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狐狸来了2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狐狸来了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宋肖看着那狐狸就愣住了,而那狐狸却似乎非常高兴,吱吱叫着就往宋肖怀里蹭。

“这,这狐狸是怎么回事?”宋肖诧异的指着狐狸,望向孟久。而孟久却冷哼一声,伸手就抓起狐狸的尾巴,倒提到面前,寒着脸道:“哪里来的骚狐狸,打死炖汤好了。”

那狐狸挣扎了几下,突然吱的一叫,弯起身体抓住孟久的胳膊,然后一口咬在孟久的手腕上。

“啊!”宋肖吓了一跳,起身就要去帮孟久,但奇怪的是,孟久却伸手示意她不要着急,另外一只手依旧直直的伸着,任由那狐狸咬着他的手腕。

下一刻,那狐狸发出一声满意的鸣叫,松开嘴,翻身跃下地面,一骨碌,竟变成了一个小伙子。

然后,那个小伙子摸了下唇角的血迹道:“你的血怎么这么难喝?”

“那你下次记得死也不要来喝我的血!”

那小伙子叫道:“喂喂喂,难道你以为大爷我是随随便便就能被打回原形的吗?绝对没有下一次!简直是屈辱啊!”说着,突然跳到宋肖身边,眨眨眼睛道:“万一还有下次,让我喝你的好吗?”

“你,你是狐狸精?!”宋肖退后一步,吃惊的盯着那家伙,满脸的惊讶与戒备。

“我一直都是啊,你知道的啊。你这是咋了?喂,这是什么表情?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净月啊!”

孟久叹了口气,替满脸茫然的宋肖说道:“她连我和杜亦羽都不记得了,怎么会记得你?”

“什么?!”净月大叫着跳起,将宋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一遍,一P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傻愣愣道:“奇怪,奇怪,太奇怪了!”他又跳到宋肖面前,啧啧道:“你的眼睛……喂,你对自己的眼睛做了什么?”

宋肖被这个过于激动的狐狸弄得心烦意乱,不高兴道:“在和别人交谈之前,请你先学会什么叫做礼貌。”

“我靠!”净月一蹦老远,依旧一副毫不掩饰的,过于吃惊的表情道:“你怎么跟变了一个人是的?”

这次宋肖却连理都不想去理那只狐狸,负气看向远处。反正有些问题一会可以去问孟久,犯不着跟这个家伙磨嘴皮子。

那边,孟久咳嗽一声看向净月道:“喂,你是不是骗了谁家的姑娘,被老丈人打得连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

净月看了孟久一眼,神神秘秘的一笑道:“除了天授画尸人,还有什么人能把我打得这么惨?”

“天授画尸人?”孟久的表情就好像刚刚吞下一整个生鸡蛋:“不会吧,以前一个都看不到,怎么现在一个一个跟雨后春笋是的争着往外冒?”

净月一挠头,露出一对雪白的狐狸耳朵,抖了抖,似乎在听周围是否有人偷听。然后,他才道:“那么,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天授画尸人就在这个村子里呢?”

“你打死我算了!”孟久低声哀叫一声,“到底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时,连宋肖也忍不住转过了身,虽然她完全不记得天授画尸人是什么,可还是被两人的对话所吸引。

净月叹了口气道:“我是追着鲁海徒弟,那个叫做凡图的踪迹过来的啊。”

“什么?”孟久一愣,怀疑的看向净月:“你怎么知道谁是凡图?”

净月颇有意见的叹了口气道:“那天大家分手后,我就被鲁海那家伙威胁,他说要去找他的身体,所以,让我帮他追踪他的徒弟。”

“咦?”孟久道:“找他身体干吗?他不会还想复活吧??”

“说是要重新封印那只千年饕餮的力量,除了要找到他徒弟之外,还要找到他的身体。”

“靠,这么复杂?”孟久皱眉。

净月继续道:“谁知道我一到这里,就撞到那个天授的混蛋!我甚至都没有看出他是个天授,他就抢先攻击我!我靠!我招他惹他了?所以我说啊,天授画尸人,是天地间最可怕的存在!有着那么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一个心理正常的!”

“人家攻击你,你就说人家不正常?什么逻辑啊!”孟久忍不住揶揄:“别忘了你是个妖怪。”

“靠!他要仅仅是为了除妖,我还可以客气的说他愚蠢迂腐。可你知道他怎么说我吗?他说我是丑陋的妖怪,所以要杀死!你知道他所使唤的那些所谓美丽的妖怪都什么样吗?”净月做出一副恶心的表情道:“都是像在水里泡了十几天,腐烂发酵了的尸体。恶心透顶!”







“等等!”孟久突然打断净月的叙述道:“你是在村子里碰到那个天授的?”

“当然不是,你笨啊,他怎么可能带着那么多妖怪走在村子里?”

“那是在林子里?”

“嗯那!”

“那也就是说,那个林子里的东西是这个天授在守卫着了?”孟久皱眉,喃喃自语道:“不对啊,一个天授怎么可能使用尸虫这么低级的手段?”他突然看向净月道:“上当了!”

“什么?”净月眨着眼,看着孟久。孟久沉吟道:“果然是两个人!”

“喂,喂,你在说什么啊?”

