毫不客气的让刘东回去,如果换了净月……对啊,净月那家伙不是一向很会冷嘲热讽吗?此刻怎么不说话了?话说,似乎打净月从幻境里出来后,他就总觉得这只狐狸和以前不一样了。但究竟哪里不一样了他又说不出来。究竟那狐狸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