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狐狸来了3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狐狸来了3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人走到后村,恰好遇到和村长一起出来寻找他们的刘东。孟久这才恢复正经的样子,走向神色明显紧张的那两个人。

重生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净月看着跟着孟久过去的宋肖,目光突然变得深邃起来,那张总是挂着不正经的笑容的神情背后,似乎藏着许多的秘密。

突然,净月叹了口气,眼中露出一丝的怜悯,喃喃自语道:“这次,你选择了这个男人吗?那么,就彻底忘记对那个人的感情吧!要知道,冰与火是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

“不行,不行”那边,孟久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那山林里危险的很,你绝对不能跟去!”

刘东也是执扭的人,坚持道:“我必须去!难道这个女人会比我强吗?”

孟久皱眉:“哎呀,这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啊!总之,我不同意你去。”

“但你不能命令我!”刘东道:“我是个刑警!不是躲在安全地方的老百姓!”

“怎么又是这句!”孟久叹了口气道:“但是刑警的职责是对付罪犯,并不包括对付鬼怪。”

“我是在调查罪犯!只不过罪犯利用鬼怪来达到目的罢了!”

孟久苦笑着看着刘东,终于妥协道:“算了,既然连刑警都承认有鬼怪了,那么我也不再坚持了。只是……如果有危险,一定不要逞强!”

就这样,在孟久胡乱的介绍了净月后,四个人准备了照明设备以及食水后,终于踏入那片山林。得快些,不能让杜亦羽和那个天授画尸人糊里糊涂得打起来!更不能让那个真正的主使人坐收渔翁之利!



杜亦羽飞快的伸出手,抓住马海的肩膀:“你要干什么?”

马海一愣,答道:“那个人可能受伤了,我去看看他。”

“哪个人?”

马海怪异得看向杜亦羽,指着离他三步远的一棵槐树道:“那……”他本想说‘那个人啊’,可眼睛刚刚转过去,便是打了个冷战,那句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那个人依然靠坐在槐树下,可此时,那个人已经抬起了头,一张脸上爬满了肉虫。那诡异的样子让马海倒吸了一口冷气。

突然,那个人张了张已经干裂得不成样子得嘴,发出嗷嗷得声音。随着许多肉虫恶心的从那张嘴里掉落,那个人竟然试图向马海爬过来!

马海整个人都有些愣了,浑身的汗毛一次又一次的竖起!当那个男人挣扎着抬起上身的时候,他清晰得看到那个人的腿被无数的树藤缠住,纵横交错,最后都插入他的肚子里。

“这,这是什么?”马海震惊的转向杜亦羽,却意外的看到杜亦羽眼中的愤怒。

“这是一个尸包。”杜亦羽冷冷走向那个人,丢下一句马海根本听不懂的话。

下一刻,马海差点喊了出来,再也顾不得去想什么是尸包,急忙跑向杜亦羽。此刻,杜亦羽已经站到了那个人的面前,立刻便有无数的树藤向杜亦羽的腿上缠过来。那个人的手也紧紧的缠上杜亦羽的腰。

几乎是立刻的,马海便后悔自己的轻率了。因为他还没有接近到杜亦羽,便被同样的树藤紧紧的绑住两条腿,砰的摔倒在地上。晕眩中,他突然想到一个很无聊的问题――那个杜亦羽为何没有摔倒?

杜亦羽看着眼前那个已经无法称之为人的人,眼中的愤怒终于化为一丝的怜悯。即使变成这样,这个人依然活着!

原来,守护这里的是那个恶心的家伙吗?找了几百年了,原来躲在这里!

杜亦羽的眼神突然一冷,食指稳稳的点在那个人的眉心。

轻轻的一点,却似有千钧之力!那个人突然便开始粉碎,片片血肉化为漓粉。

马海抬起头,恰好看到这令人震惊的一幕!而令他惊讶的是,那个正在粉碎的男人,竟然流露出一种感激与轻松的神情。当那堆纠缠在一起的树藤上堆满了一片飞灰的时候,马海的心紧紧的抽紧成一团――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这个杜亦羽,究竟是什么人?

马海看到杜亦羽的手随意的扫过腿上的树藤,那些手指粗细的藤蔓便好像被火烧到一样,比来势更快的退了开去。然后,杜亦羽转过身,向马海走来。

“哇!”当杜亦羽伸手向他的时候,马海下意识的闭眼大叫。不知为何,他竟然错觉的以为杜亦羽要将他也变成飞灰!但立刻,他在心理暗叫了一声不好。自己这样的表现,实在是愚蠢而伤人!一时间,他尴尬的不敢抬头。

下一刻,一只手点住他身上的树藤,那些藤枝立刻瑟瑟的退去。那粗糙的表皮甚至刮破了他的衣服。

“以人养尸”头顶传来杜亦羽的声音:“将人变成活的养料,喂食用特殊办法封印着的尸体,令其尸变,成为行尸奴仆。这就是尸包,只有那些变态的家伙才会想出来的东西!”

马海一边迅速消化着这几句话的信息,一边抬头看向杜亦羽。却看到杜亦羽已经转身走开,就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刚才的尴尬一样。

马海在心里狠狠的谢了一把杜亦羽,又偷偷骂了自己几声蠢货后,才跟了上去。

“你在干吗?”马海看着杜亦羽在方圆十米内绕圈,终于抛下尴尬,开口询问。

“既然有尸包,这里就该有被养的行尸才对。”杜亦羽不住用脚试探着土地的松软。

马海忍不住打了个机灵,不由得便想起这一路,被杜亦羽‘逼迫’着揍了数十具行尸的悲惨遭遇!而那个男人的解释只是:如果我频繁使用力量,便会被对方察觉到我们的位置。到时候会更加的麻烦。所以,他只得拿着木棍,打到对那些吓人的行尸感到麻木。

只是,听那个男人的意思,这里可能是那些行尸的老窝啊!不会吧?即使不再害怕,他也没有那么多体力打尸海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