孟久看了看净月,又看了眼虽然听不太明白,却也很紧张的宋肖道:“一开始,我一直以为那个使用尸虫的人就是守卫着山里这东西的人。而他使用尸虫杀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山里的秘密。可这里的事闹得动静太大了,就好像是成心要把我们吸引过来一样。而我想来想去,最近也只有一个道士和我们俩结了点仇,只是,我却又搞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宋肖和我们俩的关系的。更猜测不出来,他要怎么对付我们。”

“听不懂,接着说。”净月不客气的指出。

孟久也不理净月,依旧边说边整理着自己的思路:“可现在守护山林的却是个天授!这就有了矛盾了,一个天授,即使想要保护山里的东西来杀人,也不可能使用尸虫这么低级的手段,更不可能和一个道士合作与另外一个天授画尸人为敌!”孟久眼睛一亮:“所以,我想,那个用尸虫和守护这山林的根本毫无干戈。而用尸虫的家伙,很可能就是那个道士,他做了这么多,一是为了把我和杜亦羽骗来,二是为了让我们误以为主使是那个天授罢了!这样,他便可以利用那个天授来除去杜亦羽。或者两败俱伤之时,他好坐收渔翁之利!那山里不知藏的是什么,说不定连那东西都在那个道士的算计中……好厉害,好算计啊!”

“我靠!”净月以手加额道:“虽然不是很明白,不过,你们怎么惹了这么个厉害的角色啊?”

孟久苦笑道:“似乎,并不是我们主动去惹他的啊。”

净月一愣,突然道:“喂,那个道士,你见过吗?”

“见过。”

“他是不是用一种叫做鸟灵的法术?”

孟久一愣,想起那次看到的那只发光的小鸟,不禁惊疑的点了点头。净月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道:“很不幸的告诉你,鲁海那个徒弟最得意的法术就是鸟灵!而我就是追踪着鸟灵来到这里的。”

“什么?!!!”孟久大叫一声,几乎跳了起来。净月苦笑道:“这下,便好解释他怎么知道宋肖了,他可是封印鲁海灵魂的人。你们在那里闹得那么大,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说完,净月忍不住低声喃喃自语道:“好厉害啊,那个天授如果看到杜亦羽,是肯定不分三七二十一就要打起来的。这样一来,双方都没有机会解释这其中的误会了。”

“为什么?”孟久诧异的看向净月,突然觉得,这只狐狸似乎知道许多东西。

“雄狮!”

“雄狮?”

净月认真点头道:“雄狮都是不允许另外一头雄狮侵入他的领地的。”

孟久一口气差点憋回去,不小心被吐沫呛到,边咳嗽边骂道:“你除了胡说八道还会什么?!”

“胡说八道吗?”净月又恢复了那种嬉皮笑脸的狐狸样:“那就没有别的解释了!”

“死狐狸!”孟久暗骂,狐狸果然都是老奸巨猾的东西!

“那我们下面怎么办?”净月摘了根狗尾草,逗着草丛里的一只瓢虫。

“我们?你也跟我们一起行动?”

“那当然了!我要向那个天授的家伙讨回公道!”

“咦,你不是最怕他们吗?”

“狐狸精,不以害怕为可耻,却不可被人骂丑!”净月的表情非常的认真,甚至连孟久都有些怀疑这个狐狸是不是有些偏执狂了。

“算了,算了,一起就一起吧。”孟久看向一直沉默的宋肖道:“你也一起吧。虽然那山林里也是凶险万分,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不放心把你一个人留下。”

宋肖继续沉默了数秒,才抬头看向孟久:“我什么时候可以找回自己的记忆?”

宋肖的眼神让孟久心里一痛,他什么都注意了,什么都想到了,唯独忽略的,是这个女孩内心的不安!一个失忆的人,不断听着周围的人在说着和自己有关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她却完全记不得……那种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吧?

孟久这样想着,不自觉的便伸出手摸了摸宋肖漆黑柔顺的长发,柔声道:“你不要担心,我、杜亦羽和净月都会帮你的。”

当孟久的手触摸到她的瞬间,宋肖心里就像流过一股暖流。一瞬间,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她不是青涩不懂事的小姑娘,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心底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连影子都想不起来的人。她不安的甩了甩头,歉意一笑抬头,眼中又恢复了平日的坚强:“我相信你!不过,”宋肖的笑容突然有些无可奈何的苦涩,又有些紧张:“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不想再看到那些东西了啊!!”

“没关系的,我已经暂时压住了你身上那个聚阴的诅咒,对于那些东西,你只要假装没有看到就不会有事的。”

“那么,”宋肖努力的不让自己去看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低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男鬼道:“我的眼睛永远都要这样吗?”



一只白狐突然扑到宋肖身边,凌空一抓。那鬼魂似乎吓了一跳,突然散开,在很远的地方才再次出现。净月也跟着现出人形,嘻嘻笑道:“怎么样?我劝你养我吧?我这只狐狸可是万能法宝哦!”

宋肖毫不客气的说道:“对不起,我还没有养狐狸精的兴趣。”

“喂,喂”净月对孟久大叫道:“这真的是那个善良又好欺负的宋肖吗?!”

孟久咳嗽一声,抓起净月的衣领就往后村的方向走,边走边道:“如果你再贫下去,我保证把你一个人丢给那个天授的。”

宋肖苦笑着看着那两个男人好像小孩一样互相打闹着走在前面,心里却又是一阵黯然。这样轻松的画面,为何她一点都回忆不起来了呢?

心情郁闷地随手打向旁边的草丛,宋肖地身体突然的一僵,小心翼翼的退后两步,然后再也不敢迟疑的追上那两个男人。刚才虽然只是一瞬,但她还是清晰的在草丛的缝隙里看到一个女鬼正抓起地上的黄土塞到嘴里……





嗯,这章字数够多了吧?