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幻境2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幻境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嗯……内急!走在最后的净月一蹿跳入旁边的草丛里,快速的解决完便跳了出来。前后只有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前面那三人竟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我靠!不会吧?”净月夸张的拨着两旁的草丛,总不能全都内急去了吧?这么条小路没有分叉,至少要走上五六分钟才有可能脱离他的视线范围啊!

一阵微风吹过,他仰头闻了闻,眼睛了里突然浮现出无法置信的神情――这怎么可能?!

略一迟疑,他还是闪身跃入右面的灌木丛,几个起落,便站到了一处山洞之前。而此时,净月的神情也变得更加怪异起来。

那山洞并不大,看似有些像是熊冬眠的洞穴,只是山洞之前明显有着人类活动的痕迹。净月看着那口挂在木架上的铁锅,看着锅柄上用小刀刻下的两个字,突然鼻子一酸,眼泪不期然的顺着眼角滑落。

他颤抖着,想要用手去触摸那个铁锅,却又深怕那铁锅会在触摸的瞬间消失,令他醒悟这不过是一个梦。而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大概是中了什么人的幻术了,因为他不可能还活着啊。

一阵微风自山洞里飘出,带着一丝熟悉的气味。净月又是一震!即使是幻觉,即使是陷阱,他也要进去!

山洞里潮气扑鼻,显然并不是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他打了个响指,一个光团便出现在他的手心,映亮了整个山洞。

在山洞的最里面,一只比狼还要大的白狐趴在草团上,带着复杂的表情凝视着他。只是那白狐浑身是伤,原本柔亮的皮毛干涩而斑秃,一块块的肉腐烂着,流出脓水。那正是父亲死前的状况,也是幼年的净月最恐怖的记忆!

“爹!”看到那白狐,净月低低的喊了一声,却颤抖的便更厉害了。他双手紧握,牙齿死死的咬着,似乎在强制自己不要扑过去!直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他才深吸一口气,紧紧闭上眼睛。等他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里面已经满是愤怒。他嘶声大喝道:“到底是谁?让老子看到这样的幻术?!老子宰了你!!!!”

但任凭他如何嘶喊,却没有一声回答。空气中充满着腐烂的味道,那只白狐正义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融解着。

“我错了!我害了这些妖怪,也害了自己……那个天授,并非如传言般……净月,爸爸不能去救你妈了,你也将这些事情都忘了,好好的生活吧!记住,天授画尸人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存在,千万不要去接近他们!”

这是父亲临死前留下的唯一一句话,却不知为何让年幼的他记忆深刻。

破解幻境的办法,就是杀了幻境的主体……净月闭目低吼,尽管他知道那白狐是假的,但是,他却没有勇气去杀自己的父亲!

腐烂的躯体开始滴落出黄色的液体,渐渐流到净月脚旁。

净月知道,在幻境里,那些在现实中无毒的液体却会变成致命的武器,而回头看去,洞口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无综!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穿洞而入,包围着他们三人。

净月看到白狐的身影开始扭曲,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透明起来。恍惚间,他彷佛看到白狐的眼中露出一丝的欣慰与鼓励。然后,他便看到眼前站着的三个人,也看到孟久正将被符纸裹成粽子的修罗刀按在他的头上。

“我靠!”净月大叫着跳起:“你不知道妖精很怕修罗刀吗?你要杀了我啊?!”

“神经!”孟久将修罗刀收到怀里:“已经贴了这么多符纸,不会伤到你的。”

“谁说的,我怎么觉得头脑发沉,浑身不自在呢?孟久,你陪我的脑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